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 新世界 8.7分

所有警察都是混蛋

Nobervem
2013-05-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韩国的犯罪类型已然成为韩国电影的一个特色代表,说起韩国电影,犯罪片个性鲜明,与好莱坞此类型片各具特色,影响极大。警匪卧底片却不是很常见。此片也算是此类型新的尝试。

导演朴勋政资料不明,年龄不知,履历亦未知,仅知在电影行业以编剧出身,2010年两部编剧作品上映《看见恶魔》与《不当交易》。《看见恶魔》秉承韩国犯罪片的风格,加上导演控制能力不错,虽然算不上极佳作品,但力度极强,场面刻画,令人印象深刻。《不当交易》则获第32届韩国电影青龙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三项大奖,想来也必定有高人之处。这两部都是现代犯罪题材。2011年,这位编剧似乎耐不住寂寞,编导了韩国古装《血斗》,看豆瓣上的评论,这部处女作似乎让人不甚满意。2013年则又回归到现代犯罪题材,编导《新世界》,从《新世界》来看,导演朴勋政很有才华,并且野心很大。

看《新世界》能看到两部片子的影子《无间道》、《寒战》,警察制定行动策略,然后花费心思去执行这一点像《寒战》,警察派卧底长期潜入黑帮,并里外策应,这一点又像《无间道》,但是整部片子呈现出来却并不偏向哪种,成为自己的风格,你明明知道它这里像那里像,最终你会认它是《新世界》却不是《无间道》抑或《寒战》。

金门集团作为全国性暴力组织在虎派的企业型组织,被警察视为严厉打击的对象,金门集团石东出会长刚摆脱警察长达一年的犯罪嫌疑调查,却突然意外车祸身亡,警察想长期“监管”金门集团,以姜科长为首的警察希望通过干预新会长选举达到挟制金门集团的目的,于是制定代号“新世界”的行动策略,意图扶植金门集团二把手张守基,但事情发展慢慢失去掌控,姜科长不得不把最后的希望放在长期卧底的李子成身上,最终李子成顺利成为新会长,“新世界”行动完成,但新的世界却刚刚开始。

“新世界”行动完全出自姜科长一人之手,姜科长的上司自认没有能力去做挟制工作,而只有姜科长能处理这件事情,以至于姜科长想辞职也未被受理,而姜科长的手下,连拍摄监控的基本工作也不能完成,能力更加不济,卧底潜伏的人一来被金门查出底细被杀,二来像李子成却又不能轻易暴露,整个片子,也只姜科长这一位警察在起作用。

姜科长其实是新近才从姜队长升职上来的,从金门四把手李仲久嘴里可以知道,姜科长在队长这个位置上干了很长时间,从片子中,我们可以推测姜科长的主要任务就是与金门集团对抗,别的工作似乎没有或者很少做,那姜科长会是因为什么功劳而升职的呢?与此巧合的是,金门集团石东出石会长在经历了长达一年的犯罪嫌疑调查之后却突然车祸身亡。这一事件可能是意外也可能像李仲久所质疑的,“这会不会是谋杀”,片子在这上面没有过多交代,只在出事之前有一个拍旁边车的镜头,这个镜头却也意味深长,我们倒不妨猜测一下,除了意外,谋杀的话谁最有可能。

