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燃燒成永恆

奧斯卡
2014-02-11 看过
       最令人肅然起敬的藝術,是把短暫的生命,激烈燃燒殆盡的熊熊烈火。要衡量藝術家的成就,生命的長短並不重要,叫世人看見你一次就夠了。在尚維果年僅二十九歳時,已病入膏肓,他選擇把生命之火在電影菲林上作最後一次,亦是最燦爛的一次燃燒。《阿特蘭大號》就此誕生。

      《阿特蘭大號》於1934年上映時,被發行商大幅刪剪,重新配樂,取締戲名,電影被「閹割」得體無完膚,當時已撒手人寰的尚維果不知有何感想?肉體衰敗,精神長存。多年後的有心之仕,盡一切辦法把電影收復為完版,尚維果的心血才能重見天日,並傳頌至今。

       若問《阿特蘭大號》有何能耐,能位處最偉大電影之列(在2012年《視與聲》全球影評人投票的「最偉大電影」中排第十二!),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是電影的詩意,打動萬千觀眾。或許用文字述說電影的詩意,尤如把古詩翻譯成現代句子,美感只會盪然無存,功夫只是徒勞。下述只能嘗試簡介《阿特蘭大號》,與詩人的神交,恐怕只能交予觀眾自己與影像融匯了。

      開宗明義,「阿特蘭大號」是一艘貨船的名稱,沒郵䑳級貨櫃船的大小,只有穿梭於法國境內運河的載貨船。它既是場景,又是主角,它見證著一對新婚夫婦的離合。影片以這對夫婦的婚禮作開始,我們看不到婚禮的情形,只見到兩名船員神色匆匆地從教堂出來,回到岸邊上船準備迎接新人。在眾人熱烈的祝福下,一對新人從教堂出發,沿著小鎮的路徑而行,而一眾親戚朋友魚貫跟隨。不修邊幅,束著鬍子,頂著大肚子的船員 Père Jules (Michel Simon 飾),命令年紀輕輕的小船員 (Louis Lefebvre 飾) 向新娘 Juliette (Dita Parlo 飾) 遞上鮮花。新郎 Jean (Jean Dasté 飾) 是「阿特蘭大號」的船長,一上船便換掉禮服;Juliette 還未正式與母親道別,便已扶著木桿「盪」上甲板。一個遠鏡,美麗地捕捉著仍身穿婚紗的新娘子,在已開船的甲板上,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彷彿仍捨不得這個成長之地。背景是太陽漸落而轉黑的運河,婚紗隨風飄揚,鏡頭近距離仰望岸邊送行的人,背後是整片無雲的天空。從未遠走他鄉的 Juliette,難掩對將來忐忑不安,但經笨拙的新郎從後擁抱,仍然不禁喜形於色,新婚的甜蜜掛於臉上。

      船上只有他們四人,外加數隻纏人的小貓,走過的是風平浪靜的運河。《阿特蘭大號》的故事其實是多麼簡單平實,它沒有《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1939) 般的史詩式背景,沒有《鐵達尼號》(Titanic, 1997) 生離死別的蕩氣迴腸。但內容並非最重要,最重要是講故事的手法。初見世面的 Juliette 對一切事物感新鮮好奇,從收音機聽到夢寐以求的巴黎,便興奮莫名。殊不知 Père Jules 一早已上岸,在巴黎鬼混買醉,Jean 只得留守船上,令滿心歡喜的 Juliette 期待落空。電影中經典的一幕發生於 Père Jules 窄小的船倉,那裡擺滿週遊列國的紀念品,由日本紙扇到大木偶,由音樂盒到盛載死人雙手的瓶子,由 Père Jules 身上的紋身到用肚臍抽菸,種種事物吸引著好奇的 Juliette。鏡頭隱約暗示兩者的親密,吃醋的丈夫大發雷霆,他不明白妻子那份單純天真。不是麼,她說能在水中看見所愛之人的面容,Jean 傻呼呼地頭伸入水桶內或河中,最後高呼看到了看到了,到底是否真話?

      在經歷岸上某位流浪藝人兼商販 (Gilles Margaritis 飾) 的甜言蜜語後,Juliette 偷偷地回到巴黎,當 Jean 發現後憤然把船駛走。無處容身的 Juliette 見盡風光華麗的大城市背後的千瘡百孔:失業人口三餐不繼,淪為盜賊的現實。Jean 在冷靜下來後已後悔莫及,兩人分隔異地,在尚維果的影像下散發著濃濃的思戀之情。電影最著名及最牽動人心的一幕,是在 Jean 跳入河中,茫茫然的他在水底下遊走,影像重疊著身穿婚紗的 Juliette,她報以甜蜜的微笑;又或在二人躺臥於各自的床上,斑駁的光線打在輾轉反側的軀體,二人的影像反覆對剪,這是隔空神交,是詩情,亦是畫意。

      影像唯美亦要演員配合,Jean Dasté 已在尚維果上一部短片《操行零分》(Zéro de conduite, 1933) 時和他合作,這次飾演衝動易妒忌的小男人,同時表現出他的用情專一,讓人恨不起來。飾演不諳世事的單純新娘的 Dita Parlo,三年後在尚雷諾瓦 (Jean Renoir) 的《大幻影》(La Grande Illusion, 1937) 中,則是守寡的德國鄉村女子,卻愛上敵國士兵,角色較為矛盾,同樣楚楚動人。但要說到最搶鏡的,非 Michel Simon 莫屬。他表現出歷經滄桑的老船員 (Michel Simon 那時才四十歲),內心卻仍是大男孩的滑稽,要知道他早在尚雷諾瓦的《莾漢逃婚》Boudu Saved from Drowning, 1932) 已飾演一個偶然被救起的邋遢地痞,與不修邊幅的 Père Jules 是相輔相承。

      尚維果離世的八十年後,人們依然記得他的遺作;受其影響的法國電影更為數不少 (杜魯福便是其一);影癡仍然歌頌他的作品。作為藝術家,他已成為永恆了。


電影部落格:http://oscarkit316.blogspot.hk/2014/02/latalante.html
3 有用
0 没用
亚特兰大号 - 豆瓣

亚特兰大号

8.1

35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亚特兰大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亚特兰大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