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拉斯基之疯人黑暗史

形而上学的诗人
2014-03-06 看过
在祖拉斯基的眼中,这个世界到底还是死了,死在了创世者的手中,死在了那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里,死在了那浓稠而令人作呕的硝烟中。故事从死亡开始又从死亡结束,妻子的死,儿子的死,母亲的死拉开了电影的序幕,在这一连串的死亡之下,我们看见的是一个到处游荡着死神的波兰。“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掺着血掉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仿佛被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第三位天使吹号,就有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从天上落下来,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苦艾,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第四位天使吹号,日头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被击打,以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黑暗了,白昼的三分之一没有光,黑夜也是这样。”呓语般的声音带着黑暗的诅咒和气若游丝般的生之欲随着镜头弥漫开来。

这是一部战争史,也是人类的罪恶史,政治和虱子,死亡和尸体吞噬着这个世界上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祖拉斯基用戈达尔般的戏虐和伯格曼的阴郁讲述了一个关于死亡和轮回的故事,有罪的人,无罪的人最终都将被死亡所原谅。残存的希望在破败的阁楼里蔓延,带着枷锁的爱情跳着丑陋的舞蹈,连同这唯一一点的希望也踏碎。

主人公如梦初醒的念叨,“海伦娜死了,我母亲和卢卡斯也死了,乡下的房子也被烧毁了。”然而这一切的死亡不过是另一个死亡的开始。主人公目睹了自己亲人的死亡,遇见了刚脱离母体的孩子,邂逅了一份短暂的爱情,充当了实验的原体,最终又看见了自己的死亡。如果说,他尚且和死神擦肩而过,然而他并没有得到上帝的垂怜。在战争中,所谓的宿命就是死亡的最终章,每个人都会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战争之势,摧枯拉朽,任何一场战争都没有所谓的胜与败,被摧毁的布达佩斯,被撕裂的德累斯顿,成为一片废墟的考文垂,仅存的柏林威廉皇帝纪念教堂,这就是战争留给我们的唯一念想。祖拉斯基的眼中波兰在战争中已经疲惫不堪,任何一颗子弹都能让整座城市轰然倒塌,这场战争持续的太久,久到人们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天堂。让主人公用鲜血喂饱虱子的时候,那些躁动不安的邪恶生灵就是上帝对波兰唯一的礼赞。

祖拉斯基在他的第一部作品中,用极具个人化拍摄方式奠定了整部影片的基调,快速的闪回,手持摄影的颤抖,触目惊心的特写,不知所云的对话,颠三倒四的剧情,这一切都不过是讲述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成为战争牺牲品的男人和他短暂的一生。然而,他到底是祖拉斯基,这也成了他个人的标志以及风格标签。戈达尔在他的电影中用近乎荒诞的方式来抨击这个世界,抨击战争,抨击文明社会。伯格曼在他的电影中用晦涩难懂的宗教阴郁以及无边的惆怅凄凄然来表达他对死神以及命运的敬畏。而祖拉斯基用戈达尔的手法捕捉伯格曼的灵魂,让这部作品成为罪恶之书。祖拉斯基对我来说是一个解不开的谜,他的电影总是带着脆弱以及不堪一击的黑暗,只要这种黑暗存在,你就能感受到他电影的力量。

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是疲惫而痛苦的,他精疲力尽的握着摄影机却看不见遗落的美好,似乎他的手中躺着这个虚弱的世界。“有个天使对我说:过来,我给你见识妓女的审判,她与国王们通奸。所有的男人都醉了,被她通奸的毒酒灌倒了。于是,他把我带到荒野之地。我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一头猩红色的野兽上,上面布满了亵渎者的名字。那个女人穿着紫色的制服,衣服用黄金宝石来镶嵌。她手中握着一只金杯,里边装满了憎恨和通奸的污垢,她脑门上写着一个名字:奥秘。”

他扭曲的情欲,噬骨的忧伤,无可救药的绝望一切都是奥秘,而这个奥秘的根源,就是战争。一个简单的故事,一部不简单的电影。影片在蠕动的虱子中结束,那些嗜血的生物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合上那本罪恶之书,剩下的也只有满目疮痍。
14 有用
0 没用
夜的第三章 - 豆瓣

夜的第三章

7.9

10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夜的第三章的更多影评

推荐夜的第三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