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忠魂 -- 观影杂感

marcela
2015-03-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由格利高里·派克,安东尼·奎恩,奥马尔·沙里夫联袂出演的电影,居然没有压片组做,在这好片烂片无数片都有各家做的大环境下,还真是个异数。

虽然我曾经算是半个派克的影迷,之前却没看过这部电影,还是最近重听《李敖有话说》,里头有一集《不平等是走向平等的开始》,李先生花了近四分之一的节目时间来叙述这个电影故事,我一听之下十分感动,就赶紧找了这部电影来看。可是,120分钟过后,一部电影看下来,却发现这片的情节和李先生所述的版本颇有差异,不知是年代久远,李先生记忆偏差了呢,还是他为了“宣传”需要,特意对故事做了一些修改呢。他所讲的版本,配合他前后讲的内容,嘿呀,那可真是听了让人心潮澎湃。我对李先生要表达的主旨是没什么异议,不过那个电影故事,可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先来厘清剧情:

电影头五分钟是表现西班牙内战,以及战争结束,失利一方的人员流亡法国。

接着就是二十年后,电影的主体情节展开了。小男孩Paco(他这时已经父母双亡,他爸是不信教的游击队员,他妈妈却是个基督徒,留了个十字架给他)离开西班牙去法国投靠他叔叔Antonio,往后他就跟着他叔叔过了。他叔住在法国的波城Pau,那儿还住着不少西班牙流亡者,影片主角Manuel也在那儿。小男孩在寻亲之余,就希望能找到这位Manuel,想M能帮他给他爸报仇。

去的路上,西班牙境内有他朋友Louis护送,在法国有他爸的老战友Pedro接应,当然啦,中间还有一段路是他一个人走的,反正最终是平安抵达波城。

Paco找着Pedro之后,就跟他打听M,还问道,为什么M不继续在西班牙发动武装袭击,Pedro说,近20年来,M每年都组织4、5次,可没停过呢,Paco接着说,真希望M能回去给他爸报仇,Pedro却摇头说,不,他不会回去,他隐退了,已经志不在此。

到波城后,Paco去M的住所找他,一开头还以为自己见到的人是M的父亲(汗,派克也没那么显老啊。主要是剧情安排主角M大白天躺在床上,还一动不动,说话也没精打采、有气无力的,唉,可见这位曾经的领袖当时的状态),弄明白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并且说明来意之后,M却断然拒绝回西班牙为P的爸爸报仇,意思是这不关他的事。到这儿,第一段结束,进度条指向20分钟,说实话这一段有点闷。

然后视角转到西班牙San Martin城,反面一号Vinolas出场,介绍了一下他的生活,接着手下报告,M的妈病重,活不了几天了,他们就决定借此引M回来,把他干掉。

怎么让M回来呢?原来有个奸细Carlos在为反一号V服务。这个Carlos明着是干走私的,是M的好朋友,实际早已经给V收买了。C跑去波城,告诉M他母亲病重,让他回去。M听到这消息,就有意向回去了。注意啊,M要回去可不是为了Paco那档为父报仇的事,那个他是明确回绝的了,也不是那种表面拒绝,实际却在暗地里做准备,是表里都拒绝。他是为了他自己的妈妈才要回去的,同时影片从头到尾也没有提到过M和他的妈妈之前有过什么承诺。可他也没有马上回去。反派V、奸细C本来都预期M一听到消息就会连夜赶回,实际却是,M打发Carlos返回,继续探听情况,他表示要等有进一步情况后再采取行动。奸细Carlos因此不断来回赶路,他也觉得很累额,黑心钱不好赚哪。不过M确实想去看他妈妈,因为打发C走之后,他自己也在收拾行李,还叫个小孩去找Paco来,向Paco仔细询问医院的情况及周边的地形等等。可收拾归收拾,他并没动身。

话说M的妈妈在医院,她知道那些人要借此对她儿子不利,临死前一定见一位Francisco神父,这又是为啥?基督徒都要临终忏悔,医院里都有常驻神父,可M的妈妈是个自称是个异教徒,她为啥要见神父?原来她听说这位F神父要去法国的Loudres朝圣,从San Martin去Loudres的途中,会经过波城,她想托这位神父带个信给M,叫M不要回来。她把自己的意思告诉给神父,神父并没有答应,紧接着,她就咽气了。

