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反思和自我的投影 - 观影笔记

Sid
2014-01-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只是在这写下来当个存档。看了几部他的电影都没有认真的像这次这般在边上认真地做笔记再加上自己的解读分析,当然也可能是之前都太着急了吧,或者也是看的还不够多,没那么了解他的性格。
如果有任何人看的话,还需要就自己身为爱好者的主观态度和如下的笔记形式表达下歉意。

在上半部的过程一直以为是他对战争的反思,比如说 (在这补充:整个电影在炎热天气中的布局应该是暗指当时日本战后复兴重建的氛围)

第一个笔记中记下来的人物是女小偷,她被主人公跟踪磨到受不了终于愿意给出线索后说:”我已经有20年没见过星星“。 那么从当时拍摄时间49年左右往前退,就是日本步入全面战争的日期,可否理解为日本女性对战争的态度?

组长的话 “不幸能锻炼人货毁灭人”
那么就直指战后关于战争的态度,主人公一直认为犯罪者(日本的罪犯身份)是因为自己的疏忽造成(国民在战前的态度),但组长在主人公丢枪引咎辞职后首先是否定了其过于自责的辞职信并撕碎,其次说了这样一句话,并希望主人公能戴罪立功

探长的出现
在审问室善待女枪贩,代表其对帮凶/从犯的宽容态度(也许直指战争时期的女性角色)
之后对主人公的忏悔:“没曲尺也能用白朗宁”(一针见血地认为罪犯基于其本身性格总会引向犯罪,当然也有安慰主人公的意味。但这句话可否理解为导演认为战争在没有当时国民的疏忽下也会爆发?按照历史的角度来看极有可能)
在之后,球场时主人公又忏悔,甚至对罪犯也有责任感,认为其如果没有丢枪,那么就不会引导罪犯犯罪。探长认为:“计较过去不如防范未来”。 我认为这话不必再做更多解读,意思明显。其后又说:“他那四万元很快会用完,一旦华光,还会再干,更凶。野狗会变成疯狗,错不了。” 那么可否认为这句话直指战前日本的资源匮乏,首先侵略满洲,其次全面侵华,再次珍珠港。同时又指出日本一直处于亚洲文化边缘自成一家,在此用野狗替代?
同时我在这里有个疑问,我认为这里的棒球赛,不断替代出现的球员和着装干净的观众代表了日本战后的整体气氛或者说导演希望的氛围。

之后,探长同主人公前往嫌犯家探访调查。嫌犯母亲认为嫌犯是个善良温柔但懦弱的男人,退伍回来后只是受了坏的朋友影响。那么可否在此理解为日本在多年战乱后又于明治维新后脱亚入欧的概念?同时在这对于父亲的出现和态度表示疑问。
嫌烦房间出现的纸条加深了我对母亲的解读:
    "我睡不着,雨声中仿佛听到了那弃猫的叫声,它在雨中跟着我,它与其受苦而死,我想不如杀掉她,我脚上还留着践踏它的感觉。我懦弱,就像那猫儿一样。反正。。。”
我在此认为弃猫为日本之前在亚洲边缘的位置,同时又影射其传统文化。这个罪犯为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政府,宁愿舍弃脆弱的传统文化而全面西化。
请看探长之前详述的受害人,一个未婚夫参军十多年的妇人,被枪击伤抢劫四万多结婚积蓄。我刚开始的理解为这个妇人影射当时中国时局,但后来结合起来看,认为罪犯杀死的就是革新前的日本多年平稳政局的政治及财富积蓄。

在酒馆做招待的退伍士兵,嫌犯好友,累了,下次再补充,但是其人物设置也是对当时时局的讽刺

情妇,舞女。在演出空隙被审问时哭泣,并言:“我又没做坏事。” 表明对嫌犯态度同时,也可否理解为日本女性无辜的身份。这个角色在后来也有做笔记分析

探长带主人公回家吃饭,探长妻子在推门后悄悄对他说家里没吃的,只有南瓜(战后资源匮乏,甚至探长家也没有,家里三个小孩,也可能是小孩把饭吃完了)。在这导演的一个镜头很美,桌上摇摆的木马玩具,其次切换为啤酒,我不懂电影,没法完全理解含义。
之后两位主人公的对话非常精彩,我就不做解读(比较浅显),在这抄下来:
探长:这是烂房子,但嫌犯的更差,不是人住的。真是腐肉会生蛆
主人公:世上没坏人,只有坏环境,嫌烦其实也可怜
探长:做警探的不可这样想,太投入就会有这种错觉,别忘记一只狼能伤许多羊,当警察要有杀一保百的思想,心理分析让小说家干。我只会憎恨他们
主人公:我并不这样想,我亲眼见过战争令人变成野兽
探长:是我们年纪不同还是时代不同,有句话说什么派的?
主人公:战后派
探长:对,你是战后派,嫌犯也许是,你太理解嫌犯了
主人公:也许是,我也在火车上给偷取行李,当时心里充满憎恨,那时很易变成强盗,但在那转折点上当上警察
探长:所以。。。你属于那。。。
主人公:战后派
探长:对,但也分你和嫌犯两种,你属正统派,嫌犯只是战后癞,不,战后龟。
主人公离开前,探长给主人公看三个孩子乱糟糟地睡在榻榻米上,只说:“想块南瓜田。” 这里跟之前的南瓜联系起来很有意思,应该是暗指日本战后的希望,虽然只有南瓜,但青涩健康。


