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 两周 8.4分

生死时限之一 算

林下之风
2013-08-1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two weeks 生死时限
前言 看

暑期KBS,MBC、SBS三台继续打对台,究竟是鬼故事好看,还是讲述生死时限的亲情大片吸引人,抑或是诉说高句丽末代王族面临的冲突和背叛故事更精彩?

从收视率来看,习惯有历史底蕴做底的韩国主妇妈妈们早已放弃了君主命运悲惨的女儿带来的坎坷人生故事,而将目光转向MBC和SBS两家新出的连续剧,究竟是洪氏姐妹亲自出马讲述赚人热泪的鬼故事有趣还是敬业演员演绎悲惨人生更加吸引人,这还得由时间来决定,从目前来看是鬼故事暂时领先。虽然新闻标题夸张地说明了两剧在收视率方面的差异,可是时限故事的好口碑还是挡不住。

按说,MBC本是个能出精致细节的电视剧制作王国啊,这样的王国在垂暮之年还能祭出怎样的招数,还真不好说。烂船尚有三斤钉,况且剧能拍出什么样,还真是个复杂因素。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由逐渐成熟的演员组成的队伍,在一片青黄不接的呼喊声中,制作社肯安排以老带新的阵容,又安排李准基与朴荷善,金素妍这样新鲜的搭档出戏,首先就是一次华丽的冒险。

高句丽的历史故事收视惨败告诉业界:拍摄手法太新,演绎手法太飘忽,主妇观众群吃不消,看剧毕竟不是为温习历史,况且还是错漏百出的历史故事,让人看得着急;剧情太过冲突,习惯家长里短的主妇妈妈也不爱看,她们更加在意地是真挚的主人公可能会有的传奇经历,若是长相再俊俏一些,那就更好了。

其实,只是一个旧瓶装新酒,不算复杂的故事,而且,场面也不算特别宏大,但如能吸引观众视线,哪怕不够新,只要能做到让观众明知剧情发展,可就是停不下来,还想要继续看下去,就是好看的故事。

只不过,时光荏苒,这次终于轮到当年聪明俊俏的李准基来扮演为孩子的生命不惜一切代价的年轻父亲,虽然主人公还并不知道自己要为家庭负责,怎样为家人负责,就当了父亲。

所以,两周的世界,十四天,既是他人生的危机,也是生活的新起点。


two weeks 生死时限
第一篇 算

人算不如天算,弱者会归咎于命运,强者会自谦为好运。

善良愚鲁如职业混混张泰山,也绝不会想到他有被告知当上八岁女孩生父的一天,更不会想到,女儿一露面,随之而来的是竟然是又一次可怕的顶包案,这一次不是顶替坐牢,而是要他性命。在设计他的人看来,接受被坑害被强迫顶缸的后果,就是张泰山的命运。

实际上,本剧的编剧苏贤京是个不太相信命运安排的人,或者说,在她接手的故事里,出现了那么多不信命运,要扭转局势的主人公,为自己生存和生活以及婚姻自由,拼力争取,迄今为止,从得胜率来看,两胜一负,算是暂时领先。因此,剧中那么多可怜可气,蝇营狗苟的小人物不见得就是生活的失败者,他们为之拼命争取的人和事也不见得就会失去。每个人都是生活的主人公,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在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因为软弱,不敢迈出关键的一步,所以,苏编剧的故事往往告诉观众:

如果可以选择,即便在最坏的时候也要做最好的选择,要为自己珍惜的人和事拼命争取。最重要的是,不论命运如何告诉受害者不可以,都有选择的可能性,关键在于是否敢于迈出关键的一步。

在独立完成剧本之后,收看苏编剧作品的观众逐渐多了心得体会,比方说,在苏编剧的作品里,有着难以挑剔的精致细节,即便是角色人物使用的通讯工具,都可以精确到是哪一年哪一款的传呼机,再比如,剧中人物发生冲突时,办公室的家具都可以确认为是哪一年代特别典型的办公陈设,就连铁皮柜的选择都一丝不苟。

那么,苏氏作品只有道具细节吗,只有除了道具之外,还有没有可看的部分?

