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餐厅》观感之对女权的混乱一说

电影客
2015-02-25 看过
在我注意到各个社交网站上对女权问题展开一系列讨论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像这种争议性大、执行力弱的问题,如果和当时时事联系起来,可能会火及一时,等到再过一段时间,又会被一旁看官暂时忘记。这一点,不仅是女权,社会各方面问题的讨论都有体现。今天提一下,各方观点混战,后天大家就开始关注其他。比如说,在春晚的“歧视”问题讨论之前不久,就有“饼干事件”在微博吵得沸沸扬扬,结果嘛,还是不了了之,除了转发量比较大和许多妹子少数汉子发微博表示寒心和可怕以外,并没有引起哪方的重量级平台重视,唯一欣慰的是,饼干姐现在回归了。

在看《问题餐厅》这部剧之前,我很肤浅地以为这是个关于什么曾经有过中毒事件的餐厅最后做成连锁店的剧,看了它真正在讲什么之后,我就有了写篇文章的冲动。

我比较幸运,生长在一个从小教育我身为人应该怎么样,而不是教育我身为一个女生应该怎么样的家庭。所以,即便是现在,我的性别差异意识还是比较淡,在我看来,除了生理方面的绝对差异,大部分的男女不同处,其实可以归于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并非简单地用两性不同来划分。比方说,女人比男人现实这种话,就让我觉得很莫名其妙。

我小时候被家里教育的是,要懂礼貌、理解、包容他人,要懂得换位思考和尊重他人这种基本道理。但是当我成年了,家里的教育问题很快涉及到婚嫁这上面来,尊重和包容完全得不到体现。这一点,从我朋友身上也能看到。

当我成年可以被称为一个女人之后,那些男女适用的道理就不那么适用了。成年之前,你可以被看做是孩子来对待,所以,歧视是不明显的,甚至在学堂里,女生会更能得到老师偏爱。但是一旦你成年,不管你曾经在学校里是否担任过学生会会长,又或是什么团干部,首先,你就是一个女人。好像,成年是一个标签,是一个一旦被标上,之后的人生里就绝对离不开结婚和生子的标签。

因为,你是女人啊。

这一点来自于对整个社会如何看待女性的主流观点的吐槽。我不认为做家庭主妇不对,我也不认为结婚生子不对,但我就是觉得为了结婚生子而逼女人去结婚生子不对。

我曾经跟我妈说,我会晚婚,而且就算结婚,也可能不会生孩子。

我妈说我是傻逼,说我婆婆一定会整死我,说我老公一定会跟我离婚,说我一定会变成没有人要的垃圾。

这还是亲妈。

我现在还不是社会人,并没有很深地体会过什么是歧视,什么是不平等。但仅仅是从网络上的讨论看来,我都对我将来的生活感到一股很浓重的不安。

《问题餐厅》的故事就是一个女性在社会上如何被歧视的缩影。

《问题餐厅》第一集就很高能,当藤村五月(菊池亚希子饰)在会议室把最后一件衣服脱下来的时候,我眼泪唰地就掉下来了。之后当田中玉子和三千院翻看藤村的笔记时,我甚至都哭出声来了。但是,这一集是被怎么评价的呢。

“惊悚”、“重口味”、“A片”。

编剧导演博眼球、赚收视,演员博上位这样的话有太多了。但是这部剧的基调并不是这样的。我不是编剧,我也不知道他想什么,但我看了很多他的其他剧。比如我在其他文里提过的《mother》,再比如一个众所周知的《东京爱情故事》。

道理明明很简单:淫者见淫。

对于女性,这种屈辱是很难说出口的,不是因为不想讲,是因为想说的时候,太多了,无从说起。穿短裙就是为了诱人犯罪、跟男人说话就是勾搭、去酒吧玩就是约炮,连说不要就是要这种观点的人都有。

男人可以为艺术牺牲,女人就不能吗?

女人为艺术牺牲,就一定要被说成夸张、成人片吗?

也有人说这段剧情不合理的,被要求全裸道歉怎么可能。他们这样说。

那你觉得父亲强奸亲生女儿惊不惊悚、可不可怕、合不合理?

