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太阳变成绿色的时候

弱水三千
2015-02-09 看过
                          
    当太阳变成绿色的时候,我们将远行。
    为了命运,为了使命。
    而黑太阳出现的时候,暴君终于被刺杀了。三颗头同落鼎中,无从分辨……

    仇恨。
    杀害双亲之仇,能不报吗?
    虽然,复仇,在某些人眼里是没有爱的表现。是胸襟狭隘的表现。是原始、落后、不文明的表现。
    他们希望“以德报怨”。
    但两千多年前的眉间尺,不这么想。
    即使是两千多年后的我,也没这般胸襟——因为我心中还时时想起南京大屠杀而久久不愿饶恕。
    而当这种仇恨已不是私仇,而是与广大百姓所遭受的苦难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还能责备眉间尺是狭隘吗?
    你可以不喜欢眉间尺的复仇方式,但能说这不是一种壮举吗?能说他不英雄吗?
    “暴君”的概念,能不能扩展为古今所有“恶”的象征呢?
复仇,就是除恶,就是对真爱和美的肯定。这种肯定,虽然没有出现在影片画面中,却唤醒在观众的心中。

    也许,在今人看来,十三岁还太弱小。不应当把如此重任交给一个孩子。
    但仇恨和苦难使他早熟,因而是可信的。何况那是个出刺杀英雄(包括少年英雄)的时代。
    《史记•刺客列传》里便有许多关于刺客侠士的事迹,如:专诸鱼肠藏剑刺王僚;聂政与其姐刺杀丞相侠累;荆轲刺秦王;以及用漆涂身、暗伏桥下谋刺赵襄子的豫让。
    可惜,眉间尺潜伏半路暗杀与乔装舞伎进宫去行刺,都失败了。
    暴君防卫更加森严,再也无法靠近。
    在冷兵器时代,这已是穷途末路。
    唯一的方法——献出自己的头颅,交与别人来执行计划的后半部。
    于是出现了绿太阳、黑太阳——那种反常的恐怖情境。

    既然是这样一种故事背景,那画面色调阴冷晦暗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但影片依然有顶光、逆光、侧逆光等多种光影变化(在三十多年前美影厂那么原始简陋的条件下,要为四、五寸高的小小木偶打出这么复杂的光影效果该是多么困难),还有纵深、负片等许多技巧,比美影厂之前的木偶片(基本上都是 “大平光,亮堂堂”,没有纵深的“二半吊子镜头”)丰富多了。
    这种追求是对的。作为电影艺术,要的就是光与影的变化,哪怕只是偶片。

    “不适合给儿童看”!
说对了,这部动画实验短片本来就不是给儿童看的!
    难道还不明白:动画实验短片,观众定位就是成人——甚至,是成人中的成人(艺术家和知识精英)?
    长期以来,中国的观众已经形成了一种偏见:美术片只是给儿童看的。
    这真的很可悲。大大妨碍了成人动画的发展——而在国外,给大人看的动画片比比皆是。动画电影节展出的片子绝大部分都是给成人看的。

    本片最成功之处无疑是氛围的营造,与细节的安排。
    斗牛时牛眼的主观镜头,图腾柱似的铸剑炉,变幻的秘药彩光,活人祭炉神,隐形宝剑,毒酒,沉船,大蟒,绿太阳,乔装,行刺,黑色太阳,自刎,献头,三头并煮,水烧不开,宝鼎爆炸,正、负片交错……
    还有,眉间尺与斗笠人(乔装的黑子)在茶馆中见面时,斗笠人松开搁在茶壶上的手,茶壶顿时散成碎片(这动作真的意味深长,叫人许多联想)。
    所有这些细节的安排与画面的渲染,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营造一种沉重、诡异而又紧张的氛围。
    原始粗犷的古风音乐,更为这种氛围增添了一层忧伤的韵味。
孤独与绝望无处不在。但仍有凛然正气在流淌。
    那句话真对:氛围比故事本身更重要。
    不由得想起蒂姆波顿的偶片。也很“黑”,也很诡异,也很成人。
    当然,本片与蒂姆波顿的作品在质量上还相距甚远。内涵也绝不相同。但不知为什么,我当时就是想起了蒂姆波顿的影片。
    至少,本片所体现的探索精神是值得鼓励的。
    可惜此后美影厂的木偶片,不仅没有更上一层楼,相反,重新失去了艺术的深度。
12 有用
0 没用
眉间尺 - 豆瓣

眉间尺

8.4

121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眉间尺的更多影评

推荐眉间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