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一个知识分子的幻想旅行

Strepsiades
2013-05-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昨晚看完库布里克拍的《洛丽塔》,十分压抑,唏嘘、喘粗气。我关注的不是洛丽塔——是否这只是一段“一树梨花压海棠”式的奇怪恋情,并不重要。无法压抑的欲念才是主题。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有着精致头脑的知识分子,当他为欲念疯狂的时候,一切显得那样可怕。
影片第一个场景,“剧作家”奎尔第凌乱的家,就透着一种超现实气氛。而片中情节,与其说是按照自然顺序发展,不如说只是一个人内心的疯狂旅程。如果容我解说,贯穿影片的一条线索就是:脆弱、喜欢幻想、却狂妄善妒的知识分子,怎样与活泼的、物质的、新世界的人们相遇。
韩伯特先生是旧世界来的博士,教法国诗歌,浑身透着文化人的教养。而他的女房东,则是那时典型的美国女人,健康、开朗,平时爱蹦两句法语,可没头没脑,在欧洲人眼里只是庸俗无知。她爱韩伯特的文化气质,而他只爱她的小女儿洛丽塔青春活力。畸形的三角恋,两条无望的边,这种绝望感,让我想起麦卡勒森的《伤心咖啡馆之歌》,有着近乎抽象般的奇特性质。
现实中的大部分爱情,大概也就结束于此了,但文学家却还要继续写下去,去描绘更深层次的现实。后面明明交代,洛丽塔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韩伯特,而她竟然给韩伯特写了告白信。后来,韩伯特想让枪杀自己的妻子,没敢动手,可妻子竟恰巧被车撞死——同《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幻灭方式几乎一样。这两段情节显然是不太自然的,但却符合人物的心理进程。依我看,这之后韩伯特同洛丽塔的旅行,更多是一场幻想中的旅行。
韩伯特从夏令营接回洛丽塔,同她一路旅行,然后换了新家。韩伯特想控制洛丽塔,不让她和同龄男孩子交往,甚至不让她同女孩子过多在一起。可是洛丽塔却对他那一套老古董根本不感冒——什么法语诗歌、什么知识文化,她只是一个美国式女孩,只想去做演员、和男孩约会。韩伯特完全束手无策,无法控制事情的走向,两人终于大吵一架,可当韩伯特让洛丽塔同他继续远行时,洛丽塔竟同意了。这又是个奇怪的情节,而第二次旅行过程则近乎癫狂。
似乎总有一辆车在跟踪他们。这个人,嫉妒和怀疑的化身,从最初就缠绕着韩伯特。从最后我们知道这是所谓的剧作家奎尔第,这是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根据情节,他早就盯上了洛丽塔,又假冒警察和韩伯特聊天,还变成学校的心理医生要挟韩伯特,现在开着车跟踪他们,甚至影片末尾化成了帮洛丽塔丈夫干活的男人。我只想说,不论从情节连贯还是镜头表现看,奎尔第根本不是个真实的人物,韩伯特当然永远也别想甩掉奎尔第。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疯劲,而与他形影不离的那个女人也像从埃及壁画里走出来那样神秘。这根本就是韩伯特的臆想,那个永恒的竞争对手,比他有风度,甚至比他有文化,隐藏在黑暗中,贪恋着他的洛丽塔。
洛丽塔住院了,韩伯特去看她,带了三本书,其中一本是艾略特的诗。但她的眼睛却一点不离手中的漫画杂志。韩伯特再也留不住洛丽塔的心,自己终于也病了,发烧,半夜那位神秘男子给他打来电话,歇斯底里地忧虑,至此,影片达到高潮。以至于后来洛丽塔被她“叔叔”接走了,一点都不显得牵强。依我说,即使洛丽塔这时蒸发掉,也并不显得奇怪,因为一切都是韩伯特的幻念——爱情、对手、旅行。此刻,一切钟情都变成了愚蠢,一切殷勤都变成了对牛弹琴。疯狂的爱在那精致的头脑中化为神经质。嫉妒化成奎尔第,永远地纠缠着他,跟踪着他,撕裂着他。这是宿命,精神气质决定的宿命。
三年后,韩伯特给洛丽塔送生活费,这时他终于回到了现实。他看到,洛丽塔已经怀孕(不过在片中其实依旧挺美的),她离开了一个文学教授,宁愿去做个服务生,最后找了个无比平凡的丈夫“迪克”。这位迪克,话都说不利索,举止粗俗不堪,可洛丽塔竟更愿意和他在一起。韩伯特把钱一份一份交给洛丽塔,想的是自己的付出和不计回报的真诚,可洛丽塔却只在憧憬自己未来的生活。一面是生机勃勃,另一面则处于“一切困难都能克服我”的旧世界式绝望中。此时,幻想已经破灭,韩伯特踏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当他最终踏入奎尔第家的大门时,其实是走进了自己的心灵: 精致的文化碎片凌乱地摆放,一切都陈旧发霉失去生气。古罗马的颓唐长袍,古希腊的竖琴。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奎尔第占据了他的家,他的心灵,奎尔第是他一切堕落的源泉:恋童癖、疯狂、嫉妒、贪婪虚伪的文化气质。子弹终于透过洛丽塔的画像,杀死了奎尔第,这也是韩伯特自己的灭亡。这其实是自我决裂,而洛丽塔呢,他的灵魂之光、欲望之火,却永远不会属于他。
288 有用
27 没用
洛丽塔 - 豆瓣

洛丽塔

7.8

6334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6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洛丽塔的更多影评

推荐洛丽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