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张国荣——最绝色的伤口,自杀的意识形态隐喻

lovae
2013-04-07 看过
本该4月1号动笔,却因“未准备好”的念头迟迟拖延。在今天收到肖湛老师关于《霸王别姬》的邮件回复后,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张国荣,选择在愚人节那天采取最激烈的方式——自杀,“一身鲜血,化作红蝴蝶“,在意识形态矩阵中,划出一道最绝色的伤口。

加缪说过:只有一个真正的哲学问题,那就是自杀。已经过了追星年龄的我,早已看透明星本质的我,却开始喜欢起这个人来。开始列表循环《沉默是金》《当爱以成往事》《当年情》,开始重温《霸王别姬》《英雄本色》《春光乍泄》。也许我喜欢的不是他的作品,只是因为敬佩他的结局,因为这与我的意识形态不谋而合。

我在他的影像中试着去感受他。怎么也无法与一个会选择自杀的人与电影中可以纵横四海持枪杀敌的形象联系起来。也许这正是媒介的隐喻。麦克卢汉早就说过,媒介即信息,影像文化告诉大众“功成名就”“万人追捧”就是张国荣的形象,于是我们信了。直到愚人节那天,我们才发现自己被媒介耍了,如此成功的人为什么还会自杀?即便当下,我们依旧心甘情愿的享受在媒介提供的娱乐之中,并坚信不疑。我们最终将会因为享乐失去自由,毁于自己喜爱的东西。这就是波兹曼所说的”娱乐至死“。

在巨大的意识形态矩阵之中,在以媒介为工具语言主导下的matrix系统中。我们沉溺于日常生活中,正如柏拉图洞穴中的囚徒,被表象迷惑从而看不到”真实“。张国荣选择了自杀,用最激进的方式来刺破这层虚伪的”现实“,用自己”最绝色的伤口“,揭示出了这个所谓一片繁荣、盛世图景下的”现实“背后隐藏的”真实“。

所以,个人喜欢张国荣,不是歌曲好听电影好看。而是他作为大众消费符号——”明星“之后仍旧不泯的个性。“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正如大家喜欢《霸王别姬》的程蝶衣一样,不是因为他的唱功,而是他的”痴“。所谓”痴“,便是能够专注一物,不为其他所动。他有抵挡”现实世界“各类诱惑的坚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与习惯向现实妥协、被日常生活引诱的段小楼相比,程蝶衣才是真正的霸王。陈凯歌的隐喻得到了见证:程蝶衣最后的归宿,正是张国荣的最终结局。
看过《黑客帝国》的人都知道,反抗的起义军最终都被matrix抹平,尤其动画版中发现世界真相的百米运动员,最终被冠以”精神病“处理掉。张国荣的自杀给这个世界带来了阵痛。于是,当下的意识形态系统不断将其自杀行为进行娱乐化炒作,将众人视点引向”解密张之死“等各类花边新闻。以此试图掩盖真相,抹平刺痛,重新构筑稳定的意识形态系统。
程蝶衣随着《霸王别姬》的禁掉越来越脱离众人视野。四月一日,这个”愚人“,用最聪明的方式在现实世界的巨大矩阵中划下最绝色的伤口。见证着一个最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的坚守。使得四月一日成为一个直面伤口和阵痛,反思自我的日子。所以,愚人节之际有必要把他重新推向公共视野。
最后依然是那个选择之艰难的问题:
如果墨菲斯让你从红色和蓝色药丸中选择一颗。你会选择在matrix中像cypher一样在矩阵中啃着牛排继续”爽“下去还是像neo一样进入”真实的荒漠“?
 
30 有用
7 没用
集体回忆 - 张国荣 - 豆瓣

集体回忆 - 张国荣

9.4

104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集体回忆 - 张国荣的更多影评

推荐集体回忆 - 张国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