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女人与政治,身体与权力

茅厕女神
2013-04-29 看过
Kevin Spacey在片中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说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是关于性的,但性本身除外,性是关于权力的。听起来很paradoxical的论断,细想来倒很有道理。齐泽克在写拉康的书里讲了一个很cheap的笑话,说一个粗鄙的农民遭遇海难,醒来发现自己与辛迪克劳馥同困孤岛,克劳馥跟他上了床,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简直太棒了,但他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请克劳馥装扮成他最好的朋友的样子。当克劳馥照他的要求穿上裤子,画上胡须的时候,他走过来拍了她肩膀一下,说,“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我跟辛迪克劳馥上床啦!”由此可见,性从来就不是单纯的private pleasure,它始终置于他人的窥视之下。当Clair出走纽约,Zoe和Frank第一次在Frank家里做爱。事后她问Frank Clair睡在床的哪一侧,翻遍了Clair的衣橱甚至要挟要穿走她的一件礼服以向她宣告自己的入侵;与此同时,负气出走的Clair也在通过与旧情人缠绵来报复Frank对她的不重视。这即是拉康所说的The Big Other,这个他者不一定是存在于事实关系中的第三者,也可能是已内化于性行为和性关系之中的一整套的社会建构和象征体系,从这点上讲,床第之争可能从来就是权力之争。所以,不写床第之争的宫斗戏都不能算宫斗戏啦。(跑题了。。。)

Frank和Zoe的权力之争在Zoe initiate他们的关系时就开始了。那时Frank对Zoe说他会hurt her and discard her,但Zoe不这么认为,事实上她把身体当做了她唯一的武器,唯一可以与Frank手中的权力相抗衡的武器。身体和权力都是理性王国里的危险品,但我们通常认为身体对秩序的破坏力更强,因为权力毕竟是可以制约的,而身体却很难。这背后的另一层解释是,身体被默认为女性的身体,而权力则天然地与男性联系在一起,女性通常被认为是emotional的,而男性则是reasonable的,这种简单的二元论几乎塑造了我们对大部分事物的看法,以至于很难想象跳出这种归纳法我们将看到怎样的世界。Frank是一个虔诚的权力信仰者,从这点大抵可以判定,他是一个绝对的男权主义者,尊重女性只是上流社会的good manner,从来就不是他们的运作方式。他身边的女人,Clair,Zoe还有他的秘书Nancy,没有一个真正扮演着一个女性的角色,Clair是partner而不是wife,Zoe是puppet而不是lover,Nancy就更不用说了,他与身边所有人的关系其实都是权力关系,这种权力关系覆盖了两性关系。但遗憾的是,人是复杂的,二元论无法解释,趋利避害的生存法则也不能。把身体或权力当武器的人都未必能赢得战争,这可能是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场战争,在两人的相互关系中彼此的优势劣势所得所失不断被重新定义,凶狠拼杀的同时往往已失去了立场。

Frank的男权中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是父权,虽然他本身不是父亲,但他和Zoe的关系非常的Electra,在父亲节的桥段中,Zoe一边给父亲打电话撒谎推脱,一边跟Frank缠绵,父权或者说父亲的角色是她尽力要逃避和be independent from的,Frank曾多次问她,她父母是否知道他在DC的境况,她为什么不向父母寻求经济资助等等,均被Zoe严词否认,但事实却是她在DC找到了Frank父权的庇佑。Frank在他们的关系中扮演了父亲的角色,是压制的同时又是放纵的,他对Zoe身体的占有是既有某种合法性同时又是十分禁忌的。而在Zoe首先决定结束他们的性关系时,两人在National Gallery见面,坐在Mary Cassatt的名画《蓝色扶手椅上的小女孩》前,小女孩正是Zoe的象征,而父亲却在这里被剥夺了席位,所以后来Frank逼迫Zoe继续两人的关系就顺理成章了。

相比于Frank和Zoe,Clair是一个层次更为丰富的角色,她几乎是Frank和Zoe的mixture。她的女性身份在某些方面被弱化,而在另一些方面则被刻意地强化。Clair在晨跑的时候曾误入一片公墓,并因此被扫墓的老人呵斥,墓地当然象征着死亡,而对于Clair来说,更年期意味着她女性身份的死亡,这恐怕是比真正的死亡更令她恐惧的,一方面是由于她曾经历三次痛苦的堕胎并且想要一个孩子,而更重要的是,她的女性身份,和与女性身份相关的elegant, tasteful, supportive和generous等等标签,是她俘获男人和获得社会认同的重要手段,或者说是她与男人同等的欲望和野心的有力掩护,如果说Frank和Zoe的武器是权力和身体,Clair的武器无疑是她的形象。其实绿茶婊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像Clair这种“精装婊”,绿茶婊碧池起来最多就是引人吐槽几句,而精装婊碧池起来,一个法案就有可能通不过,和绿茶婊比起来,精装婊的自我营销简直高出不知多少个段位,绿茶婊最多在发情期引用几句张小娴,初级精装婊也就是把维特根斯坦和安迪沃霍尔挂嘴边,而高级精装婊如Clair早已经不需要通过装逼来包装自己,她的名字就是icon,她为精装婊代言。不幸的却也是幸运的是,精装婊都爱人渣,而且他们玩不转人渣并最终很可能被人渣玩死,崇拜权利的人被掌握权力的人玩死,掌握权力的人被权力玩死,这大概是权力中心的生物链吧。不得不承认Clair是我很鄙视的一个角色,原因有二,一是Frank之前的司机兼保镖得了绝症,临终前向Clair表白,她把手伸进被子里并问他这是不是他想要的,这个行为简直惨无人道,她的恃强凌弱反而显得很cowardly;其次是她到Zoe家去兴师问罪,我鄙视所有向小三兴师问罪的妻子,非常的没出息,直接让Clair的女神形象荡然无存,如果你没有骨气或没有资本训诫或者干脆离开你的男人,就不用去跟外人说什么你们的事儿我早知道这种屁话了,从Zoe家出来直接去纽约找旧情人更加cowardly,一眼看清她本质还是个妇人。事实上,打破婚姻秩序的从来就不是身体,而是权力,婚姻中的男人掌握整个事件的主动权,而婚姻中的女人并非看不清这一点,她们只是欺软怕硬。

如果用性别来分析纸牌屋,恐怕还能找到很多切入点,例如在首府DC,政界与媒介的关系也暧昧如男人和女人,女人的政治也有自己的玩法。你有没有注意到,Zoe的公寓,也是椭圆形的哦。
38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纸牌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