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烧脑电影《相干效应》导演访谈(海量剧透)

猴紙瓦力
2014-10-04 看过

原文:A Super-Spoilery Interview With the Director of 'Coherence,' the Twistiest Movie of the Year(https://www.yahoo.com/movies/a-super-spoilery-interview-with-the-director-of-94160809847.html) 作者:Gwynne Watkins 翻译: 猴纸瓦力 编者按:你如果还没有看过《相干效应》(见注释1)这部烧脑惊悚片的话,可能完全看不懂以下的访谈内容。在本周稍早前,这部影片已经可以点播,不过看过它的观众都会有许多极其困扰、至关剧情的疑惑。所以,等看过影片——应该去看看,因为实在很棒——之后,再来这里解开所有的疑惑吧。 《相干效应》的导演和编剧之一James Ward Byrkit喜欢把自己这部低成本、小制作的惊悚片比作是一间“恐怖欢乐屋”(见注释2)。但《相干效应》并不是一部靠廉价视觉小把戏把人吓尿的影片,相反,它时紧时松的戏剧表演更像是一集精彩的《阴阳魔界》(见注释3):选取日常生活的普通一幕(在《相干效应》中选取的是八位好友共进晚餐的一幕),再通过高智商的科幻元素扭转剧情。在此,简单复述一下影片的剧情:《相干效应》讲述了在彗星划过地球上空的一个夜晚,八位好友齐聚一堂,共进晚餐。当晚,手机信号消失,电力突然中断。随后,他们意识到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彗星将他们的现实分成了多个维度,每一个维度里都有各自的房子和晚宴。他们试着通过将随机物品装进盒子里来标记自己的房子,而其他维度里的他们也这么做了。逐渐地,他们开始质疑彼此的关系,质疑他们所在现实的本质。影片由Nicholas Brendon(曾在《吸血鬼猎人巴菲》中饰演Xander)和Lauren Maher(曾在《加勒比海盗》系列中饰演Scarlett)领衔主演,编剧除了Byrkit之外还有Alex Manugian,他主要负责一些剧中的即兴情节。 在雅虎电影的这篇深入(且含海量剧透)的访谈中,Byrkit(他还是2011年动画片《兰戈》的编剧之一,同时还负责《加勒比海盗》系列中多部作品的故事板创作)将会详尽地解释自己是如何拼凑出这一部影片的。 Q:《相关理论》这个点子是怎么来的? A:当时,Alex Manugian和我身无分文。我们站在我家的客厅,想着:“我们该怎么拍一部区别于成千上万独立电影那样讲述庸俗关系的电影呢?”于是,我们想到了这个多维现实世界的概念。此后,我们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设计包袱、绘制人物关系,并让他们紧扣主题。 Q:你以前参与创作的剧本,都是一些大投资高成本的项目。而这次,你却动用了最少的资源去拍这部影片。难道你有没有想过寻求其他资金来源? A:没有,我是刻意不这么做的。我为那些大片绘制故事板,目的就是为自己疯狂的独立实验电影积攒启动资金。尤其是在《加勒比海盗》系列和《兰戈》之后,我刻意选择了回归简单和纯粹的东西。 Q:那么关于选角,你是如何决定这几个角色由谁扮演的?在拍摄之前,这些演员彼此认识吗? A:他们都是足够信任我,即便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即便没有剧本,也会来到我家的人。不过他们彼此并不认识。所以,当晚他们就这么来了。我(对其中一个演员)说:“准备好,为八个你未曾蒙面的人做一只鸡#文明分隔符#吧。”在这之后,他们在全都抵达我家的五分钟后,就开始融入角色,变身成相识多年的老朋友、老情人或夫妇。选角是一件极为重要的工作。在片中扮演(带着女友来的)Amir的Alex Manugian和我一起写了一个人物大纲,然后又花上几周的时间,拿着一些我们能够叫得动的演员朋友和联系人的照片,讨论着:“谁看起来像是一对夫妇?谁看起来像是朋友?” Q:我对Nicholas Brendon特别好奇,因为我本人就是《吸血鬼猎人巴菲》的大粉丝。而他所饰演的角色Mike自称是《罗斯威尔》(见注释4)里的主要演员,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关键细节都是和演员本身的生活很相似的。 A:Mike就是夸张版的Nicholas,我们确实讨论过这个问题。我对他说:“我并不要真的要让你本色出演,但是一旦有符合你自己的地方就可以尽情发挥,最好能再夸大一些,好让故事引人入胜”。在这一点上,他做得非常好。 Q:在影片拍摄时,你们都向演员交代了哪些信息? A:我们一共拍了五个晚上。每一天,每一个演员都会拿到一张便笺纸,上面列了他们当晚要做的事,和一些情景条件和行动目标,比如“如果发生了某某情况,你就要做某某事”或者“今晚设法离开这间房子”等。他们不知道其他人要做什么,所以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刺激。