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中严嵩的一句台词

小白
2015-03-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以下所有言论全部建立在剧中人物基础上,和历史不符之处以电视剧为主。 本片以扳倒严嵩为主线,以改稻为桑这一虚构事件为主要载体,从明朝嘉靖皇帝在位的某一天开始讲述了明朝甚至我华夏历史的转折点。而引发改稻为桑事件的火种,表面上看就是缺钱。 是的。缺钱。就这么简单。 从第一集开头打死钦天监就已经隐隐铺陈了三方政治势力。第一股,以司礼监为嘉靖皇帝代言人的皇权派,第二股,以裕王为代表的改革派和继承者们,第三股,以严嵩严世藩为代表的当权派。 三方势力齐聚内阁正在进行一场财政会议,会议的主题依然是缺钱。严世藩和徐阶高拱在御前争锋相对,而嘉靖一脸高深莫测坐在他的道台上。 小时候看我没懂,纯粹以为严嵩是奸臣,用掉了国库中大笔的钱,然后徐阶高拱张居正代表月亮惩罚他,裕王亲君子远奸臣,最后这件事情HAPPY ENDING。若干年后再倒回来看才发现自己以前纯属脑残。 严嵩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有名的大奸臣,其背景不再赘述。历史上奸臣的结果还是抄家菜市口伺候比较符合老百姓的口味,但是这个奸臣居然没有被皇帝杀了简直岂有此理!! 所以这件事其实很微妙。 我们先稍微整理一下全剧脉络:引子,钦天监被皇帝杖杀。表面原因有点不记得了,印象里是这倒霉催的钦天监参奏朝廷花钱太费,深层次含义其实是对着严党来的。因为当时掌权的是严党啊,花钱太费不就是在说严党行政垃圾要换人么?但我们的朱道长不是这么理解,嘉靖的帝王心术让他觉得你一个钦天监怎么连各部具体开销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必然是徐高张说的,而这么明晃晃对着严党来恐怕不只是党争。钦天监是徐党的人,那徐党是谁的人呢?这到底是纯粹党争,还是有人“背后指使”,想逼宫啊?个人认为,徐党指使钦天监上那个折子未必没有“逼宫”的意思,而背后影影绰绰多半确有裕王影子。况且有没有其实也没多大相干,因为有没有裕王,徐党也是和裕王脱不了干系的(印象里徐阶张居正做过裕王老师,是的你没有看错,张居正比裕王小但的确是他老师,并且徐阶还是张居正的老师。我甚至怀疑张居正的威信是在裕王府建立起来的,所以李太后一生对他五体投地式佩服,比自己老公小了快十岁学问还那么高23333。而高大炮从头到尾站队裕王,他想百尺竿头呢。是这么一种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所以这事有没有裕王他也脱不了干系,这剧所有人全是身不由己。)到内阁财政会议(缺但钱,讨论怎么来钱。题外话,裕王在他们开财政会议时在王府的战战兢兢绝不是那些千古一帝十全老人电视剧里的示弱,他是真的弱,真的害怕。因为太子之位多年悬而未决,裕王空有太子之实而无太子之名,随时会被道长厌弃。何况道长迷信玄修,蓝神仙跟他说过二龙不相见,他就真的免裕王请安,不怎么跟他接触。当年,因为倒严死去的朝廷风骨如沈公,杨公,多么铁骨铮铮,却依然丝毫无法撼动严党的地位,钦天监周云逸一样不能,不但不能,恐怕还会引来嘉靖雷霆之怒。钦天监的死已经证明了嘉靖的态度,而在内阁财政会议上再度发难政治风险就会很高,但是徐高张依然去那么做了。叫他如何不战战兢兢。他是直到李妃诞子后才觉得徐高张和自己未必会有难的,理由很简单啊,江山社稷,薪火相传。剧里嘉靖就一个儿子,现在儿子生了唯一的孙子,地位基本稳固了。),严党和徐党激烈交锋,最后商定一个改稻为桑的结果(改稻为桑,织出丝绸,卖给歪果仁,国库自然有钱了,国税自然也有了。)再到江南出事(强行推行改稻引发了决堤事件,官逼民反等等一系列),海瑞出现,发出大明王朝一声铿锵地怒吼,最后几方势力共振,严党垮台。 脉络整理完毕,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引起一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钱啊。那钱究竟去哪儿了呢?

