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的三大战役

Germanicus
2014-02-2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纸牌屋》被誉为美国政治潜规则的艺术化教材、白宫版的《甄嬛传》,甚至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的白宫、国会山等一干政客都成为它的超级粉丝呢?
看纸牌屋这个名字,除了表面上比喻由纸牌搭造的“建筑”之脆弱,更多地是为了点明剧情主题。“House”在美国是众议院的代称。“众议院的纸牌游戏”,顾名思义,剧情围绕众议院和华盛顿的其他权力机构展开,描写了大量见不得光的权力游戏。而对窥探政治内幕阴谋论的好奇心几乎是不分国家种族的普世嗜好。尤其对于看够了清宫内斗和国民党不休止的败退的我国观众,终于能难得的看到一部比较反映现代政治的神剧。
第一季开篇的大背景是民主党候选人加勒特.沃克(Garret Walker)在总统大选中获胜,而身为众议院民主党党鞭的男主Francis Underwood为Garret打赢选战立下了汗马功劳,而Garret事先许诺若拿下政权则授予其国务卿之位,但新任总统及其幕僚团队掌权后食言,让Frank依旧镇守国会,对于这种背信弃义、过河拆桥的行为,男主自然怒火中烧,从此开始了向总统的复仇,也就是向权力的最高点挺进,大幕就此拉开。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要搞清男主Frank的最初职务—— “党鞭”。党鞭的说法源自打猎术语。在英格兰地区古老的猎狐活动中,专门有人站在大群猎狗后面挥舞鞭子,给狗群指出追猎的方向,并不时地让一些“溜号”的猎狗重回队伍。这个在打猎中负责保持猎狗队形的人被称为“鞭手”(Whipper-in)。日后,当议会党团需要设置一个维护党内团结、让本党党员们在议会的博弈中“保持队形”的职位,人们便将它称作“党鞭”。
现实政治中,党鞭的主要职责是进行党内协调。比如,在国会立法活动中,各党派需要集中力量,尽量使本党议员在投票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在特定议题和法案上保持立场一致;而党鞭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投票前负责“统一思想”,督促党内成员积极投出政治正确的选票,同时尽量减少“叛徒”的出现,对于那些立场同党不一致、离心离德的议员,强硬的党鞭会以“下次竞选时动员全党力量去支持你的对手”相威胁,迫使对方就范。
    在说服工作之余,党鞭的一项重要任务是“数人头”(headcount),即对党内成员进行摸底,在重要的法案进行投票前,搞清楚有多少说服无效、不执行党内决议的议员。“数人头”的结果往往是决定一项法案在国会命运的关键因素,如果一项重要法案在投票前确定不能够得到足够的支持,党内领导层可以通过阻止其进入投票程序,避免法案被直接否决,从而保留了将来时机成熟时再度闯关的一线生机。
而在情报不准确的情况下贸然投票,很可能面临巨大的立法挫败。2013年4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极力推行的“新枪支控制法案”只差六票而未能在参议院过关,就是一个“数人头”失败的例子。
    那么,言归正传,正式介绍一下第一季纸牌屋的具体剧情解析。

第一篇:国务卿反击战

    Frank本是国务卿的内定人选,被放了鸽子之后,自然瞄准了新的国务卿候选人迈克尔.科恩(Michael Kern),Frank的幕僚道格拉斯.斯坦普(Douglas Stamper)找到了一篇过去《威廉姆斯公报》关于戴维营协议的社论,文章认为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应当要求以色列,迁出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公民,以色列自从1967年就非法占据该地区。而恰恰科恩就是当时这份报纸的主编。
