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 两周 8.4分

生死时限之二 智

林下之风
2013-08-2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two weeks 生死时限
第二篇 劫

这世上有总是上算的人被总是吃苦头的人狠狠绊个跟头的事吗?

在韩剧光明行的世界里,总是求仁得仁,如果是在李准基演员接的戏里,保不住就能看到不死小强顶翻大boss的反转剧情。因为MBC总是会给故事一个光明的结局,然后会安排摄影导演将镜头拉远,提醒观众,这只不过是一出戏,观众朋友们看完了电视,要多多支持电视台和演员哪~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愚鲁的张泰山已经可怜到了被人栽赃到成了杀人犯,还有可能被人灭口的地步,他还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吗?

不,其实张泰山都知道,只是从前他没有勇气,因为惧怕文会长所说的可能性:

-你,你,我要把她沉水!

其实,文会长说的是要干掉张泰山的女友,这句话在通常情况下,可以理解为你,也可以理解为你们,可是从文会长威胁张泰山的前后对话来看,他说的仅是张氏的女友,而非张氏与女友。可怜的张泰山,他就是这样,因为担心这种可能性,成了替罪羊。当坏人的滋味不好受,哪怕只是顶替也不好受,因为他替代的是犯罪的忍耐,更何况当年法庭上那个穿着高中校服,含泪大喊:

-不!打我爸的不是他!不是!

的高中女生,如今已经坐在了办案检察官的位置上,是没错,她就是本案担当检察官朴在京,这究竟是怎样的孽缘?

其实,朴检复仇之心可鉴天日,她要为父伸冤,想要将真正的凶手法办,这本身正常正当的理由,她对张泰山的厌恶也合情合理,如果不是这个顶罪的晦气家伙一口咬定,非要认罪不可,父亲的案子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收场?作为受害者家属,朴检当然无法释怀,不但如此,要将凶徒绳之于法,还成为她的理想,甚至成为信仰,拼着一口气,就是要抓住议员和文会长。

在讲述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张泰山逃亡的历险经历之前,先有几个细节需要厘清,这对了解本案的相关情况,非常重要。

张泰山肯顶罪的决定是否明智?

事实证明,张泰山顶罪的决定不智,他的顶罪让文会长顶出了习惯,连同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给老文顶罪,否则文会长绝不会对议员说出这样的话:

-请等一下,我们这里有个特别合适的人选~

为什么张泰山的决定不明智?

因为文会长杀害张氏女友徐仁惠的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可能性不大?难道黑道不杀有正式工作的女子?这么判定会否将黑道理想化?

黑道尽可能不去触碰有明确社会地位和身份的人,不是因为胆小或谨慎,而是因为一旦杀了这样的人,会带来很大麻烦。以文会长当时的处境来看,他已经杀了人,引起强烈社会反响,因为民愤极大,就连议员女士都没办法出面保护他。如果这个时候,他因为手下不肯听话顶罪而杀掉手下有明确社会身份、固定职业的女友,就会带来一个后果:

就连这女子的死也会算在文会长账上,届时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那么,黑社会不搞暗杀吗?死个吧小喽啰和普通舞蹈老师根本是悄无声息,会否看低文会长带领的社团能力?

不,情况并非如此。按照徐仁惠当时的情况,她是有固定职业的女子,虽然因为怀孕,坚持要与男友张泰山结婚,与家人不再来往,搬出去单过,但她依然有固定职业,每日按时上班,换句话说,如果有一天出现反常现象,同事肯定会起疑心。如果入院保胎,病患忽然消失,会又院方报警。韩国失踪人口报案时间为48小时,通常超过24小时就会引起重视,就算找到也需要当事人来局里报备签字,才能结案,如超过72小时后还未找到当事人,也没有来所内销案,会正式立案。如果徐仁惠失踪,由单位同事报案,警方第一时间会调查她的保护者。

什么是保护者?如未婚,保护者是父亲,如丧父,保护者是母亲。如已婚,保护者是配偶,如丧偶,保护者是长子。如子女未成年,保护者是婆家亲属。如无子,保护者是长女。在本剧中,徐仁惠当时处于离家在外,与家庭脱离关系的情况,如有调查,家人肯定会说出她要坚持与男友张泰山结婚的事,目标很容易就会转向张泰山,也就是说,张泰山届时会被专门调查,他根本无法掩盖自己的身份。可是,道上人都知道张泰山是文会长的人。到了那时候,目标还是指向文会长。无论文会长干掉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文会长他自己都会有麻烦。

文会长如此聪明之人,怎么会不懂其中的道理,因此他也只是做出凶狠的样子,吓唬一下张泰山,谁知,他还真的相信了。什么?文会长心狠手辣,什么都干得出来,先剁了偷钱郑女士的手,又杀了卧底的吴美淑,他杀徐仁惠也不奇怪?