第一个有嫌疑的当属姜科长,警察对石会长调查长达一年,意图自然是要投他入狱,但是不凑巧,偏偏石会长功夫了得,将自己洗白。从姜科长与丁青的对话中,姜科长所代表的的警察并不想摧毁金门集团,因为摧毁之后新的集团又会成长起来,到那时资料搜集与监控会更加麻烦,这里也暗示警察资料搜集容易很可能有特别手段,比如卧底,从整个警察的策略来看,挟制是从始至终没有变的,警察想要把石会长除掉,很可能是因为警察已经挟制不住石会长,长期调查未果也可说明,正当途径无法挟制,只能采取不正当手段,意外很可能便是姜科长预谋杀害了石会长,除掉石会长在警察战略上是一大成功,并且做得毫无知觉,姜科长升一下职也不足为怪。从姜科长的性格来看,姜科长也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第二个有嫌疑的是金门二把手张守基,在金门内部,张守基是有名无实的,张守基的帝日派被兼并,自己也受到排挤,空居高位,没有实权,处于“半隐退状态”,在警察看来,张守基是比较软弱,利于挟制的,另一方面,能在金门中居于二把手,即便是没有实权,也可想见此人之前如何了得,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甘于低头屈膝,机会一到必然会想有作为,后来也足以证明,当所有具有竞争力的会长候选人不能参与竞争时,他便联络金门中的有选举投票权的前辈们,要力保自己能任会长,甚至还自己组建了小型武装力量。而在石会长手术室外,医生出来告知结果时,其他人起身走上前去,唯有张守基略微起身,整个事似是与己无关,又似全在自己掌握之中。然而不幸的是,张守基日薄西山,不复当年,与警察的预期相合,却也害苦了自己,他要除去李子成这个把柄,却反而被杀。

剩下的人,三把手丁青,四把手李仲久,似乎都找不到动机,金门的前辈们更是无权无势,谁给的好处多便偏向于谁,即便有动机也无能力。

姜科长的挟制策略要让张守基当上会长,但最具竞争力的却是三把手丁青和四把手李仲久,为了达到目的,第一个计谋是让丁青与李仲久相互厮杀两败俱伤。

李仲久自负自大,霸气外露,行事嚣张,自称“唯舞独尊”,他是石东出会长在虎派的右臂。姜科长看透了他的性格,在选举会长的关键时候将他逮捕,意图十分明显就是为了让他不能参与选举,就不能当上会长。而这件事在李仲久看来,将自己逮捕无法当上会长只对丁青有利,丁青是唯一能和他竞争的人,但丁青行事邋遢顽劣,却被会长看中,经营金门的主要行业,很可能成为金门的继承人,自己地位受到排挤,在他眼里,丁青就是个废物。李仲久存着这样的想法,姜科长稍加引诱,李仲久便不能自制,即便自己已然明白姜科长是借刀杀人,自己也甘愿做姜科长的刀。于是出动自己的在虎派,终至丁青惨死。

而丁青邋里邋遢有点不务正业甚至还没什么品位给人礼物还买山寨货,不仅在李仲久的眼里他是废物,在下面手下人眼里他可能也是废物,他自己很明白,在调查卧底时说着你们以为我是废物,在电梯被砍也说着同样的话。其实最令人诧异的是,他竟然被会长看中,坐着三把手的位子,会长究竟看中他什么?关于丁青这个人物,片子尽是细节刻画,塑造得很成功,给人印象深刻。丁青原是北大门派的头目,与在虎派合并,屈居金门旗下。丁青表面上邋遢不羁,判断力却精准,处理问题果断有谋略。姜科长在他飞往上海的飞机起飞前拦住他,他断定对自己的行程掌握这么精准必定是有卧底,试探问了姜科长几次,姜科长不置可否,其实姜科长已然心虚,没想到这个时间的小细节竟然败坏了自己整盘棋,丁青则是当机立断,马上着手调查卧底,并且在中国黑客的帮助下,取得卧底资料。仅此一处,姜科长已输了一筹,既然已经被对方觉察有卧底却没采取任何保护措施,而丁青抓住一处线索,进而顺藤摸瓜,全盘都在他掌握。

