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人者不自医(无节操剧透)

和仲
2014-11-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戏里提到的高加索教会案是虚构的,两本禁书《没有街道的城市》和《第二次诊断》是真实的。这三个素材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理分析专业人士(一个精神科专家,两个有侧写能力的FBI人员)自我控制力崩溃,走向毁灭他人或自我毁灭之路。陈俊威也是,著名犯罪心理学家,收自学犯罪心理学的警察当学生,偶尔也热心协助警方破案,但同时也是个连环杀手。
  
看过美剧CRIMINAL MINDS的应该都清楚连环杀手大多都有个不幸的童年,犯罪心理形成早期会出现尿床、虐待动物、纵火等异常表现。关于陈俊威,除了尿床和纵火不可考(为毁灭证据而纵火不算),其他都吻合。本来生于人人羡慕的高知家庭,突然目睹母亲因偷情裸死人前,父亲抑郁成疾也不久于人世。少年时虐猫,霸凌弱小,这应该是最早的宣泄途径。陈俊威很清楚自己不是正常人,选择心理学专业是一种自救行为。因为母亲“堕落”而死,陈俊威严格控制自己也控制妹妹,他希望自己和妹妹可以重新过上童年遭遇不幸之前的那种体面的知识分子生活。没想到妹妹反而因为管教太严走了母亲老路,导致陈俊威自我控制能力终于崩溃,开始对受过高等教育而“自甘堕落”的年轻女性执行私刑,从而获得心理和情感的双重释放。

说到这儿我想指出剧中一个不大合情理的细节,就是给受害人穿丝袜。犯罪过程的仪式化反映特定犯罪心理。陈俊威不性侵受害者,将受害者双手交叉摆放胸前以及合拢双腿,都是尊重女性的表现。他希望她们死后获得尊严。而把给受害者穿丝袜也并入此动机是不是太不符合常识了?首先“穿丝袜”这个行为本身性意味极强,说是为了维护尊严是不是太扯了?丝袜的各种功能属性里,“遮蔽”是最不显著的。目的是给予尊严,视觉上却很香艳,这不符合逻辑。销毁死者外衣是一种常见反侦查手段,如果觉得只剩内衣不雅,真不如去批发几匹白布,一人给扯几尺,不但挡得多,也比一个大老爷们买丝袜难侦查多了。于情于理,高智商的犯罪心理学教授都不该犯这种错误。

再来说说这剧的名字。《死亡日记》是个放之恐怖片/悬疑片而皆准的剧名,唯独放这部戏有点跳脱,全剧哪里有日记的事儿了?最可能安排日记的几个地方,白远,闻玉明,刘宝生,都没有。如果是指周马的破案笔记也很勉强。要是给导演拍的下一部戏《迷雾》倒还说得过去。《沉默的证人》很切题,跨度十几年的受害者身上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为给罪犯进行心理侧写提供了各种线索。唯一的幸存者虽然成功指认出嫌疑人,但并不能将其定罪。最终还是靠抱定“我以我血荐轩辕”主意的冯薇牺牲自己,让嫌疑人在意外中慌乱留下证据,才将其抓获。

全剧的两个高潮,一个是冯薇之死,一个是周马接审陈俊威。
冯薇之死看似不合逻辑,其实情理可通。此剧一开头就是她抛家弃男友去当卧底,主动要求只身赴险并超额完成任务。冯薇是此剧里一个比较理想化的人物,聪明,硬朗,正义感强,处变不惊,奉献型人格,分分钟可以舍生取义似的。一方面她相当有主见,虽然还爱着周马但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有一说一,不赞成周马一路奔着心理描写去而忽视证据,跟周马好几次不欢而散。另一方面她灵活变通反应机敏,不是傻正义,走私文物案取得苏安惠信任;上手陈俊威案后用牺牲自己去换取证据,两个大案都是因为她才走出了死胡同。她跟柔弱的叶小晶不一样,她是一个太过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为了理想可以牺牲一切,从不示弱撒娇。周马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花,但建议在她的葬礼上放贝多芬的英雄,也算是知己了。她可以不死,她可以通知袁可为并让叶小晶跟自己在一起直到安全。但她也知道错过当下就很难再有机会让陈俊威犯错,而叶小晶和周马其他亲人则会一直生活在威胁中。所以她跟叶小晶坦诚自己还爱着周马,但在发现陈俊威跟踪叶小晶之后,不论是为了周马还是出于维护正义的使命感,她迅速做了决定,打电话告诉周马自己要退出,穿上叶小晶的衣服慷慨赴险。冯薇死得很壮烈,有备而发的搏斗场面一定很混乱,其实找发夹的情节全无必要,外套上的血脚印和现场其他线索充分够给陈俊威定罪。只是发夹作为冯薇和周马的感情线索,算是有了一个完整轮回。周马配不上冯薇,不论是个人条件还是对感情的坚定程度。这两人就是硬币两面,同样固执,一个现实主义一个理想主义。周马的原则性能屈能伸,热恋时不择手段要跟女朋友调到一起,不服从工作安排不爱认错,有曹操的雄心但跟张飞似的一点就爆。他跟温吞小猫似的叶小晶各个方面都合拍得多。冯薇归队后他陷在三角关系里左右不是,更多是因为对冯薇道义上的亏欠,不好提分手。冯薇开玩笑要发夹,他就真去小摊儿上买了一个。以冯薇的性格,又是短发,要个水钻发夹来干吗?周马这不是直男癌,而是根本就不走心。而最后他把发夹放在冯薇墓前,也是已经无爱的一种表现。这个发夹对冯薇至关重要,而周马也从叶小晶口中知道冯薇还爱着自己。如果周马对冯薇还有感情,那么他会选择收回发夹留作纪念。一审完陈俊威,他马上跟叶小晶说,陈俊威是想让冯薇的死给咱们造成阴影,我不会有阴影,你也不会。这只是一种好听的说法罢了,“咱们继续处咱们的,我爱的还是你。”再回头看看周马气急败坏地吼冯薇,“你就知道证据!”总是沉默以对的冯薇以身践道,选择这样的结局,令人唏嘘。

