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道理,只能太晚明白

飞行官
2015-01-1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几年时常感觉到无人可念,心里空落落的。倒不是说心灰意冷,或者赌一口气,就是心里没人。即便故意去想,浮现的也都是一团团看不清的影子。偶尔也会梦到几个人,醒来后即没想过预示着什么,是不是藕断丝连,是不是余情未了,更没想过趁残念未消去联系,去相见,依旧像往常一样刷牙洗脸,更衣吃饭,面无表情。

一三年看《一代宗师》时,看到章子怡饰演的宫二说,都说人生无悔,那是赌气的话。若真无悔,那该多无趣啊。看到这儿,窃笑。果然,王家卫还是王家卫。王家卫的电影,除了张震,其他人是走不出来的。

香港导演,尤其那些爱拿江湖说事的,说来说去都是一件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王家卫也一样,不过他说的不是江湖,不是世事,是情,还的不是劫数,不是人命,是心。就如《东邪西毒》里张曼玉饰演的大嫂说的,以前我认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相信有些事说出来就一生一世。现在想想,其实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了,因为有些事情是会变的。我一直以为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到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间,我最喜欢的人也不在我身边——可不就是把心给葬了么。

其实宫二跟大嫂有点像,实际上,王家卫电影里的所有人都很像。宫二也说过类似的话:我在最美好的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运气。我没时间了。
有人借此说,王家卫变了,心死了。以前的王家卫是《春光乍泄》里的何宝荣,在黎耀辉离开之后哭得用牙扯被角;是《东邪西毒》里的慕容燕,在荒漠中的一棵树下哭得眼角纹路飞了天。而《一代宗师》里的宫二却说:我选择活在我的岁月里。然后吸一口烟,摊在寂静里,任往事袅袅,随风而去。颇有一副爱咋咋地的潇洒劲儿。

其实,人是不会变的,王家卫也不会。宫二又何尝不是赌了一口气,跟自己赌气。所有人都在跟自己赌气,一个又一个独孤求败罢了。只不过宫二向叶问认栽了,像终生认栽了。至于她跟没跟自己认栽,她自己知道,王家卫知道,你也知道。

前年的《一代宗师》上映之后,褒贬不一。从影院出来时,哥们说,还是甄子丹的叶问好看。我附和:是啊是啊。我想起曾向这位哥们推荐雷蒙德·卡佛,给他看我最喜欢的那篇《大教堂》。哥们看完后说,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我笑了很久,这就是他的可爱之处。是的,我第一次看跟他感觉一样。这次重映再看就喜欢得不得了了。倒不是归功于3D效果和更通透的剧情,而该归功于这两年间我刻骨铭心地爱过一个人。

多年前,有一个段子流行过一阵。问,分手之前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答,爱过。我以前曾说过类似的话——要想和一个人过一辈子,得确保你们在相遇之前,心至少得死过一回。其实这些都是骗人的鬼话,谁的心肯死。人是不会对自己的心下死刑的,至多判个无期。只不过世界很小,命也不长,人心是耗不得的,便只好把那些人压在心底,压得奄奄一息,假
装他们过去了。

不然,夜里要梦干什么。

王家卫常用梁朝伟,他不经意间的眼神很适合他的电影。但我却觉得,梁朝伟应该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演什么,他只要负责美和放电就行了。就像一个人在灯火阑珊处对你一瞥,你以为这一瞥是前世之约,于他只是灯光太强,蛰了眼。《一代宗师》里的叶问也是,叶问其实没多少用处,于电影负责架构时代背景,于感情负责充当宫二爱过的对象,起个符号作用。这部电影里,王家卫是妥妥地附在宫二身上了。那个宫二的眼神从头到尾都没有变,但前一半是硬撑的,以为自己要赢。后一半是真情流露,心想,这样的,就这样了吧。把人物弧光掰平了的,估计除了王家卫还没有导演敢这样做。

这就是时隔两年之后,我重新喜欢上《一代宗师》的原因。尽管重映之后的武斗场面美到了极致,章子怡也美到了极致,但这次我是搭着心来看的,而不是当成简单的功夫片。就像那个前年陪我去看电影的哥们,你要看叶问,就不该看王家卫拍的。贴着王家卫标签的电影,即使电影名称起得再商业也不是商业大片,王家卫的所有电影都不该有名字,或者说所有电影都该叫《王家卫》。他永远都在用同样的方式说同样的故事。但他说的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无聊,因为我们也在经历着同样的事,用一辈子——

打打杀杀,不如浪迹天涯。

这个道理,只能太晚明白,而你心里的那个人,永远比你明白得更晚。
323 有用
17 没用
一代宗师 - 豆瓣

一代宗师

7.9

3896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4条

查看更多回应(24)

一代宗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代宗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