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甜蜜,等十年苦楚;一个梦想,换一生挣扎

mumudancing
2015-02-14 看过
其实我现在才发现,《甜蜜蜜》根本不是一部爱情片。

译名所谓“Almost a love story”——讲爱情,远远近近的关系,今日离别明日再相逢,也都不过是个注脚。电影的主角不是爱情,是命运。

2015年深夜满座的电影院里,有人看到曾志伟(豹哥)背上的米老鼠时,仍然齐扎扎的发出了笑声。原来大部分人,都还没有看过。——看过的人,都知道这个米老鼠是个悲剧的注脚。幽默的出现,只为让后来的逃离与死亡,轻松一些。

张曼玉(李翘)从头到尾思考的问题,也根本不是和黎明(黎小军)好好的爱下去,还是我爱的是黎小军还是豹哥;而是,“我能不能活下去”。

最后一个在街头相逢的镜头,固然永恒。但回过头来看,好几个场景,让我禁不住在电影院最偏僻的角落里落泪一把。

一是,张曼玉在英文班的楼梯上打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哭了。

二是,张曼玉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

“吃东西”这件事很复杂。

她是从卖麦当劳开始的。头先她不缺食物。黎明见到她的时候,她在嚼口香糖。黎明数了一堆硬币好不容易买个攒钱才能吃的汉堡,对张曼玉来说,根本不名一文。后面她还会说:“我送你半打”。

和黎明一起摆摊卖邓丽君的碟,碟卖得惨淡,一夜暴雨。黎明去买了两瓶热热的维他奶,说:“这个好卖,我们卖维他奶吧!”——张曼玉不作声,就用脸贴着奶的热度发呆。——其实这一点都不像她,她是什么都卖的人,麦当劳卖汉堡,英语班卖人头(日后甚至被一帮同学议论数落),卖花卖碟炒房炒股炒外汇,只要一切可以赚钱的生意,她都会去尝试。哪怕邓丽君的碟卖惨了,她也刷着玻璃给自己打气,“下次我一定看准机会!”

但是,维他奶这么好卖,她不卖。

她为什么不卖?因为对卖东西的人来说,如果这个东西是有情感价值的,就难以标出价钱。就不再是商品。

喝维他奶是“做香港人”的标志。

她不能卖这个。卖了,理想就不值钱了。



和黎明共度除夕时,两个人吃得很香。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饺子,第一次说,“我吃饱了”。——你感觉到她的心里是饱了,忽然没有那种求生的饥饿感。

黎明和她一起去炒房,好心好意买了巧克力,大热天黏在屁股后化掉,她玩了把幽默,嫌弃巧克力糊掉了。——心满意足的人,才不需要食物。

但是她的店铺开业的时候,黎明带着老婆杨恭如来参加开业典礼。她倚着门和黎明聊天,就不停地说,“我好饿”。——镜头里就是,她一直在吃,一直在吞咽,把整盘蛋糕香肠吃完了。

那一刻,真是好心碎。

(因为我吃东西也是这样的。)


黎明每次买给她吃的东西,她都会要挑剔一下。黎明说,你做按摩,鸡爪以形补形,多吃点。张曼玉介意按摩这个行当,根本不甩这盘鸡爪。

后来黎明的老板数点鸡爪,说杀了19只鸡,应该是多少只鸡爪。黎明糊弄他说31只,老板就糊里糊涂的走了。

观众看到这里会笑。我想起来就一阵苦涩。



黎明是一个“给予食物”的人。
从一开始在香港杀鸡送鸡,到后来去美国做厨子。渐渐的不缺食物,越来越丰盛。他带张曼玉去金店买手链,一下买了两条,让张震惊,他说,“我有钱,我真的有钱!”
结婚后,他和老婆说,我们攒点钱,可以买个房子。
虽然说自己没有理想,但他走得一步步稳扎稳打。


但张曼玉反而是越来越“缺乏食物”的人。
一开始无所谓汉堡,也不在意巧克力鸡爪,发达以后,就开始感到饥饿,大口大口的吃着蛋糕,到美国大口大口的啃着鸡肉。在香港从卡里最高三万多,到一夜惨败欠下高利贷,无奈走进按摩房。


他们是两种人生曲线的人——这两种人,在十年里是不可能相交的。



张曼玉一早就问黎明,你的理想是什么。

黎明说,我没有理想。

张很清楚,我要做个香港人。

黎被问了以后,才开始想,我可能是回无锡娶老婆。

张:那你来香港干嘛?我来香港,总不能嫁个大陆人吧。

黎明一阵失落。

但是他们都没有什么朋友。

这就是在那个时间点上,唯一的共同点。


张本来也不需要什么朋友。每天的想法就很简单,打很多份工,赚够钱就好。哪怕黎明陪在身边,她也只是关注卡里的数字变得越来越多。他们的关系,更像人情雇佣。张做不完的事,差黎去做,给他买黄碟,让他单车上多带份花,事后都是犒赏他。——她哪有空想什么爱情,这就是个帮忙的朋友罢了。


除夕之后,黎明纠结的问她:你对昨晚的事怎么看。

张:就两个好朋友一起过了团圆除夕啊!