    我们知道,以色列和美国之间有着24k纯哥们的同盟关系,犹太人在美国社会有着相当大的能量,没有哪个正常的美国高官会在发表得罪以色列的言论,否则绝对吃不了兜着走。而在剧中又特意强调,中东政策是Walker总统政府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于是Frank通过《华盛顿先驱报》的美女记者佐伊.巴恩斯(Zoe Barnes)把社论曝光了出去,引起了轩然大波(Zoe本质上类似于千千万万个来北上广死磕搬砖的女屌丝,亟需报猛料在新闻界逆袭…于是她和Frank结成了各取所需的…关系)。甚至,Frank胁迫众议员彼得.罗素(Peter Russo)去联系当年的公报编辑之一,同时也是Kern的大学同学——罗伊.科佩尼科(Roy Kapeniak)诬陷Kern才是该篇社论的作者,当然此事又是通过Zoe的报道曝光了出来。于是舆论对Kern的外交政策质疑达到了顶峰,最终导致其重压之下出局。
    这里插播一下,Peter Russo虽然是名议员,但也是个瘾君子,因为自身的醉驾、招妓、嗑药、办公室恋情等一系列把柄落在了党鞭Frank手里,所以只能任其驱驰,甘当鹰犬。
如果仅仅是打击仇敌,以泄私愤,那就太小瞧我们的男主角了。在Kern大势已去之后,Frank又授意Zoe发表文章,认为凯瑟琳.杜兰特(Catherine Durant)会接任国务卿,并成功引导了舆论,白宫顺水推舟,于是Frank成功安排了“自己人”Catherine Durant 登上了国务卿的宝座,她也在以后的任职过程中少不了投桃报李,并在第二季的最终决战中为Frank搞垮Walker总统贡献了一臂之力。
总之,这一局Frank主要是通过抓到了Michael Kern过去的、有那么一些牵强附会的污点,并通过捏造诬陷以及Zoe的媒体渠道,形成舆论压力,使得自己虽没当上国务卿,但依然是国务卿权力的实际控制者,技术含量还谈不上很高。

第二篇:教育改革法案拉锯战

    《教育改革和成就法案》的推动过程一波三折,该法案对Frank、白宫以及整个民主党意义重大。就如同现实世界里,奥巴马力推的医疗改革一样,是标志性政绩。
     Walker总统希望自己能在就职演说的时候就能对人民许诺,就职百天之时,法案就可以投票,并委派议员唐纳德.布莱斯(Donald Blythe)来主持法案的拟定,而拜托Frank帮助其运作以便法案在国会顺利通过。Donald Blythe即是个教育领域的专家,同时也是个左翼分子,而总统Garret Walker走的是中间温和路线。Frank想把Donald挤走,自己得以全权处置这个工作。于是将Donald交给Frank的法案初稿转赠给Zoe曝光,于是在舆论点燃了一枚震撼弹,由于Donald的法案草案观点过于“左倾”,引起了右翼以及中间力量的不满,Donald方案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流产,Donald Blythe遭暗箭出局,而Frank则顺利接手这个光荣又烫手的肥差。
Frank于是亲自召集教育界专家对教育改革法案突击草拟,并与美国的公立学校教师工会就教育改革法案进行谈判,但教师十分厌恶法案中的“教师绩效标准和特许学校津贴”等条款(这很好理解,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你也是一名公立学校的老师,你肯定希望政府的教育支出款项能更侧重于联邦公立学校,并且不希望有和学生成绩挂钩的考核指标约束自己),而这些争议条款也成了谈判的难点和焦点。在谈判的攻坚期,Frank由于自己的选区出了点意外(大桃子事件),不得不回自己的家乡南卡罗来纳州去处理一下,以防后院起火。为了能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期稳住教师工会谈判代表团,他假意在法案条款上妥协,诓骗了教师工会聘请的首席说客马蒂.斯比奈拉(Marty Spinella),诱使Marty留住已经决定离开的工会代表团。
折腾了良久,法案总算出炉。但是一个法案要想生效,必须通过国会的投票表决,Frank以及白宫出于务实的考虑为了争取共和党方面的合作,在法案的内容上做出了一定妥协——加入了关于集体谈判的条款,以切合共和党的主张。而另一名民主党人、众议院议长鲍勃.博奇(Bob Birch)认为这个条款有违民主党的基本精神,或者违背了“党章”的精神,不予支持。除非去掉法案中的这条集体谈判条款,否则不会推动其进入立法程序。Frank为了不让总统幕僚长琳达.巴斯奎兹(Linda Vasquez)抢功,反对总统做出妥协,也就是不删条款,准备自己来搞定Bob Birch。
