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会 喜福会 8.4分

一个美国华人对喜福会的看法

呼喊的狼
2013-11-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看到版上和其他论坛上关于抗议ABC仇恨言论的报道和评论,感受到了亚裔社区的发展壮大和思想觉醒,心中充满了正能量。亚裔美国人赢得尊严的关键,对外在于勇于抗争,对内在于消除自恨。最近看到的当年一度被捧得很红的电影喜福会(The Joy Luck Club),正是亚裔自恨文艺的典型。然而看到网上的影评,竟然以正面评价为多;周围的亚裔与非亚裔朋友,赞扬者亦不少。因此有必要向大众揭穿一下该电影的思想本质,以正视听。

电影由华裔美国作家谭恩美(Amy Tan)的小说改编,讲述了一些中国女性从男权社会的中国,辗转移居到自由平等的美国,使自己和女儿们过上美好生活的故事。电影在展现这些女性在美国生活的同时,穿插讲述了她们在中国的经历,包括遭遇包办婚姻和恶劣婆婆,嫁上无良男人,被迫抛弃亲生孩子等等。通过对中国及亚裔美国人社会极尽夸张失实之描绘,客观上丑化了亚裔形象,迎合了传统白人社会对亚裔的负面刻板印象。虽然作者为亚裔,内容表现亚裔生活,但在思想实质上却是实实在在的反亚裔文学。下面列举电影的具体手法。

一,制造一种中国是极端男权社会,美国充分尊重女权的假象。

电影为了刻画出一个残害女性的变态中国社会,将女性可能的所有最悲惨经历,经夸张后集中在剧中人物身上。Lindo Jong在中国长大,先是四岁时被母亲包办许配给有钱人家的儿子,稍大一些进门后又因未能怀孕,遭遇恶婆婆刁难虐待,终于忍无可忍设计逃离。另一位中国女性Ying-Ying,嫁给了一个婚前极尽伪装婚后却嫖妓而且虐待妻子的中国男人,被虐待后的精神恍惚中,在浴盆里不慎溺死了自己的幼子。

中国历史上曾是男权社会的事实毋庸讳言,但这一事实在各国各种族的历史上并无差别。自古以来欧洲美洲的白人社会,妇女亦是男性的从属。圣经说“男人是女人的头”(哥林多前书11:3),妻子要“顺服自己的丈夫”(彼得前书3:1),与中国三从四德之“出嫁从夫”异曲同工。各种法律条文规定的公民权利也往往限定于“白人男性”,美国直到1919年,才通过宪法修正案赋予女性选举权。而在当代,两性平等成为世界共识,亚洲国家女性的地位,也并不见得低于西方白人国家。因此无论古今,亚洲与西方社会中的女权状况,并非是电影描绘的地狱天堂之别。

二,刻画一种亚裔男性都是变态,白人男性都是天使的对比。

剧中Ying-Ying在中国时的丈夫,婚后抛弃老婆孩子,经常彻夜不归,一天妻子在餐桌前苦等丈夫回家吃饭,丈夫却带着妓女回来,并且以恶毒语言辱骂妻子。Ying-Ying移居美国后生了女儿Lena,她所嫁的亚裔丈夫可谓集自私猥琐之大成。约会时要求与女方平分账单,婚后一切花费也均要平分。分账单时女方专用的卫生棉和洗涤液不计算在内,但男方独享的冰淇淋却要计算。Lena有句台词,“I married a Chinese man to please my mother”,听起来好像若不是为取悦母亲,嫁给同种族的男人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与亚裔男离婚后,被白男Richard“拯救”,找到了“真爱”。而作者谭恩美本人,嫁的也是白人。剧中其他有故事情节的亚裔男性,亦均为负面形象,而白人男性,则都是以“白”马王子的形象出现。可见电影鼓吹的女性“自由”,不过是摆脱同族的男人,随心所欲找白男的自由。

