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末点》中的音乐象征与歌剧曲目赏析

Celeste
2013-07-22 看过
课程论文,现在看来写得好水好浅
-------------------------------------------------------
     伍迪艾伦也许算不上20世纪最伟大的电影导演,但他绝对可以算是最奇特的导演之一,他自身强烈的电影风格总是给人或以捧腹大笑、或以深刻哲思的观影体验。2005年到2007年,他离开了一直以来自己热爱且不断作为镜头场景的曼哈顿,来到了“雾都”伦敦,拍摄了以犯罪悬疑为主的“伦敦三部曲”。
  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是《赛末点》,讲述了一个爱尔兰来的穷小子,跻身进入伦敦上流社会中而引发的一串关于爱与欲、罪与运的故事。这不是一部伍迪艾伦的正常套路电影。这个从曼哈顿小城镇里来的犹太老头子,带着他宽大的眼镜,无时不刻不在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世界上的生命哲学,人为什么有欲望,为什么需要做爱,为什么产生罪恶,等等。就好像《安妮·霍尔》里最开头被带去看心理医生的小男孩一样,小男孩持续不停地担忧着这个宇宙正在有不断膨胀爆炸的危险,尽管宇宙的事情与小男孩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他的脑中只会思考这些庞大的命题。“我觉得脚下永远是深渊,而拍电影就是为了让自己分心,不用去焦虑。假如我不去思考如何为凯特·布兰切特写一个好的场景,我就会胡思乱想更宏大的问题,而那些问题是无解的。”这个满世界胡思乱想的小个子导演需要一刻不停地拍戏,将脑子里乱想出来的东西变成真正电影,不然他也会控制不住地如那个小男孩一般思考着永远无解的问题。但他的电影一直充斥着一种幽默感,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社会学家齐美尔那样,将这个世界把玩在手掌之中,告诉你这是怎样那是怎样,带着讽刺群嘲的表情装着傻,也能从中看出他
  整部电影结构非常严谨,伍迪在欧洲三部曲中,除了《独家新闻》延续了他一如既往的轻松诙谐格调(也可以认为只要导演亲自出演的片子都很具有个人诙谐风格),《卡珊德拉的梦》与《赛末点》皆能够看到正经严肃之感。有人说《赛末点》伍迪艾伦挑战类型剧的最好作品,也有人觉得模仿痕迹过于突出、又少了个人风格而拍得不伦不类。伍迪艾伦从来少不了点子,他创作这部电影,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看到他的模仿痕迹,甚至在片头公然让男主角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实在有点“看,我在玩弄经典,不过玩弄得不错”的自恋感。虽然少了很多他以之为标志的啰啰嗦嗦掉书袋,转而昭告天下在模仿俄国小说范本,但依然不失为一部佳作。电影的前半段把时代背景替换一下就很有比利·怀尔德的世俗剧之感,有点《日落大道》那种展开方式,为了利益与情欲去编织一个勾心斗角的谋杀故事,悬疑感与娱乐性兼备;而后半段中,伴随这歌剧《奥赛罗》唱段而进行的一系列谋杀后,就又有点希区柯克的悬疑。
  电影中最让自己感到称奇的不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故事内涵,不是从曼哈顿岛伦敦的格调转变,而是配乐上大量地使用歌剧。众所周知,伍迪艾伦对于音乐很有自己的一套品味,曾经每周都要到曼哈顿某个俱乐部演奏单簧管的他,常常在电影中彰显着自己对于爵士乐与摇摆的喜爱,也许纽约曼哈顿这样一个有着自由绚烂生活的地方,用蓝调爵士是非常贴合意境的主意。而伦敦的常年阴晴不定,就要在其中加入歌剧这种恢弘庄严的气氛。在《赛末点》全篇使用了歌剧选段作为插曲,其中不乏世纪歌王卡鲁索的原声录音,这种老旧的唱片显出的嘈杂噪音,与伦敦阴暗的天气遥相辉印,营造出一种诡谲的黑色华丽。歌剧的唱段由于本身带有的情感和故事背景,更是起到了暗示故事发展与增添情绪推动的作用。用音乐动机来象征人物、剧情以及重复概念的英勇,对于伍迪艾伦这个毫不掩饰喜欢象征主义的人来说,还是符合他那一贯“掉书袋”的作风。
  在剧中,男主人公因为对上流富家子弟提到自己喜欢音乐剧,才因缘巧合以此为契机打入了同样喜欢歌剧的上流社会一家,因此歌剧占了电影的很大一部分戏;同样每一段歌剧唱段出现在戏内的时间也刚好与剧情贴合得不错。因为篇幅限制且已经在课上放映了这部电影,情节便不再多做赘述。这篇文章主要想做的是对《赛末点》中的歌剧曲目进行一个梳理。