当然,苏贤京编剧中除道具之外,对观众看到人物之后,有可能想要提问,有可能会好奇的问题都会在每集内容中划出有限篇幅逐一作答。更妙的是,苏氏作品很少按照时间顺序叙述剧情,而是在故事叙事主线中不时插入对过往的回顾,从主人公的回忆中对观众的疑问作答,同时继续交待剧情发展的原因。如此一来,既保障了剧情节奏,观众无需从最艰涩的主人公年轻时期或是童年时期开始熬起,只要跟着编剧设定的路线走,保管能看到有趣的剧情,但前提必须是演员表演靠得住,如果演技够格,准保能看到最好看的故事。

虽然……也许剧情从创意来说不那么新颖,可是对于作者来说,如果能把一个简单的故事做到剧情构架经得起推敲,剧情发展顺理成章,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位,主人公对话合情合理,如无扎实的基本功,高超的铺排技巧和踏实的写作态度,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换句话说,能够达到这三条标准的编剧,已是一位成熟又合格的编剧。能够达标的编剧也一定会收到观众送出的礼物:

即便是不够新的故事,即便知道剧情此后如何发展,可是故事就是好看到明知如何也要看下去。

这就是旧瓶装新酒的魅力所在。所以,从本剧开篇,剧情就对观众解释了若干缘由,例如:剧名为何叫两周?

那是因为在女儿秀珍的主治医师告知骨髓捐献者相关条件时,就已经说明:

-张泰山先生,距离现在到手术时,还有两周时间。

-在此期间内,你不能受伤,也不能感染,必须确保自己平安地进入手术室。

原来,两周这段时间,是一个心存歉疚的父亲对孩子和孩子母亲的承诺:

一定要保住我们秀珍的性命。

那么,张泰山为什么会在八年前抛弃仁惠、秀珍母女,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大奸大恶之徒,虽然看起来善良到有点儿缺心眼儿,可是从恋爱时对待女友徐仁惠的态度来看,他是个善良温柔的好恋人,在分手冲突之前,他温柔到从没对女方发过一次脾气。这到底是为什么?

答案就在张泰山被逮之后的回忆里,在分手之前,在他准备重新开始生活的打算之前,奸恶的混混大头目文会长就向他提出了顶包的条件,因为张泰山善良老实软弱可欺,老文提出的甚至不能叫条件而是威胁:

-那你女朋友怎么办?你是不想看她有事吧?是吧?

善良又没办法的张泰山就是这样为了女友徐仁惠的安全,狠心与她分手,为了确保她没事,甚至还残忍地将她推倒在地,为的是要她彻底死心,不要留下孩子,以免成为日后生活的累赘。因为分手的回忆太过痛苦,与张泰山的恋情回忆过于痛心,对新生活的渴望如此炽烈,也担心过往会影响现在的生活,才会导致日后徐仁惠为女儿性命不得不找到张泰山,可是却对他采取了如此残忍的办法:

既不告知孩子的姓名,也不告知孩子的具体状况,甚至不让他们父女再见一面。

在徐仁惠看来,孩子完全属于她个人,在当初男方无情的推搡之下拒绝接受,她仍然坚持生下,那么这孩子从头到尾就属于她一个人。虽然这么做情有可原,徐仁惠的态度还是深深地伤害到了张泰山,让他痛到大喊:

-你有必要做到这么绝情吗?啊?

其实,张泰山也是受害者,他只是没有勇气做出拼力一搏的选择,只是选择了自认为是能够保护女方的解决办法,哪怕对方暂时受到伤害也不要紧,现如今落到这步田地,虽然惹人同情,但事出有因,他也不能埋怨什么。可怜的被告知的年轻父亲张泰山,唯一能做的只是看到对面扔过来的球,怔怔地望着跑过来的小女孩,因为骨肉血缘的心灵感应,他甚至知道那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儿。可是为了女儿的将来,他也只能对那孩子说:

-谁,谁是你爸爸?

可是人家孩子完全不计较,还说了让他都感到温暖继而含泪相望的一句话:

-妈妈说,如果有不能说出来的事,那就叫隐衷。

隐衷隐衷,面对自己的孩子,张泰山说不出别的,只能继续看着孩子。可是,秀珍就连待她和善的林叔叔都不曾呼唤过爸爸,为什么会称呼一个陌生男子为爸爸?

