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与“重情”的生命底色——97版《天龙八部》乔峰人物塑造风格之我见

枕草子
2014-02-23 看过
       从我开始喜欢上97版《天龙八部》开始,就留意到了,对于剧中“乔峰”这个形象,其实有很多不一样的评价。03版未出时,即有人言其伟岸不如82版之乔峰,03版之后,更有人言其“野性”与“狠劲”不足,失之于仁厚善良。

      当年的我是边观剧边读书,都看完之后,也会觉得97版的“乔峰”之塑造在某些地方可谓神来之笔,而某些地方却又比不上原著的处理方式,原著剧集,各有各的好。但总归是对97版的某些处理心有遗憾或者不解。而今再度观剧,再度思考,发现自己已经放下了很多当年的纠结,开始越来越理解97版乔峰形象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也越来越能够明白并赞叹他们这样塑造乔峰的用心。


        一个文学形象, 尤其是塑造得很成功的,有着丰满个性的人物形象,必然是有很多侧面的。这个人物形象要从文学转化成影视作品,必然不是原版复刻,而是要经过影视艺术工作者的再创作,选择人物哪些侧面进行强化创作,则在于编剧、导演以及自身对全剧风格的把握,对人物个性的理解。从文学到影视,必然要有所扬弃,有所发挥,否则还要看电影电视做什么?大家都去读小说好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每个版本乔峰的人物设置都是合理的,不论是突出他的仁义重情的胸怀还是突出他粗砺遒劲的生命力,关键是看作品中人物有没有成功地体现这种设计初衷。

       我认为,97版做到了,而且做得很成功,当然不是完美无缺,话说回来我觉得不完美的事物才是真实的,有生命的。

      97版对乔峰的设置就是要突出他的“仁义”与“重情”,事实上这两点在原著中的乔峰身上也是最动人的两点。

      有所突出必然有所损耗,所以97版舍弃了原著中对乔峰很多带有野性和狠劲的表现,为什么97版会这么做?个人觉得有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TVB或者说港剧的拍剧风格决定。

       跟我们内地很多拍电视剧的导演一直胸怀着拍大片儿的心境去拍电视剧不同,香港的影和剧分得很清楚。电视剧面对大众,不分级,风格简洁明快,含蓄中庸,是“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也就是说,喜剧不会很荒诞,悲剧也不会太绝望。所以,让香港电视导演像张纪中那样“大开杀戒”,简直是不可能的。97版的聚贤庄,其实乔峰也杀了不少人,但画面整体上没有血腥感和刺激性,也就自然而然会少了一些原著中所写的“野性”与“绝望感”。

       因为需要保持一定的节奏,自然港剧也不会给太多篇幅去细腻地揭示乔峰的矛盾与挣扎(窃以为其实乔峰的矛盾挣扎之处也并不是很多)。在我看来,97版某种程度上已经对港剧这种“温柔敦厚”的风格有所突破,如阿朱之死至乔峰葬完阿朱片段,这种对悲痛彻骨而绵长的展现,在我所目及的港剧中还算鲜见的。而突出这段,毫无疑问,也是紧紧围绕乔峰形象的设置,因为这段是展现乔峰之“重情”最佳篇章,故而浓墨重彩,添了许多原著中没有的细节,将乔峰对阿朱之情展现得不仅深长而且细腻。值得一提的有一个情节,葬阿朱时,在旁的阿紫不慎将土蹭至阿朱脸上,乔峰怒斥,而后当阿紫气的回骂乔峰时,他却丝毫不加理会,只顾轻轻拂去阿朱脸上的浮尘。这其实是对原著中乔峰不舍得将土撒到阿朱脸上细节的另一种表现,然而对比之下,我认为97版的这个细节不仅更适合电视剧表达,更有戏剧冲突(用阿紫与乔峰冲突体现),同时也将乔峰对阿朱的痛惜用细腻温柔的“轻拂”动作来表现,更具有感人至深的力量。

       而在处理乔峰之死的时候,则又可见港剧之“节制”。几人自尽,皆是干净利落,绝不似如今某些电视剧慢镜头恨不得拉到明年去的渲染。只是通过音乐的渲染,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来推动情绪的合理流动。在这里,97版唯一加了的情节是乔峰死后,两位义弟各携娇妻对坐怀念大哥,此时乔峰之幻影出现,仿佛也在座与义弟欢聚。这一段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未免也太直白俗浅了些,还非要借段誉虚竹之口来说出类似“萧大哥永远活在老百姓心中”之类的“盖棺定论”,心中颇为不满。如今再看,却明白了这一情节的设置,原是要冲淡乔峰之死的孤寂悲凉(点明他的死获得了民众的理解、同情和敬佩),通过幻影的形式让他“含笑九泉”。这样观众心中虽有遗憾伤悲,但也多少得到一些补偿和慰藉,不至于是原著中萧峰之死反被守关将士利用邀功的彻骨绝望。

