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金波

圣克里斯
2015-02-27 看过
看了四集《平凡的世界》,口音什么的就算了,是否真的还原率95%也先搁在一边,关键是把金波的角色去掉了,由润生分担了两个角色的戏份,这是多么无理、多么糟糕、多无聊的事情啊,这一改很多矛盾就出来了。金波在原书中可是一个主线人物,是伴着少平一直走的好基友,剧中少平好像是和田福堂家挺近的(不知是不是住他家),要知道那个时候田福堂和孙玉厚家关系很不好(他看不起孙老头),少平怎么可能住他家里,所以书中的安排多好,少平跟金波天天一起,他俩也不分彼此,毫不见外,睡在他家偶尔也吃他家的,放学和金波共骑一辆自行车,于是有了润生和金波自行车对比。
书中的金波可以说是招很多读者都特别喜欢的,我尤是喜欢,而且书中金波是个主线人物,少平很多思想以及对生活的思考都是在他这里转达给读者的,金波就像一个侠客一样的,虽然他也有很多无奈的妥协的情况,但他是那种敢爱敢恨,有血有肉,性格活泼,行侠仗义,内心浪漫又热爱生活的热血青年,可以说他是少平精神上的一个依靠,你说孙少平的世界能没有他?少平在挖煤的时候回到石原县可都是先去找金波的,两人见面就彼此肆无顾忌,侃侃而谈,毫无保留的诉说各自的世界,他在少平心中就是亲兄弟,也以至于在书中极少出现的金秀对少平表白时,少平很吃惊不能接受,虽然见得不多,亲兄弟的妹妹就是亲妹妹,所以他才决然的拒绝金秀(当然这只是很小的原因了),少平因为郝红梅的情感纠结问题,是他带头出面在宿舍把顾养民揍了一顿,金波参军那段故事多么耐人回味,他在大草原(好像是草原吧)上与那藏族姑娘对唱的情景多么美好美妙,两个语言不通的人,纯粹的心灵的对唱,在那寂寥的天空下、空旷的群山间是多么纯洁美好,他和少平谈及这段故事,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的时候,多少读者动容,他后来放弃工作去找那位姑娘又是多么率真而勇敢,又是多么的为他祝福,虽然最终也没能找到,他是少平最知心的朋友,是真正和少平在精神上相照应的基友,也是他给了少平很多启示,也让少平了解了很多外面的世界,他们两个在爱情上相似的命运更是书中的一个小高空,而且他们俩从思想上是看不上同村的田润生的,所以平时很少和他有交接,事实上田润生也确实是那种性格平平的人,直到他勇敢地娶了郝红梅的时候才让我觉得他是个成人了,在书中他的作用并不大,也就是个跑跑龙套,衬托一下人物,相当于田润叶和李向前之间的一个桥梁吧。
    可以说金波是路遥先生花了很大心思塑造的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那么鲜明那么可爱,在书中对于主线故事的发展又那么重要, 怎么就给删了呢。剧组请个演员不行吗吗?这点资金都没有吗?难道所谓的95%就是把其中95%的角色都有了,删掉5%的重要角色吗? 真受不了
    再说说没有他之后的一些不合理性,书中说少平家里太穷,所以他和兰香都是住在金波家里,没有金波之后呢,第二集中他去把润叶给他的钱还给田福堂老婆,顺便借了柴油灯要看《钢铁》,看得出两家很融洽的样子,而事实上那时候两家矛盾挺大的,主要是田福堂当上村支书后就看不起孙玉厚了,年轻时候的亲切关系不在,像孙少安和田润叶两个还没穿开裆裤的小娃娃挤在一起睡的情景在少平和润生之间不会发生了,他们家离得也远了,关系也疏远了,直到最后孙玉厚帮田福堂锄地 他们的关系才和好。所以润生做不了少平的基友。少平也不可能去润生家里睡,更不合适跟润生公用一辆自行车,所以基友的角色让金波来担是最合适的,金波爸爸和孙玉厚关系非常好,都是憨厚朴实的农民,又开车经常不在家,为人也热情,不热当官,所以金波和少平从小就想润叶跟少安一样的关系也就顺理成章了。还有一点是我的推测,剧中既然让润生替代了金波,那么润生后来冲破思想枷锁娶郝红梅那一段就是很不合理的了,因为以金波的性格,兄弟爱过的女人他是绝不会去动情的(这点可能我有点偏激了),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机会遇到郝红梅的,更何况他这种敢爱敢恨的人,浪漫而专一的人,是不容易放弃那个藏族姑娘的,这也是最后他依然孑身一人的原因吧。很多好的作品虽然会给人以希望,却往往悲剧结尾,少安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秀莲却换上了癌症,少平不断努力内心精神有晓霞作伴,晓霞却死于激流,金波有情有义,却爱人难觅......
    可怜路遥塑造这么一个形象活生生的就被这一剧组扼杀了,多么无知的一个人啊。一个演员都请不起,演什么电视剧啊?
    ps:《平凡的世界》是我很早以前看的了,去年趁特价又买了一套,还没来得及看,书中很多具体情境记不清了,所以举例较少,但对金波印象深刻,也特喜欢,包括我个人也喜欢交这样的朋友。所以对于他的戏份被删,我觉得这剧组真的做的很差劲
156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9条

查看更多回应(59)

平凡的世界的更多剧评

推荐平凡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