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么?小顾老周。

谷球球
2013-08-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遍看《悬崖》是跟我妈一块儿。盗版DVD,接连几天一口气到结局。最后关头周乙倒下,我妈忍不住掉了眼泪,这让我在旁惊讶得简直说不出话——她老人家标准工科女,小说一本都没碰过(带字儿的东西只看每天的报纸,圣经还有赞美诗),整个人可以说就是“感性”的反义词。
       可就这么一主,居然被《悬崖》给整哭了。我这辈子真是头一次,知道原来我的娘亲看电视剧也是会“流下感动的泪水”的。
       就凭这一点,我觉着《悬崖》很了不起。
 
       我大概是个挺好的观众。“好”的意思就是不挑剔。小时候老师说我特擅长发现别人的优点,所以我从来干不出那种一边看电视一边挑刺儿,边挑还边兴高采烈的事儿。遇上bug能忽略就忽略——大家都不容易,毕竟“瑕不掩瑜”嘛。所以尽管看《悬崖》时,“他跟他的哥哥情同手足”这种一时短路的台词、结尾部分的逻辑混乱以及诸如此类确实让我有点不适,但完全没有影响我对它的观感和评价,当然还有感动。另一方面,大概因为尚未练就站在制高点上对别人的缺点错误指指点点的过硬功夫,我看《悬崖》也从没对顾秋妍恨得牙痒痒过——哪怕她最开始闯大祸,我也只是想,哎呀好险啊如果是我肯定还不如她呢。
       所以直到现在,我还会时不常翻出《悬崖》来重温一会儿。还是觉着,怎么这么好看啊。
 
       周乙和顾秋妍。看久了觉着亲切得很。
       先说周乙。头发梳得油光锃亮,脸上表情似笑非笑,讲话几无语调起伏,穿衣不是黑西装就是黑皮褛,奇葩的走路姿势令远去的背影分外销魂。
       顾秋妍。经常性顾影自怜症发作,怕变老怕不够漂亮怕“就这么耗一辈子”。所有的担心统统化作对周乙的各种挤兑:“去你的”“得了吧”“你可真行”。
       其实周乙挺英俊潇洒的,顾秋妍也挺清新端丽。俩人手挽手走过深冬的索菲亚教堂,走过初秋的索菲亚教堂,都好看得像是一幅画。
  
       周乙起初各种大男人。习惯了妻子的温柔似水,碰上小顾这款就只有简单粗暴地丢一句“我不喜欢自以为是的女人”。
       顾秋妍一开始各种不服管。用东北话说是主意忒正,动不动小脖儿一梗梗,自把自为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后来周乙还是学会了怎么对付顾秋妍,顾秋妍不服管也只剩下了嘴上说说。记得小顾刚生完孩子老周让她译电文,小顾抱怨“你一来就让我干活”,老周即刻说,你想什么时候译就什么时候译。小顾立马老老实实坐在桌边。
 
       周乙有时显得无情无义。好容易去见一趟老婆,开口就问“发报机呢”,过一会儿还是“发报机呢”。
       顾秋妍就时不常感性过度。没事儿弹个琴看个话剧,有事儿就掉眼泪,比如为老瓦。
       可谁都看得出来,周乙有颗悲悯的心。同时他又是细致的。所以当老婆问“她漂亮么”的时候,他会说,“不漂亮”,当最后离开妻儿,他会告诉她“你是我今生唯一的爱”。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她需要这些。而顾秋妍也是坚毅的,危急时刻不顾一切豁得出去的。不过那段著名的悬崖逃生之所以动人,也许恰恰是因为她那一点点的手忙脚乱,以及获救后的一句“我现在是不是难看死了”。当她用大棉手套捂着脸哭得乱七八糟,那一刻的真实显得特别可爱。用周乙的话说,“很漂亮”。当然,小顾是要貌似不领情地回敬一句“得了吧你”的。
 
       周乙说顾秋妍是民族主义者,自己则是国际主义战士。小顾忍不住郁闷:“你说你怎么总是比我高明呢?”
       小顾当然知道,老周就是比她高明。所以小顾很服老周。小顾这样的女的,漂亮,聪明,清高,一般人是降不住的。提起丈夫的时候她说“我跟他们家打交道打了很多年”,所以她跟丈夫大概算是青梅竹马,丈夫该是很宠着她且让着她的。于是老周一开始对她疾言厉色,她马上逆反心理发作,毫不客气地留下一个“道貌岸然心理阴暗”的印象。
 
