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大河儿女》主要人物小传

毕竟是你二大爷
2014-04-13 看过
贺焰生:男,出场年龄四十岁左右。
 
这部剧,写的是一个河南人的一生,写的是河南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间一段往事的传奇。
剧中故事从中国社会变革最激烈、局势最动荡的一九二六年讲起,到血雨腥风、民族饱受危难的抗日战争即将胜利结束。
 
作为河南人形象代表的平民人物贺焰生,以烧制钧瓷、经营自家的瓷器作坊为生,虽然人人称他为“贺窑主、贺老板”,但是在拥有七十二窑的“风铃寨”,在因出产优质钧瓷而名动天下的“三河县”一带,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手艺人。
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手艺人,继承了祖传的烧窑技艺,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打破自古以来“钧不盈尺”的宿命,烧出一尊钧瓷大鼎,来告慰祖宗。
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河南手艺人,生活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身不由己地被推到了时代变革的风口浪尖,从而演绎出了一段精彩而又耐人寻味的传奇故事……
 
剧中的贺焰生——
因为性格刚烈,在与风铃寨另一家窑主叶鼎三“斗瓷”中意外失手,愿赌服输,要离开风铃寨,永不烧窑;
因为嫉恶如仇,与三河县有名的大瓷器商邓绍光结下仇怨,围绕烧瓷与卖瓷以及对钧瓷的挚爱与痴迷,展现了不同的理念斗争;
因为机缘巧合,无意中一窑烧出了“龙凤盘”,竟引得各路军阀、土匪、警察、政客、商人、日谍垂涎三尺,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明争暗斗;
因为家族宿怨,他和叶鼎三分分合合,最终成了欢喜冤家;
 
在贺焰生的身上,无不闪现着深受中原文化熏陶的河南人所拥有的独特品质,为讲一个“义“字,他被贪婪的军阀高高吊上了旗杆,九死一生;为争一个“理”字,他在省府衙门前赤身滚钉板,用淋淋的鲜血来为风铃寨七十二窑求生存;为酬一个“情”字,他毅然走进鬼门关,陪叶鼎三一起坐牢,生死与共;为传一个“技”字,他摈弃门户之见,打破清规戒律,把一身烧瓷绝活传给了非亲非故的“贺大河”。
 
在艰难的生存坏境中,河南人从来不是鲁莽武夫,贺焰生也不例外,他在与柴殿金所代表的军阀、以邓绍光所代表的买办商人以及与加藤所代表的侵华日军的斗争中,智勇兼备,屡屡挫败他们觊觎龙凤盘和钧瓷大鼎的阴谋。
但河南人是有血性的,在国破家亡的危难时刻,在面对日寇的铁蹄与刺刀,“义、理、情、技”都无法满足侵略者贪婪的时候,他最终选择用生命来殉“道”——投身大鼎与日寇同归于尽。
 
 
叶鼎三:男,出场年龄四十岁左右。
 
钧瓷烧窑世家,风铃寨七十二窑窑主之一。
烧窑人中间流行这么一句话“贺家的窑、叶家的釉、邓家的型。”叶鼎三与贺焰生从小一起长大,他凭借祖上传下来的烧窑技艺,尤其是调釉的技艺,暗中不服贺焰生,两人常常较劲。但因叶鼎三生性懦弱,贺焰生往往都占了上风。
但是自从叶鼎三烧出了“苍龙飞天”大盘,而被邓绍光送到东京博览会获了金奖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因为家里要挂一块“钧瓷魁元”的匾额,他与贺焰生发生了严重的冲突。
叶鼎三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河南人的韧劲与执拗、孤傲的品格,如他在发现贺焰生烧出了“龙凤盘”之后,砸锅卖铁也要自己烧出一个;如他在贺焰生被柴殿金吊上旗杆,命悬一刻的时候,抡起了大锤,但不是砸向柴殿金,而是砸了自家的窑,这种“自虐”式的抗争更让人心灵震撼。
叶鼎三的“义”,反映在贺焰生滚钉板的同时,他扎向自己胸膛的那一刀;他的“理”,更多地表现在烧窑技艺和因儿女婚事与贺家的“争理”上;而“情”则显得更浓更醇,例如,在贺青被军阀通缉的关键时刻,起先反对贺青跟自己女儿飞霞来往的叶鼎三,毅然破了祖宗规矩,让贺青藏进配釉密室,化解了危难。又是他,几次三番暗暗救了贺家。
外冷内热、老实本分的叶鼎三在剧中虽然屡次被邓绍光所挑唆、利用,但他始终坚守内心的善良,跟贺焰生由尖锐对立,到互相尊重,再到生死与共,展现了一条完整的人物成长轨迹,使得他在经历了种种苦难之后,最终跳出了技艺之争的小圈子,把个人命运和时代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邓绍光:男,出场年龄三十八岁。
 