搞清楚钱去哪儿了就能搞清楚这部剧最核心的迷雾——这一切都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正因为缺钱,才会有之后的国策——改稻为桑。才会有马宁远之流中下阶层官员在忠君的思想下,强行推动改稻为桑,逼民于水火,才会有胡宗宪赵贞吉这些或老成谋国或油滑能臣在大明绽放出他们的光芒,才会有沈一石这类所谓大商贾欲借东风,官商勾结,最后却留下“一曲广陵散,再奏待芸娘”自焚而亡;才会有杨金水在浙江揣摩圣意,故意决堤,激起民变,才会有国之利器海瑞发出千古怒吼,宝剑出鞘,真正撬动严党倒台的第一块基石,才会有名垂青史的海瑞骂嘉靖。    那么,钱究竟去了哪里呢?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从本文题目说起。 本文题目为一句台词,是严氏父子陛见之后,退出宫外,严嵩对张牙舞爪的严世藩说的——“记住:整个大明王朝,只有一人能够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只有一人能遮风挡雨,就是你爹,不是你!” 私以为这剧台词写得太特么有味道了,简直一句道尽严嵩二十年盛宠不衰的终极秘密,并将嘉靖和严嵩之间的君臣利害关系一针见血的剖析在观众面前。   想要搞清楚严嵩嘉靖的君臣关系,就要先搞清楚嘉靖皇帝这个人。 嘉靖十四岁时登基为帝,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三年,这位少年天子啥也没干,就干了一件大事,便是史书后来称之为“大礼议之争”的事情。简单说,就是嘉靖要给自己亲爹按太上皇规格祭祀(前任正德皇帝无子,才选了嘉靖做皇帝),群臣不肯。深层次说,这是嘉靖在借大礼议的规格问题,欲确立自己继位的法理正当性。再深层次说,这是嘉靖为代表的皇权和以阁臣、御史为代表的相权之间的殊死搏斗。搏斗的代价,是杖毙几十个,打残几百个,摘官几千个,贬了几万个朝廷命官。搏斗的结果,是皇权的全面胜利。 我举此例只为说明,这位十七岁的少年天子是怎样的心性。他要的,不管代价如何一定要得到,他不要的,不管代价如何他就是懒得看一眼,他才是大明王朝真正呼风唤雨之人,所有人,都要、听、话! 他贪财,他好色,他迷信,他要长生,贪淫奢享,昏君该有的特点一样没有少。甚至宫女偷偷商议要弄死他,不然日子没法过了。 尽管如此,他沉迷炼道,(朱道长在剧里一直摆出一副随时都会飞升的姿势),二十年没上朝,居然仍旧牢牢掌控君权,从未旁落,他倒严党而未倒严嵩,杀严世藩而未杀海瑞。我真的发现本剧中的嘉靖皇帝算是史上最成功的庸君没有之一。扯远了。 在嘉靖发现严党收税给自己800万两而给皇帝留了400万两后,彻底开启发狂模式。 “他严嵩拿800万两,朕拿400万两,还要朕感谢他们!!” “这都是朕的!都是朕的!!” 浙江故意决堤他没有发怒,百姓流离失所他也没有发怒,严党贪污更是不在话下,贪了他嘉靖的银子却龙颜大怒,天子一怒,血流成河。 这下找着关键了。 哦,原来国库空虚是嘉靖自己弄的! 嘉靖下决心除去严党,我终于能在片子后半段看见一直泰山岿然不动的严嵩(党)撕破脸皮,露出狰狞面目,进行最后反扑。 一切都是钱闹的。

