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電影思維的《兩代情》

五色全味
2013-08-14 看过

Billy Wilder的劇本講究環環相扣,這事兒許多人都知道。但看了《兩代情》後,卻發現不是那麼回事——整個故事由若干幾乎獨立的事件組成,目的只是為了促成主人公Jack Lemmon與Juliet Mills的愛情線。 比如一開場飛機上的換衣服,一方面營造了一種Billy式的趣味,一方面揭曉了人物的”引發事件“(葬禮),但更重要的揭示了Jack Lemmon這個人的觀念:葬禮就應該莊重(陳規),即便他與父親的關係根本沒有那麼融洽(他一心只想趕時間把葬禮弄完),也為他後來與Juliet Mills關於兩方父母是否要葬在一起的爭吵埋下了誘因。 按Billy過往劇本的路子,開場這個事件一般會引發一些後續動作,待電影進行到中半段會呼應回來這個開頭,產生一種”蝴蝶效應“式的緊扣。好比《公寓春光》,開場Jack Lemmon遇到的每個人(房東,鄰居,老闆),都在電影中後段一直出現從而推動事件發展。但在這部戲中,這個飛機上的開場基本是個獨立事件,除了上段闡述的功能之外,後面就消失了,那位飛機上換衣服的老先生也沒有再出現過。 其實仔細一想,之所以有若干獨立事件,因為這部戲完完全全就是一部公路電影。電影以一段旅程開場,片頭credit出現在天空一片白雲之間,更拍了不少起落飛機輪子的特寫。電影中極盡展示意大利風味,其中有一場戲最昭然若揭,Juliet Mills坐馬車在酒店周邊遊玩,鏡頭所到之處,展示了當地生活的種種風情,包括起居,休閒,有婦人在街頭餵奶,更有一堆修女去戲院看於1970年上映的《Love Story》……Juliet Mills一路欣賞着意大利開放飽滿的民風,臉上似有所悟。這是典型公路片中”環境改變人“的手法,Juliet Mills其實在這旅程中學會了放開心境(她總為自己的體重煩惱),也更堅定了與Jack Lemmon的關係。 整個故事主線實則不過是講Jack Lemmon與Juliet Mills的關係變化,也是傳統”歡喜冤家“式從冤家變情侶的俗套,但特別之處就是Billy用公路電影的方式,將許多富地域色彩的小故事放置其中,比如一開始Jack Lemmon能夠和Juliet Mills扮各自父母約會,就是因為他懷疑Mills偷走了父親的屍體,想騙她說出藏匿地點而已。當他得知屍體其實是被土著torrato家族盜走後,電影就用一大堆篇幅展示了這個土著意大利家族的諧趣群像;另一個事件是嚮往美國的酒店招待員勒索Jack Lemmon,最後變成一個獨立的復仇謀殺案件,整段戲的目的只是為了讓女主人公Mills進入Jack Lemmon的房間(因謀殺現場是她的房間,為避免她被警察懷疑,將她的行李搬到了Jack房間),而她誤解是Jack Lemmon主動示好,並與其展開了一串有趣的愛情對話。除此之外,torrato家族懷疑美金貶值,堅決不答應Jack用美金支票來做贖款;而酒店男侍應卻無比嚮往美國,就連美方驅逐他出境也被他形容得美妙無比。這兩種對待美國的態度的對比,也實在饒有趣味。 回到公路片來說,雖然這部電影的結局只是兩人確認了一段情侶關係,和普通公路電影中”成長“的命題並無相關,但其實在這”一路上“,兩個人都各自都有了變化。Jack Lemmon原來並不瞭解父親,在這個旅程和愛情關係中學會了理解與寬容,他最後答應讓雙方父母合葬在一起;而Mills一直為自己的體重問題感到抑鬱,但Jack卻告訴她堅持做自己,因為這就是Jack喜歡的她——這是Mills在這段愛情關係中獲得的最大的”成長“。 其實乍看起來,Billy的這部戲其實有些Woody Allen的影子,皆因那種獨立事件造成的一些”瑣碎感“,及拍攝異國情調時強調的”當地性“,當然還有他倆的電影都擁有不少連珠炮般的對白。在Billy的電影中,《兩代情》都算特別,尤其在70年代中,Billy已經在嘗試一些新電影的手法,只不過最後證明了他其實並未適應,也註定要落寞告別這舞台。

6 有用
1 没用
两代情 - 豆瓣

两代情

7.6

111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两代情的更多影评

推荐两代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