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11-10 看过
笔记



你看到了民主之中的独裁,它是那无形的秩序,支撑着你表面的自由。


意识形态不是简单地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意识形态是我们自发地与社会所建立的关系,我们如何理解事物各自的意义,等等。某种程度上我们在享受我们的意识形态。


欲望绝不是对于某些事物的欲望,它总是对于欲望本身的欲望。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他们仍然在做。”
“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但我仍然在做。”


因为人并不仅是客观环境的产物,我们总是留有一点点的自由去决定,我们该如何主观地应对这些同时在限定我们自身的客观环境,我们如何通过建立自己的宇宙来反抗它们。


幻想的惯常模式是建构一个场景,不是一个我拥有了我欲望的对象的场景,而是一个我自己被他者所欲望的虚构场景。


然而使英雄的暴力遭到质疑的一个真正原因,在于受害人不是一个单纯的受害人,实际上受害人以一种变态的方式,享受或参与了她的“受害”(情境/遭遇)


意识形态就像一个过滤器、一个框,因而当你透过这个框,去看相同的、平常的社会现实,所有的东西都变样了。究竟为何?并不是因为这个框真的增加了什么,而是因为这个框开启了怀疑的深渊。


为了成为社群的一份子,你总是需要(遵守)一些含蓄的不成文的规则,它们从未被公开承认,然而对于一个群体的认同来说,却绝对是重要的。
就如同为了成为这个社群的一份子,你不得不弄脏你自己的手。


如果你太靠近它,如果你过分地认同它,如果你真的直接成为了超我的代言人。这将是自我毁灭性的,你会杀死你周围的人,最后杀死你自己。


仿佛只有基于谎言,我们的社会才能维持稳定,才能正常运作,倘若说出真相,就好像意味着混乱,就好像意味着社会秩序的崩溃。


为了维护公众对法治系统的信任,意思是如果普通公众知道我们法治系统的核心是多么腐败,那么一切都将会崩溃,所以我们需要谎言来维护秩序。


我们的主体性里存在着,我们体验自我的方式中存在着,一种最低限度的歇斯底里。歇斯底里最根本上是什么?它是针对决定我身份的权威所发起的疑问。“为什么我是你口中所说的我?”


向自由迈出的第一步不是单纯地改造现实去配合你的梦想,而是改变你梦想的方式。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变态者意识形态指南的更多影评

推荐变态者意识形态指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