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伦敦的男人》的问题

把噗
2013-10-10 看过
   
这部电影极好地反衬出贝拉·塔尔的电影在题材上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源自他那独特的运镜体系。他借由这一用镜体系创建了一个物理的世界,一个观众无法进入、自我密实的世界,有别于布列松以及他的学徒们通过对克制产生影像的离间效应来拒绝观众介入的影像世界,塔尔的电影超越于此,他的镜头不再有情感,人物也没有情感,他的电影里只有实在的物:除却空间里实在存有物,人也是物,甚至人说的话、做的动作,自然的状貌(雨、风)也被内化成了物。

这是一个唯物主义的物体系,一个自在运动的物理场,情感被剔除干净。这样的影像世界所适合的题材有它的局限性,它只能去描摹远离现实的情状。这也是为何贝拉·塔尔在那些杰作中反复以小镇为中心,酒馆、小镇里的畸人,还有奇闻、轶事。这些场景适合展现寓言式的故事,从《撒旦探戈》到《鲸鱼马戏团》,再到《都灵之马》这些塔尔最优秀的作品莫不如此。

但《来自伦敦的男人》是个例外,它有一个好莱坞式的浅薄故事,它要展现家庭关系、生活点滴,它还把重头戏放在了人物的道德挣扎上,这样,塔尔通过其镜头建立起的物体系就宣告破产。这很好地解释了当我们在看这部电影时感到的极度不适的原因。它有内在的矛盾,塔尔没能把这矛盾化解掉,而是照搬了他过往的用镜法则来展现一个不再适用的题材。注定失败。事实也证明,这部电影就是一个失败。它彻彻底底地成了一次塔尔式镜头的展示,仅此而已。
11 有用
11 没用
来自伦敦的男人 - 豆瓣

来自伦敦的男人

7.5

112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来自伦敦的男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来自伦敦的男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