他们对即将发生的碰撞、断电和意外状况都毫不知情。 Q:除了断电之外,演员们还有没有什么时候被吓了一大跳的? A:任何时候。他们不知道盒子里装着什么,他们不知道那些荧光棒有什么含义,他们也不知道即将发生的争吵。我当时就是想着:“在这种情况下,谁能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Q:那他们知道电影的基调和主线吗?因为剧情很快就从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中急转直下了。 A: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告诉他们具体的角色设定的原因。我只是试着告诉他们:“你们是在一群自以为是的北加州白人的晚宴上,最寻常的人物。”如果全都说透了,他们就会想着如何演绎这群在超现实状况下的角色,这样反而不自然,不够吸引人了。 Q:所以,你们其实只要不断吓唬他们就行了,是吧?他们在拍摄阶段的最后有真正被吓到吗? A:当然了。第一晚是他们最害怕的,因为当时突然断电了,而且又有敲门声。当字条出现的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好吧,这真是一间恐怖欢乐屋。我们并不是在做一个即兴的实验,而是被关在了一个专门为我们设计的恐怖欢乐屋中。”而当他们发现外面还有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恐怖欢乐屋在等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着实很兴奋。 Q:我注意到他们在对话中提到了1998年Gwyneth Paltrow主演的电影《双面情人》(见注释5)。这是你本来就是准备好的,还是演员们自己想到的? A:这是Lauren Maher拿到的便签纸中所写的一个例子。(她扮演的Laurie是Amir带来的局外人,曾经和这群人里的Kevin交往过。)便签纸上写的大致是:“这时,她可以提到这部影片并自圆其说。”但是,演员们可以根据便签的提示扯出20多个相关的话题。因此,该说什么,怎么说,完全是由演员决定的。基本上是怎么自然怎么说。这么回答你吧,我只是指点一下,具体的台词是Lauren决定的。 Q:你构想过影片确切的结局吗? A:大概有一个想法。我们能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关于Emily的故事,而且得是一个主角逐渐浮出水面的故事。(Emily就是Emily Foxler饰演的舞蹈演员。)我们希望在一开始,大家觉得是一场群戏,不确定谁是主角。当然,如果是第二次看的话,那就一目了然了,从第一幕就可以发现,一切都是关于她的。另外,我们也确定Emily必须得经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并得作出关键的选择。我们有想过另一个版本的结局,就是她和最后那个世界里的Kevin在一起了——即便他不是原来的那个Kevin。(Kevin是Emily现任男友,由Maury Sterling饰演。)同时,他们也决定欣然接受这样的结局,(预想的那一版结尾)大概是两人一边看着彼此,一边说:“这样……没问题吧?”不过现在的这个结局看起来更真实一些。毕竟你选择了暴力,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Q:我在看第二遍的时候发现影片中出现了两次关于花瓶的对话。这是暗示Emily进入了另一个房间的第一条线索吗? A:这的确是第一条线索。 Q:我们来谈谈这个走错的房子吧。到后来,有几个从在原来房子里的人呆在了这个走错的房子里? A:你是指Emily决定逃离的那间房子,而不是影片最后的那间房子? Q:对。 A:应该是Emily,Laurie和Kevin。因为是他们三个人和Mike一起出去检查另一间房子的。当他们说“我们得去看看那间房子”的时候,镜头一直是跟着他们的。所以他们四个出去了,回来的时候进入了一间新的房子。之后Mile又离开过,所以之后的Mike就不是原来的Mike了,对吧?而且Mike在后来说:“我看到的是餐巾”。因此,在影片最后,当他们互相争执,有人问“你看到盒子里的随机物品是什么”的时候,你就可以清楚地分辨出谁是属于哪个房子的了。Hugo(Hugo Armstrong饰演)和Amir属于订书机盒子的房子,Beth(Elizabeth Gracen饰演)和Lee(Lorene Scafaria饰演)属于微波炉手套的房子的,而她俩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件房子,可见这间就是微波炉手套的房子。然后Kevin、Laurie和Em(在之前的房子里)看到的是乒乓球拍。而Mike则说:“我看到的是餐巾。” Q:我们看到了多少个这样的“快码”?最后,Em还从某处的盒子里拿出了一只猴子玩偶。 A:是的,这只是为了证明他们的猜测,也就是有很多房子都跟他们一样选择了“快码”——通过选取一个随机物品来标记自己的房间以便快速辨认。