黎明再度失落。大家的期望方向终究不太一样。

(哪怕到后来两人再相遇,也是黎明先回头说:不如我去和小婷说离婚。张曼玉还是没有这个胆气。对着豹哥的时候,拿着一条金项链,怔怔的说不出话。因为,她的生存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炒股失败的一刻,张曼玉匆匆走在街头,道出了自己的终极困惑。
她说:“我和我妈说明天我就要发财了,可是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还欠了一屁股债……黎小军,你来香港不是为了我,我来香港也不是为了你!”

我一下泪涌。

(因为这也是我的现实。)


她压根儿就不会想什么爱情。有个朋友就已经不错了,万岁友谊更是奢侈。
活下去,才是正经事。



写出这句话,心碎一片。
其实电影里的每个镜头,我都能在上面找到自己。



2014年的一天,有位朋友问我——

Z:你现在上班了?干嘛不全职做生意?

我:好问题,我也在每天问自己。

Z:因为梦想

我:……

Z:但是你又没有。

我:对,我没有梦想。


这个对话,和黎明被张曼玉问到时,一样的噎塞。

我的梦想是什么?其实我活了28年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我不担心生存。有份稳定的工作,有个稳定的家庭,每天读书看电影觉得人生就可以很饱满,内心很充足。我没有要锚定的目标,工资总会越来越多,只要每一天都有收获,收获了什么就是什么。

但是被问到的那一刻,我很痛苦。

你选择做黎明,还是做张曼玉?
黎明没有梦想,但是有一个稳定(也不要求她了解自己)的爱人,有一份工作(虽然学厨和最喜欢的打篮球完全是两码事)。但他每天写着信(正如我每天写着blog),就化解了这份焦虑。
没有梦想的人,一样可以活得很好,忽然有一天就会和老婆说:我们也可以攒钱买房子了。

都像是顺其自然的事。



但是2014年的有一天,我忽然就成了张曼玉。

每天拷问自己,我是谁,我到底想要什么,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不想明白这些问题,我就没有资格带领我的女儿活下去。我不想做个稀里糊涂的人过完这一生。
可是想明白以后,我就知道,要朝这个目标努力了。
但是这个目标太高了,我要不惜一切,用尽全力去追求。


她在英语班擦着黑板扫着地,我一样在家打包发快递。

她给英语班抽人头佣,我一样帮各种商品做推广。

她去街市卖邓丽君碟卖到惨淡,赌气说,“去年和表姐卖了4000张邓丽君”,根本不服这个气。当我卖不出东西的时候,我也心高气傲说,我能两个礼拜卖3000罐姜茶,为什么连这个都卖不出去。

我们都会说,我们都是天生有眼光的,下次一定要找准机会。


其实在家庭解散以前,我的生活就已经越来越不堪重负。每个月,卡里数字清零,就不得不强迫症的告诉自己,“每一天,我都要赚到200块才可以活下去。”(有工资是根本不够的。只能来一分钱,是一分钱。)

我忽然从一个每晚读书看电影几个小时就自然睡觉的人,变成了到夜里十二点一点都在赚钱的人。

因为我知道,多花这一点时间,钱就会多赚一点。我明天的生存焦虑就会少一些。


有段时间,我觉得给商务楼里送午餐时是个不错的商机。就每晚自己做几份饭,第二天背着一堆饭盒,给同事。收取饭费的几十块钱,正好可以补贴自己的停车费和一天吃用开销。

这和张曼玉给英语班做人头抽佣是一样的。同学日后背地里数落她,怎么赚同学的钱。但是也有同学说,我们不正是因为这样才走到一起吗。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会接受这些议论。

但是如果我有钱读英语班,也就不会去按人头抽佣,站在玻璃外跟着学舌了。

——对当时的我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

我已经没有钱吃饭了。卖饭不过是糊口。



可能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不会有这样一天。

哪怕是我自己,活了28年都没有这样一天。

那些每天说自己工资怎么这么少但是还没有离职的人,实际上是没有真正的生存问题的。

真正的痛苦来临时,自己砍掉一只手都要活下去。

就是这种痛感,在大半年里折磨着我。



但大多数时候,我还是表现自己乐观的一面。
有一次带着我妈去做头,妈妈说做个头好贵,不去了。我说你女儿这么能赚,这点钱赚得动,就一把拉着她去做了几千块的头。

我是要赌一口气,也想让大家都开心一些,不要被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困扰。

但有一天,就前两个礼拜,我知道自己要面临每个月三万块的债务时,还是怔住了。第二早醒来,看着女儿睡在旁边,真的就,不停地流眼泪。

还有一天,老板给我开出一万块钱的工资时,我也怔住了。我说这份工我做不下去。没有别的,因为不够。
我宁愿自己用24小时打十几份工,每天看到有钱进账,才会有安全感……可是只要一算一个月只有一万块,我就顿时眼泪流了下来。