可是,文会长杀人都是临时起意,从不通知对方,也并非事先做好计划,他都是趁着一股怒气,想干就干了,虽是故意杀人,却并非计划周密的谋杀,态度也十分霸道:

议员女士,杀就杀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就杀,又能怎样?!

不怎样,文会长多了一堆要解决的问题。可是,每次杀人不通知,为什么在威逼张泰山顶罪的时候,说要杀对方的女友,态度就变成预先通知?会不会太反常了一点?

反常是因为文会长根本就没打算杀徐仁惠,他只是找到了张泰山的弱点,吓唬一下,要小张服从顶罪而已。若是先杀人再迫其顶罪,情况就变成破局,人都没了,也没啥好怕的,小张再怕会长,也不可能给杀害女友的凶手顶罪。遗憾的是,可怜的张泰山根本想不到这一层,就是这样被凶狠的文会长卷入了罪恶的漩涡,成了被孩子的妈妈徐仁惠和检察官朴在京都痛恨的坏人。

如果本剧观众没想到,有可能是因为国情不同,不了解韩国相关情况,想不到这么多,可是张泰山作为韩国人,已经成年,在帮内行走之人,办事不少,阅历尚可,竟然猜不透老板的意图,就这么给吓怕,不但狠心与女友断绝关系,还稀里糊涂给坏人顶罪,这样的他难道不愚鲁?其实,张泰山就是因为好糊弄,才会两次给老文顶罪。
可是就这样愚鲁之人也有给逼急的时候。这一次他是为孩子的性命逃亡,不能被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怎能不调集所有精神应对。

那么,在送往检方发生车祸之后,张泰山为什么能够躲过警方追踪?这是否说明他不愚鲁,只是没责任心,一旦给逼急了,就会展现智慧?

哦不,在本剧开篇,苏编剧开了这么大一个局,为的就是要观众看到张泰山究竟有多傻,文会长也认为他傻,又找人对好口供,说他是因为恼怒引起情杀,才会故意栽赃给他,理由当然不只是因为吴美淑也对张泰山有好感,而是因为张泰山这个人实在是太好栽赃了。那么,张泰山之后的逃亡中还能展现智慧,避开检方追捕,会不会劈面给编剧一个大耳刮子?

其实不是,苏编剧是个极为周密的人,写剧本也会预留空位,在警方搜查张泰山的居所时,已经说出了张泰山能够数次逃脱追捕的理由。年轻的探员大叫:

-怎么这么多罪案剧录像带?

保育院出身的同期朋友吓得赶紧解释说:

-这都是泰山哥的,他爱看。

原来,在顶罪之后的岁月里,张泰山并非毫无进步,冤屈和愤怒的心让他成了罪案剧爱好者,搜集了那么多的录像带。学会了很多东西。可是,如果他能早一点儿运用,绝对不可能是现在这副景况。根据警方线报,与保育院同期室友一起住,是在顶罪坐牢之后,可见他是第一次顶罪之后才开始逐渐关注罪案剧,或者,张泰山在被坑之后下意识里也有关注案件的自觉。可是根据室友说:

-没有。泰山哥很少说自己的事。

虽然话不多,但,在之后张泰山的思考和躲避过程中,已经充分表现出一个受到罪案剧教育的痴迷观众所能展现出来的素质和水准,他最起码知道不能沿路逃走,否则一路都会被封锁;知道将摩托车弃之不用,放在路边,任人取走,这样可以减小注意力。最绝的不是巧妙的逃跑办法,而是在偷喝驾驶室放置饮料时,想出使用吸管呼气的办法。

原本在运送渣土时,渣土中藏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密度太高,根本无法呼吸,可是饮料瓶中有吸管,这就好办多了,可以整个人埋身入土中,将吸管一口咬住,另一头露出土堆之外,只使用吸管呼吸。