所以,既然看到了从来没出现过的猴子玩偶,那么就说明了这个猜测是对的。(那时,)你可能会猜,估计至少有50种随机物品吧。但其实,他们的选择是受限于身边物品的种类的:在餐厅或客厅里,他们当时究竟有哪些东西可以选择用来装进盒子呢? Q:观影者需要留意那扇无用之门(见注释6)吗? A:(笑)那扇无用之门被使用了好多次。(Emily)是从这儿进来的,也是从这儿出去的,最后还是从这儿进来的。当然,这些过程都交待得非常隐晦。此外,Hugh和Amir拿走盒子的时候也是走的那扇门。说到这个,我得提醒一下,如果你看的够仔细,(你会发现)当他们拿走盒子的时候,他们往盒子里放了一只微波炉手套。 Q:天哪! A:一些人在第六次看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个线索。他们想要离开这个房子,于是将照片放回了盒子,并把微波炉手套也放进了盒子,因为这间房子就是微波炉手套房子。然而对此,Emily、Kevin和Laurie却毫不知情。其实你只要看看桌子,问一句“为什么乒乓拍变成了微波炉手套?”那么故事的进展可能就大不相同了。不过他们没有那么做,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发现,甚至演员本身也没有发现。对于为什么桌上多出了微波炉手套,他们完全没有质疑。 Q:那么,杯垫房子又是哪一间呢? A:我刚刚说这间房子是微波炉手套房子,指的是他们收到的盒子里装着微波炉手套。当Hugh和Amir带回来一只盒子的时候,他们打开了它并问道:“为什么里面有个微波炉手套?”因此,每一间房子都收到了一只盒子,后来又自己做了一只盒子。对于这间房子来说,他们收到了装着微波炉手套的盒子,后来做盒子的时候选了杯垫。 Q:你可以数得过来我们在镜头里看到的究竟有多少间不同的房子吗? A:当然可以。这其实并不复杂,因为我们在整部影片中都是跟随着Emily的视角的。我们只要跟着她的行动就可以了。一开始,她在收到装着乒乓球拍盒子的房子里。(在她进入黑暗地带)之后,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了一个新的房子,也就是收到微波炉手套盒子的房子。最后,她决定改变现实,选择了一间自始至终没有收到过盒子的房子。 Q:所以说,只要我们一直跟着她的视角,就能分清楚不同的房子了。 A:是的,不管我们在中间撒了多少意大利面,织了多少个结,只要从头到尾跟着她的视角,一切就简单了。 Q:影片中是否还隐藏着类似创可贴那样的小细节没有被明确指出来? A:当然。很多细节就像是《威利在哪里?》(见注释7)一样,因此我不想把它们透露出来。我们一度曾想把影片的宣传语写成:“如果电影中有450处矛盾,那么这450处都是我们刻意为之的。”只要你看得足够认真,就会发现Alex和我玩儿得很疯,“哦,既然是这间房子,为什么我们不在这里做些区别呢?”如果你留意Nicholas Brendon衬衫上的纽扣,你也会发现扣法上的区别。此外,还有个别线索是只有Alex和我才知道的。对此,演员们都觉得很奇怪,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些细微的变动。所以,即便是看第十二次,依然会觉得很有趣。 Q:是否还有一些细节是你希望那些看了好多次的观众们留意的? A:是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一些看了超过三次的人们告诉我的。他们说,在第一看的的时候,剧中人物的每段对话似乎都是随机的闲聊,但是在第三、第四次看的时候才突然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对话其实都是紧扣主题的。早在最开始厨房的一幕,当Emily出场,大家互相问候的时候,他们谈论了三件事:彗星即将经过,Laurie要来,还有氯胺酮。你会觉得他们只是闲扯,但是正是这三个要素决定了Emily最后的选择。彗星来了,对Kevin余情未了的Laurie也来了,而氯胺酮则为她提供了解决一切的方法。在影片最后,她握住厨房里的氯胺酮,想着:“好吧,这些事儿让我决定得采取行动,改变我现在的生活,让我得到我应得的。” Q:我很喜欢所有交织在剧情中关于生活的多种可能性的主题:包括Emily和她的替角工作以及Laurie更换的男友。仿佛在一切发生之前,他们的另一种生活早已跃然屏幕上。 A:没错。这就是影片的主题。这一切都是关于你和你自己或者说和另一个可能存在的你之间的冲突和斗争。这么说吧,Mike出演过《罗斯威尔》,然而在《罗斯威尔》的粉丝心中,Mike却压根儿不是她记忆中的版本。Lee也说过:“你不是那个人。不对,你不是和我结婚的那个人。”每一个细节,都是在表达一个中心思想:我们总是难免陷入与自我意识发生冲突的局面中,总是难免陷入对自己生活多种可能的幻想中。 Q:我希望这部影片能够拍成电视剧。 A:(笑)不错的想法。我们也曾接到许多大公司的接洽,他们说:“嘿,要不要请一些大明星,重拍成一部好莱坞大片?”这让我很反感。这部影片的魅力就在它拍摄和叙事的混乱性,同时,影片又通过这种混乱性被有机地创造出来。