我并非不想和你们一起打拼事业,只是,我活下去真的有点难。

最难过的是,我说不出这种苦楚。

人有时候,还有那一口气,把赤辣辣的痛吞回心里。


可是,这样会造成误解。朋友间的、家人间的、同事间的、上司和下属间的。

就好像张曼玉不是不爱黎明,只是……真的没有资格没有条件,去想这个问题。

就算碰到再好的人又怎样?最后也都难抵这份苦楚,硬是劝自己回头,继续一意孤行的走下去。


而我发现,人有了梦想以后,内心确实会丰富;只是,会变得孤独。

孤独在他人的眼里看来,是偏执。

但我们自己会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坚持。


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豹哥这样的人,对着自己的老婆说:“你现在去洗澡冲凉,睡个好觉;明早醒来,街上有大把好男人等着你。”

豹哥是挣扎过的人,知道挣扎的人怕的是什么,不在乎的是什么。

这一句话,让多少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心碎。

但能让千万人记得的箴言或经历,都是用血泪的代价获得的。




而最感慨的,还不是纹着米老鼠的豹哥,而是那位姑妈。

姑妈说,我现在不能去见他了,我年轻时那么漂亮,现在又老又丑。

别人以为她在发痴话,连觉得威廉这个人都是虚构的。

但是这就是她真实而痛楚的梦。她离这个梦,太远了。

姑妈就好像《百年孤独》里坐在大树下等了一辈子的人。世界都变了好几代,她还像个偏执狂等在那里。



……其实写到这里,我都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

本来我想说我以为,《甜蜜蜜》复映是个安慰,去看一下,也能感到“世上还有久别重逢”这样美好的事温暖人心。

但其实,看到剧终那份甜蜜,回望来时路,只会更苦涩、更酸楚。



张曼玉拖着箱子从火车出来到香港的那个表情,就和我每次到一个新地方时一模一样。

我们这样的人,奔赴一个梦想时不会感到痛苦。

只有在荧幕上看到那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时,才会心塞。

原来,他人眼中的你,是这样的。


偏执的、势利的、没有爱的、为了赚钱就去按摩房的、跟了一个叫豹哥的黑社会老大用了他的钱开店还不承认是自己老公的、和一个天天帮助自己的朋友上了床第二天就不认情的、明明开了店有了钱还大口大口吃着整盘蛋糕的、明明有人为你都要离婚了还把他抛在码头自己就绝尘而去的……

黎明有一晚孤独的坐在沙发上,看到电视里说,“天无绝人之路”——碰到这样的女人确实太绝望了,自己想要的也不是这样——第二天他就和张曼玉说,再见。

电影不会描述,她一早就知道要再见;也不会描述,她对再见也会介怀。

但她没有时间,想这个问题。

正如电影不给她这个时间,表达收到“再见”的心情。

你看到的她,永远是在忙碌,卖花卖碟,声嘶力竭。所有的笑颜,只在银行卡数字跳出来的那一刻出现。


“友谊万岁”,不是很好吗。永远没有分别。

在你结婚的时候,我还能到场。我开张的时候,你也能到场。

你要的是温馨稳定的家庭,我要的是一头扎进去的事业。

即使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也能过着各自平行的生活。



张曼玉在曾志伟死的那一刻,笑了一下,再哭出来的长镜头,深深的触痛了我。

——她再也不用为生存问题背负恩义了。但这个梦,也消失了。


她被遣返回家的那一刻,在街上苦苦追着黎明,追不到。

真的打算回家的那一刻,她遇到了走到街口的黎明。

因为对她来说,获取一个身份地位的那个梦,消失了。

而那个骑着单车,从香港骑到纽约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到哪里都是一样的黎明……千帆过尽,你看他,有什么不同?

两个人,原先拥有的,都失去了;想要的,也都达到了;曾经的障碍,亦都没有了……
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再相逢。

但这一个久别重逢,就要十年。

人生有几个十年?



姑妈是等不到的。好彩,张曼玉你在三十多岁等到了。

再往后,你也会成为姑妈,只是把这个梦,放进生锈的铁罐子里。

1906 有用
79 没用
甜蜜蜜 - 豆瓣

甜蜜蜜

8.8

31411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3条

查看更多回应(173)

甜蜜蜜的更多影评

推荐甜蜜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