他倒严的主因既不是严党弄得民不聊生也不是严党党同伐异,而是凭什么严嵩拿的比本道长多。严嵩这把遮风挡雨的伞伸的太过。一个多么令人齿寒的理由。 嘉靖作为封建时代最高统治者,作为当时体X制内最有可能改变这一切腐朽的关键点,坚定不移地继续他的腐朽。 他要权利而不要责任,要享受而不要制约,不但不要,还要放狗咬制约他的人,咬制约他的制度,他想让自己爽,就让整个国家不爽,他把他的子民扔出去,任由官吏鱼肉,他管不了,也不想管。为什么?因为他自己才是造成这一切的背后推手。他比官吏更可恶,他纵容官吏如此,他养成这种土壤,他是最大的万恶之源。 最后,吕芳去守皇陵了。大太监杨金水在浙江叫他干儿子故意决堤是揣摩到了上司兼干爹吕芳的意思,而吕芳则是揣摩上意,这个“上”是谁,不言而喻。(吕芳的干儿子黄锦就说过他们太监不是人,是有朱道长和吕芳才是半个人,所以太监安身立命的根本是嘉靖和吕芳毫无疑问。而吕芳安身立命的根本则是嘉靖。根本不用怀疑司礼监对皇帝的忠诚度和依赖度,有些看官得出司礼监蒙骗嘉靖我竟不知说什么好。。。。。明朝对封建社会最大的贡献恐怕就是使用太监巩固皇权,使用内阁,压制太监,使太监和内阁终其270余年互相残杀,使君权空前集中罢了。太监无子,不可能造反,只可能配合其他势力乱政。而内阁都是翰林出身,明朝能做翰林的全是进士,文官权利空前强大的一个王朝,几乎是顶峰。这就决定了文官集团不可能看得起太监,即使为了目的暂时苟且也很难长此以往,内阁设首辅而不设宰相也决定了文官权利不会只取决于一人。所以各方利益相互掣肘,不会发生重大变革。题外话,张居正十年神万改革的确非正常状态,逼走高拱后,内阁十年基本就张一人,这是非正常的,没有持久性。为什么没有持久性这是题外话,不在此赘述。)严世藩死了,他必须死,不杀他如何平民愤,平官愤?严嵩抄家了,但他不能死,因为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人敢给嘉靖做狗了——皇帝还是在惜名声,他不想承担过河拆桥的恶名。总之,奸臣伏诛了,坏人全死了,二十年的内阁首辅,说罪是你就全是你,贪财?淫奢?与民争利?那是严嵩!皇帝依旧英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我大明王朝一片盛世清明。 他不杀海瑞的心思,其实和严嵩是一样的。 他用黄河长江论和海瑞进行最后的激辩(其实也能理解为自辩),告诉海瑞为君之不易,明着看是教诲,其实有点被海瑞扯掉底裤后退无可退的狗急跳墙模样——我特么多不容易,你给点面子,别把我贪婪自私漠视民生的事实揭出来了!嘉靖用皇权和天然的君臣位分,半诉苦,半陈述事实,半狗急跳墙,半狡辩的方式将海瑞压了下去。他恨海瑞揭开了大明王朝腐烂的真正原因,他恨不得杀了他,但毕竟没有杀。因为他不想担恶名,他还要一个“容许臣子进谏的好名声”。他何尝不知海瑞说的都是实情,然而,为了维护他个人的威信,他也不想或者不愿在自己的时代使用海瑞了——将海瑞定罪关押,留着待裕王登基后特赦。嘉靖是死活不会去特赦海瑞的。

而最后嘉靖白龙鱼服去死牢和海瑞的一番谈话,才是本剧的戏眼。海瑞句句字字皆为诛心之言,像一把把刀以前无古人之势横劈进嘉靖内心,秉魏巍浩然正气,几乎是逼着嘉靖跪在众生面前听他们的泣血之音。片尾嘉靖重新穿上龙袍也预示着他重新捡起了已被自己抛下二十多年的帝王责任,而把裕王父子喊至眼前则意会江山基业薪火相传。