可这位神父最终倒是去了波城,把自己写的一封短笺(那上面写明了M母已死)送到了M的住所,这中间又有不少波折,神父也是经过了许多心理斗争,这些暂且不表。可这封信M没有看到,因为神父到的时候M恰好出门了,神父因为赶着去朝圣,就把信交给了小男孩Paco,请他转交,而等M回到住所时,Paco已经把信销毁了。在这送信毁信的当儿,奸细Carlos正在M住处的里屋睡觉呢,他连夜赶回波城,隐瞒了M母已死的消息,还骗M说她撑不住了,急着要见儿子最后一面,M信了他的话,准备和他一起回San Martin呢。到这儿,1小时过去了,影片进行了一半。

那是不是M就这么受奸细Carlos的蒙骗而回去了,非也非也。总算Paco无意间见着了Carlos的面(他二人之前没照过面),认出他是V那伙的,马上向M揭露Carlos的真面目,以及说出了M母已死的事。 不过M没信他的话,也是,空口无凭啊,得有证据才行。然后他们几人就暂停其它所有的事,先去找证据,又折腾了半天,最后终于证实了C是奸细。然后在M和C的扭打中,给C跑掉了。这时影片已经进行了四分之三。(汗,太费劲了,折腾了老半天,这人还待在波城呢。)

然后,终于要到转折点了。C逃掉后,剩下M和神父F两人时,M对神父说了一段话,(直接上原文,避免歧义)

Come on out, priest.
Is that why you feel sorry
for me, priest?
Because I'm getting old...
...and it's made a coward
out of me?
I knew my mother was sick.
I knew it for days.
And I wanted to go see her,
but I kept putting it off.
I couldn't make myself go.
I was afraid to go.
Is that why you feel sorry
for me, priest?

接着两人交谈了几句,谈到内战时和M小时候等等,然后神父去赶火车,继续Loudres朝圣之旅,剩M一个人躺在床上沉思。他具体想了什么,在这不做猜测,反正第二天起床后,他就决定回西班牙了,即刻起程。

他先找到同伴Pedro,两人把埋藏的枪支弹药挖出来,然后M一个人带上枪支弹药,翻越比利牛斯山,返回San Martin。

M还没到San Martin时,神父朝圣回来倒先到了,一下火车就给抓起来了。(奸细Carlos是第一个回来的,早告诉V事情败露了,还是神父给报的信。)不过医院那儿的“天罗地网”可没撤,继续守着呢。

终于,M也抵达小城了,这时离影片结束只剩不到15分钟了。M既然带了武器,就不是纯然来送死的。
他先击毙了奸细C,而后一人和对方埋伏的一众人等对峙了一阵,用枪和手雷打死打伤了一些敌人,从楼顶战斗到楼中,最后因寡不敌众,“慷慨就义”了。

影片最后是V完成大功一件,得意的接受记者采访。采访结束他走出大楼,一些记者上前拍照,同时有一大群男女民众围了过来。神父F从被拘禁处的窗口看着这一幕。V坐进专车离开,镜头停留在民众身上,结束。

----------------------------------------------------------------

人物概览:

神父Francisco:这位神父为什么要给主角Manuel通风报信呢。看之前,我以为他要不就是M的朋友,要不是个好心人,或者同情那么流亡者。结果都不是。他不属于对峙双方中的任何一派,也并不支持或同情任何一派。作为神职人员,他有敌视M那派的理由,因为那一方从远的讲,在内战时亵渎过教会/教堂(The bandit who desecrated the holy church.),从近的讲,两年前他们在抢劫银行时,把碰巧在现场的一位神父打伤了,那神父是F的教友,他后来一直没能复原,一直呆呆傻傻的。作为个人,他对那两派都没有好感,因为他父亲在内战时给打死了,他父亲也不属于任何一派,是个普通人,一天夜里一些士兵闯进他家把他父亲杀了。(M听说这事时,想了想,说不可能是他这边的人干的,F说,这又有什么区别呢。)神父反对暴力,虽然不知道是哪一边干的,他对两边都反感。他不愿为了给M通风报信而违法(当时M已是悬赏捉拿的通缉犯),却也不愿说出M母的遗言去协助V这一方(这样会违背守密誓言)。在M母拜托他之后,他很矛盾,不知该怎么做才好。后来在火车上他终究是写下给M的短笺,可是仍一脸困扰。

