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mmo让我觉得虚度时光是理所应当

Andor-Genesis
2014-10-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有些事一想起来还是挺不体面的。我确实喜欢过一阵子Indie-Pop。不过我也因为这一次短命的“误入歧途”知道《Gummo》(金毛正传/奇异小子)这部葛片。在前途未卜的狗年月里,我们一直拿它当个可笑的安慰。

应该是2002年秋天,我跟鱼司令俩人去北京服装学院找女学生玩,那学校有个Slogan:北服北服,永远不服。听着觉得里面的姐们儿肯定都特别叛逆。见面以后,倍感失望,还都是《瑞丽》杂志那路子的。打道回府路过报亭看见有本牛皮纸封面的杂志,目测挺反动的,逼格似乎比《通俗歌曲》强点,叫《非音乐》第三期,俩人凑钱来了本。回家的公交车里,我俩抢着翻看里面的内容,其实好多文章写得还是挺反动挺怂恿你去当个活傻逼的,就跟好多好多年以前的《自由音乐》那样的买个音像出版号以书代刊的毒瘤们是一道操行,真是俩鸡巴炒菜一鸡巴味。

杂志里介绍的乐队不是药罐子里的渣渣,就是黄连上的根根,要么都是苦孩子里的头头。所以当你看到“The Pancakes”的时候真跟见到了绿洲似的。她跟你平时去看演出遇的那帮“混圈劳模”姐们儿们不一样,特清新洒脱,又像是一头倔强的小野兽,打个比方就是你圣诞节喝多了的晚上,手套也丢了,烟也抽完了,倍感失落的在雪地里看见只小雪兔,洁白的肉体和晶莹的大自然融汇在一起,各种天然无邪的气氛弥漫在你俩之间,你想定定神过去抚摸一下吧,忽然,小雪兔抬起身体,蹬腿,窜走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在雪地上流了块黄色的区域,原来,她撒了泡尿,撒了个野。就是这种The Littlest Rebel。

正好杂志里“The Pancakes”的介绍页面还列出了她的个人档案,什么生日星座血型之类的同学录里必有的俗套。在喜欢的电影一项写的是《金毛正传》(Gummo)。为了追赶上虚无偶像的步伐,我每次逛新街口的盗版DVD店的时候,都会问问有没有《金毛正传》,得来的回答永远都是:没有,有《阿飞正传》你要吗?

顺着电影的英文名字,我跟网上找到了电影的官网和寥寥无几的剧照。都是主角Solomon和Tummler还有Bunny Boy的。不管怎么说,对于我这种肤浅的小崽子而言,Solomon那Pinhead的怪胎相真的是吸引了我。我总通过剧照里的环境来推测电影里的剧情。

就这样晃荡晃荡过了2年,到了2004年,我也不喜欢“The Pancakes”了,鱼司令也从云南伺候完吴三桂,服完两年兵役,我俩继续无所事事的跟大街上晃晃悠悠,逛盗版DVD店,喝最便宜的啤酒,妄图认识最叛逆的女孩儿或者最随便的女孩儿。捎带着跟他和这两年一直失联的发小们吃饭,花光他的退伍复员费。

会见带着我听Beastie Boys的哥们儿——盆景的时候,他丢过张《奇异小子》和《驴孩朱丽安》给我,虽然译名不一样,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了这就是我找了俩年的《金毛正传》,我一直拿着盘对鱼司令说:这片里也有个二人组,比《Kevin & Perry Go Large》要猛多了,以后就是咱俩的模仿目标。好好弥补一下你空白的两年人生。

电影里角色涣散的虚掷时光真的与我俩的生活状态差不多。我没有毕业证,在学校什么都没学到,不敢想象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而鱼司令回来后一直没遇到什么合适的就业分配,基本上都是什么公交车售票员和公园看大门的工作。我们就一遍又一遍的看《Gummo》,觉得哪段最潇洒,哪句台词最男子汉。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里面的各个场面。上来家庭录像带的画质给我们交待了被龙卷风肆虐过后的小镇的各种破败景象。孤独的Bunny Boy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站在过街桥上对下面吐吐沫和撒尿。大孩子Tummler和小跟班Solomon骑着小轮车从下面闪过,他俩每天的日常活动就是背着气枪在镇子上猎杀家猫和流浪猫,然后卖给杂货铺的黑哥们儿换点钱来买胶水来吸上一袋。寻找猎物的路上也会路过废车场,那是Cow Boys的地盘,所有踏进来的人都会被他们修理一番,Bunny Boy就遭受过他们的虐待。不过,镇子上的婊子们——Helen和Darby还是挺喜欢Bunny Boy的,会在下雨天邀请他来泳池游泳。

