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看孔雀的脸

本来老六
2014-11-1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看你看孔雀的脸——在《孔雀公主》间走来走去(原创)
  有个朋友提起《孔雀公主》,不免有些胡思乱想,捕捉下来,娱己娱人。
  先从木偶片开始。木偶片一直不是太喜欢,觉得胖头胖脑有些傻乎乎的,你想就算来个漂亮美眉胳膊都象腰那么粗,实在大煞风景。不过《孔雀公主》还行。因为木偶片更花心思在浓郁的南国风光和绮丽的傣族音乐上面,公主和王子的确不好看,但长得叫个可爱,小头小脑的。和电影最大的不同,木偶片的重点放在了召树屯去孔雀国的路上,所有的矛盾解决的要害在于你敢于去面对,敢于去解决,而只要挺身而出了,自然就有一个美满的结果,这和电影相比,就善良的单薄了。
  记得《基督山伯爵》里曾写邓蒂斯迎娶美茜迪斯的时候,曾经为爱情如此得轻而易举而感到惶恐:不是每一个公主身边都该有一条巨龙看守的吗?当然,不过几个小时之后,这条龙真的甩了一下尾巴,其实还不止四条。
  《孔雀公主》同样如此。
  可以说召树屯和喃麻喏娜的遭遇从来就不是一番风顺的。首先来说相遇。就如同所有的皇帝(有时候是皇后)都要为王子找一个上好的媳妇,几乎所有的王子总想靠自己的力量选择一次。我总觉得这里除了追求真挚的爱情,更多的是向自己一直所敬畏但又马上要掌握的王权挑战一次,选择的目标可能还不如选择本身来得诱人:如果连老婆都要老爸来牵线搭桥,老这样,自己干什么呢?电影开头,召树屯连着两次做了“不能做”的事情:第一次是违背父亲的旨意来到乡间避暑;第二件事是违背神的旨意拿了仙女的外套(这里我真想说一句造化弄人,明明是天意安排啊,否则估计会被变成蛤蟆什么的);结果却非常好,得到了一个满意得不能再满意的老婆。
  俗话讲富贵险中求,这样惊喜得来的老婆实质上一点都不惊险,那么,惊险的事情接着来了。
  不管那场战争的起源多么可疑,但召树屯作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保家卫国是义无反顾的,那么相思之苦虽然煎熬,是做不得主要矛盾的。这里主要的矛盾并不是挑唆(挑唆永远是帮凶,而不可能是元凶),而是召树屯犯了一个几乎每一个和父母婚后还同住的,善良的丈夫都犯的一个错: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要让自己的妻子和父母沟通。他的妻子是个妖精,如果显得扎耳那就叫做仙女吧,反正不是人,不是和勐板扎国国王和王后一样的人,而召树屯没有意识到他的父母如果不充分了解这一点的后果。正是由于不了解,一旦有人挑唆,本来半信半疑的君王自然将猜忌聚焦在了唯一的外来者身上,而这个时候喃麻喏娜除了一走了之几乎没有别的办法,试想如果没有孔雀氅式陆地飞腾器——那种先进的宇航设备,她完全会落到“留其丹心照汗青”那伟大而又尴尬的境界。
  而正由于喃麻喏娜来回折腾的始作俑者是召树屯而不是表面上那头黑山老雕,孔雀王要处处加以刁难并非没有道理:你究竟有没有本领爱护我这颗掌上明珠呢?当然,电影只能是皆大欢喜,召树屯顺利过关,带着妻子回来把老鹰宰了,大家一片鸟语花香,但以后呢?
  这里突然想起几个其他的故事,譬如《天仙配》、譬如《一千零一夜》。
  七仙女和董永的知名度随着“夫妻双双把家还”当年几乎“还”到了大江南北(可以相媲美的大概只要越剧《红楼梦》里那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大家在伤感的同时自然最恨的就是王母娘娘(这个王母娘娘我总觉得要是把所有民间传说搜集起来简直可以恶贯满盈了),她反对的基础其实有个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问题,试想董永如果是个王子什么的兴许好点,如果是天上的什么禽兽转世就更理想,就这点而言,大汉民族实在不如傣族人那么温情脉脉啊。
  《一千零一夜》里相关的故事很长,我记得和《孔雀公主》相背离的主要有两点:
  第一:那个男的的确是有些巧取豪夺的藏起了类似孔雀氅的东西,而且一直没有还给她。
  第二:那个女子最后设计取回了衣服远走高飞,哪怕那个男子翻过了七座大山,七个大海,依旧妾心似铁,但最后在魔法的较量中输给那个男人,被带回之后,那个男的好像干脆把衣服烧了。
  我总觉得这该是更真实的《孔雀公主》,因为通篇与其说是爱情,不过就是一种掠夺,一种为了掠夺而坚持的掠夺。所有的步骤都每那么诗情画意,只有技巧,一环套一环的技巧,但的确使人感觉无从逃逸的技巧,相对于大汉,倒不冷酷了,而是那么的乏味和令人不寒而栗。
  《孔雀公主》无疑是个爱情故事,但是,爱情,她又姓什么呢?
4 有用
0 没用
孔雀公主 - 豆瓣

孔雀公主

8.3

40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孔雀公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