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太怕,但也得白天看。

空读大空
2014-02-07 看过
《黑发》武士休妻新娶,另仕,中年后念及前妻,再弃妇辞职回家,再与前妻修好。然邻人望之,武士每夜与骷髅欢好。此为日本传说中著名的骨女,仅余长发,全身皆骨,生前有怨念,是以为此。
  
《雪女》:年青的樵夫与师傅夜间小屋避雪。樵夫夜醒,见一女子,肌肤胜雪,女子说,喜欢你,我才不向你吹气,但请为我保守秘密。晨起,见师傅逝去。后樵夫结婚生子,妻与儿女皆肌肤白晰。樵夫恍然忆起,问妻,妻以实告之,然凄惨言之,我就是十几年前你所见到的雪女,你答应过保守秘密,可你没有。我不忍害你,我离开吧。言毕,身形如雪化般消失。
大空说,秘密就象痰,不吐不快。承诺就象雪,遇热即消。

《无耳芳一》 :芳一是位气质忧郁高雅的盲琴师,就象高渐离或阿炳,不过他弹得一手好琵琶。他在寺院借宿的时候,每晚都有听起来象武士的人带他去一个地方,为那里的人们演奏《平家物语》,那是平氏家族在战死前最悲壮的记录。他曼妙的演奏使得听众们由啜泣和呢喃到撕心裂肺的恸哭。但和尚们说,他的听众只是一些死去的平家故人的鬼魂,画一道符,可保他不再被鬼魂带走。晚上,武士又来找他带他去,他吓得要死,可武士找来找去,看不到芳一,只看到一对耳朵漂在空中,就把耳朵揪下来带走了。原来和尚画符时,忘记在芳一的耳朵上画上两笔了。
大空说:音乐不分阴阳两界,画符还请不要粗心。

《茶碗之中》:有个武官叫关内,出巡途中饮茶,总有一个俊秀的武士面容浮现在茶碗中,茶水在犹疑间被他喝得涓滴不剩。晚上,在重兵把守的兵营中,这位武士来到了关内面前。关内显然不想对自己因为喝茶,而对这个武士造成的伤害负责,相反还捅了武士一刀,武士带伤逃跑了。次日,来了三个武士的侍从,对关内说,我们要对你以血还血的报复。关内一刀劈下去,这三个人遁入墙里不见了。小泉八云的原作故事到此就停止了,没有人知道后来会是什么样。电影中,小林正树把这个故事做了一个自己想象的结尾,这个结尾没有涉及到这个武士,而是加了一个写这个故事的人的结局中,也可称精妙。

看过了书,趁热再看小林正树的这部电影。画面凄美,舞台感十足。比看书时的感觉怕多了,尤其是加了音效,阴风阵阵。无耳芳一这篇中,大段的日本弹词,听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有古代日本女人的扮伴,惨白的面容,长发及腰,不是鬼也显得鬼气森森。
18 有用
4 没用
怪谈 - 豆瓣

怪谈

8.4

1161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怪谈的更多影评

推荐怪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