“三河县”上大名鼎鼎的瓷器商人,“钧宝斋”瓷器店的掌柜。
邓家祖上原本也是烧窑的,凭借在瓷器造型上的优势,与贺家、叶家齐名,后因有人坏了烧窑规矩,邓家从此离开风铃寨,不再烧窑。
邓绍光对钧瓷的喜爱,可以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他家境殷实,受过良好的教育;他经营着“钧宝斋”,见多识广,结交了不少富商巨贾、达官显贵;他了解外国洋人对河南钧瓷的喜好,他也知道“龙凤盘一出,就要改朝换代”的传闻对抱有野心的军阀来说意味着什么。
跟贺焰生和叶鼎三相比,邓绍光算是有文化的人。但是,他走的却是一条邪路。
邓绍光这个人物在剧中有两次大的人生转变。起先他是为了个人利益,不断挑起叶家与贺家的争斗,虽然手段卑劣,但还仅限于烧窑技艺门户之争以及他垄断钧瓷销路的野心,例如,在得知了贺家有“龙凤盘”之后,他先是要买,买不成就偷,偷不成就抢。这一阶段他是为了自己的名和利。
随后,军阀柴殿金的介入,让他觉得有恃无恐。但是,作为有钱的商人,他也饱受军阀的敲诈和欺压。直到他投靠了日本文化间谍加藤,他便从一个商人,彻底变成了日本人的买办和走狗。
邓绍光对于钧瓷这一民族瑰宝的态度,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
因为他有文化,所以对自己所做的每一件坏事都能找到理论依据;因为他对钧瓷痴迷,所以他一直乐此不疲地对贺家、叶家施展一个又一个阴谋,设下一个又一个圈套。但是由于两家人的抗争,到头来他总是落个鸡飞蛋打,而自己也一步步走向了覆灭的深渊。
 
 
贺青:男,出场年龄二十左右。
 
贺焰生的大儿子,省城国立高中的学生。
贺青作为大革命时代青年一代的代表人物,在上学期间受到他的老师、革命党人杜一鸣的启蒙,开始有了自己的理想,积极投身于大时代的革命洪流。
他并不是一个天生的革命者,相反,他是风铃寨唯一一个在省城上高中的学生,这一点不仅让贺焰生感到自豪,也让整个风铃寨的烧窑人都以他为骄傲。他是一个书生,而且是一个多情的书生。
因为两家人的公开反对,贺青和叶飞霞的恋情是隐秘的,两个人都怀着美好的愿望,希望能够通过彼此相爱来改变家族门户之间的对立。
贺青因撒传单被军阀通缉,在逃回风铃寨后,又遭到邓绍光与警长马继先的追捕,不得已浪迹天涯。在饥寒交迫之中遇到了好心的六姑,从此他成了黄河上的一名纤夫,经历了长期的风餐露宿和闯荡激流险滩的磨练,他逐渐变得成熟与坚强。在目睹了杜一鸣被捕之后,他组织六姑等一帮纤夫们劫了法场,跟随杜一鸣走上了革命道路,但他的救命恩人、一直暗恋他的六姑却倒在了他的怀里。
贺青参加过察哈抗战,杀过日寇,坐过国民党的大牢,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多情的人。他对飞霞的爱是真诚的,在六姑对他敞开胸怀的时候,他想的依然是飞霞。可是等他满怀愧疚安葬了六姑重回风铃寨时,飞霞却已经嫁给了邓绍光的侄子邓明轩。命运的阴错阳差使飞燕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而飞燕又在千里寻夫的路上落入了土匪的魔爪……
贺青是被反动军阀逼迫着走上革命道路的,感情的磨难使他变得意志更加坚定,最终成为抗击日寇的中坚力量。
 