   于是Frank劝诱国会民主党领袖大卫.拉斯姆森(David Rasmussen)一起密谋串联共和党任一起搞掉议长Birch,让Rasmussen取而代之,缺乏野心的Rasmussen拒绝了。于是Frank转而联系黑人党团,为了能说服黑人党团的领袖泰瑞.乌麦克(Terry Womack),Frank再次长袖善舞。Womack辖区的麦喀顿空军基地雇佣了3000人,但今年可能会被国防部关闭掉(国防部必须通过裁撤不必要的军事基地来控制自己庞大的国防支出啊)。为了让Womack的基地则以保存,必须再找一处可以当炮灰的军事基地,“帮助”国防部收支平衡。于是Frank又选中了听命于自己的Peter Russo,胁迫Peter在军事基地整合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不做争取和抵抗,致使其自己选区内的费城海军造船厂(雇佣了12000人)被关闭掉。
    万事俱备之后,Frank在与Terry Womack的密谈中,把这个阴谋伪造成由David Rasmussen主导,针对Bob Birch,拉黑人党团入伙,并让共和党为外援的夺位阴谋。而作为报酬,Frank许诺事成之后Terry Womack出任新多数党领袖,且保有麦喀顿空军基地完好。Womack欣然从命。
    而后,Frank又反而去蛊惑议长Bob Birch,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告密者,声称David Rasmussen 图谋不轨,欲取其而代之,Womack领导的黑人党团也加入“叛军”,再加上里通外国获得的共和党方面支持,改选议长的票数已足够。在其威吓之下,Birch 与 Frank 达成协议,废掉David Rasmussen的多数党领袖一职,安排Terry Womack为下一任多数党领袖,并在教育法案上妥协。而原本谨小慎微甚至老实巴交的David Rasmussen 最终死于Frank阴谋的躺枪。不管怎么说,Frank领导的教育改革法案通过了Birch这一关,他又赢了。 但是,集体谈判这个条款虽然加进了法案,但也惹恼了工会以及工会的首席说客Marty Spinella,因为在之前Frank与工会的谈判中,完全没有提及这个条款,面对Frank的出尔反尔,Marty怒不可遏,发动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教师罢工以示抗议。旷日持久的罢工示威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可以参考眼下泰国、乌克兰的政治乱局,当然了还没那么激烈),期间也发生了Marty率领200多名伪装成教师的卡车司机去净水计划的庆典晚宴进行示威抗议却被Frank、Claire分发的食物所击溃,Frank借着家里遭遇扔砖头破窗袭击这一契机就“无组织劳工(disorganized labor)”问题大做文章,Marty与Frank的CNN电视辩论,等等精彩的对垒桥段,双方互有胜败。但总之,在旷日持久的示威声中双方斗智斗勇,不过政府支持率不断走低,Frank遭到了Walker总统的私下指责,压力极大。
不过Frank意志坚定,决心死战到底,但也并非是消极防御,他像一位身经百战的指挥官,等待着反击的良机,所谓“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是也。他和Doug一直紧紧盯着眼下有没有可以用来“炒作”的刑事案件能加以利用,“终于”,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中午在自家外面被人开枪错杀,于是Frank再次通过自己的喉舌Zoe发出了一条twitter “八岁的华盛顿男孩被黑帮火拼的流弹击中身亡,而他本应该在学校的。Marty Spinella是否难辞其咎?”紧接着Frank借此大造声势,呼吁教师停止罢工,让孩子回到学校,这类惨剧就不会重演。此举迫使Marty不得不去国会与Frank会谈以结束罢工乱局。
    而在国会办公室,Frank给了Marty最后的致命一击,他以傲慢的态度、挑衅的言辞惹火了Marty,并且揭秘之前的“砖头破窗案”其实是Frank、Claire和Doug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为的就是栽赃Marty及其领导的罢工教师。听到真相而忍无可忍的Marty怒从心头起,一拳打伤了Frank,而这反倒正中其下怀,因为袭击国会议员是一种犯罪,在Frank的起诉威胁之下,拙计的Marty屈服了,罢工停止了,《教育改革和成就法案》也最终得以通过,Frank功成名就,大获全胜。

第三篇:副总统大会战

