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而死之人

叶酱
2015-03-04 看过
千宗易,本是一介茶人,可以说与世无争,却因为受众人爱戴,搞到丰臣秀吉都嫉妒起来的地步。武将有武将的办法,可以逼人切腹自尽,以永葆自己的江山和地位。

他在死前说得很明白:能让我低头的,只有美丽的事物。丰臣秀吉出身低微,一旦攀上了权利的顶峰,仍改不了土气,要建造华丽奢靡的行宫,甚至恶俗的黄金茶屋。人心所向,滥用权力者,只会叫令人恐惧,不会真正被尊敬。这一场角斗,明显是茶人赢了。

取利休这个名字,利为尖锐刀剑之物,时刻训导自己不要太锋芒毕露,把锋芒收起来,即利休之意。饰演千利休的市川海老藏是歌舞伎演员,出身市川流宗家名门,举手投足都是举重若轻的味道,像飘在半空中。中谷美纪有种隐隐含蓄的气质,尤其嘴角,很适合不卑不亢服侍大茶师的妻子宗恩一角。

有个令人动容的情节,一天晚上,千利休点起一盏镂空两只鸟形状的纸灯笼,光影投射在纸拉门上,正好画着一枝梅,风吹动纸,双鸟像是扑着翅膀落在梅枝上。

宗恩怯怯地问,“不知我是否能做你的妻子?”

利休也不看他,故作逃避闪烁的眼神答,“为吾妻者,非你莫属。”

《寻访千利休》从剖腹开始,倒叙追溯了茶人的一生,只是后半段关于高丽公主











...
显示全文
千宗易,本是一介茶人,可以说与世无争,却因为受众人爱戴,搞到丰臣秀吉都嫉妒起来的地步。武将有武将的办法,可以逼人切腹自尽,以永葆自己的江山和地位。

他在死前说得很明白:能让我低头的,只有美丽的事物。丰臣秀吉出身低微,一旦攀上了权利的顶峰,仍改不了土气,要建造华丽奢靡的行宫,甚至恶俗的黄金茶屋。人心所向,滥用权力者,只会叫令人恐惧,不会真正被尊敬。这一场角斗,明显是茶人赢了。

取利休这个名字,利为尖锐刀剑之物,时刻训导自己不要太锋芒毕露,把锋芒收起来,即利休之意。饰演千利休的市川海老藏是歌舞伎演员,出身市川流宗家名门,举手投足都是举重若轻的味道,像飘在半空中。中谷美纪有种隐隐含蓄的气质,尤其嘴角,很适合不卑不亢服侍大茶师的妻子宗恩一角。

有个令人动容的情节,一天晚上,千利休点起一盏镂空两只鸟形状的纸灯笼,光影投射在纸拉门上,正好画着一枝梅,风吹动纸,双鸟像是扑着翅膀落在梅枝上。

宗恩怯怯地问,“不知我是否能做你的妻子?”

利休也不看他,故作逃避闪烁的眼神答,“为吾妻者,非你莫属。”

《寻访千利休》从剖腹开始,倒叙追溯了茶人的一生,只是后半段关于高丽公主的闪回有些突兀。与其说是一代茶人的自传,倒不如说是部美学教育片。影片开头,一行人给织田信长献宝物,有北宋赵昌的画、唐产的茶罐、足利家的传家宝等等,的确都是珍贵的艺术品,但是呢,没有令人心头一动之物。天黑时分,利休才踩着木屐,姗姗来迟,门口的官员替他着急,“怎么这么晚啊!”

“好像还稍微早了一点呢。”怀中用布包着不起眼的黑色盒子,打开,仍没有什么特别。

信长双目矍矍地盯着他,利休不慌不忙打开拉门,把盒子放在适当的位置,注入清水。再一看,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金色的波涛和飞鸟之间,镶着一轮当时的水中明月。

这种极致日式美学的体验还延伸到茶,樱花开放的春天,前来喝大师茶的人络绎不绝,打开门窗,春风溜进来,不知哪里落下的樱花花瓣,恰好飘进抹茶碗里。惊叹之余抬头看,原来天花板上绑了一枝樱花。

弟子故作聪明道:果然是师傅啊,看到刚才大家惊艳的表情,万万没想到是这种春意吧。要是换做我,肯定会用诗歌中传唱的八重樱,然后做成八重垣形状的茶壶吧。

师傅也不反驳,淡淡一句,“专业知识没人比得上你,但茶要合乎心意才最重要。”

他年轻的时候,师傅绍鸥给他看新建的茶室,但总觉得坐席差强人意。千宗易过去,拿起锤子,将壁龛的花瓶敲掉了一个角,仿佛神来之笔。

曾在冈仓天心的《茶之书》里读到过类似的一个小故事,一次茶道宗师千利休(せんのりきゅう)的儿子绍安在打扫洗刷茶室的庭径,完毕之后报告父亲。利休认为不够干净,吩咐他再打扫一次。

过了一个多小时候再次禀告:父亲大人,已经没有东西好清理了,小径洗刷三次了,哪怕一根小树枝一片落叶都没法在地上找到。

千利休这才忍不住呵斥儿子蠢货,说庭径可不是这样扫的。于是走入庭中,抓住一棵树干摇起来,院内顿时洒满红黄落叶,所谓洁净,并非徒有一尘不染,而是兼有美感和自然。

懂茶之人,都是有大智慧和爱美之人啊。
2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寻访千利休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访千利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