“好歌曲”不能让金子被沙子覆盖

内陆飞鱼
2015-03-16 看过
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年度盛典”并未带来惊喜,已经在欧美巡演500多场的杭盖乐队摘取了桂冠,这支结合摇滚乐、蒙古音乐、世界音乐的乐队,早就在独立音乐圈内获奖无数,数张专辑从录音到制作,也都是国际团队帮衬,登陆好歌曲这样的舞台,不过是向主流舞台抛个媚眼,打打广告而已,这一点和罗中旭挺像。如果《中国好歌曲》只是一场选秀,它与节目初衷和观众的期待有些偏离。

节目到第二季,也暴露出了一些缺陷,从每组导师确立八强名单时的语焉不详,剪辑手一刀切的急促,到年度盛典一首歌定生死,唱的不服气,听的不过瘾,刷拉拉一阵投票就选出名次,都在赶时间,节目节奏一团糟糕。赛制可以说简单粗暴,进入前四名的歌手居然没有演唱两首歌以上的空间,亦没法更充分地展现可塑性和创作实力。

所谓导师、明星帮唱也是鸡肋,很多帮唱没有拔高学员的作品,倒反还拉低了学员的水准,比如戴荃不唱《悟空》而选唱《老神仙》,人气立马跌了一大截,而且周华健这种一丝不苟的“工笔腔”真不适合为这种古灵精怪、跳脱俏皮的作品帮唱,周华健虽然已经出过《江湖》《水浒三部曲 原创音乐选辑》这样的专辑,怎么改变流行唱腔来适应中国风,这个问题一直没解决。可以说,如果戴荃在总决赛上要是唱人气作品《悟空》,名次肯定不是现在的样子。

彭佳慧为许钧的《暖光》帮唱也是显得尴尬,许钧的歌具有许巍式的深沉明朗、自我沉溺与剖析,适合安静聆听被他诗意浸透内心,彭佳慧的花哨高音完全和作品情绪不在一个频道上,结果就是两个人没有情感互动,各飚各的高音,飚得都要断气,乌泱泱的把一首感人肺腑的歌曲变成了一个拉锯式的高音争鸣战,异常刺耳,许钧没能继续晋级实属搭配失策。

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的真正惊喜,不是杭盖、罗中旭、赵牧阳、王宏恩这些已有个人地位的老江湖,而是苏运莹、裸儿、祁紫檀、雷雨心、陈萝莉、刘润洁等这些90后音乐人。他们和此前音乐人有泾渭分明的审美倾向,风格轻盈自信,关注个人内心世界,从小我折射大我,风格多变却无苦大仇深,遣词造句跳出了套路化,刁钻吊诡却自成一格。这些年轻原创音乐人值得去培养推广。

这些90后音乐人,是未来华语乐坛的代表,真正值得被看护与鼓励。另外像许钧、戴荃、潘高峰这些作品扎实的选手,也以成熟的个人魅力打动了观众。然而,节目上获得人气,获得评委认可只是第一步,更大考验还在后面,比如传唱度、流行度、持续度,都事关创作人是否能良性发展。

一首歌能否被传唱是这首歌是否被市场、民众接受的一个衡量指标,去年霍尊的《卷珠帘》有一点传唱度,还一度上到“春晚”舞台,以今年好歌曲的参赛曲目来看,苏晴的《不客气》可能是最有传唱性的,简单幽默,活泼搞怪,朗朗上口,其他的歌曲偏向个人化,不适合传唱,或只适合歌者自身演绎,这对传播不利,有很强的局限性。

另外,大环境来看,这是自媒体时代,也是音乐推广最难的时代。按以前的套路,推广一首歌大致套路是签约唱片公司,出专辑、发行磁带或CD、电台打榜、电视台播放MV、做歌友会……目前华语流行音乐实体唱片业大厦崩塌,版权制度形同虚设,各大唱片公司纷纷转型,各大电视台选秀扎堆,选秀艺人如过江之鲫过目即忘,低廉的洗脑神曲风靡时代,好歌曲的这些选手怎么才能走得更远,而不是昙花一现被人遗忘。

花朵的成长需要适宜的土壤与温度湿度,怎么栽培这些原创音乐人,让他们不至于沦为二三流的走穴歌手,这也是市场接下来该重点考虑的事情。哪怕让他们成为幕后力量为其他歌手企划、创作新专辑,变成华语乐坛的一股清流,关系到华语乐坛的薪火传承。

有人说“好歌曲”面临“歌手荒”,导演组全球寻找华语原创选手,却鲜有符合要求的,以至于不得不拉一些成名的“老人”来,下一步可能从其他选秀节目里挑人。与其这样为话题性做打算,不如考虑一下节目如何跟唱片公司、音乐网站合作,对前两季的优秀选手进行培养,不然选出来的金子可能还得继续被沙子覆盖。
31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中国好歌曲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中国好歌曲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