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熙呀 道熙呀 7.7分

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

良卓月
2014-09-04 看过
  《道熙呀》的英文版海报中,金赛纶与裴斗娜赤裸相拥。女孩倚在女人怀前,受伤的眼神呆滞地凝望向镜头,女人转身回眸,似欲言却又止。
  正是这次相拥,揭露了道熙的伤口,触动了李英男所长的心,作为唯一一次“身体接触”留下了可控罪证。受虐者与行善者之间产生了紧密联系,营救本身被介入暧昧行为,窥视事件的所长反被窥视。这使得本片区别于《熔炉》等暴力、性侵题材影片,绝不单纯是二元对立的痛苦指控,所呼吁的亦非男权社会规则的重整。
  影片《道熙呀》的权力思考和女性元素渗透在文本内外。女所长收留被家暴的女童,却因自身女同性恋身份遭到质疑,又意外被女童狡黠的谎言行为澄清无罪。处于权力位置的女性被剥夺权力,反被权力外部的孩子变相拯救。女导演郑朱莉邀请裴斗娜出演这部由女性角色撑起的作品,读过剧本后,裴深受触动,当即决定参演。而影片完成上映之后,郑朱莉对裴斗娜的表演大为惊喜,坦陈拍摄期间曾多次被她的演技感动落泪。
  究竟是所长救赎了道熙,还是道熙猛醒了所长;导演提携了演员,抑或演员成就了导演,甚至是否存在潜在的利用与合谋?不同年龄、不同社会阶层、不同权力地位的女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加之女性视角结构的剧本、对女性身体美感(道熙舞蹈的戏)展露无疑的摄影,构成了《道熙呀》素净、阴郁、内敛、却收放自如、饱含力量的整体基调。

  作为回归韩国影坛的第一部作品,裴斗娜不仅表现出愈加成熟的演技,更是幸运地找到了与自身形象和气质相当契合的角色。影片对她所饰演的李英男所长的性格刻画,比《汉江怪物》《我要复仇》中其饰演的配角体现出更加完整的轮廓,相较于《空气人形》《云图》里的符号化的非人类则多了一些现实与理性。
  李英男所长是一位自我保护机制极强的女性,影片通过饮酒的细节行为体现出她这一品质。把从超市买来的一瓶瓶烧酒,倒入大容量的矿泉水瓶存在家中。烧酒无色,非打开嗅饮不能辨别。这一方面表现出她心事重重、疲惫不堪,需要借酒浇愁才能安睡的状态,另一方面则是她对外人的忌讳、提防和伪装,正似她如是潜藏自己的女同性恋身份一般。
  但在内心中,所长又是情感充沛的类型,典型的外刚内柔。数次被当地人指认为多管闲事,逾越工作职权擅自行动。裴斗娜以层次分明的表演诠释出角色的多面品质,在办理公务的公共空间以冷冷的姿态应对他人及自己,浴室似乎是她唯一能够全身心放松的私密空间,就连道熙最初踏入这一领域时,她都带着几分惊惧。熟悉以后,与道熙单独共处,也成为一种新的私密空间,能够让所长忍俊不禁地大方展露笑容。而这个空间不够严密,可能随时被外人打破,使她再次进入防护形态(例如海滩一场戏)。故而,所长在接受审问时,对道熙是否有暧昧情感的回答,显然是处于自我保护中的应对。其真实性,也许连所长本人也有彷徨犹豫。

  然而比起所长,由金赛纶所饰演的道熙一角的复杂性,其实更加值得玩味。如果把她看做《熔炉》或《素媛》里单纯的被害者,就太低估这个孩子自身所蕴含的能量了。首先年龄上,她是一名中学生,进入青春期,几乎可说完成了性的启蒙觉醒,这在片中也可以看到(审问时的指认、对继父的阴谋);其次,人受到成长环境的影响,在一个暴力的家庭中成长,潜意识中不可能不沾染暴力心性。如果道熙从头到尾都是乖巧可怜的模样,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可能使影片更为煽情。但人非圣贤,即使有着天使外貌的道熙,心中却也藏居着恶魔。
  影片高潮部分,道熙对继父令人咋舌的诡计不是偶然,观众并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什么时候起就决定并策划了一切。同样回到那场问询的戏,道熙谎称所长对自己下体的抚摸,并面露毫不设防的微笑。这微笑是懵懂的无知?幻想的迷醉?还是阴谋的酝酿?从得知所长被关入监狱后道熙的激烈反应看来,她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陈述会引起这样的后果。而联系她之后的缜密行为,却又不免令人心生疑问。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道熙希望与所长在一起。这种希望远远超出了一般被施暴者渴求的庇护所概念,而成为起居生活的期待。如果李英男所长所替代的角色是道熙的母亲,则道熙的行为即是一场性别倒错的杀父娶母。在这个过程中,一切看似被动的隐忍,都可能是道熙精密策划的表演,是她不动声色的主动出击。外柔内刚的道熙,正是利用了所长与之相反的性格。在某种意义上,并不是所长救了她、带走她,而是她需要所长呵护、照顾的近乎命令的求援过于强大,不可抗拒。