 
贺晨:男,出场年龄十七岁。
 
贺焰生的二儿子,性格活泼开朗,从小喜欢唱关公戏,舞枪弄棒,最崇拜的人是祥符调蒋家班人称“活关公”的蒋福顺,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冠上“关公”的美名。
一个天真活泼的少年,因父亲让他烧窑继承祖业的期望与自己想当“活关公”的理想不相符,所以逐步变成了一个性格叛逆的人。同时,贺焰生的滚钉板、叶鼎三的刀插胸膛,父辈淋漓的鲜血让他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与震撼,从而使他认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可言,强权就是理、就是法。
他不愿在风铃寨烧窑,跑到了省城学戏,为求生存入了青帮,成为帮主柴殿金手下第一杀手,以冷血嗜杀在帮会中迅速树立起了自己的地位和名声。但是,在与柴殿金的女儿柴婉芬相恋之后,他便具有了双重性格,一方面对柴殿金讲江湖义气,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另一方面在单纯多情的柴婉芬面前要装出经商求上进的形象。
贺晨的两幅面孔,骗得了柴婉芬、骗得了贺焰生,但却骗不过自己的良心,当他得知柴殿金投靠了日本人时,他的偃月刀便染上了这个汉奸的鲜血,最终,为给惨遭日军蹂躏的柴婉芬报仇,他借唱戏的机会,斩杀了加藤……
 
 
叶飞霞:女,出场年龄二十岁左右。
 
叶鼎三的大女儿,因她娘去世得早,叶鼎三把她当儿子养,期望她能够顶门立户继承祖传烧窑技艺。
她真心爱着贺青,总是在下意识地以贺家儿媳的身份自居,例如,在贺焰生要举家迁出风铃寨时,是她跪在马车前把贺家人接了回来;在贺青遭到追捕时,又是她冒着风险把贺青送出了风铃寨。
但是,在叶家受到邓绍光的逼迫,即将在风铃寨无法容身的时候,她义无反顾地担起了拯救家族的责任,放弃了自己跟贺青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嫁给了因抽大烟而毁了身体的邓明轩,成了邓家的少奶奶。
叶飞霞性格刚毅,为人聪慧,办事果断。作为邓家的当家人,她多次识破了邓绍光图谋家产的企图,暗中资助水东游击队打鬼子,并最终配合贺青,出色完成了刺杀吉川的任务,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革命战士。
 
 
六姑:女,出场年龄二十岁左右。
 
一个侠骨柔肠的传奇女子。
她原本是铁路工人的女儿,父亲是京汉铁路大罢工的领导者之一,在大罢工失败之后,按照父亲的遗嘱,带领逃脱出来的一帮铁路工人,在黄河滩上以拉纤为生。也由于这个缘故,她这个弱女子无形中竟成了一帮拉纤爷们的主心骨。
她救贺青纯属偶然,但随后被贺青所吸引,在同甘共苦中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在她的关爱下,贺青度过了一段艰难的岁月,磨砺出了坚强的革命意志。
六姑的身上无不显示出侠义的风范,尤其是在得知杜一鸣被捕之后,她率领纤夫们跟随贺青积极营救,并设计劫法场成功营救出了杜一鸣,而她自己却把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黄河滩上……
 
 
叶飞燕:女,出场年龄十八岁左右。
 
叶鼎三的二女儿,是个心灵手巧,性格活泼开朗的姑娘。
她内心单纯,干什么事都毛手毛脚,还有点任性。例如,为了阻止自己的老爹跟贺焰生斗瓷,她擅自辞退了自家窑上的把桩师傅,生生毁了一窑的瓷器。
她情窦初开,竟然偷偷爱上了自己姐姐的恋人,但她知道,贺青一直把她当妹妹,而她也衷心祝福姐姐跟贺青的幸福。
当看到姐姐嫁给邓明轩时,她又为贺青感到委屈和不平,她暗自发誓要把自己的爱和姐姐的爱统统都给贺青。
她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贺青坐牢之后,在探监回来的路上被土匪黑杀狼所劫持,被逼迫着当了压寨夫人,随后便生下了大河。直到贺青出狱后,收容、整编了黑杀狼的部下,她才与贺青再次重逢。
面对黑杀狼,她曾刚烈地抗争,甚至在临产时以自己性命来要挟黑杀狼,只为能够自由的见贺青一面。同时,在贺青收编黑杀狼这股武装的过程中,她又起了关键作用。
尽管贺青对她的经历并不计较,尽管贺青努力用感情来淡化她心中的伤痛,但是面对贺青的真诚,她满心的愧疚。
在一次捣毁日军军火库的战斗中,贺青的游击队遭到了日军的合围,危难关头,飞燕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战友的安全和战斗的胜利。
 