整个镇子上的人都是怪胎,废物,垃圾。Tummler的爸爸和失业的大人们常年凑在屋子里喝酒,比腕力,输急了的人把气撒在折叠椅子上,妄图成为“Chair Wrestler”来找回自己的面子。Skinhead兄弟可能是同龄孩子里战斗力最强的也是最好斗的,没有敌人的时候,他俩就互相殴打。

所有居民的生活片段被捕捉,被整合成80多分钟后,得到的结论就是龙卷风过后的居民们丝毫没有什么生机,只有白化病女孩对爱情的向往传达出了点积极的态度。

我们也只能跟片子里的麻木逼们似的,意志比果冻还脆弱,赖在沙发上,喝啤酒,一遍又一遍的看,聊里面哪个女孩儿最想和她来上一炮而不是我该给哪儿投个简历。我理所应当的认为所有22岁,处于人生十字路口,还没有遇到让你出卖心灵的恶魔的年轻人们消极那么几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什么理想热情,听起来都是奢侈的玩意。因为生活没有踏上正常规律的轨道,便妄自觉得现实就是不过如此。得过且过,及时行乐,活在当下才是正道,既然被逼上了奈何桥那就吃个欢乐儿童餐就在麦当劳吧。明天也只不过是太阳照常升起的第二天,想消耗就消耗吧,根本不在乎。

虚度到2005年国庆节,鱼司令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接受了铁道部的招安,成为了西客站的石狮子。我多少受到了冲击,开始握起鼠标,画漫画,让自己别再沉沦。也不再看《Gummo》。

我参加工作以后,越来越觉得时间过的飞飞快。是地球自传速度加速了还是我的生活变充实了?想起《Gummo》里婊子们在床上乱蹦,唱Buddy Holly的《Everyday》的情景。摆脱臭混子生活之后,每天真的过得和过山车一样快,一去不复返,责怪时间老人真无情!

我们看电影老是爱抓住个猎奇的点,好玩,混蛋,胡逼,而忽略了导演Harmony Korine的创造力和观察力,还有忘记了怎么把这些负面的情绪转化为生产力换算成人民币。年轻的时候我们老被外在的潇洒还有酷所捕获,将心中感性一面无限放大,迫不及待的要钻入搞怪的圈子里和他们手拉手,为什么要好玩,要混蛋,要胡逼?你要问我能做点什么实际的,我只能把从他还有Richard Linklater那里学到的对日常生活瞬间捕捉的皮毛用到漫画里,即是我的敬意也是对荒唐岁月的警醒。

补遗篇:
1. 在 www.complex.com 网站评选的50部最令人感到不安的电影中,《Gummo》排名第39位。

2. 电影是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拍摄的,电影的成本预算是100万美金,上映后票房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是并没有阻碍其跻身于经典 cult 片的行列。

3. 扮演小婊子 Dot 的女演员 Chloë Sevigny,是 Harmony Korine 当时的女友;除此之外,她还担当了片中的服装师,演员们的衣服有些是他们的私服,有些是她在当地旧货店购买的。

4. Thummler 的扮演者 Nick Sutton 是 Harmony Korine 在收看《Sally Jesse Raphael Show》时发现的。当时 Nick Sutton 在接受 “My Child Died From Sniffing Paint” 话题的访问,主持人问他你对未来的预想大概是什么样,Nick Sutton 很酷的回答:“我没准会挂掉。” 这一举动令 Harmony Korine 固执的认为,Nick Sutton 绝对是扮演 Thummler 的不二人选。

 
5. 片中大多数露脸的角色都是 Harmony Korine 在当地的朋友,他们并不是专业演员,都很热心的帮助 Harmony Korine 完成这部电影,比如那对 Skinhead 兄弟。

6. 电影中那些被虐待的猫尸体,都是用动物标本代替的。

7. 整部电影花了短短四个星期拍摄完毕,大多数镜头都是在特别靠后的几天拍摄的。为了 Bunny Boy 雨天在泳池里接吻的镜头,剧组一直在等待降雨。剧组拍摄的最后一个镜头,其实是 Harmony Korine 扮演一个重度同性恋男孩和黑人侏儒在沙发攀谈。

16 有用
0 没用
奇异小子 - 豆瓣

奇异小子

7.4

24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奇异小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奇异小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