  两位女性初次相遇,是乡间路旁,也是电影的开始。汽车开过时,女孩被路上的积水溅了一身。当女人下车,想向女孩表达驾驶不当的歉意,女孩却转身跑进田野。随后的几次相遇,女人先后目睹女孩遭到同学和家人暴力欺侮,女孩依旧采取回避、躲闪姿态。正是这样可能是无意识的欲擒故纵,引起了女人的好奇心和保护欲。
  其后,女孩开始以一种相对主动的方式,有意无意地吸引着女人,赢得她的好感。除了包括后两次只为女人展示的共三次舞蹈,来直接地显露自己的美,还有对女人形影不离的追随,被当地人默认绑定,随时上门求援。女人逐渐接纳女孩,女孩从断断续续到确定寄宿在女人家中。酒在与女孩有关的两场戏中成为重要道具,第一次误喝,打破隔膜,第二次被应允,触犯禁忌,亦是发生在浴室的一场戏中,二人达到情感的饱和。
  再之后,女孩的行为就开始变得与众不同。其一,破坏,当女人首尔的前任来找她,女孩歇斯底里地来电话,打翻家中的东西。这一方面如实地刻画了这样一个成长在暴力环境的女孩的另一面,同时也证明着她对女人的依恋中近乎偏执的占有欲,不无她已猜测到那个女人身份而产生的嫉妒成分。其二,同化,假期结束后,女孩剪去长发,和女人成为一样的发型。颇似她的成人仪式,从此,她要成为和这个女人一样的人。
  回应审问与陷害继父那近乎邪恶的天真、机智、从容,是本片最大的看点,它甚至媲美于黑色类型片的情节。而事后女人在间接得知事件后,几乎立即想到是女孩所为的判断,更形成了两个女人处于社会体制外的默契。在女人再次来到女孩家中时,女孩从地板上站起,摄影机掠过女人肩膀拍摄的这一镜头,显得女孩格外高大。这时,她在精神上已拥有和女人同等的地位,她们的关系不再是救与被救,而是相互的救赎。

  影片微妙就微妙在,即使认定女孩道熙的过分早熟,她依然是个孩子,那些处于有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行为都可以被原谅。即使是她本身想要得到李英男所长的收留,其中的感情也掺杂了除却爱情的友情、亲情等许多也许连她自己也说不清的成分。它有些黑色,却不血腥,因为理由是对一个人的善意,也因为是双方的甘愿。
  这也是《道熙呀》区别于其他韩国复仇题材影片的特别之处,它的道德观与两个女人之间的情感一样暧昧。道熙的继父因酗酒殴打继女,但在可见的文本范围内,始终没有性上的主动侵犯(从高潮戏中他略显惊讶和踟蹰的情态推断)。这个男人的罪孽本不应该得到如此方式的惩罚,或说惩罚他的并不是透明的法律(祖母的死亡和继父所陈述的道熙的自虐行为都成为疑点)。故而影片非要重新建立传统父权家庭的秩序,恰是以相反的方式去契合女性、同性存在的意旨。
  就观感而言,《道熙呀》显然没有近期的《辩护人》等片波澜壮阔,不及相似题材《熔炉》批判讽喻时酣畅淋漓,不如《素媛》家庭团聚后温馨感人。也正因如此,它更贴近一个真实的,尤其是女人的状态。没有滥用小女孩占领道德制高点博取同情,也没有把一切症结归结于权力机器。曲径通幽,它承认每个人对每件事承担着一定的责任,愿意背负着世人指认的罪孽身份幸福地生活下去。

  《道熙呀》提名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酷儿棕榈”以及金摄影机奖,是1980年生人的郑朱莉导演的处女作。以处女作的标准衡量,优秀不足以赞誉它。在李沧东的监制下,它拥有成熟标准的制作水准和富有质感的影像肌理。影片在仁川、江华岛、永宗岛、顺川、丽水、突山、金鰲岛等地取景拍摄,呈现出与影片气质相符的南朝鲜沿海小镇的独特风貌。
  女作家黄碧云在短篇小说《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中的一段话,或许能够为这部电影的女性感情略作注释:
  “我与她从来没有什么接吻爱抚这回事,也没有觉得有这需要——所谓女同性恋哎哎唧唧的互相拥吻,那是男人们想象出来的奇观,供他们眼目之娱的,我和之行就从没有这样。我甚至没有对之行说过‘我爱你’。但此刻我知道,我是非常爱恋她的,爱恋到想发掘她有没有性情气质的地步。”
345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道熙呀的更多影评

推荐道熙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