由于前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吉姆.马修斯(Jim Matthews)出任了现在的副总统,所以宾州需要补选一位州长。Frank说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夏.惠特克(Patricia Whittaker)让Peter Russo出任竞选新宾州州长的民主党候选人。至于Frank为什么在教育改革方案最焦头烂额的时候还要参与这一档子事,他的表面理由是“掌控着这场竞选总要比旁观好”,但实际上他的真正意图是剑指副总统,也就是前任的宾州州长。
而Peter在自己选区的海军造船厂被关闭之后,遭到了家乡选民的口诛笔伐,精神意志几近崩溃。而Frank则以“人生导师”的形象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承诺帮他竞选州长,全程指导监督选战。有着沉湎于酒色毒品恶习的Peter大受鼓舞,决心为事业洗心革面,迎来新生。
由于Peter的过去堪称劣迹斑斑,所以竞选得基调定在了救赎、浪子回头、崭新的开始等等之类的。但仅仅这些还不够,他的干货政策主张核心卖点在于通过《特拉华河流域法案》,也就是以不破坏环境的方式开发关闭费城海军造船厂后空出了一千英亩国有土地,用联邦政府出资修建公园绿地、绿色商业区、家庭住宅、垃圾清理场等等,预计三年之内创造五千个就业岗位,目标收益约两亿美元,而此举的根本目的在于重新拉拢船坞工会,这些人本来是Peter的死忠,但是由于之前Peter任由船坞被关闭,现在失业的船坞工人们对他由爱转恨,所以如何安抚住他们,给他们新的就业机会十分紧要。克莱尔.安德伍德(Claire Underwood)作为环保NGO净水计划的负责人,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于是Frank就请Claire作为法案的实际操刀者参与此事。但宾夕法尼亚州蕴藏大量的页岩天然气,而这个法案由于打得是绿色环保牌,会对流域内的天然气开采有很多限制和监管,所以此举惹火了石油天然气企业以及共和党,另一方面一些民主党内部的环保人士认为该方案不尽如人意,环保的措施还不够严厉,所以是浪费纳税人的钱,所以也不准备予以支持。
在所有的反对势力中,最具威胁的就是桑科工业公司(San Corp Industries)及其委托的说客或者说是代理人雷米.丹顿(Remy Danton)。Remy是格兰顿.希尔公司(Glendon Hill)的合伙人,而桑科工业是他的大客户。 桑科工业一直与Frank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史,除了赞助竞选经费,还出资建造了Frank捐赠给母校桑蒂诺军事学院(Sentinel Military Academy)的一栋新图书馆大楼,作为回报,当初Frank许诺担任国务卿后将帮助桑科工业拿到阿根廷近海油田的开采合同,但随着Frank被Walker总统放鸽子,此事也就只好作罢。而且在私人关系方面,Remy过去给Frank做了8年的新闻发言人,彼此知根知底。但在Peter发起的《特拉华河流域法案》的问题上,Frank与Remy以及其代表的桑科工业发生了利益冲突。于是Remy在国会大肆活动,拉拢议员投法案的反对票,恰好此时,Claire领导的C.W.I(净水计划)所属的价值20万美元的净水设备要从南苏丹运到苏丹,但由于人权问题,美国和苏丹即将断绝外交关系,所以设备无法运入苏丹,Clarie要求Frank想办法帮忙,但被流域法案弄得焦头烂额的Frank粗暴的拒绝了。Claire于是私下亲自去求Remy,而桑科工业通过石油开采生意往来在南苏丹政府都有广泛的人脉关系,Remy表示帮这个忙没问题,但作为交易,净水计划要为桑科工业提供环保认证,同时要求Claire暗中阻挠法案通过。
另一方面,Frank与Peter的团队进行着最后的拉票冲刺。而民主党内部左派中的左派议员范德伯格(Vanderburgh)和艾布拉姆斯(Abrams)是十足的环保主义者,认为这个法案对环保没有意义,如果要政府注资2.5亿,应该把钱用到更有环保意义的项目,要求法案的措施必须提高,否则不支持。Frank于是让环保领域的专家Claire去给他俩逐条讲解法案,说服其投赞成票。但与Remy有交易的Claire为了自己的事业果断背弃了Frank,反而暗示两位议员可以投反对票。于是投票之日,《特拉华河流域法案》以两票之差没有通过。