他尚未泯灭的最后一丝理智和责任感在自己苟延残喘之际终于唤起了自己对这个国家的职业道德。(不是良心,身为帝王良心早已不是衡量决定国家行政的第一要素了)——尽管这是被逼的。海瑞诛心终于成功。嘉靖服软了,承认自己错了。天子弃天下苍生于不顾,以至京师内外饿殍万里,满朝文武,良臣将相,整天想的是捞钱(严党)夺权(徐党),竟无一敢言!最后一位无父的小官以生命做代价直言死谏,千辛万苦,换来君上一句错了。天下苍生何其渺小,何其可怜!(说到这里,我看见有种说法认为嘉靖是在片末海瑞骂完之后才明白民间疾苦,而醒之晚矣。我个人完全不同意!他明显什么都知道,却因为自己私心要享受而不想去管那些,最后片尾穿上龙袍代表帝王责任心苏醒正好呼应这个逻辑。海瑞骂嘉靖与其说点醒嘉靖,不如说是在逼他承认自己二十多年的明修玄道暗操独治是错的,不肯承担帝王责任也是错的,不顾天下苍生也是错的。海瑞的重点是逼嘉靖承认自己错了!而不是嘉靖啥也不知道,天真无邪最后被海瑞点醒严嵩是坏蛋。那也太看不起嘉靖智商了,这剧就算没看懂了。) 嘉靖这人,简直细思恐极。 养着严党替他遮风挡雨,遮去批判,遮去毁誉,遮去御史们的青史挞伐,也和中心台词交相呼应,“记住:整个大明王朝,只有一人能够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只有一人能遮风挡雨,那是你爹,不是你!”

严嵩又何尝不知皇帝的意思?他已然走到这步,亲有儿子疏有门生,近有故吏远有对头。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相互交织成一张巨大而又心知肚明的利益交换的网,将他牢牢地困在中央,他骑虎难下,也退不得了。一句遮风挡雨的是你爹不是你既包含了他对严世蕃打着严党(也就是自己)名号瞎搅和的申饬,又有老奸巨猾的资深政治家对于儿子无知无畏牵涉太深的担忧——给他做了一辈子狗,大明王朝最懂嘉靖的是毕竟严嵩。 用不用严党,倒不倒严,什么时候倒严,怎么倒,谁死谁活,不在于徐高张,不在于裕王,只在于嘉靖自己觉得是否需要。 徐高张们就真的符合常规电视剧里好官的设定么? 如果是,嘉靖才是万恶之源这个事实根本轮不到由海瑞来揭开。 如果是,关于改稻为桑的激烈博弈和战场应该是天子庙堂而非前线浙江。(徐高张在想什么,我在楼下对别人的回复里已经说明,这里不再赘述。) 这真是我看过的对于官场最真实的描述(2017年04月08日的我再强调一遍,没有之一)。看完此剧,有种蚀骨的冷。这种冷,恰恰是因为它的真实。 因为它杜绝了其他所有电视剧中都避免不了的,对于权利和政治的意淫。没有那些邪不胜正,没有那些好官坏官,没有脸谱化和政治正确,没有代表月亮惩罚你,真实是什么,它便展现什么。你也很难用非黑即白去给剧中人物定性,人物的行为由立场和目的推动,所有发展都符合动机逻辑。 没有救世之人。连海瑞也得先做好家破人亡,永无可赦的准备,才敢去揭开事实,并且依然不能改变什么。妻女双亡,老母无人奉养,海家绝后,这便是一个直臣的结局。 权利的弄潮儿不过换了一批,是徐高张还是严党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金字塔的顶端即使改变也是为了自己,君上的冷漠自私理所当然地凌驾于人民之上,无论你愿意与否,他自欢喜肆意。沈一石倒了,但大明永远不缺沈一石们,高翰文很有可能就是下一批。百姓却还是那批百姓,生死复往,循环无限,中外皆同,古今复然——这几乎是把人逼到了绝境了,连个电视剧式虚假的希望意淫都不愿留给观众。 细思不仅恐极,简直令人崩溃。 看完大明王朝1566,我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为什么豆瓣没有六星!!! (关于严嵩,又可以写一个长篇,居然有人觉得本剧是在美化严嵩也是醉了。)

741 有用
27 没用
大明王朝1566 - 豆瓣

大明王朝1566

9.7

8263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16)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