再来说周马接审陈俊威,一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好戏。比起理想人物冯薇,周马这个人物形象是有成长的。从一开始毛毛躁躁自以为是到处呛声,到跟着刘宝生踏踏实实搞专业(话说他本专业也号称是犯罪心理学,感觉真是四年学费白交了),在入门到上手的过程中,性子也收敛多了。陈俊威故意刺激他:“不过看了两本书,就花拳绣腿开始比划了”,周马保持理性不还一语,一板一眼在电话里跟袁可为用暗语交流,说明这个人物成熟了。没有这样冷静的心态,保持智商在线,他也不可能完成击溃犯罪心理学专家(论起辈分陈俊威算周马师爷)的演讲。周马的演讲里有一段很出彩,是说陈俊威一定有一个推敲过很多遍的演讲稿,甚至在受害者面前演讲过。通过犯罪心理侧写来预判嫌疑人具体行为,比描写人物年龄性格际遇等既定因素难得多。陈俊威本身是大学教授,一个出色的演讲者,但同时有着不可宣之于人的“道德洁癖”。他用带有仪式性的杀戮审判他人,这不会是一场无声的审判,从勒杀苏安惠一段就看得出。应该说周马的成功赖于他终于设身处地来分析他的对手,不是敌视不是旁观,而是自我带入,甚至同情。如果他流露出一丝的鄙夷、唾弃、颐指气使,就算分析得再准确,那么骄傲好胜如陈俊威,宁可满肚子话憋出翔,也一定会满脸嘲讽沉默至刑场受死。

再说说袁可为和刘宝生这两个人物。替死鬼石隐说袁可为名字不好,加一撇是“哀”,移一横是“衰”。袁可为,是个本来大有可为,但总是差那么一点的倒霉蛋。暗恋孤僻法医好几年不敢讲,明明是被单相思却被传成谈恋爱。其实在周马没单身之前他追叶小晶成功的几率非常大。好不容易查了一年的大案被翻案,各种功劳打水漂。布下天罗地网还给嫌疑人害死个同袍,被勒令停职。够勤力够聪明,有原则也有心胸,怎么就这么倒霉。这部戏里没什么讨喜的人物,个个都是一字一顿的话剧腔和雷劈不动的苦瓜脸,《迷雾》也是。不过袁可为虽然不可爱,但也不讨厌。比起周马和叶小晶,给我的感觉好多了。

刘宝生死得太冤枉。这也是我对剧情最不满意的地方。怀疑陈俊威,不跟局里通气就算了,至于那么瞒着周马吗?既然知道对手强大,问周马有打好硬仗的准备没有,就更应该谨慎行事,怎么能如此不留后手?至少也写点儿什么留给周马啊。跟家人关系不好,不用手机,没有其他安全联系方式,分分钟被灭口的节奏。失踪了好几天才被发现,这像干了一辈子刑警又致力于犯罪心理研究的老同志么?决战阶段我一直期待刘宝生失踪案能查出更多线索,结果这条线基本跟空气一样,除了周马,大家对老同志失踪似乎都不太上心。冯薇是自愿牺牲的,而刘宝生却牺牲得太不值得,太随便了。

另外,在全剧人物取名都挺随便的情况下,石隐石显这两兄弟的名字还挺有意思的,白远也是。

最后回到“医人者不自医”这个话题。这种类型的荧幕连环杀手还挺多,NBC的汉尼拔,Dexter,一个心理学专家一个法医,都是假装正常人的高智商心理变态。因为熟悉门道,所以作起案来也分外得心应手。加上陈俊威,这几个虚构的人物都符合犯罪心理学对连环杀手的基本设定,有个悲惨的童年。汉尼拔没人医也没想过自医;DEXTER养父教化不了他嗜血天性,只能训练他将逍遥法外的坏人处以私刑。陈俊威其实是最悲剧的一个,一直压抑自己并试图自救,如果不是妹妹出事,他大概能装一辈子正常人。当初他愿意跟苏安惠在一起,就说明道德洁癖还没发作。即便是心理突然畸变之后,他引导苏安惠自首,完成道德救赎,如果苏没有瞒着他偷藏了一批毒品,让他觉得苏已经自甘堕落不可救药,估计也不会那么快痛下杀手。杀死了苏安惠,导致他自控力彻底崩溃,开始不断犯错。就像周马说的,他试想过各种失败的结局,甚至早日败露。从毁灭他人到毁灭自己,只在早晚,这是他给自己写的结局。

何弃疗。



15 有用
0 没用
沉默的证人 - 豆瓣

沉默的证人

8.9

553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沉默的证人的更多剧评

推荐沉默的证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