丁青每次往返中国与韩国,都要给他的“兄弟”李子成买个小礼物,尽管每次都是手表,还是山寨货,但是大哥每次都记挂着兄弟,实在太难得,对于自己手下,丁青顽劣不羁的性子发挥出来,拳打脚踢,虽然也算是玩笑,但终究不够庄重,但对于李子成,航班往返都会给他电话,当面则又十分敬重。影片结尾插叙了六年前李子成与丁青刚入道时收拾一帮小混混,丁青开门,就转头关门,说人太多了,走吧,先就怂了。老大让你收拾一帮小混混,竟然不行,这怎么行。李子成二话没说,冲进去挥刀就捅,丁青则又返身回来,一起开杀。过了会儿,门开了,两人背后尸横满屋,两人要抽一支事后烟,火机偏又打不着,微觉遗憾,但也没关系,两人脸上漾出了事成的笑。

这里短短几个镜头,是全片的关键所在。丁青与李子成可说是出生入死,相伴许多年,丁青怂了,但李子成却进去了,自己便是怕了被人砍了也不逃走,丁青重义气可见一斑,即便是与之敌对的李仲久,他在姜科长面前也绝不出卖,这里也可知丁青谋杀石会长的嫌疑绝不会有。石会长是在虎派,丁青是北大门派,之所以能看中丁青,猜测实则是看中他做出来的成就,而这些成就却是李子成与丁青一起从北大门派做起的,而丁青甘愿做助手,把大哥的位子给丁青做,这里是李子成给丁青的恩情义气。丁青对这位兄弟实在太尊重爱戴,一起闯荡时,李子成脸上现着笑,现在他察觉李子成表情严肃,便倍加关怀,虽然他不知其中的真正原因。

丁青查出卧底有李子成时,应该有愤怒,主要还是没想到,从出道时起,李子成给他的恩义比他要多,更没害过他,这个不能说的太绝对,很可能李子成将丁青的行踪给姜科长通风报信过,丁青是重义气的,资料收起,当作没发生过,但却要给李子成一个警告。只与李子成接触的围棋老师被抓到了审讯仓库。李子成没揭开桶盖时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了,看到是围棋老师(老师好身材),已然吓呆,查到围棋老师必然查到他,丁青说资料后面还有一人,李子成额头冒汗颤颤巍巍,心提到了嗓子眼,结果旁边的石武被拍翻。影片开始是李子成在审讯出卖石会长的卧底,当时问话审讯的人也正是石武,再给那位崔理事动大邢前,石武表情中恐惧一闪而过,似乎就预示着自己现在的下场。李子成当然也是如此,看到卧底被杀自己吓得一身是汗,这对于杀过人的他肯定是不正常的。而丁青没有追究到自己,自己掏枪毙了围棋老师,一来减轻她的痛苦,二来表明立场,但是丁青头都没回,警告作用已经起到。

姜科长计谋得逞,丁青没想到自己如何也不出卖的李仲久却是毫无义气可言,丁青被除,李仲久被关,剩下张守基。

丁青一死,李子成接替了他,一下子成为能与李仲久相对抗的人。警方扶植张守基的计划即将得逞,姜科长则进一步要让李子成把张守基取而代之,自任会长。姜科长的挟制计划似乎要发挥神威了,让一名警察当了会长,又是自己的下属,自然能控制的住。

“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策略在这里其实一开始就是不能成立的,即便是身为警察的李子成做了会长。姜科长自认为控制了会长就监管了金门,而实际是姜科长没有办法挟制会长。石会长是第一个例子,接着李仲久或者丁青他都无法控制,即便最软弱的张守基,在即将得权时就企图摆脱这种束缚。丁青与姜科长谈过一次话,并重金贿赂他要姜科长放手不管,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但姜科长执意不听,属于强行干涉。挟制的任务最后只得交给李子成。而李子成从一开始就与上司警察姜科长存在了难以弥合的矛盾。

