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

周末一滴水
2015-02-08 看过


“作业”这个词,有多种意思,众意思中有两类最让人头疼:一类是学生的噩梦,如暑假作业、寒假作业。一类是成年人的噩梦,如写完数学作业的一年级小孩玩老爸的枪形打火机,高高兴兴地把卧室给点了。
前一种“作业”是成年人鼓励小孩去完成的,后一种“作业”是成年人千千万万要看住禁止的。这部电影,就是成年人没有看住,一群小孩“作”下了大“业”的故事——他们没有高高兴兴地点着卧室床单,而是把刚去世的爷爷推上小船,一把火给点了。

这当然是一部喜剧,喜剧的主角是孩子们。在与成人世界的纠缠中,他们所制造出的幽默,无与伦比。

小孩子的幽默,是成长时拧巴而成的幽默。
一个小孩不知道什么叫孤独,一个小桶、两堆沙子、几块石头,就能玩的不亦乐乎。他们可以跟自己聊天,给眼前的每个东西起名字、编故事。总之,他们有自己完整的世界,他们懂他们世界的规则,没有别人的参与,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世界运转的很好。
但是,他们的世界早晚是要土崩瓦解的,因为成年人要把他们营造的世界塞给他们。
两个世界相接触,总的趋势是从童年世界向成人世界过渡。这个过程很显然不是短时间一步可以完成的。先要接触成人世界的诸事,例如:争吵、谎言、婚姻、死亡。再来接受处理成人世界诸事的规则、方法、态度。
在将自己所理解的世界规则调整,逐步接受成人世界的规则的时候。他们是拧巴的,拧巴的他们辨不清“对错”,分不明“轻重”。拧巴时期的他们与成人世界存在着无数个需要调和的矛盾。
对石头的看法,有矛盾。
对头盔的看法,有矛盾。
对智能的看法,有矛盾。
对葬礼的看法,有矛盾。
在矛盾的时候,尚未被成人规则同化的他们,选择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做事,由此,“作”下了成人眼中的大“业”。
可是,这个“业”“作”的让人叫好!

其实,这三个小孩还好,他们还主要处在自己的世界中。最最拧巴的小孩,是拉提琴的男孩,在“听成人的话”的状态中,拧巴的不知所措,节奏错乱。
踢球的时候,不知道该用小孩轻松玩的态度,还是用成人玩命争的态度。
拉小提琴的时候,不知道该按照自己的喜好自由发挥,还是练习规定曲目。
小孩与成人争论的时候,不知道该站在哪边,只是沉默地呆坐一边。
他,已经基本丧失了“作业”的能力了。他的世界中,塞下的是新鲜的成人价值观。他已经培养出了“听成人的话”的习惯,所以面对成人世界的诸事时,不可能做出成人眼中出格的行动来。
可是,这个安全状态让人叹息,哎!

《一代宗师》中说,人如果没有遗憾,那该多么无趣。很有道理。

趁着尚处在能自然地制造遗憾的时光中,不如就尽情地制造遗憾吧。每一个遗憾都是珍贵无双的,是缩手缩脚的成人无法复制的。它们蕴含着无穷的原创趣味,能成为一生不会忘记的标志性记忆,彻底覆盖成人平淡无趣的循环性日常生活痕迹。

那么,全世界充满幻想的小孩联合起来吧,作——起——来!

35 有用
3 没用
我们假期做了什么 - 豆瓣

我们假期做了什么

7.9

859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我们假期做了什么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们假期做了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