之后嫌犯又犯罪,抢劫时杀了富人,邻居说都是周围有名的富贵人。可否理解为嫌犯的犯罪是明治维新后,崛起的军国主义(暗指226事变时的政局)?这里安排的家庭医生和后来乱拔番茄的丈夫还有丢在地上烂掉的番茄很有意思,以后再深入解读。

探长在和主人公在火车窗口的对话很有意思
探长:杀人犯犹如疯狗,你知疯狗的行动规律吗,诗歌如有云,疯犬直往前冲不后退,嫌犯也只会向前冲,他眼里只有情妇,他肯定会去赵她。
这个设置我觉得很巧妙,不断前行的火车,暗指西化的前进路线,情妇是感官的欲望,影射为资源等其他浅显的需求。

之后探长去情妇家,情妇拒绝交代,探长走之前说了句话很逗:“母亲是最佳盘问官” 哈哈。但警长下楼前很巧妙地将楼梯扶手上的玩具摆正,这个细节我不能理解
情妇后来说:”他忧伤地在后台看着我,我不能告诉你他在哪。“其实也是互相吸引的过程
后来情妇将嫌犯送的睡衣拿出来,但主人公质问为什么没穿,说明其还是对嫌犯的态度表示怀疑(因为睡衣的昂贵和她们当时的职业说明她们的能力不足以购买),但又在主人公的质问下穿上,这里导演在其穿上舞动时安排了阵雨,很巧妙。后来母亲将睡衣剥下,仍在窗口,情妇彻底忏悔。
如果在这将睡衣当做战争时期随之而来的民族自尊心和其他虚妄的满足,母亲当做民族良心在战后的根本表现,那么这段影射就应该不难理解。

嫌犯第三次伤人,击中探长。可否理解为在战争中,疯狗(军国主义)击伤了民族良知(但只是重伤)
主人公后来前往医院的探视,再次自责。疯狂抓门,不愿放弃希望。
情妇后来也到医院探访,说明嫌犯的第二次约会,提供线索。可否理解为全面彻底地忏悔,不再主观地站在罪恶一面,战后的彻底反悔?

以下主人公与嫌犯的打斗让我一下想到了导演是怎么把自身的经验加进去的:
我仍存在的对导演自传的记忆认为,打斗时伴随的钢琴声是暗指导演在战时仍然较为安稳的生活经历(他因为身体等原因并没有参战)
嫌犯击中了主人公的胳膊(暗指战争/灾难【哥哥因为失夺工作和当时对辛格的影响而自杀】夺去了导演的哥哥,家庭或者其自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成员?同时导演不断地指出,其哥哥是不断在他少年时期为他提供帮助,导航和启迪。而且其哥哥的影视造诣远比导演本身高深,也可以在这认为失去哥哥也相当于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一节。)
主人公最后在草丛中同嫌犯不断地搏斗,也许是暗指导演在失去哥哥后不断地从战争中反思,挣扎,企图寻找自己(导演的自传中对战争和战争时期的反思和批判)
后来儿童的歌声,嫌犯躺在草丛里的哭泣。较为有意思,就不在这说了

最后结尾的对话,探长说:“抓多了就不会在伤感了,记住罪恶,还会有更多的人受伤,但要忘记嫌犯。”
这里是对整体的总结,罪恶总是存在,应该记住这个根本,而不是单一的罪犯或者形式,并以此鼓励自己。整体上来说透露了导演浪漫的性格。

同时还有些人物,比如最后打电话的公寓老头和旅馆老板也是很有意思的人物设置,太累了下次再添加。

---
写完这些,两个想法:1 以前看电影不好好做笔记,可耻。 2 他妈的写评论真的挺累的。

ps
电影中一首插曲 战前Toshi Matsuda 唱的美丽的梭罗河 插在电影里挺有意思
5 有用
1 没用
野良犬 - 豆瓣

野良犬

8.3

651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野良犬的更多影评

推荐野良犬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