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麦康纳:40岁前征服女人,40岁后征服表演

2013-12-06 看过
  一个迷恋酒精、女人、可卡因的德州佬发现自己竟然患上了艾滋病,为了活命他穿越国界冒险运送违禁药品,并且将之分发帮助更多人,包括他曾经极端厌恶的同性恋者……
  为了这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马修•麦康纳疯狂地瘦身,最终减掉50磅(约23公斤),几乎面目全非。虽然听起来像是对演员付出努力的不敬,但好莱坞从来都欣赏折磨自我的方法派(暴瘦、增肥,扮演绝症患者或者真实人物),更慷慨地向迷途知返的归队者敞开怀抱——今年马修•麦康纳一定能捞个奥斯卡提名。敢不敢打赌?


  马修•麦康纳——如果你还不知道他是谁的话——好莱坞最著名的男花瓶、女明星征服者、德克萨斯爱神,他长长的猎物(我是说在电影里)名单里包括莎拉•杰西卡•帕克、凯特•哈德森、詹妮弗•洛佩兹、朱迪•福斯特,等等等等。
  他,完全按着女人的性幻想塑造——一个可以同时给予她们泪水和超级棒性爱的男人,一个野性却终将被驯服的男人。《婚礼专家》、《拍拖十日手册》、《淘金俏冤家》——马修•麦康纳一次又一次带着轻浮的俏皮与被宠坏的鲁钝出场,简直是对电影艺术的犯罪。当然,他还曾把这股“愚蠢的炫耀劲儿”带进动作片里,结果那部投资1亿3千万的《撒哈拉》成为好莱坞失败史上的传奇一笔。
  43岁的马修•麦康纳曾轻易浪费掉了自己的最好时光。那些年,他获得的轻视几乎与嫉妒一样多。
  以至于我们一度遗忘了他事业的最初时光竟然与一系列大师级的人物——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断锁怒潮》)、罗伯特•赞米基斯(《超时空接触》)合作过,甚至还是约翰•赛尔斯(《致命警徽》)和理查德•林克莱特(《年少轻狂》)的缪斯男神。他本来至少有机会成为另一个布拉德•皮特,至少一次位列于奥斯卡提名者中,然而,他却选择了做一个咧嘴傻笑的男版凯瑟琳•海格尔。
  突然间,他变了番模样。
  在弗莱德金去年那部疯狂邪恶的黑色电影《杀手乔》中,麦康纳乖戾的表演吓得人坐立难安;《林肯律师》;然后是索德伯格的《魔力麦克》,在其他人都只顾“秀肉”时,麦康纳却赋予这个烂俗浪漫剧真正的灵魂;最令人惊奇的或许是浸透了美国南方潮湿闷热的犯罪片《报童》,麦康纳索性献身于一场严肃的同性SM性爱;还有去年戛纳电影节上赢得好评的《污泥》,一部现代版的《哈克•费恩历险记》,他成为开启男孩成年礼的神秘偶像、最痴情的浪子。
  这还没算那些没上映的作品——马丁•斯科塞斯年底的申奥热门《华尔街之狼》;克里斯托弗•诺兰明年上映的科幻巨制《星际空间》。
  这是怎么了?花瓶洗心革面了?
  我打赌你绝不敢瞪着他的双眼问出这个问题——如果你恰好看过《杀手乔》里他用炸鸡口爆吉娜•格森那段——当然,如果你运气够好,他也许会拿出教父式的派头,回一句“我欣赏你的诚实”。就如其自夸:即使是小鸡电影里,我也是男人中的男人。


