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亚伦·斯沃茨出生在中国

ShawnLeeZX
2014-09-07 看过

=========== 三年后的分割线 =========================== 近日于多年长征中暂驻足小憩,拟整理豆瓣以好好运用读书(从前一直认为中文世界浅薄无知,近来意重新整理此间观点以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中文书籍)以及音乐功能,故而又看到这篇文章。过去的文字,包括这篇文章,多是出于一种自我怜悯,因而此次其实打算删去。但没想到有蛮多的朋友觉得这些文字还是有些益处,因而有此后记,决定保留这篇文章,并简评上述评论,以待来者。 总的来说,上述文字的事实部分并无偏差。然如上所述,整篇文章出于对自己的自我怜悯,所以浸透了对现行民情现状、体制、社会的一种犬儒主义式的不满,一味地否定现在的时代而未展现希望,埋怨时代对个人带来的束缚而未强调时代带来的机遇。此非为能够对时代带来正面改变的心态,小而言之,亦非良好生活之心态。不见灯火阑珊处之人,怅然四顾,多处处围城。 此文存留价值可能在于其对现状的否定也许能够给未意识到现状不足的读者积极去寻找缺失之处的一点线索,莽撞之言,且信且疑。 互联网之子的逝去是时代的悲哀,如有人评价亚伦:“是这个时代配不上他。”但就如教父Michael对即将继任的教皇忏悔道:“ 我的一生都在努力成为社会的上层人物 All my life I've kept trying to go up in society. 去到每件事情都是合法的、直接的某处 To where everything higher up was legal, straight... 但是我走得越高,事情就变得更扭曲 But the higher I go, the more crooked it becomes. 到底何处才是尽头 Where the hell does it end? 他们在那里相互残杀了上千年 They've been killing each other for centuries here. 为了金钱,为了傲慢,为了家族 For money, for pride, for family.” 我们智人本来就是一种动物,每一个文明的圣人的出现都是为了教化人们去客服这种动物性,以感动人们的方式去创造了文明:孔子一生流离失所却教导了数千门徒,以“仁”字教化众生;耶稣亦杀生成仁,为世人罪恶赎罪,也许两千年前真的有这么一个人,随时光变迁由于种种原因被神化了。这种由圣人带来的文明性在社会的最下层和社会的最上层往往不构成约束——战乱的非洲(Beasts of No Nation)和熟知文明性的起源和圣人教化的局限的统治阶级(所以民主社会的关键在于足够数量的中产阶级)。 虽有些大而化之,却也无力展开。这种人类的动物性是自人类有文明以来我们一直在客服但并未战胜的东西,所以亚伦的反抗对象永远都会存在。但如狄更斯在双城记里所言:“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it i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每一个时代都有其肮脏丑恶之处,但亦有其光明磊落之处。能在所处时代看见希望的这种浸入于黑暗之中的现实的妥协理想主义者往往是社会的变革者和最难能可贵之人。王阳明在所有人都丢盔弃甲之时,不领圣谕,从收集散兵游勇开始平定宁王叛乱;一生开辟古代中国哲学最后一座丰碑。 一会还有个电话,还好还算写完了,没有弃坑。最后的想要传达的信息是: 我们应该接过先辈的火种,找到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应该用力的地方、创造希望之处,然后知行合一,积跬步,立长志。虽然每人看见的光明都不一样,也会坚持不同的正义,甚至会相互冲突、不理解。但不要做一个犬儒,因为 你不能通过击打黑暗来驱除黑暗,你只能点亮光明。 中国近代近两百年的战乱、革命、内斗即是例证。