三,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白人至上意识

电影开头的女人的自述中说,到了美国后,我要生一个女儿,她跟我一模一样,但在那里“no one will look down on her, because I will make her speak perfect American English”。仿佛会说英语,会说“标准美式英语”,是一件多么有面子的事情。又仿佛亚裔女人说不好英语,就活该被人看不起;说一口白人口音的英语,就脱亚入欧,一下子成了人上人。诛心而论,作者似乎认为少数族裔要靠模仿“主流”白人来提高身价。(说来惭愧,本猥琐男说了这么多年美式英语,也没感觉因此被人look up to)

四,将亚裔父母和家庭刻板印象化

剧中的亚裔父母都是不可理喻的怪人,毫不关心子女的感受,强迫他们练钢琴,下象棋,并在孩子取得成绩后将孩子作为炫耀的资本,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遇到矛盾时,表现出的也是一副刻薄粗暴的样子。移民家庭中第二代土生子女与第一代移民父母的文化冲突并非罕见,网络上的笑话,时常能看见亚裔小孩挑剔父母的英语的,墨西哥裔小孩说父母在家做的动物内脏恶心的,非洲移民的小孩嘲笑父母剪开塑料瓶子把里面的化妆品刮得一点不剩的。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笑话,但电影却是把亚裔父母刻画成了阴暗的人格形象,性质明显不同。而且这些更迎合并强化了白人社会对亚裔家庭教育的刻板印象。在这种刻板印象的影响下,很多人甚至将亚裔孩子等同为“高分低能”,从而认为基于种族划分的Affirmative Action对亚裔造成的不公正是合理的。

五,忽视亚裔社区作为整体的事实,割裂亚裔男性与女性

剧中老一辈的女性,在中国遭遇离婚丧子的苦难,后来却过上了天天打麻将的幸福生活,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她们来了美国。她们的女儿,曾经遭遇变态恶心丈夫,离婚再婚后却享受到了甜蜜的真爱,又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她们嫁了白人。电影通过夸张的对比,营造了一种假象,似乎亚裔女性地位的提高,既不用依靠自身的奋斗,也不用依靠亚裔整体地位的改善,更跟同族的亚裔男性没有关系,而是仅仅依靠美国社会,更准确的说是“主流”白人社会的垂青施舍就足够了。然而事实是,亚裔女性和男性并非两个毫不相干的群体;在多种族社会里,一个种族就是一个整体,不分男女,一荣俱辱,一损俱损。希特利排犹灭犹的时候,那些嫁了日耳曼男人的犹太女人,难道她们的丈夫能帮她们逃脱迫害吗?幻想在一个种族的整体地位不改善的情况下,将该族的男人抛在一边,单独提高女人的地位,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通过对亚裔的自我丑化,包括对祖籍国的丑化,对本族男性的丑化,对家庭教养的丑化,迎合了美国社会对亚裔的固有偏见,从而得到与其水平不相称的追捧,其书当年号称四大畅销书,其电影也获多个奖项。众所周知,好莱坞“主流”电影对亚裔的矮化丑化几十年上百年如一日,即便如今,电影中的亚裔男性也多为矮小,丑陋,胆小,猥琐,阴险的小丑或恶人形象。“喜福会”自诩为亚裔作者的亚裔文学,但片中的亚裔的丑化却与好莱坞不分伯仲,称之为伪亚裔文学(Pseudo-Asian American Literature)甚至反亚裔(Anti-Asian)文学都不为过。而且电影以“女权”为噱头,鼓吹的却是既不值得推崇,也不可能实现的伪女权。而很多观众却只看到表面的女性元素或者亚裔元素,就对电影加以推崇,而未能站在亚裔美国人的角度,细究其暗中宣扬的精神内涵。希望这篇评论能给读者带来一些思考。
123 有用
4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5条

查看更多回应(35)

喜福会的更多影评

推荐喜福会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