不过,我倒是愿意在印度、韩国或俄罗斯拍摄这部影片的另一个版本。能够在世界各地看到这部影片七个不同的版本,一定非常棒! (译文完) 译者注释: 1、《相干效应》(Coherence):很多网站都把这部电影翻译成《彗星来的那一夜》,其实那样的意译更符合中国人的习惯。但是根据原文,并且为了更好地解释故事,笔者在文中还是采用了直译《相干效应》(或《相干理论》)。因为影片的主题跟量子力学理论有关,在量子力学理论中有一个概念叫做“量子退相干(quantum decoherence)”或简称“退相干(decoherence)”,而这个概念里最常用到的例子就是思想实验“薛定谔的猫(Erwin Schrödinger's Cat)”。当然,对于这一概念,学术界也有不同的诠释,笔者认为其中跟影片比较相关的诠释被称为“多世界诠释(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或缩写为MWI)”:“按照多世界诠释,当盒子被打开后,猫的活状态和死状态都仍旧延续不断,但彼此之间发生了退相干。换句话说,当盒子被打开的时候,观察者和猫的纠缠态被割离为两个分支:观察者看着盒子里的死猫,和观察者看着盒子里的活猫。但是由于活和死的状态发生了退相干,它们之间不会出现有效的信息交流或相互作用。当观察者打开盒子之时,观察者会和猫发生纠缠。对应于猫的活状态和死状态的观察者状态因此分别形成。每个观察者状态与猫发生了纠缠,所以‘对猫状态的观察’和‘猫的状态’彼此相互对应。量子退相干保证了不同的结果之间没有相互作用。”(摘自《维基百科》)现在,我们再来结合影片探讨一下。影片认为,现实是充满无数个平行世界的,但由于“退相干”的缘故,这些平行世界之间不会出现交集或互相作用。然而,由于彗星这一特殊条件,平行世界之间产生了短暂的交集甚至互相作用,因此才有了整部影片所讲述的惊悚一夜。也就是说“退相干(decoherence)”在那一晚变成了“相干(coherence)”。这正是影片的标题,也是影片的主题。 2、恐怖欢乐屋(funhouse):指(游乐场里的)设有有趣或吓人物件的房间。(摘自《柯林斯英汉双解大词典》) 3、《阴阳魔界》(Twilight Zone):1959年美国CBS制作,并在CBS频道首播的科幻电视系列剧。它由一系列独立的故事组成,内容以超自然现象、未来世界以及其他怪诞神秘事件为主,每一集通常都有一个寓意深长和出乎预料的结局。(摘译自《维基百科》) 4、《罗斯威尔》(Roswell):1999年美国20世纪福克斯电视公司制作,并在WB电视网首播的科幻电视剧,又译“E星恋”。它改编自Melinda Metz的系列小说Roswell High,取材于1947年美国罗斯威尔飞碟坠毁事件(Roswell UFO incident)。剧集通过讲述在事件发生四十年后,四个外星人隐藏在人类世界,并寻找机会重返母星的故事,侧面反映和描写了青少年在成长上所面对的各种问题。(摘译自《维基百科》和“豆瓣网”) 5、《双面情人》(Sliding Doors):1998年米拉麦克斯和派拉蒙共同发行的浪漫爱情电影。影片引入了平行宇宙的概念,通过两个平行时空来讲述同一个女人不一样的命运。(摘译自《维基百科》) 6、无用之门(the door to nowhere):即影片开始不久,Beth在晚餐时谈论风水的时候所指的那扇门。她认为那扇门的风水不好,因此称之为“无用之门”。 7、《威利在哪里?》(Where's Waldo?):一套由英国插画家Martin Handford从1987年起开始创作的系列儿童书籍,原名是Where's Wally?。图书的每一页都是一张人山人海的图片,而读者必须根据提示,在图中找出一个特定的人物——Wally。Wally穿着红白条纹的衬衫并戴着一个绒球帽,手上拿着木制的手杖,还戴着一副眼镜。他总是会弄丢东西,如书本、野营设备甚至是他的鞋子,而读者在找到Wally的同时,也要在图中帮他找出这些东西来。该系列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个语言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发行,由于地域差异,Wally的名字也各不相同。在北美,这套书籍名为Where's Waldo。在中国大陆,动画版的Where's Wally?曾被翻译为《聪明的沃里》,不过在2013年书籍的中文简体版发行时,选择了和台湾一致的《威利在哪里?》作为其官方中文名。(摘译自《维基百科》) ================================================= ================================================= 非常感谢@非42 提出翻译错误的地方!

1708 有用
66 没用
彗星来的那一夜 - 豆瓣

彗星来的那一夜

8.5

29306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13)

彗星来的那一夜的更多影评

推荐彗星来的那一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