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是你说不合理、你说你没见过、你说你觉得不可能,它们就不会发生。

它们的的确确发生了,只是你幸运,你没经历过,你没听说过,你不曾了解过。但是,请不要用你的无知去质疑它,然后去伤害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的无辜的人。

忘了是第几集,女主田中玉子对男主门司说了这样一段话。

伞架上有很多伞,偷伞贼偷了一把伞,当那个人发现自己的伞不见时,他没有任何表示,然后拿了下一个人的伞。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人都拿了别人的伞,到了最后一个人,明明有乖乖带伞,却不得不淋雨回去。

我,和大部分人,都是拿走别人伞的那类人。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还想去查查“女权”、“女性主义”、“性别平等主义”等方面的资料,后来又觉得,算了,像胡适先生讲的那样,不谈主义,谈点实际的。

在很多时候,面对微博上那一大堆的长微博,我一般都是看了,觉得讲得还有点道理,就转发,自己一个字的想法都不会写上去。

因为我觉得没意义。

吵得再激烈,上面也不会有人来安抚受伤的人,来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很失望,以至于我都懒得理这样的事了。

直到我昨天在微博上看了一个知乎的转发,讲的是19岁少女在解除网瘾学校被虐至死的事情。这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在知乎上看到过。我今天特地上知乎去我的收藏夹里翻了一下,却发现,我没有收藏这个问题下的回答。

一般情况,我对于有点感兴趣的问题都会关注,但是这样就会导致有些问题时间一久,就很难找到,所以我重视的问题,我会另外对它下面的回答收藏下。

但是那个问题我没有收藏,也就是说,我不够重视它。

我把那个问题下票数第一的回答又粗略地看了一遍,然后想起我没有收藏它的理由了。

因为那个回答表示,有媒体在跟进事件后续,并且事件后续多半还是会以不美好的方式结束。所以,我既觉得遗憾,又觉得,到此为止了。

在看到昨天在微博上的转发之前,这几个月里,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它。忘记了那个死去的女孩,忘记了回答者里曾经的遭遇者,忘记了全国各地仍在这样的学校被强制管押的少年少女。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很难说清楚那时的心情,但我第一次地正视了我的漠然。

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就做什么样的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这是我能想到的目前最需要做到的。

社会上有各种条条框框公然地表示歧视和不平等。无视它、认为这是无可改变的,是帮凶的行为。一味地、冲动地企图以一己之力扳倒大石,是失智的行为。

说到底,改变生活的点滴也好、改革社会显性或隐性的制度也好,都是一番力量博弈的过程。

没有足够的力量,就不足以抗衡;没有时刻对抗的勇气和准备,就不无法谈及一点点瓦解。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改变是手拿着刀,对石块一点一点地塑形。

弱者拥有比强者更高的忍耐度,弱者拥有比强者更高的韧性。

正如《问题餐厅》的第六集里,乌森对玉子说的话。

复仇,不仅仅是愤怒,也可以是生活得前所未有的幸福。

那些谈主义,站在改革队列的前锋的,代表的是愤怒。

社会上点点滴滴的我们,微笑者拒绝无理的邀约、冷静者反驳不合理的要求、坚强者适时用法律甚至非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以及其他人。我们可以生活得更好。为的是并不一味地战战兢兢地畏惧着不公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是即使事情发生了,我们也要保护好自己。

讲空话,讲主义,多翻翻书就可以做到。但是,真实生活的人,需要的是即时的作为去改善。

我可以等待我曾经报投的学校换下“优先招收男生”这一规定,但我面对领导的暗示时,一定不会容忍。

当有男性对一个女性进行不合时宜的调笑和骚扰时,女性有权翻脸,甚至是有底气翻脸,并且要求男性道歉。我觉得这是很直观表现性别平等的一件事。如果我们现在连这件事都做不到,那可想而知在隐性压迫下的人有多少。

教育者,教育学生,什么谓之平等。

信法人,拿起武器,向不平等开炮。

社会人,做好自己,回想父母最早的教导。

——尊重、理解、宽容。

以我的水平,只能暂时讲这么多,之后随着剧情可能还有后续观感。

提到这里,讲到个题外话。

我看到第一集女主为好朋友出气报复几个男职员是倒冰水时就有点怪怪的感觉。之后,看到的女性在遭受歧视时的反应也觉得很弱。就我自己代入想象了下,如果我处于那种环境,可能会做出十分偏激的事情。但就看到的剧情而言,女性的力量真的有很强大之处。

保护自己、保护别人、不原谅不纵容那些不公平和不平等的事、鼓励他人自立。

我觉得,光是要做到这几点,就需要很多努力了。

所以,我觉得,大部分人的目标应该是:不做猪队友。
47 有用
0 没用
问题餐厅 - 豆瓣

问题餐厅

8.8

40489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问题餐厅的更多剧评

推荐问题餐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