Paco:在去法国投奔叔叔后, 他迅速融入了当地生活,同时也对给他爸爸报仇一事念念不忘(他爸让V给杀了)。因为怕M会相信神父的话,他把神父的信销毁了。可他这样做倒并不是完全出于私心,想M返乡探母,顺带结果V,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不信任神职人员。他虽然脖子上一直带着十字架,更多因为那是他母亲的遗物,而不是因为信教,在想法上,他更倾向于父亲这边,可他又不十分确定,因而毁信后,正巧Pedro来了,Paco马上问他,遇到教士是不是不吉利,教士是不是总说谎。原来他一向不信任教士,只是不像Pedro和Manuel那样想法坚定,再加上把别人托他转交的信销毁了,可能多少有点负疚感,所以才有此疑问,希望答案能让自己安心。果然,Pedro说教士都不可信,他才安心。

Pilar(M的母亲):虽然她戏份不多,可我们已经能她是个异教徒,而且从不信任教士。所以在找到神父F这个证人后,Manuel并不相信F说的,坚持要等Carlos回来让二人当面对质。他说,Pilar怎么可能让一个神父传话?神父的话也能相信?为什么一个神父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助一个通缉犯呢?Pilar临终时找神父Francisco来,实在是个令人费解的举动。她和Francisco并不相熟,一个普通神父更可能亲当权政府而不是亲反对派,就算他两边都不帮,可畏于警方的权势和压力,是会和他们合作还是把消息咽下肚呢,反正神父帮忙她的几率是太低了。Pilar此举实在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

Manuel:作为男主角,他的形象自然是最丰满的。他以前是游击队的领袖,开头5分钟处,他们的人马在边境,排着长长的队伍,一个挨一个,缴枪离境。轮到他时,他突然转身往回走,见他如此,后边的队伍一阵骚动,接着有几个同伴出来拦他,说,Manuel,快回来,那样没用,我们做不了什么了,战争已经结束了,你为什么还不死心呢。二十年后,当Paco找到他时,他却已心灰意懒。可Pedro对Paco说过,中间那段时候,Manuel每年都在国内发动武装袭击,可没闲着。可为什么这时的他却不一样了呢,影片中没有明确交代。中间他自己也说,年纪大了,变得懦弱胆小了,明明想去见自己的母亲,却不敢回去。(知道回去有危险,以前不怕,现在却怕了。)在和神父一番谈话之后,有个情节,Manuel拿起桌上自己从前时候的相片,端详以前的自己,接着又抬头看面前的镜中,现在的自己。(眼前的自己是不是和从前的自己不一样了呢?)小男孩见到的,已经不是那个传说中,他想象中的英雄了。是什么让他改变了呢?----可是,Manuel并没有真的改变,那些只是一时的软弱。他最终还是找回了自己,单枪匹马杀回去了。最后,在警长V想把Manuel的死当成是警方办事有力,诱捕成功的案例时,一位外国记者却洞观真相,说M不必走进埋伏圈,他是想故意弄大动静,那是一次有政治目的的袭击。

哎,太费劲了,交代一下剧情还那么费事。
总之,这片和我在看之前预期的完全不一样。由于受错误剧情介绍的误导,我原以为它是个看了之后能感动、激动的电影,结果呢,它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可这是不是说这电影不够好呢?非也非也,不同于那个错误的剧情概述,(那个是个动人的故事,可和此片无关)这个电影走了另一条路,说实话,我认为还更深刻一些呢。它本来可以成为一部很有深度、内涵的佳片,却可惜缺了一点什么,既没有欧片那种直指人心的力量,又没有美片那种表面的精彩,处在中间,不尴不尬,让它没能成为更好一些的样子。
1 有用
0 没用
十面埋伏擒蛟龙 - 豆瓣

十面埋伏擒蛟龙

7.7

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十面埋伏擒蛟龙的更多影评

推荐十面埋伏擒蛟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