==============原文====================

我在斯沃茨的经历中看见了我,但即使除去所努力的年限还没到斯沃茨的26年 之外,我所做的事情完全还成不是和斯是一个数量级的。就像我所宣称的我从来 不相信天赋一样——我见识过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人才,他们的才能在于有方法的 持之以恒的努力加上对所追求事物的热情,天赋只是弱者给自己的借口,强者给 弱者的谎言——我不觉得如果把我放在斯的位置上,我所完成的会更差。我敬佩斯 在其所在领域内的努力,也希望自己以后有机会能够参与到这么一些让世界变得 更好的运动中来,但在观看这部纪录片时我会不由自主地对比我和斯的境遇,然 后把这个对比放在中国的大背景中,那么,开始吧。 在所有的一切之前,致敬,亚伦·斯沃茨。 本文从一个90后所在的大多数普通家庭的情况来对比“斯如果出生在中国”这一 假想,如果这个中国家庭是高级知识分子、名牌大学教授又或者是经济实力雄 厚的有文化的人士,那么这些对比也未必成立,也没有意义的。因为绝大多数的 中国家庭不是这种情况。广义上来讲也是斯奋斗的领域——中国普通家庭并没有对 有质量的知识的获取途经,所以他们只能依靠高考这一条路。 斯3岁开始接触电脑,我也是类似的年纪,可能是4岁。就像影片里斯的兄弟所 讲,他们都喜欢电脑,但是只有斯真正进入了这个领域。我是大学才真正开始成 为一个计算机玩家,在此之前我都是一个电脑玩家。斯没有传记存在,我暂时也 没有时间去调查斯的背景,但从一个电脑的玩家进入一个计算机的玩家,大概要 迈过两条坎: 1. 学会如何在互联网上搜索信息。 2. 简单理解计算机是如何工作的,比如冯诺依曼模型。 这两点结合在一起是如何找到高质量的相关信息,而这一条,如果斯出生在中国, 其能够获取的信息的质量不止会下降一个等级,待我慢慢道来。 ## 在普通家长的认知中电脑和网络是一个奢侈品加玩具 首先90后出生的孩子一般情况下在比较小的时候都不会有一台电脑,这一点我 不在此列。而即使家里有一台电脑,为了让孩子好好学习不沉迷游戏,家长一般 情况下也不会让孩子上网——我在此列。相信许多同辈们都有这样的经历。 而这些判断已经是家长已经被信息时代遗弃的表现——他们根本不知道互联网是现 在社会上最大的阶层资源间的multiplier(恕想不到翻译)。作为没有什么资源 的普通民众,这就是你四两拨千斤的武功心法。 这又要谈到阶级了,我们从高考说起。高考简单来看是人才选拔,但高考的背后 是中国稀缺的资源造成的一种畸形的用于留出上下阶层流通通道而保持社会稳定 的资源分配方式(想象有多少家庭唯一的希望就是孩子上一个好大学):高考以 残废绝大多数考生的学习兴趣为代价生产出这个社会运转需要的少部分人才,这 部分人才对上层统治阶级有相当的使用价值并可能被吸收成为其阶层的一员。 如果没有互联网,高考就只是唯一的通道了。但互联网使得知识,这一原本仅仅 能够通过正规教育来传播的稀缺资源变得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大规模传播,于是互 联网成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最大的multiplier。在网上你可以获得所有你需要的 知识,前提一旦你被引领入门。而家长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扇门存在。在他们 看来电脑和互联网只会让孩子对游戏、网络游戏上瘾。是的,游戏是能够让人上 瘾的东西,根据神经学的理论,老鼠只要能够在大脑获得足够的刺激,它能够忽 略进食直到死去。而游戏能够给予了人们这种刺激,这种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的 虚拟的刺激还不能让人类演化出相应的天然分辨真假手段——因为他们本质是一样 的。但究其本因,还是家长们不能给孩子们展示这门后的东西,让他们看见计算 机和互联网神奇的世界,这个世界会远远超过游戏的吸引力。即使是我的大学的 一位信息科学院的教授也做不到——因为他也不明白,只是传统地做研究,并不是 一个黑客。 