  影片的最开头起到奠基全片基调的“幸运论”的一段独白,配上网球在打出中间擦网后暮然定格的画面,告诉观众“天分不如幸运。有些时候有一点点运气,你就能继续前进;有时候少了那么点幸运,那你就输了。”这里选用的配乐是卡鲁索演唱的多尼采蒂《爱之甘醇》中最为著名的唱段《偷洒一滴泪》(Una furtiva lagrima)。这段歌曲在剧中一共出现了四次,第二次出现在男主重新在伦敦美术馆找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美国性感女演员时,那时他一连串的焦虑找寻、谈后幸运之神突然降临到他身上;第三次则是男主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因为对女演员的不断纠缠而产生恐惧不安,从而似乎暗暗下定了决心要了解这个麻烦;最后一次则是在剧末,男主角因为丢弃的戒指被流浪汉捡到而逃过了将要经受的法律惩罚,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孩子,一家中产阶级的上流人在家中开着香槟庆祝这锦上添花的喜事,影片结束。可以说这一段音乐贯穿了整片电影的始终,用象征的手法宣扬着主角成功的最大原因——运气。这四个地方都是电影里转折的节点,而每一次《偷洒一滴泪》的出现都暗示着主角的内心与其际遇都在运气中注定了他一生的成功。伍迪艾伦深谙象征主义之精髓,这首看似哀怨实则在庆祝与爱人修成正果后的感慨,充满了对男主人生中充斥着如网球比赛赛末点一般幸运际遇的喟叹。
  在《爱之甘醇》中,“偷洒一滴泪”的唱段出现在剧里男主人公发觉女主角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爱着军官时,看似哀伤的旋律里掩藏的其实是对相信爱情后的深深喜悦与喟叹。“一切全都弄清,一切全都弄清,她爱我,她爱我,能肯定,能肯定,这时候我能听见她美好的心在跳......”这歌词所象征的是在爱情中,绝处逢生的转折,为了爱情而生而死,既有对过去那绝望的境遇进行回顾而哀怨,又有对现实中“依然爱我”这一发现而产生的无力的喜悦——虽然有开心,但那在长久以来的难过中已经无法再激发出来,只能产生绵长欣慰的淡淡感伤。这支歌曲采用了老式录音,那种破旧唱片的嘶哑声给本来就闪现着忧伤的旋律更加增添了黑色幽默感。男主人公便是在这样一种歌曲渲染下,在一次次的绝处转折中,抓住比赛赛末点的幸运,完成了一次又一次人生事业上的顺利高升。歌曲所闪现的哀怨与无力的欣慰,在主角获得命运女神的垂青后显得更显嘲弄感,其实幸运的降临比不凭借一个人的努力或真善美的品质,有时只是那一个命运弄人,就让幸运降临到你头上。
  第二首出现的拥有象征意味的歌剧是男主角在与他所认识的富家女一起约会、结婚与婚后幸福生活时所用的《我的小亲亲》,选自戈梅斯的《瓦尔萨多·罗萨》。充满了轻快意味的曲子旋律让自己听时不止一次想到了伍迪艾伦去年所导演的《爱在罗马》,这是一首与全片悬疑冷峻的基调不怎么一样的一种纯喜剧风格歌曲,少了其他歌曲的忐忑不安与凝重,拥有的是少有的单纯,与片中不谙世事的富家女一样,有的只是对爱情的渴望与假想中的婚后幸福。
    男主角与美国女演员诺拉相聚之时的主旋律是比才的歌剧《采珠人》里“我想我依然听得到她的声音”(Mi par d'udir ancora)。这首歌曲有着比“偷洒一滴泪”更加的哀怨,给人以一种并不安全的感觉,不禁让人担心接下来会产生怎样的悲剧。曲子用在作为诺拉与男主一起时的基调,象征了他们之间最后并不能产生善果的爱情——或者说是由欲产生的爱。
  全剧中最让人印象深刻而让人紧张提心吊胆的片段莫过于那长达12分钟的谋杀情节。这里男主角假装约已经成为他妻子的富家女一起去看音乐剧《白衣女郎》来制造不在场证明,自己则拿起猎枪跑到美国女演员的公寓,先入室枪杀了隔壁老太太以装出强盗抢劫来买毒品的假象,再在女演员回家时将她杀死在楼梯上。这其中《奥赛罗》选段贯穿了整个谋杀的全过程,古老录音的音质以及奥赛罗这一段中本身的紧张与伟大的悲剧情节,给整个电影套上了黑色的华丽之感。开头的《黛丝德蒙娜》一段有着浓浓的悲愤之情,不断躁动的旋律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心,让人不知道激昂的音乐中下一秒将会发生些什么;影片中在这一段出现时,男主使用猎枪杀死了隔壁邻居家的老太太,郁躁的旋律充斥着整个谋杀的全过程。中断的《现在永远再见了》则是激愤之后少许的平静,影片中则是男主坐在昏暗中等待情人回家,他那坐在地上默默哭泣的动作似乎看出他对于走出这一步的后悔,还有已经不能回头的害怕,这种对于人生行为的思考与《奥赛罗》中奥赛罗对于自己对妻子不忠而掐死妻子时的愤怒悔恨具有相当同步的感情张力。唱段的后半部分则在《听好了,远处苍天》进行进行到高潮,此时高音突现,张力十足,充满了残酷的紧张,男主便是在这样一种音乐衬托下杀死了情人,完成了自己人生一场最大的赌局,逃离了现场。