 
柴婉芬:女,出场年龄十七岁。
 
开封静宜女中的学生,军阀、青帮头子柴殿金的养女。
在她两岁时,父母被柴殿金误杀,因柴殿金的一点愧疚之心,她便成了柴府的大小姐,而她本人则对幼年的事情一无所知。在与贺晨相识后,贺晨说什么她信什么,丝毫没有察觉贺晨的另一面。
她的世界是纯净的,她生活的范围基本上是学校、教堂和琴房。爱情占据了她整个身心。
她也喜爱戏曲,共同的爱好使她与贺晨相识、相知,作为一名思想单纯的女学生,贺晨身上所展现出来的侠气与霸气深深地吸引了她,她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她生活在自己美好的梦境里。
所有这一切,在她发现贺晨是自己的杀父仇人那一刻完全破灭了。她由此变得偏激和自弃,生活在痛苦与矛盾之中,她也想忘记仇恨,做贺晨的新娘,可是却在新婚之夜拔出了匕首……
柴婉芬爱的盲目、恨的盲目,没有发现贺晨“邪”的一面,是她犯的一个美丽错误,而看不清柴殿金的真面目才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她的死,成为了贺晨心中永久的伤痛……
 
 
常月娥:女,出场年龄四十三岁。
 
贺焰生的妻子,她年龄比贺焰生大,属于“女大三抱金砖”。
她朴实、贤惠、通事理,是非恩怨都看在眼里,一碗水端的平。多次劝导丈夫要跟叶鼎三和解,竭力想成全贺青与飞霞的婚事,为了家庭的平安她使尽了浑身解数。在贺焰生与叶鼎三斗瓷的过程中,她先是劝阻,劝阻不成便跟贺青合谋藏起了凤盘,从而保全了叶鼎三。
她也有刚强的一面,在贺焰生被柴殿金吊上旗杆的时候,她选择跟丈夫一同赴死;她默默地支持贺青投身革命,她慈爱地把飞燕的儿子大河抚养成人;在日寇囚禁她以逼迫贺焰生时,她宁死不屈……
 
 
柴殿金:男,出场年龄四十左右。
 
军阀、青帮头子。他是一个变色龙式的人物,先是袁世凯的童子军,后是张作霖手下旅长,其间又投靠阎锡山出任开封镇守使,在军界失意后,回到青帮独霸一方。
为了能够得到用以改朝换代的“龙凤盘”,他不择手段地逼迫贺焰生一家和风铃寨七十二窑。作为一介武夫,柴殿金对钧瓷一窍不通,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要巴结这个大帅那个大帅,以便自己官运亨通,出于这个目的,他跟邓绍光之间达成了一次又一次金钱与权利的交易,而每一次交易都给贺焰生和风铃寨带来了巨大灾难。
柴殿金退出军界之后,在婉芬面前以慈父的面目出现,决不让她知道自己在青帮所干的任何事情。在见到贺晨之后,他便有预谋地一步步把贺晨培养成了一名冷血杀手,用他的话说“贺焰生,我斗不过你,我收了你儿子,让他接着跟你斗。”
日寇全面侵华以后,柴殿金原本是持不合作态度的,这一点让贺晨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但是,日军对他采取了软硬兼施的手段,一个治安军司令的头衔又勾起了他重新掌握枪杆子的欲望,最终投靠了日本人。由此,他跟贺晨之间便产生了新的矛盾,展开了新的较量,在“第四胡同”事件中,柴殿金因为出卖帮众,被贺晨斩杀。
 
 
吴德生:男,出场年龄六十岁。
 
怀才不遇的老秀才,在风铃寨开办私塾,德高望重。
吴德生是风铃寨各家窑口兴衰的历史见证人,对光绪三十四年因“龙凤盘”的传说而给风铃寨所带来的那场巨大灾难记忆犹新,他积极调解贺也两家的纷争,不愿看到贺焰生因争强好胜而泄露家中秘密,更不愿看到当年袁世凯血洗风铃寨的悲剧重演。可是,面对强权,他无能为力。
 