李子成不想再继续做卧底,姜科长一再答允却又一再违约。李子成为什么不想当卧底呢?首先,李子成最初是想当警察,结果干了八年卧底,做的全是和警察相违背的事情;其次,干了这么多年黑帮,丁青把自己当兄弟,他自己在正与邪之间挣扎,再不退出,恐怕真的要成为黑帮;再次,卧底的下场他是见过的,担惊受怕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最后,他妻子怀孕,他滋生了去国外生活的想法,想安定下来。卧底的事情做了这么久,本来盼望柳暗花明就要到头了,李子成自己也临近到崩溃的边沿,和围棋老师下棋时说他棋艺没进步,他自己想着脱离卧底的事情,自然是没什么心情下棋,听到新的任务来了,自己还要继续卧底下去勃然大怒。在丁青面前,六年前做起砍人的事是笑的,现在苦着脸说自己累了。围棋老师和石武的卧底身份被发觉,并双双被杀,这又是一大诱因。最后因为案件原因致使自己的孩子没保住,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这个时候也已经不是做不做卧底的事情,正与邪之间要做出一个选择,但正未必就正,邪也未必真邪。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则几乎完全可以归结到姜科长身上。姜科长把李子成当做了一枚关键棋子,不会轻易舍弃。八年前,因为华侨的身份,还年幼无知的李子成被姜队长派去做了卧底,一做八年,李子成成长为金门得力干将,也成为监控金门的利器。但此外,姜科长也是怕李子成翅膀硬了无法管束,为此,姜科长还以李子成的妻子的出身为条件要挟其对李子成进行监视汇报。姜科长是个为了自己的挟制策略不择手段的人,挑拨丁青李仲久的关系是其一,逼迫李子成妻子是其一,还“勾结”扶植张守基是其一,对于李子成,一方面在任务上不断推进使李只能一步一步跟着为他服务,一方面还采取怀柔政策安抚李子成,比如给李子成未出生的孩子买衣服和玩具,但是显然李子成卧底问题不能解决,这样的安抚甚至有适得其反的作用。一连串悲剧发生后,李子成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李子成取得了会长的位置,内心却被姜科长逼向了黑帮。丁青在病床上告诉了他两句话,你要做出选择,要狠心一点。李子成将丁青的延边的老棒子派了出去杀了姜科长,影片开头,李子成审讯一名崔理事的卧底,这个崔理事该是饰演姜科长的崔岷植所饰演的,又像是预示姜科长最终结局一样,一个投入海,一个投入池,这时的李子成心狠了,也表明了立场。

这个时候,“新世界”行动可以说圆满完成,警方自己人成为会长可以供警方挟制,但能控制他的姜科长已经不在了,即便是在,真的能挟制他吗?李子成还愿意配合警方被挟制吗?

新世界开始了。

朴勋政的编剧功底已然如此厉害,整个故事逻辑分明、脉络清晰、环环相扣,将一个警察被逼成黑帮老大的故事写得十分精彩。

但故事中有两个地方算是漏洞:
1、互联网时代的卧底竟然将卧底人员的资料链接在网络上,这可能是最大的败笔。警员资料放在网上,尽管有各种网络监管设置,唯一的作用就是来核实人员信息,比如卧底恢复警察时候可能需要手续上的验证核实,除此之外没想到还有什么作用,既然没有作用,卧底资料当然要销毁,留作备份的也绝对不能是黑掉网络就能得到的。

2、李子成因为华侨的身份被姜科长派做卧底,这个华侨身份整个片子中,只有丁青是这样一个关键身份,但是八年前,丁青自己也是小混混,比李子成还不成器,姜科长怎么能料到他以后会成为关键人物呢?因为华侨身份就让他接近丁青做卧底有点牵强。其实根本不需要华侨身份,李子成是从基层做起,遇见丁青可当做偶然,这样就可以了,随后与在虎派合并进入金门。

但此两处也瑕不掩瑜,整个故事仍很出色。从导演镜头等方面,朴勋政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毕竟指导第二部片子,稳稳当当拍下来,往后必定会更好。


标题《所有警察都是混蛋》,All Cops Are Bastards,一部意大利片子,名字很霸气又似乎爱憎分明,拿来用用,与内容基本无关。
120 有用
1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9条

查看更多回应(39)

新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