  《奥赛罗》这一作品中人物的人生矛盾在歌剧里通过旋律与歌词变得更为纠结,歌剧中这一段的表现很好地显示了奥赛罗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痛苦、残忍、悔恨,不禁让人们思考这样的悲剧是拥有怎样的爆发力和悠远意味。同样地,这种象征正好对应了男主角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谋杀之中对于罪与罚的探讨。他在开始进入隔壁太太家门时门口的徘徊,在杀了老太太之后纠结痛苦地在地上哭泣、踢门发泄自己的懊悔,差点被发现时的绝望,还有最后杀完人后浑身脱力的神情,在惊异于演员乔纳森·莱斯·梅耶斯那入木三分的演技之外,整体一个音乐的渲染也象征着这种蕴含着多种感情的情节推动。伍迪艾伦毫不避讳自己对莎士比亚的尊敬,尽管这里用的多是俄国文学中的基调,但他还是选这样的经典作品为自己所用。这一近12分钟的片段堪称是整片的最精彩部分,短短一段中就完成了起承转合,在其中产生的不断紧张悬疑显示吊足了观众胃口,而最后那高音的结尾又产生了无穷的爆发力,留下了无数悠长的遐想空间。
  在男主角将入室杀人后带回来的戒指丢弃的那个片段中,威尔第歌剧《麦克白》的唱段响起。伴随着悠扬的旋律,戒指以慢动作划出一道抛物线后在栏杆中跳跃、闪烁、最终落下。整个画面像极了开头网球在擦网时慢慢地落到了网的这一边,旋律也如此从高处滚落下来。这是一个全片决定命运的时刻,在这一刻中男主角的幸运之神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前来,帮助他逃过了法律的惩罚。《麦克白》也作为莎士比亚经典悲剧之一,在这唱段《我的孩子们,哦我的孩子们》中,哀伤的旋律与凝重的男声伴随着镜头阴暗中决定命运的那一个赛末点,显示了整部片子中无法逃脱的对于命运的捉弄。要说麦克白与男主角克里斯有什么相同点的话,那就是命运对他们都开了一个大玩笑,一个在注定好的命运中无法自拔地酿成悲剧,另一个则被他一直信奉的运气所笼罩,上演了最大的闹剧,最终背负着犯下的罪孽过着梦寐以求的上流社会生活。
  在电影中还有其他非常经典的音乐,比如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威尔第的《弄成》等,这些经典的唱段让整个电影的听觉上产生了更深层的思考与观影快感。而伍迪艾伦又是个非常偏爱象征主义的电影导演,他不仅在散文中大谈特谈象征主义,在电影中也不断借用象征来表达自己想说的东西,多为讽刺,发人深省。他不断用旁敲侧击的知识来表达自己想说的某些东西,而只有特定的具有与之相当知识阅历的人才能读懂,并且为之会心一笑,这也许就是他不断受文艺青年追捧的原因之一。歌剧的风格相比较从前他所用轻松慵懒的爵士蓝调,显得更为浓烈而带有强烈的感情,不再是什么都无所谓的“纽约客”态度,而带上了更为厚重的历史与复古感。这使得《赛末点》在音乐中也一改从前的轻喜剧电影风格,转向更为宏大深远的题材中去,去探讨人生,探讨无常的命运,探讨他一直存在于脑子里的宏大命题。
  
参考文献:
【1】伍迪·艾伦:电影人生,[美]理查德·席克尔著,伍芳林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2】用歌剧诠释人生,豆瓣库客音乐小站乐评, http://site.douban.com/125361/widget/notes/7376708/note/212796907/
【3】谁敢模仿伍迪·艾伦,钱江晚报5月27日B2版全民阅读板块报道,http://qjwb.zjol.com.cn/html/2013-05/26/content_2154856.htm?div=-1
69 有用
0 没用
赛末点 - 豆瓣

赛末点

8.1

11641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赛末点的更多影评

推荐赛末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