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欲望的欲望

冷天
2013-03-31 看过
     今年过年在家无事看了《当尼采哭泣》,相当好的一本书,大哲尼采与佛洛依德的老师布雷尔各种基情四射的对话,各种飚智商。其中尼采说了一句很震撼很经典的话:“对欲望比对欲望的对象要爱得多”。
     刚开始真不好理解,现在《纸牌屋》差不多快看完了,剧中总压抑着一种情感,说不清道不明,不过剧集越到最后我越明白了点,也加深了对尼采那句话的理解。当Underwood的老婆clair知道她的合作伙伴(或者说她的下属)怀孕的时候,那种表情可以看出她内心的纠结,一个新的生命将要出生,而她的生命和她老公的生命却在流逝,她跑步他老公用划船机,然而在这种运动中他们没有享受到运动的快乐,自始至终他们的表情都是凝重的,同样他们在赢得一个又一个权力游戏的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发自内心的愉悦,一切仿佛都压在一块大石头下,这石头是什么?!这石头似乎是压力也是动力,在看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寻找这块神秘的石头,当然最终我理解了那块石头。
      要说清楚我理解的Underwood和Clair以及剧中所有人心头的那块石头,不得不说最近看到的一个错误和有点搞笑以及有点黑暗的心理学实

...
显示全文
     今年过年在家无事看了《当尼采哭泣》,相当好的一本书,大哲尼采与佛洛依德的老师布雷尔各种基情四射的对话,各种飚智商。其中尼采说了一句很震撼很经典的话:“对欲望比对欲望的对象要爱得多”。
     刚开始真不好理解,现在《纸牌屋》差不多快看完了,剧中总压抑着一种情感,说不清道不明,不过剧集越到最后我越明白了点,也加深了对尼采那句话的理解。当Underwood的老婆clair知道她的合作伙伴(或者说她的下属)怀孕的时候,那种表情可以看出她内心的纠结,一个新的生命将要出生,而她的生命和她老公的生命却在流逝,她跑步他老公用划船机,然而在这种运动中他们没有享受到运动的快乐,自始至终他们的表情都是凝重的,同样他们在赢得一个又一个权力游戏的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发自内心的愉悦,一切仿佛都压在一块大石头下,这石头是什么?!这石头似乎是压力也是动力,在看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寻找这块神秘的石头,当然最终我理解了那块石头。
      要说清楚我理解的Underwood和Clair以及剧中所有人心头的那块石头,不得不说最近看到的一个错误和有点搞笑以及有点黑暗的心理学实验。1953年,来自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两名年轻科学家詹姆斯·奥尔兹(James Olds)和彼得·米尔纳(Peter Milner)试着研究一只令人困惑的小白鼠。奥尔兹和米尔纳把一个电极深入小白鼠的脑袋里,轻微电击大脑的某个区域。其他科学家已经验证这个区域能让老鼠产生恐惧,它们会尽量避免任何导致电击这个区域的事情,但是奥尔兹和米尔纳的小白鼠却恰恰相反,它不停地回到刚才被电击的那个地方,那个它曾经受电击的地方。看起来,它还想受电击!!!难道其他研究人员出错了吗?还是说他们的小白鼠是个受虐狂?!实际上 奥尔兹 试验技巧实在很差,他们插错了区域,相反他们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大脑区域,一个无比复杂、神秘、难理解和充满黑暗力量的区域,但是当时他们却误以为他们发现了一个大脑中的“快感”中心,当时他们也是这么命名它的。
      奥尔兹和米纳尔发现小白鼠大脑里的“快感”中心后,他们便开始证明,刺激这块区域会带来多大的快感。他们首先让小白鼠禁食24小时,然后把它放在一根短管的中间,管道两头都有食物。通常情况下,小白鼠会跑到管道一头然后开始吃东西。但是如果小白鼠在这之前收到了电击,它便会待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和一份有保证的食物相比,它更愿意等待还有可能出现的一次电击。