可以说,该事件是整个Peter竞选的重大挫折,或者说让Frank的阴谋提前着手实施了。这里不得不提的是Frank与Claire这对政治夫妻的关系,可以说是Claire的背后捅刀葬送了Frank的法案,追根溯源的话,更早以前Remy代表桑科工业提出向Claire的净水计划提供150万美元的捐赠,但Frank深知吃人家嘴短,生怕被Remy及桑科工业控制,坚决要求Claire拒绝赠款,此事就给Underwood两口子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此后Claire无偿劳动为Frank的事业起草流域法案,而Frank没有在苏丹净水设备问题上做到投桃报李,这最终促成了Claire的倒戈。当然了,对于Frank与Zoe的情人关系,Claire也不可能熟视无睹。但从中也可以看得出来,Mr and Mrs Underwood 彼此强烈的独立性,没有人会为了对方而牺牲自己的事业,维系他们合作的与其说是感情不如说是盟约。
好了,言归正传。不得不说,在此之前的Peter确实重获新生了,他的选战工作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流域法案的流产令这一切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愤怒的Peter威胁Frank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他就把Kapeniak、Kern关于以色列社论那档子事曝光出去(详见上文国务卿反击战),面对失控的Peter Russo,Frank和Doug决定提前实施,(离选举还有两个月,白宫的审查做的很充分)于是Frank说服了Peter要转而谋求与桑科工业合作,支持天然气开采,并许诺可以在费城建精炼厂。而Doug则指使瑞秋.波斯纳(Rachel Posner)在一场社交晚宴上去色诱Peter重新酗酒,而实际上第二天上午7点45他要与匹兹堡当地的电台做连线访谈,并准备发表一番支持天然气开采的言论。但在Rachel的酒色夹攻下,Peter最终沦陷,彻夜痛饮作乐直到7点15!于是神志不清的Peter硬着头皮做了电台访谈,但他言词不清、错误百出、头脑混乱……随着采访彻底被搞砸,Peter再次醉酒的消息也爆炸般的传播开了,他的选战和他本人都彻底完蛋了。
Peter russo出局了,Frank就马上着手下一阶段,此时距离滨州州长大选只有2个月的时间,要找到一个候选人再从零开始发起竞选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作为十分重要的“摇摆州”,滨州州长的归属对于民主党的中期选举以及总统大选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于是Frank联系了副总统吉姆.马修斯(Jim Matthews),也就是上一任的滨州州长,劝说他屈尊纡贵再次去竞选州长。乍一听,州长的位子明显不如副总统棒,但是副总统这个职位只是名义地位很高,可实际权力却极其有限,而Jim Matthews恰恰是一个骄傲的人,或者说虚荣的人,深感没有得到应有尊重的他一直与总统及其幕僚团队龃龉不断,他内心对自己副总统吉祥物一样的定位深感不满,也怀念自己在担任滨州州长时的风光岁月。于是Frank从挑拨副总统与总统的关系打开突破口,促使Jim下了重回州长的决心,搞定副总统后,Frank转而去做总统的思想工作,还是通过挑拨离间加重了Garret Walker对Jim Matthews的厌恶,当然要说服总统,最最终的是说服总统的智囊琳达.巴斯奎兹(Linda Vasquez),恰好在peter搞砸采访之前,Frank就及时布局,Linda的儿子鲁本(Ruben)没考上斯坦福大学(Stanford),恰好Claire在净水计划的同事吉利安.科尔(Gillian Cole)是斯坦福大学的杰出校友,于是Frank就托Gillian给斯坦福的教务长沃伦.泰斯戴尔(Warren Tynsdale)打电话,托关系推荐了Linda的儿子就读。而当Peter的事件爆发出来以后,Linda虽然识别了Frank的意图——意图接替Jimmy的副总统之位,借着在2020年大选时染指总统大位,但由于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欠了Frank的人情,所以这次Linda就帮助了他劝说总统。
但另一方面,按照原计划,Frank是要Peter Russo 搞砸竞选,宣布推出,然后在帮助下重新振作,无声的离开,当一块完美的垫脚石。但实际上Peter比“计划中”的要脆弱,在极大的负罪感和挫败感的折磨下,他彻底精神崩溃,并打算把自己过去的一切恶行公之于众,而Frank害怕自己与之有关的一些丑闻暴露出去(比如曾为Peter的醉驾走后门开脱、关于以色列的那篇社论以及胁迫Peter关闭船坞等这些黑幕),这无疑对Frank构成致命的威胁,于是Frank一不做二不休,杀Peter灭口!并将现场伪装成自杀。
