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的虚荣生生不息

欢小欢
2013-04-30 看过

以及由此而生的创造力。

她的母亲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她最后说的故事真假难辨。其实开头就有她对奶奶的质问,你女儿十五岁怀孕的时候你把她赶了出去,所以大约是真的。奶奶是她的奶奶而是violette的曾祖母,而未曾出现的爷爷是她的爸爸,强暴了自己的女儿乱伦生下的她。

从生物学上是否可以为她的诡异的精神世界做一点辩护,这混乱的关系让她其实把自己的女儿当作一个女人,而非出于自己的骨血。她迷上了摄影,让12岁的女儿做自己的模特,拍各种色情的照片。Eva Ionesco身兼导演和编剧,把自己童年的故事搬上银幕,并拍得非常出色。

于佩尔再次绽放她的魅力,时间和事件积淀下精致的美丽,把神经兮兮的母亲演得一点不令人讨厌。她说,死亡代表惊喜。这种无所畏惧但又内心虚弱的精神世界创造出黑暗、魅惑的摄影作品,她把对窒息的美用饱和的色调、惊世骇俗的方式表现出来,用自己的女儿。我丝毫没在怀疑她对女儿的爱,每个女人年幼时的那个娃娃,都会想用最美的方式把她向世界展示:这是我的,是我把她打扮得那么美。顺便,你们喜欢吗?你们一定喜欢。

没人希望过平庸的日子,她说。Violtte从最初跳房子穿毛衫的幼女变成了后来成人化的孩子,衣着前卫暴露,眼神妖媚。老师布置了一项家庭作业:把放学回家路上你看见的闻见的听见的及下来。她便跟着一个高年级的男生一路走,张着手,匍匐着在楼梯上,最后靠近他吻他。男孩说,你要干吗?她妖精般一笑,这是我的家庭作业。

这是她作为尤物的意识的觉醒。但同时她的整个价值观都在抵触这个进步,她反抗母亲,最后剪断了头发不再要见她。Eva Ionesco在现实中被人收养,而后开始漫长的对母亲的控告,控告她严重损害了她的精神。但她在电影里,毫不吝啬地流出母亲对她在性和女性美的启蒙。我不知道国外的家长在对孩子的性别区分教育上是怎么进行,在我们的八十年代,极少有父母会引导孩子发现自己的性别,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尤其是女性。关于这方面,我们的启蒙导师是自己的探索,之后的成熟是社会给予,于是很多女性因此变得中性化,去性别化,也就是传说中的,没有女人味。

Violtte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女人,但她仍然想看动画片,想妈妈陪着她玩,想逛商店。她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处在什么样的年龄段,她认为自己在被孩童和成人的两个世界排斥。她的身体语言能表达更丰富的内容,但自然语言还停留在发育前,她冲母亲大吼大叫但无法完整表达自己的不快和恐惧。而母亲是个另类啊,她也无法把自己的精神世界给女儿看,并且激进而急切,这才导致了最终关系的崩盘。

起初她是很喜欢拍照的,可以穿漂亮衣服,即使不合年纪;可以化妆;有了报酬,经济和名声。所有的女人都喜欢摆拍,那么多女人顶着不似自己的化妆品脸蛋穿自己衣橱外的华服去拍艺术照,不过都是为博一声赞美,这是传世的虚荣心,无可厚非。还有些女人喜欢制作,那些烘培点心、文艺家居,也都在喘息着取悦别人。母亲是制作者,而女儿是展示者,我猜,女儿继承的是母亲的野心,不愿意作为玩物,而希望有自己的高地来博得别人的尊重和赞赏。

而现世的现实,有多少女人愿意被裱起来,无数人站在之前垂涎欲滴。这是虚荣的生生不息。
247 有用
48 没用
我的小公主 - 豆瓣

我的小公主

7.3

1580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我的小公主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的小公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