 
加藤:男,出场年龄四十岁左右。
 
日本文化特务,早在日军侵入中原以前就来到了三河县,以樱花洋行商人面目出现,他是研究瓷器的专家,来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宋朝钧瓷官窑遗址,借以证明日本的濑户古窑才是钧瓷的正宗,以此来篡改钧瓷发展的历史,一笔抹杀中国人对钧瓷发展的贡献。
他是个学究型的侵略者,对贺、叶、邓三家恩怨了如指掌,知道贺焰生和叶鼎三都有恢复钧瓷古制的能力,所以他联合邓绍光,从中推波助澜,兴风作浪。
日军进占开封后,他恢复了特高课高级顾问的身份,一方面拉拢收买柴殿金,另一方面不择手段地逼迫贺焰生和叶鼎三,企图掠夺贺焰生成功烧制出的钧瓷大鼎,把它作为敬献天皇的礼物。在贺焰生以身殉道时,他侥幸逃脱了炸弹的袭击,却死在了贺晨的刀下。
 
 
高有德:男,出场年龄三十五岁。
 
邓绍光的心腹、“钧宝斋”的管家,叶鼎三的小舅子。
高有德是个奴性十足的人,虽然跟叶鼎三有亲戚关系,但是在邓绍光施展阴谋的时候,往往都是他跑在前边。他的为人就像剧中的台词一样,名叫“有德”,其实无德。
他生性蠢笨,却总喜欢耍点小聪明,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给邓绍光招惹了不少麻烦。
在贺焰生死后,为虎作伥的高有德被愤怒的叶鼎三一斧头劈碎了脑袋。
 
 
杜一鸣:男,出场年龄三十岁左右。
 
开封国立高中的教书先生,革命者。是他启蒙了贺青,引导贺青走上了追求真理的革命道路。
他先是贺青的老师,后又是贺青的战友,参加过察哈抗战,在日军大举入侵后,他成为中共水东根据地的领导,与贺青、飞霞一起在黄河沿岸与日寇展开了不屈不饶的斗争。
 
 
马继先:男,出场年龄三十六岁。
 
三河县警察署警长。
生性贪财好色,在邓绍光的收买下徇私枉法,成为搜捕贺青、杜一鸣,欺压风铃寨各家窑主的帮凶。
日军入侵后,三河县政权土崩瓦解,马继先却没有投靠日本人,而是辗转进入了国民党军统,但是,在贺青和飞霞执行刺杀血债累累的日本特务吉川的行动中,由于贪生怕死,致使飞霞身负重伤。
在贺晨刀劈加藤的事件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马继先死于日军的乱枪之下。
 
 
邓明轩:男,出场年龄二十五岁。
 
邓府的大少爷,邓绍光的侄子,邓老太太的独养儿子。
邓府是三河县有名的大户,邓明轩的父亲跟邓绍光兄弟反目,因为去世的早,邓府虽然富甲一方,但常常受邓绍光的欺负。
邓明轩早年因一场大病,被邓绍光在药中暗地里加了鸦片,所以吸毒成瘾,成了远近闻名的瘾君子。但是他内心善良,也真心喜欢飞霞,因为身体不济,常感觉亏欠飞霞。
他是邓府唯一的男人,觊觎邓府家产已久的邓绍光把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虽然飞霞和邓老太太处处留心,但百密一疏,邓明轩还是被邓绍光和加藤等人合伙害死了。
对飞霞一往深情的邓明轩在临死前办了一件蠢事,为了得到邓绍光从此不再找飞霞麻烦的承诺,他把祖传的一幅《大宋官窑遗址图》交给了邓绍光,从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若不是贺焰生与叶鼎三及时出手保护,加藤的阴谋就真的得逞了。
 
 
邓老太太:女,出场年龄五十八岁。
 
邓明轩的母亲,邓绍光的嫂子。
在丈夫死后,她抚养着邓明轩,守着邓府的一份家业,时时都在提防着邓绍光,直到飞霞嫁入邓府,她才如释重负。
邓老太太是眼明心亮的人,邓绍光的所作所为令她不齿,在邓绍光逼迫叶鼎三的紧要关头,是她出于对邓绍光的憎恨,也出于对自己儿子的爱,三番五次找上叶家,说服飞霞嫁给邓明轩。
在飞霞嫁入邓府后,她完全放权,把家业统统托给了飞霞,给了飞霞应有的尊重和信任。邓明轩死后,她把飞霞当成了亲闺女,默认了飞霞跟贺青的来往,支持飞霞资助抗日游击队。
在加藤带领日本宪兵来抓捕飞霞和贺青的危急时刻,不愿成为飞霞累赘的她,在成功掩护飞霞贺青脱险之后,独自坐在当院,对扑空的敌人报以轻蔑的冷笑……
3 有用
1 没用
大河儿女 - 豆瓣

大河儿女

7.4

48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河儿女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河儿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