       后来慢慢地,老周和小顾就找到了彼此的相处之道。
       老周逐渐明白,以前对待老婆那一套在小顾身上是不管用的——小顾不是隐忍型,不顺心的时候是要发作的,想不通的时候是拒绝执行的,而且最要紧一点,她是吃软不吃硬的。
       老周是谁。个中窍要给他发现了,小顾从此就手到擒来。印象最深的是高彬给孩子取名字事件。小顾火冒三丈,结果人老周一句“祖国的语言不容任何人玷污”,她就没脾气了。可是当然,老周的温言劝导一定是包含了真诚的关心和体贴的。
       老周的老婆对小顾说,老周是个把什么都藏在心里的人。所以老周身边有小顾挺好,否则他真容易憋坏了。小顾对付老周有两招。一招是刺激他。“你就是不爱给孩子洗尿布”,“爸爸干坏事儿了我让他罚站呢”,还有那段特好玩儿的“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还做这种危险动作”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小顾说这些时老周是好气又好笑的,他不知不觉就会用小顾的口头禅来回敬:“你可真行”。
       小顾的另外一招,其实也不是什么招了,就是恰到好处的理解和关怀。老周回来若心事重重,小顾总是会及时发现的。老周和老魏起争执,小顾总是站在老周这边的。小顾自己跟老周吵了架,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会不安的。
 
       人们总是追问老周和小顾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我想如果你希望他俩没有,那是可以找到许多证据的。这些证据多是“明确的语言”:剧中的台词,还有主创的解释。当然,如果你希望他俩有,也是可以找到大把的剧情来举例说明的。
       话说回来,若然此处少了这留白,《悬崖》就远不如现在这般令人回味了。
       就像老周说的,“这样的家庭一千年也出不来一个”。所以老周和小顾之间的感情,没有人能够说清,也真的没必要说清。这份感情里面,有一些是两个人的相互欣赏,有一些是作为“莎莎的爸爸妈妈”的习以为常和不知不觉,更有一些则是日积月累的相互依赖、同生共死的义气恩情。
       遗憾的是我们常常陷入怪圈,假定自己是迷惑的,而旁人都是清楚的,于是总费尽力气试图揣测别人的内心。殊不知对于感情,其实很少有人是绝对清晰的。
 
       老周是个男人,行为中的“应该”多一些。所以他要送小顾走,小顾走不了的时候,他又想要带走莎莎。
       小顾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绷不住”的女人。所以她会坦承已把老周当作精神上的丈夫,会孩子气地幻想家乔将来娶了莎莎,“两家人永远在一起”。会明知道帮不上老周也想留下来陪他,会因为老周要带走莎莎而几近崩溃。
       老周不解小顾为什么“忽然间不讲道理”——明明自己要做的是一件绝对“正确”的事情。不过他回头仔细想想,应该也就懂了。
       好在到了最后关头,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有个词叫做“随心而动”——无论小顾对老周,还是老周对小顾,都只剩下了一个愿望:希望对方能够活着。
 
       老周回来那天,小顾看着他从天而降,那一份心情是我们难以描摹的。最后的餐桌上,他们你来我往写了些什么?想必少不了互相挤兑吧:“想当初你还给我戴绿帽子”之类。不然的话,怎么会笑得那么畅快呢。
       阳光从铁窗透过,老周点燃小顾送的打火机,他在想什么?
老周送的镯子是普通货色。小顾曾经是瞧不上的。可是最终,“能留下的,才是最好的”。
       我的泪点有点奇怪。不是老周抱着莎莎在警局里“表白”,不是他最后的倒下,而是小顾带着女儿回到凌乱的家中,莎莎居然会帮着妈妈收拾东西了。
       谁说孩子什么都不懂啊。
       想起莎莎还是小婴儿的时候,一定要爸爸抱着才肯不再哭闹。小顾于是对老周笑说:“等你变成白发老翁了,让这孩子好好孝敬你。”
老周终于在躺椅上睡着了。小娃娃就睡在他的肚子上。
 
       很多人又说,小顾有过这段假投降,将来等着在各种运动中被整得很惨吧。可小顾已经不是原来的小顾了。她最后的眼神是淡定悠远的。是经历塑造了她。我想她会像老周一样,用信仰去超越仇恨。她已经可以承受一切,也一样会宽容一切。
       这些都是老周留给她的。
       远远不是一个玉镯子那么简单。
180 有用
3 没用
悬崖 - 豆瓣

悬崖

8.4

2759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3条

查看全部53条回复·打开App

悬崖的更多剧评

推荐悬崖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