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祭典 冷酷祭典 8.0分

我用冷漠祭奠过往

jael
2014-02-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虽然在社会学院活动了3年,但视角丝毫没有变得宏观。所以我从不喜欢用阶级的眼光来读故事,我也实在没有从此片中看出什么阶级对抗的意味。原本以为是讲比戈达尔片中的娜娜还要所心所欲的两个女人,就是那种没有灵魂的鸟, 可是转念一想,鸟并不会冷漠,焦虑,恐惧,更不会愤怒,施暴。

  电影最后的爆头高潮倒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从主人拿猎枪的镜头就猜到了这个结局。真正扎心的是主人让苏菲帮他找文件的那个桥段。因为害怕被发现自己阅读困难,苏菲故意挂断电话,放下手中的活,一头扎自己房间里将娱乐节目声音调到很高,用来盖没电话铃声与门铃声,装作什么都听不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念念不忘苏菲面无表情坐在电视机前的情景,她像受惊的鸟一样拉开窗帘窥看窗外,我竟然不反感,甚至觉得心疼。

  主人很着急,很焦虑,苏菲也很着急,很焦虑,苏菲找不到理由去缓解主人的焦虑,只因为她需要先缓解自己的焦虑。

  那是一种我多么熟悉的逻辑,所有的冷漠与逃离都显得那么似曾相识。

  其实在电影开头苏菲与主人关于配眼镜的对话中已折射出那种凉意。从信口开河说自己不愿意学车到撒谎眼睛近视,主人把她带到镇上,她却偷偷跑去买零食吃,再到小摊给自己随便买了一副眼镜,这一切的语言与行为都看似非常自然,然而空洞生硬,近乎麻木不仁。

  我感觉背脊发凉,仅仅因为我想不出,如果没有最后的屠杀,苏菲到底错在哪里。如果说珍的行为乖张,她的自我与暴戾随处可见。苏菲则显然不是什么明显意义上的恶人。她拘谨敏感,做什么总是小心翼翼,工作十分认真卖力, 她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喜欢吃零食,看电视,即使是那些小小的谎言在生活中亦不过随处可见,琐碎平常。她时不时的生硬无理透露出的不过是些许笨拙的单纯。就连在最后那场屠杀中也显得被动,平淡。或许碰上珍这样的女人,我们会觉得厌恶,但是对苏菲,要么像主人一家,虽然觉得有点怪异,但也不失喜欢,要么,就觉得彻骨的恐惧。恐惧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莫名的冷淡。

  如果故事止于那个夜晚,珍与苏菲看完电视后径自扬长而去,也许挺好。但谁知道会不会有另外一种悲剧发生在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人身上呢?

  娜娜就没有伤害他人,她和男朋友分手,她在电影院看被烧死的贞德,黯然垂泪,她随意轻吻自己喜欢的人,她在台球室里乱逛,她在进入电影圈失败后转行做了妓女。她也许疏离淡漠,但是绝不冷漠扭曲。虽然娜娜最后也难免一死。

  电影的第九章,她与一个老哲人对话时候说,“我想我们总要为我们的所作所为负责,我们是自由的,我举起我的手,我有责任,我转动我的头,我有责任,我不高兴,我有责任,我抽烟,我有责任,我闭上眼睛,我有责任,即使我忘了我有责任,可我依然有责任。”老人说,“三个火枪手中的Porthos,他一生从没有思考过,他必须把一枚炸弹安置在地窖中,他点燃导火索跑开了,可突然间他思考起来, 他想怎样在迈一只脚前先迈另一只脚,于是他停下脚步,无法挪动一步,他第一次思考就害死了他。”

  如果回到电影,我倒觉得这场悲剧从起先其实就包含了某种宿命的意味。这种注定并非基于她们都已有命案在身的事实,而正是基于一种“凡事都可行”式的自由逻辑。很多时候,并不是不思想造成悲剧,造成悲剧的正是某种思想。

  此外,对行为不需要负责任其实也很容易就构成一种看似合理的逻辑,有一个或若干个充分的理由就足以,信手拈来将其拼贴到因果的链条里,构成的逻辑构架会不但自然而且美丽。何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既充分又值得怜悯。

  珍极其厌恶和仇恨乐丽芙一家,她觉得这些富人和中产阶级都是恶人,而苏菲则认为保护好自己,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是文盲的事实最重要。她们的一切憎恨与谎言显得都是那样理由充分,她们又似乎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理解不了也接受不了别人或者异于自身阶级的他人的生活。

  她们在自己的“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中生活得十分流畅,自然而又自得。

  同样,娜娜究竟是“把自己的生活借给了别人”,抑或是过于埋头与自己呢?

  对于生活,我们到底是无法掌控还是过度靠自己来掌控?

  也许,人离神越远的时候未必越有邪恶的心,反而是越感觉自己拥有自由。但这些不经意的行为里其实已经散发出腐朽与死亡的气息,恶臭正在悄然向灵魂与生活各个角落弥漫。

  我们总是自由地悲伤,怨恨,奋斗或是爱恋,我们终有一天会死在我们的自由中。也许我们就是没有内部的鸟,也许我们都早已经死了无数回。

  至少对于我,大多时候不过生活在电影前部近四分之三的琐碎中,而这平淡的自由与看似的流畅中其实一直在酝酿邪恶与死亡的风暴,直至某一天,忽然就将我们吞噬湮没。
20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冷酷祭典的更多影评

推荐冷酷祭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