  午后的加州马布里,阳光直射而下。不知道是不是个小把戏,马修•麦康纳故意坐在阴影中,让他目光沉着、消瘦的脸颊更似石刻。他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自己男装品牌JKL(意为“Just keep livin”)的军绿夹克,勾勒出漂亮的肌肉曲线,没有大银幕看上去那么夸张,却依旧让每个女人想上去摸一把。
  麦康纳把一盒咀嚼用烟草甩在桌上,并低语道“生活有酒多么美好”。德州人慢吞吞的含糊口音听起来竟如蜂蜜般滑腻,稍稍平和了他散发出的过于浓烈的侵略气息——这亮相和在电影中一样充满戏剧性。
  马修•麦康纳开始讲自己的故事,一切要从1993年说起。
那时,他刚从德州大学电影导演系毕业,整日无所事事瞎晃悠。某个周四晚上,麦康纳带着女友去奥斯丁凯悦饭店的酒吧蹭免费酒。他认识了一个坐在角落里、自称唐•菲利普的家伙,传说他是个制片人。四个小时之后,他们醉醺醺地出了门。唐问:“你演过戏没有?”麦康纳回答:“嘿嘿,我可是演过美乐啤酒广告的。”然后唐甩过来一个上面有各种手写标注的剧本。其中有个角色名叫戴夫•伍德森,净说些超牛逼的台词。比如“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高中女生,兄弟,不管我多老,她们永远这个年纪。”
  是的,这部电影就是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年少轻狂》。
  1996年,他主演了乔•舒马赫的《杀戮时刻》。“大爆炸”麦康纳形容道,“仅仅一个周末我就红了。”最终影片票房高达1亿8000万美元。
现在这么说有点显得马后炮,但之后,马修•麦康纳确实做错了选择。虽然导演够大牌,但斯皮尔伯格的《断锁怒潮》和赞米基斯的《超时空接触》中的角色与他的个人魅力并不算般配。然后是林克莱特的匪帮片《牛顿男孩》、朗•霍华德的《艾德TV》(和《楚门世界》题材撞车是其最大的悲剧),二战潜艇片《U-571》。他完美的上升曲线因为这一堆匆忙急就的电影戛然而止。“我很少拒绝别人,因为我没太多这样的资本。”他解释道。
  直到马修•麦康纳与詹妮弗•洛佩兹合作的《婚礼策划人》才挽救了他的颓势。之后,他成了名副其实的“浪漫喜剧王子”,票房成绩也从一路从千万级别飙升到《拍拖十日手册》直接过亿。
提起当初,马修•麦康纳大方地为自己辩护——起码不像本•阿弗莱克  一样总是尴尬着拜托大家不要再提《鸳鸯绑匪》或者抱怨英俊的男演员总是被人忽略演技——“浪漫喜剧从很多角度来讲都挺不容易:它们必须要保持时刻向上的劲头儿,而这很容易被毁掉。我拍过一些这样的电影,我很享受。它们给钱不少,并且还挺有趣。好吧,换个说法,事实是我拍了动作片、犯罪片,然后才是《婚礼专家》。我当时想,这回让咱们来点不一样,轻松光明点的。之后……shit,片子卖了好多钱,这帮家伙就没完没了了。”准确的说,马修•麦康纳大概能从每部浪漫喜剧中赚到800万美元。嗯,至少这部分他还算诚实。
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麦康纳开始满腔热情的讲解他关于浪漫喜剧的见解,像个不太可信的哲学家。“我看待喜剧是很严肃的。虽然电影里那些角色看起来只是随便跑来跑去:在一起、分手、追逐她、得到她,然后电影结束,男人永远是这些故事中的人质。但是你必须学会保持尊严,有些故事里,男人会跪在地上央求女人回心转意,我不喜欢。好歹他应该上前说‘哦,我搞砸了’,回到她身边仅仅是选择之一。”


  现在,终于又转到那个问题——花瓶男究竟为什么突然选择献身艺术电影?
  或许是因为他喜欢自虐式的阅读那些给予他的差评。“我对自己还是挺有幽默感的。”麦康纳说,“我让他们把评论全拿来。有的我会想‘这人只是不喜欢我’,但有些我忍不住赞赏‘真有见地,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写!’”
  在《前女友们的幽灵》被评论骂得狗血喷头之后,麦康纳刻意沉寂了两年。然后是由《林肯律师》开启的重生——“麦康复!(McConaissance)”媒体在惊喜中赞曰。
  麦康纳对此则轻描淡写:“我没有刻意去追求什么,我只是沉寂了一两年,然后《杀手乔》、《报童》这些片子就过来找我了。当然,我确实也想找点新挑战。找一些我在生理上产生恐惧的角色激发了我的创造力,我不知道也不确定我会怎么表演,但我会莽撞地尝试,相信自己随后会达到与角色合一的境界。”
  也许命运就是这么不公平。当一个陷入固定模式角色中的女演员衰老失色时,人们对她弃若敝履;可男人们却像酒一样越陈越香,40岁仿佛只是一个男演员第二生命期的开端罢了。
  所以,演员麦康纳的路还长着呢——我知道你还想听麦康纳忏悔他的烂片生涯,拜托,他才不会——“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拍浪漫喜剧,现在,我必须先暂时忍耐一会——尤其是当别人拿着一笔巨额支票登门时。”
  去年,他与相恋多年的巴西模特卡米拉•阿尔维斯结了婚,膝下有三子,生活可谓完美的一塌糊涂。他不会因为缺钱重回老路了吧?
“前些天,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马修,你现在处在人生中‘逗号’的阶段,每当你以为要停下来、每次你觉得终于到达似乎走不完的街道的尽头时,总能柳暗花明,你的每次停顿都只是暂时的,而不是终点”他的声音时而响亮时而低沉,像个正在布道的牧师,“然后,我想,他说得没错!”

发于《环球银幕》
739 有用
92 没用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 豆瓣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8.7

2671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3条

查看更多回应(43)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更多影评

推荐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