这和抗战时期游击队为避开日本宪兵队追捕,队员跳入湖中,咬住芦苇管一头,另一头露出湖面,使用芦苇管呼吸的办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聪明吗?多看几集CM就明白啦,各种案例包君满意,知道案例之后,不会让你变得更聪明,但最起码看起来还挺聪明的~

还有躲在孤寡老人家,突然走出要帮老人抓鸡,靠捉母鸡换了炖鸡吃,吃鸡的时候唯恐被发现又逃走,也不能算是聪明,只能说是狼狈,因为弯腰驼背的老人虽然眼睛都花了,可是心里清楚的很,一点都不糊涂,一下子就戳穿了泰山的话:

-你说你是登山的,怎么连个背囊都没有呢?

可是老人为啥还同意他又捉母鸡又吃饭的?

那是因为长得如同李准基演员那么帅的人来帮忙抓鸡的机会毕竟不多,人看起来又老实又讨喜,要是有什么难处说了谎,也就装作不知道就算了,毕竟帮忙抓鸡,吃一点儿鸡肉又算得了什么。

还有另一家母女,其实是丧家,看女儿戴孝就该知道是为父戴孝,母亲又不能说话是个残疾人,这是一家可怜的孤寡母女,张泰山闯进去,之所以白吃饭,还借了钱,又在别人家洗澡擦药换装,换的还是故人的衣服,还是因为他是个善良的人,怕家长担心,先让穿着吊带衫的女孩子穿好密实的上衣,又对她们母女非常规矩,没有不轨行为,还说了自己的冤枉,这才引起母女俩的同情。

最精密的细节发生在殓房,当朴检认尸时见到故人身上被捅数十刀,刀伤甚至深及胃部,不由得痛哭失声,她觉得凶手一定非常残忍,杀人时有强烈恨意,一心要杀死美淑,才会下如此重手,最让她痛心的不是刀伤,而是故人的衣物。那件内衣是她送的生日礼物,却成了美淑的寿衣,怎不叫人心如刀绞。可是在内衣夹层里居然还有东西,那是一张当票。

为什么?为什么当票会藏在内衣夹层里?

这是不少女性的生活习惯,高级内衣总会缝上衬垫,也就意味着留有空隙,不少底层出身的女性为求安心,经常选择贴身处放置自己认为最重要的物品。美淑的做法就是一例。因为再恶毒的抢劫犯,也不太可能去翻查女性的贴身衣物夹层。

那么,当票是美淑在回家之前就放好的吗?

不,注意美淑临死前的表情,她在被文会长抓住胁迫的时候,先是露出了那样恐惧的表情,满眼是泪,跟着又说出一句让人叹息的话:

-我也只能那么做啊~

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美淑还动了动,有可能是从背后摸到了胸衣扣子没动,那张当票也没动,这才安下心来,当票才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最动人的细节不是张泰山站在公用电话亭内给徐仁惠打电话,打到声泪俱下,也不是出身警队精英家庭的探员大叔明知张泰山就是秀珍生父,却没有在徐仁惠面前揭穿,仅装作不知道;而是张泰山走后,被劫的那家女儿要母亲晚一点报警,因为她看到了自家门口帮忙安装好的警报器,村里人都不给弄,那是打扰她们家一晚上的张泰山临走前帮忙弄好的。

在窘境中继续逃亡的张泰山虽未开韩剧之先河,演出创新题材限时逃亡剧,可他的逃亡路线却一定会是一条设计严密,经得起推敲的路线,因为牵着故事线的是如此慎密之人。一定会设计周到,务求让观众在观看中继续进行益智游戏。到目前为止,为张泰山出力的人,又少了一个,因为文会长派来的人已经先行一步,误以为相机的事只有张泰山一人知晓,杀了室友,要嫁祸于他。迟来的泰山见到的只是血泊中的故人,顿时如五雷轰顶。

在困境中拯救张泰山的究竟是什么?是侥幸吗,是机智吗,或者是勇气?至少,这份运气和机警,让文会长派来的打手即便使用爆破转移警方搜山视线,也抓不到张泰山。其实在困境中,真正救得了张泰山的,只有他自己的信念和善良的心,同时也需要一点点的运气。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两周的更多剧评

推荐两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