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停-留

H.弗
2013-04-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生死停留不是亨利一个人的停留,而是他在山姆精神中的停留;这场梦也不是亨利一个人的梦,而是他作为一个入侵的创伤性元素在山姆精神世界中引发的梦,就像弗洛伊德举的烧着孩子的梦那样。

由于亨利在临终前心灵一直饱受罪恶感的折磨,亲历了惨剧整个过程的路人山姆在梦中就不得不通过弗洛伊德所说的“日间材料”来构建起一整条“救赎之路”;用拉康的说法,就是通过整个能指系统的运转调动来使这一创伤性的、突然闯入的、无处落脚的能指“辩证化”,也就是通过与其他能指产生关联而被安置在某个位置上,以此来缓解和消减它对于整个结构的破坏性:无论是梦中的人物关系抑或情节设计,无论是他心理医生的身份还是亨利的身世经历,其实都是为了实现这一救助而被整个精神机制设置好的环节。不难看出,如果山姆在现实中真是一位心理医生的话,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蹩脚太外行了,但由此所表现出的这种急于救人的迫切心态却是真切的,因为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有一个充满罪恶感的“灵魂”(精神分析的说法是创伤性的、“实在的”表象或能指)急需得到拯救(就像在守灵时睡着的父亲梦中有他孩子饱受苦难的幼小”灵魂“在呼救那样)。正因为如此,山姆才会不辞艰辛、想方设法地帮助亨利,因为亨利的如今已成了他的精神结构中最不安的一部分(这点想想《惊魂记》中深深侵蚀了诺曼•贝茨人格的恐怖母亲的表象就不难理解)。

然而,影片的最后向我们揭示了同样已被《妖夜荒踪》所揭示的另外一个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更关键的一个维度:人们最初是为了逃避现实而躲入梦中,最终却会为了逃离梦境而重新醒来以躲回现实中,也就是说梦中同样存在某种超出了我们的精神装置或能指机制掌控的实在元素或维度(在此就是亨利这个“他者”),它的存在使得梦不可能单纯是治疗性的而是同样存在着创伤性的一面:在千方百计的努力之后,作为心理医生的山姆终究未能阻止亨利在布鲁克林大桥饮弹自尽,而这里也正是车祸发生的现场。因此不难设想山姆立马会从噩梦中醒来,尽管他最初的(无意识)愿望在是梦中并通过梦来实现某种补救,但如今梦境本身却变得同样甚至更加难以接受。这恰恰又印证了烧着孩子的梦,父亲终究无法在梦中给可怜的孩子任何令人满意的交待,他所欠下的这笔“债务”既然是深重的,最后自然也只能以从梦中惊醒而告终。

至于Stay,我想也不必非要做一番温情的理解,就像莉拉那充满爱之请求的“Stay with us!”那样。毋宁说,在我们的内心深处,都有像她胳膊上那样无法抹除的伤痕,它是死神留下的印记,无须任何请求,便已然而且也许一直都会Stay with us。“生死停留”这个译名很好,但如果将它海德格尔式地重写为“生-死-停-留”就会更好,因为这里的关键不在于亨利临终前“生死停留”的那一刻,而是说“死”其实一直停留在“生”里,因为死本身就是生最本真的部分。而正如本片所展示的,在某种意义上,就算“生”停止了,”死“也依然会坚定地留在某处而成为“不死的”……
3 有用
0 没用
生死停留 - 豆瓣

生死停留

7.5

5938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生死停留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死停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