       第二,电视剧面对的观众群很广,所以其价值观更靠近民众的主流价值观,而不大可能剑走偏锋。

      “情”与“义”正是香港民众文化中植根最深的两项价值观,所以,突出乔峰身上的这两点,再合理不过,也再稳当不过。港剧的自我定位比较平民化,从来也不以思想导师自居,只是在如何满足民众各种心理需求上做文章,搞探索,所以能抓住几个并不新鲜的点,做深做细,这正是港剧的优长之处。

       回到97版的聚贤庄片段,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没有去表现那一声类似狼嚎的怒吼,因为,这个剧不是要重点突出乔峰的孤独和腹背受敌,而是要突出他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顾念往日之情义。一个小细节说明一切:当乔峰在打斗中伤了往日部下加好兄弟奚长老后,一个失神,差点失掉手中兵器,但接着又紧紧握在手里,最后还是放下了,但就在放下的一刹那,又被人偷袭一刀,这一刀,妙就妙在有两重作用:一说明乔峰因顾念情义甚至忘了自身安危,二也表明了乔峰的武功实力本是可以以一敌百而不败,实是突出乔峰英雄形象不可或缺的一笔。

       另外,因为面对的观众有知识阶层较低的人群,所以某些地方又必须把原著中写得较“含蓄”的地方直白地表现出来,例如在后期很多次萧峰对阿朱的怀念在原著中只是心理活动,但电视剧中就一一创造机会让人物直接表达出来,可能这会让人物失去一点深沉,但却是最大程度保证了观众们都能够及时走入并理解人物的内心世界。


      第三,当然还有很重要的,演员的因素。

       乔峰这个角色,据说原本定的是会武功的钱小豪,在监制李添胜的推荐和要求下,换成了黄日华。我觉得这一“换”并不止是演员的调换,甚至可以代表监制思路的调整。即对乔峰这个人物形象的定位由重“武”到重“文”。所谓“重文”,指的是强调人物情感和个性的展现而非武功功架的展示。钱小豪我不是很了解,当然也不好妄谈他的演技如何,据说当年换掉他的一个因素是因为身高问题。他和黄日华,一个会武功一个不会武功,一个身高175,一个身高178,差距应该扯平。剩下的监制考虑的是什么呢?

       97版既然把乔峰的生命底色定义为“仁义”与“重情”,用一个有同样生命底色的演员来诠释应该是一件最合适不过的事情。虽然这个演员在某些气质上也许并不完全与乔峰同轨。

        97年前的黄日华,最深入人心的形象是憨直的郭靖,他也很多次坦言自己与郭靖的相似。乔峰不是郭靖,他比郭靖厚重,复杂,悲情;但就“仁义”和“重情”这两点来说,郭靖和乔峰又是契合的,另外,黄日华个性中还有着一些与乔峰相似的“倔”与“烈”,据说,他曾被炒作绯闻气得一拳砸碎玻璃,在我看来,这件事恰是乔峰曾经说过的“我生平最受不得给人冤枉”的最佳注脚。同样的生命底色,加上岁月的历练和表演经验的积累,此时的黄日华,大概真是饰演乔峰最合适的人选,这也许是李添胜信任他能够胜任这个角色的原因吧。

        黄日华从来不说自己像乔峰,但很多被采访的场合表示过自己对乔峰的喜爱甚至是敬佩。我觉得他对“乔峰”这种“仰视”的视角也是他能够成功塑造这一版乔峰的重要原因。他把乔峰当英雄来敬重,自然也就会将乔峰往英雄上演。演员对人物的理解和定位与编剧导演的用意高度契合,决定了这一版的乔峰,会像烈火淬过的精钢一样,有着非一般的纯度和精度。

       “提纯”人物,有时候是件危险的事,尤其是对正面人物而言,因为很容易让人物流入“假大空”,然而,经过“提纯”后的乔峰,并没有涉入此险,而是成为了一个更鲜明的艺术形象,有着与原著形象同样巨大的感召力。对小说原著来说,这个形象称得上是不拘泥,不死板的“忠实”,而某些时刻,我们可能甚至会更被剧中形象所感动,我想,那就是他超乎原著的意义所在吧。

       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总是爱拿“是否忠实于原著”来作为评判一部文学改编作品的最高标准,后来才渐渐懂得,改编好一部文学作品,其实“懂得观众”与“懂得原著”是同等重要的。如果罔顾观众心理需求而只顾追求自己心目中的“原著”,有时候尽管雄心万丈,最后看起来似乎也是貌合神离,反而是那些将观众需求和原著精神作了最佳平衡的改编,即使有删削改动,也能够直击观众心底,成为口口相传的经典。在我心目中,97版《天龙八部》就是这样一部经典,而它塑造的乔峰形象,就是这样一个成功的,无可替代的经典形象。
154 有用
5 没用
天龙八部 - 豆瓣

天龙八部

8.9

9325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天龙八部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龙八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