计划中唯一的变异被修理掉之后,故事又按照设计好的展开了,由于总统、副总统和总统幕僚长这几个关键人物都已经被说服,于是Jimmy决定退位去竞选宾州州长,而在物色继任人选的一个月中,随着一个个人选被否决,最终总统却出人预料的决定任命雷蒙德.塔斯克(Raymond Tusk),他是一位身家400亿美元的超级富豪,虽然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但从未出任过公职。总统需要派一名使者去圣路易斯和他面谈,让他接受任命。Frank虽然颇为意外和失望,但还是主动接受了去和Raymond详谈的任务,但见到Raymond后,对方却一直被公务缠身而在回避Frank的问题,实质性会谈一直难以展开,Frank虽然不断试探,但Raymond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反而询问Frank是否有意这个职位。正当Frank百思不得其解之时,Doug发现Raymond其实和Walker总统私交甚笃,他马上把这个消息马上透露给Frank,Frank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其实总统让Frank去圣路易斯,并不是让他审查Raymond,恰恰相反,是让Raymond审查Frank。于是他们俩这才进行真正有意义的对话,Raymond在总统面前发言权很大,当初总统爽约没能任命Frank出任国务卿,就是源自Raymond的建议。而这次会面,Raymond表示自己的推荐是有代价的,他希望能做成个交易,但并未说明具体的要求内容,而且要Frank先答应才行。而Frank不想这么白白的给Raymond开出开空头支票,Frank秉性就十分厌恶被别人控制,如果这个副总统的职位是别人“施舍”的,并且还要借此被对方掌控,这是他无论如何也就受不了的。于是Frank果断拒绝了Raymond的提议,在回到华盛顿后,开始着手反客为主,试图通过威胁他的庞大财产来获得一个有利的谈判地位,而不是受其摆布。
于是,Frank联系了Remy,警告他Raymond Tusk即将出任副总统,而他的三分之一资产都是投资于核能的,如果任由他进入白宫,肯定会对开采天然气能源的桑科不利。于是Frank劝Remy说服桑科发动针对Raymond旗下的提炼、运输铀等辅助系统子公司的恶意收购,而由于Remy随后没有实质性后续操作,于是Frank亲自飞往亚特兰大拜会桑科工业的高管斯科特.康宁汉姆(Scott Cunningham),但对方对卷入这样一场是非完全没有兴趣。正当Frank希望通过打桑科恶意收购这张牌来阻击Raymond Tusk的时候,桑科工业的股价反而暴涨。正在Frank一筹莫展的时候,Raymond Tusk又邀请Frank进行最后一次密谈,也就是摊牌之时。原来Remy心知肚明Raymond的资产是桑科工业的3倍,于是他早就见风使舵、易主而侍,并把Frank的计划和盘托出,于是Raymond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而收购了3%的桑科股份,而且预计下周末持股比例将达10%,这足以解除Raymond的后顾之忧。Frank此时的谈判砝码已经所剩无几,于是Raymond 进行了摊牌,他公司的核电站反应堆需要钐149(钐149是一种强效的中子吸收物质,能够有效吸收反应堆燃料棒释放的自由中子,是用于制作核反应堆控制棒的重要原料。),但钐149这种重要的稀土资源被中国控制了95%的供给,再加上中美之间存在的货币汇率问题、美国对中国的外债问题等等,令Raymond担心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隐患会影响到他的生意,于是他希望Frank在此类贸易关税等问题上按他的意思来办,但具体的合作内容还是不予透露,需要Frank先答应。但Frank还是不为所动,拒绝开出空头支票,但他这次也没有干脆的拂袖而去,而是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提出双方可以平等合作,但他不会提前给出保证,双方最终还是达成了交易。当然了,到了第二季他们就成了一对死敌的。
215 有用
3 没用
纸牌屋 第一季 - 豆瓣

纸牌屋 第一季

9.2

14664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纸牌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