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不再有我

treeblue
2013-07-02 看过
  ATV《戏王之王》。
  这个故事的年代基本和《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平行,由六七暴动到廉署成立、鱼翅捞饭这些。虽然前者走深刻暗黑路线,我倒觉得诙谐得来温情脉脉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好看些。《戏王之王》的不少角色都嫌扁平,比如秦沛和鲍起静的戏份整个都很酱油,大概是为了交待父子情仇——但是林祖辉演蒲杰这种狠角色又不到位,反倒是罗烈和江华这样的父子情还真实可信些。

  二姐说这部戏里宋子祈和蒲俊都不算有魅力,我说方刚应该很有魅力啊!虽然之前我颇怀念方刚那张橘子皮脸,但乔刚这个角色真是睇来眼冤,能不看就不看……《银狐》宋学礼固然是恶人,也就是嚣张、凶狠,乔刚则别有一种阴鸷,他上位后开始穿皮草佩戴宝石扳指,我就感觉他一定是“欲练神功挥刀自宫”了……乔刚的发迹又有太多杰克苏的成分,比如雷百川谢郁文都是动一根手指就能把人玩死的角色,哪里为了美色就轻易败下阵来。正派阵营里的宋子祈一样是杰克苏,我很怀疑这样的纯情人物怎么可以在电影圈存活。存活也就算了,他还很成功——大概是因为电视剧总要给人点希望。另一方面,宋子祈的好处是他不执着,中意的姑娘爱上了兄弟他没要死要活,和小曼也好乔茵也好都是欢欢喜喜拍拖;他得意的时候也不忘形,不像蒲俊那样计较。大概是福泽深厚之人吧,虽然的确是一点魅力也没的。

  人物之间还是纠结的食物链关系。雷百川和谢郁文的罩门是雷昭仪,雷昭仪爱乔刚,乔刚唯一对胞妹乔茵剩那么点真情(但为什么我觉得乔刚对雷昭仪也是真爱啊好纠结),但乔茵爱他的对头宋子祈。支链上蒲杰爱小曼,小曼痴恋子祈……子祈么,我说了,福泽深厚滥好人,谁需要他他就爱谁多一点的样子,所以我还是把箭头指向余凯晴吧,最后凯晴爱蒲俊,蒲俊爱凯晴,总算有个圆满。
  理论上我是萌蒲俊凯晴这一对的,因为他们活得比较纯粹,就好像我在《金枝欲孽》里只喜欢远离是非的福雅。蒲俊就是天生的明星,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这种。乔刚不能怨自己长得丑,有些气场是天赋的,多少小白脸一样埋没在演艺圈呢。世俗机变一道,蒲俊是不通的,子祈虽然圣母得过分,也比他清醒得多。所以蒲俊就是片头里那尊实为扯线公仔的奖杯,被幕后运作玩残是自然不过的事情,然而这种风光背后的辛酸,在艺术上又是件一啼万古愁的美事。在这点上乔刚赢不过秦峰,也赢不过蒲俊,大结局里那场悼念活动,点题点得好。
  二姐说江华这里演得很应付,我觉得大概是对手不行。阿晴的纯真中别有一种刚烈,很是特别,天王巨星蒲俊只取这一瓢饮,合情合理。但区姐姐的阿晴基本上就是个一根筋的受气小媳妇,各种烦人各种不make sense,而且乱穿衣服。她那一双妙目里见不到多少痴,反而透出轻度的弱智……后来两人重逢的时候蒲俊多么灿烂多么舐犊情深啊,这个当妈的纯粹把旁边的小孩当活道具。所以江华大概戏接得很吃力吧……这个角色怎么没找万绮雯呢?

  小曼这个角色有人说很出彩,我觉得是情商低抗压能力差……失一次恋就顿时觉得什么都靠不住一心为名为利了,根本没有因果关系的好伐。李香琴也是靠谱慈爱的星妈,又没逼良为娼卖女儿。为名为利之后,小曼又突然要真爱了,蒲杰人品相貌上没得挑,而且是真爱,结果她嫌弃人家捞偏门——被包养也算是捞偏门啊,这道德感好诡异。也可能她最爱的始终是宋子祈,那又大可不必去招惹蒲杰。她似乎不懂人生总有遗憾,她一条路走不通,就求其换套价值观再来过,终是折堕。
  大多数人都有贯穿始终的价值指导。雷百川、乔刚之流追求商业利润和个人的绝对权威,宋子祈坚持艺术与良知;蒲俊则不理这些,他性格上的缺陷导致他连自己的小日子也过不好,但摄影机一开他就光彩夺目,这样一个浮浪子弟,演戏倒从来不敷衍。至于凯晴,蒲俊就是她的天,肯付上千万倍什么的。所以以上都求仁得仁,小曼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是几乎穷途末路了,才看清人生。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国语歌和国语电影还大行其道。蒲俊和阿晴的主题曲是蔡琴的《我曾经来过》,大概是主写阿晴的,可是我听到“夕阳下不再有我”一句,脑中却是蒲俊邪魅的笑容,那一个潇洒的转身。
7 有用
1 没用
戏王之王 - 豆瓣

戏王之王

8.2

131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戏王之王的更多剧评

推荐戏王之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