所以,对于下层阶级的孩子们来说,一开始,他们便失去了如此宝贵的财富。 那么,为什么家长们不能呢? ## 中国缺乏好的教科书和网络环境 现在有了知乎、豆瓣这些比较有质量的中文网站来获取一些有质量的信息。在这 些网站没有存在之前,中文的网络环境可谓是一塌糊涂——绝大多数只是一些只会 占沙发、点赞、灌水的用户。你如何期待他们创造出一个良好的网络环境?在一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以为这是中国的网络环境差,但是慢慢我才意识到这其实是中 国的整个国家的公民素质有待提升。 同样的问题存在在中国的教材上,包括大学教材。有个叫童哲的巴黎高师学物理 的孩子建立了一个叫万门大学的互联网大学,旨在教大 学 代 数?!这个世界 疯了吧,大学里的教授是干什么吃的? 然而事实是,整个中国的大学教授基本没有什么人有心思在教学上,因为这根本 和他们评职称没有关系。教材的写作多数情况下也是和出版社基于利益的合作, 且许多情况下是挂着教授的名字让教授的学生来写。在出版界也多是如此——我接 触的技术书籍以市场投机的心理出版为多,内容一塌糊涂,浪费纸张。当然,也 有好的著作,不会被我一棒子打死。比如《数学之美》、《程序员的自我修养》 等等,都是倾注心力有情怀的好书。 因此,中国的资料质量很差。我相信即使是约翰纳什来看中国大学的线性代数课 本也会失去对数学的兴趣的。 真正的学习需要直接去英文的环境里学习。这里面水比较深,举几个现在想到的 例子:在网络环境上google group上一个严肃的有良好氛围的讨论平台,Quora的 答案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是超越知乎的,而绝大多数的MOOC课程都是英文的。 所以,我问这门一个简单的问题:有多少家长能够教孩子真正的英语?另外说一 句,不要依靠学校的英语教育,只要不是全国范围内都称得上最好的学校,其他 的学校的老师都不能算是会英语,包括大学。所以,没有人在一开始给你引路。 斯如果在中国长大,在20岁之前他都在准备高考。而相信以他的性格,他一定 是个差生。 ## 没有社区 好了,即使假设我们学了英语,能够学习这些有质量的英文内容。我们仍然有一 个难以逾越的鸿沟。中国没有一个社区来让人参与。 斯最初的成名战是参与RSS的设计和实现——一个家里的wiki并不是什么大事情, 会一些网络基本编程的人都能够完成,难点在于让他成为世界的wikipedia,所 以这里我并不把这视为斯的成名战,只能是练手的玩具。 斯能够在14岁参与一个被世界上所有人的使用的工具的建设,其基本要素大概 如下:RSS不是一项复杂的技术,更多的是一项规范,所以斯能够贡献;美国有 很多这样的社区,他们需要大量的人,所以斯能够加入。 而中国已经远远地落后在世界后边,而社区这种东西并没有在中国广泛形成,即 使是现在。并且社区由于和自组织相似这么一种组织,其是被打击、压制的对象。 所以,即使斯成为了一个学习了高等数学、矩阵代数、计算理论的少年天才,他 的归宿一般也就是去清华、北大好好上个学。 在中国创业?还是Reddit这种充满争议的网站?想,都不要想。 ## 没有民主基础 最后,谈一谈斯用互联网的力量来阻止法案的通过。这一段看得真的是激动人心 也唏嘘不已。这一伟大的创举的完成草率的分析大概也要这么一些条件: 1. 整个国家的公民已经适应民主并在民主体制下经过了长久的训练,这样他们 关心法案,知道只有斗争才有权利,所以会去投票。 2. 政府不会把投票的网站关掉。 3. 政府会考虑公民的集体上书。 4. 游行和公开发布演讲是被允许的。 5. 活动组织者不会随时失联。 It is just not possible at all.

150 有用
1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互联网之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互联网之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