事后,编剧已经悄然给出原因,在秀珍的文具盒里,有一张拼合起来的照片,那是年轻时的张泰山与女友徐仁惠的幸福合影,看情形已经被撕碎,可是又被精心拼贴起来,从贴在裂口的心形贴纸来看,拼贴人应该是个孩子,只有小孩子才会有这么多的耐心用这么细小的小玩意对待一张被撕碎的照片。

原来,面对第一次出现在眼前的男子,秀珍的反应不是没道理,她一眼就认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妈妈爱过的人。至于现在是不是仍然爱,这可说不好。只不过,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淡漠,是打从心里根本想不起来,也不关心不去在意的那种漠视,反之,若是继续关注,继续愤恨,则是一种注目礼,或者,恨只是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徐仁惠对待张泰山的态度不是淡漠,而是激愤,是那种无法控制的怨愤。然后,还有回避和恐惧,因为她就要给孩子找到新的家人,即将迎来新的生活,如果这时候出状况,要如何是好?

不看不知道,徐仁惠是一个曾经有勇气迈出重要一步,想要做出选择的人,可是她失望了,这是必然的,因为迈出重要一步的选择,必须两个人同时都有才可以达成,缺一不可。张泰山的错失不在于他的善良愚鲁,而在于他的勇气不足,说得严重一点,张泰山是个性格软弱的人,虽然善良,但也是个会被欺负的可怜家长。如今曾经有勇气的女子想要回归传统,即将嫁给一位从传统意义来说,踏实可靠,品行端正的男子,这是她的好机会,如何能够错过,可怜张泰山,如果没有这一场顶包的劫难,必定是这场幸福选择的旁观者,可是有了这一场顶包可就不同了。或者说,文老板的羡慕嫉妒恨惹出的人命,改变了剧中每一位主人公的命运。

剧情为什么要安排嫉妒心深重却偏偏爱上善良糊涂类型女子的黑道头目老文气愤到了要干掉卧底美淑的地步?

那是因为对于本剧的女主人公检察官朴在京的性格特点必须有交待,对于本剧虽然不能称之为主人公的黑道头目老文为什么如此残忍狠绝,也必须有交待。朴检是个眉目动人,本身却粗枝大叶的女子,可这并不能说明她就是个傻姑娘,相反地,这女子极聪明,心机极深,心机用在偏门是负面至极的心计,心机若是用在正道,则是大智若愚的运筹帷幄,朴在京的机智就是用在正途的典范:

她是个聪明机灵又得力的检察官,却绝对不是个人见人爱的姑娘,因为注重公务大事,而忽略了仪表装扮,这也不难理解——她是公务人员,是韩国这个国家受到尊敬的法务执行者。

对于黑道头目老文来说,往事似乎对此人伤害极大,若非心理留有阴影,他绝不可能如朴检所说的那样,一年换一个恋人,而且只爱善良糊涂的女子,一旦发现就不能移开视线,无论是谁背叛了他,对背信者都不能原谅,譬如手下的妈妈桑郑女士,就要遭受被剁手的处罚,余生只能在后场洗碗度日,譬如美淑,在他看来,如果不爱他,爱上了别人,还要当卧底传递消息,那么这样的人就只能去死,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性。所以,在杀害美淑之后,文会长的那句话:

-死了吗?她还活着吗?

就是在确认这一次受骗是否还会留下阴影。可见,如果再有百次千次选择,他还是会选择杀死那个欺骗伤害他的人。可是,美淑到底不傻,懂得不将证据随身携带,她总是去典当行,她总是去见张泰山,理由和那么多因为他笨占便宜的人差不多,这个人太傻,傻也就好讲话,物件存放在这样的马大哈那里,最安全。

其实,美淑没有爱上张泰山,其实,文会长气愤到要干掉美淑,不仅是因为她是朴检派来的女卧底,也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他,不仅不爱,还爱上了别人。事实证明,听他人的话而激愤行动会追悔莫及,文会长的行为很有可能就是一例。

如果一次后退,就会次次后退,如果一次屈服于威慑,就会次次屈服。当再一次被栽赃的张泰山在撞车事件后慌忙逃出,驾车疾行在公路之上,关于选择,人生,勇气与命运的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始,预知下情如何,且看下篇分解。
2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两周的更多剧评

推荐两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