      为了进一步证明这个区域的电击效果,奥尔兹假设如果自我折磨能够刺激这片大脑区域,小白鼠能够忍受这种折磨到什么程度?于是他把能够电击小白鼠的控制权交给了小白鼠,设计了一个控制杆,只要按下控制杆,就会给予这个区域的电击,小白鼠学会这个技能之后就会自我刺激。然后,奥尔兹把控制杆放在一张电网的两端,每次小白鼠只能得到来自一根控制杆的一次电击(也即它不能连续按下控制杆获得电击,必须到电网的另外一头按下另外一根控制杆),小白鼠很乐意在电网上跑来跑去,直到它们烧焦的爪子无法继续奔跑为止。奥尔兹更加确信,只有一件事情能够产生这样的行为,那就是极乐的感觉。
      奥尔兹和米尔纳的小白鼠真是因为感觉太好而不愿意停下来吗?有没有其他可能?或者刺激这个区域仅仅是大脑给了它们发生奇妙事情的承诺?其实后来神经科学家发现,当年奥尔兹和米尔纳发现的不是快感中心,而是”奖励“系统。他们刺激的区域是大脑最原始动力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系统逐步进化,驱使我们采取行动和消耗体能。小白鼠之所不停地在第一次受点激动角落跑来跑去,之所以宁愿放弃食物甚至烧焦自己的爪子而去刺激自己,是因为每当这个区域受到刺激,大脑告诉它们”再来一次!这次准会让你感觉良好!“每次刺激都让小白鼠寻求更多的刺激,但刺激本身却不会带来满足感。
      奖励系统怎么迫使我们采取类似于强迫一般的行动呢?当大脑发现获得奖励的机会时,它就释放多巴胺神经递质。多巴胺会告诉大脑其他部分它们需要注意什么,怎样才能让我们的对奖励的期待得手。大量的多巴胺并不能产生快乐的感觉,那种感觉更像是一种激励。
      2001年,斯坦福神经科学家布莱恩·克努森发表了一份有决定意义的实验报告,证明了多巴胺会促使人们期待得到奖励,但不能感觉到获得奖励的快乐。克努森在研究中扫描被试者的大脑,让他们看到屏幕某个符号时就期待自己能赢钱。想要赢钱的话,他们就要按一个按钮,以便获得赢钱奖励。只要这个符号一出现,人类大脑中释放多巴胺的”奖励中心“就会发生反应,被试者也就按下了按钮,得到了他们的奖励。但当被试者真的赢了钱时,大脑里的这个区域反而安静了下来。大脑中另一个区域产生了赢钱的快感。克努森证明了,多巴胺控制的是行动,而不是快乐。奖励的承诺保证了被试者成功地行动,从而获得奖励。当奖励系统活跃的时候,他们感受到的是期待、渴望,而不是快乐。
      科学实验就讲到这里,扯得有点远了,让我们回到《纸牌屋》,任何我们觉得会让自己高兴的东西都会刺激奖励系统,例如令人垂涎的美食、咖啡的香味、商店半价招牌、还有承诺让你更年轻、更有魅力的广告。当然最有黑暗魅力的还是获得权力后的奖励允诺,因此,Underwood不断提醒自己要清醒、警觉、打起精神,不停地去游说、劝说、甚至是威胁别人,不停地口蜜腹剑、背地使绊、勾心斗角,在近乎疯狂地追求权力的过程中,Underwood并没有直接感受到快乐,而是权力欲望的折磨(想一想被烧焦爪子还要按下控制杆的小白鼠),这就是”对欲望比对欲望的对象要爱得多“,权力就是春药,此话一点也不错,它只是刺激起你的欲望,并没有直接给你快乐!!!真正让我们上瘾的不是权力本身而是对权力的渴望,玩权力游戏的人往往在大权在握的时候有种落寞感觉,想想《鸿门宴》(当然鸿门宴不是好电影)中,当黎明扮演的刘邦大权在握之后的那种落寞感觉,最后躺在床上快完蛋的时候我想他想说的话一定是”这不是我想要的“。
       对这一点的洞察,也出现在《指环王》三部曲中,那个指环其实不是强大力量和强大权力的象征,它更像是权力勾起人的无限欲望的象征,多少人为了这个指环而命丧黄泉,又有多少人还是为了这个指环趋之若鹜。在对这个指环的争夺中,人们体验到的并不是直接的爱和快乐,而是贪婪、渴望以及极端的控制欲。有没有机会脱离权力欲望对我们的奴役?我想还是有机会的,当Clair得知女下属怀孕的消息的时候,她落寞表情告诉我们她的动摇,对孩子的爱是最能提醒我们和自己内心深处链接的东西,Clair还没有孩子,她最后好像去咨询了医生关于生孩子的各项事宜,我想在这个过程中她是会意识到她权力欲对她行为的强迫,所有的压力、焦虑都是它带来的。看看下一季如何演绎这些。
       Underwood我看是没有希望了,他严重地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他心狠手辣,从一开始老练狠毒地杀死受伤的宠物狗就看出来了,当然,一般心狠手辣的人都不喜欢孩子,为什么?孩子可能唤起他内在柔软的部分(那个小时候纯真的他),而柔软的部分在心狠手辣的人那里同义词于软弱无能,软弱无能就不要玩权力游戏,不然你怎么能狠心杀死还有两个孩子的年轻议员罗素?你怎么忍心一下子解雇是那么孩子父母的员工?因此,在剧中 Underwood 直接说他不喜欢孩子,他和Clair也没有要孩子。孩子是他们通往权力征途的羁绊?No,孩子最能唤起他们的柔软,或者说他们眼里的软弱。 总之,Underwood 直接屈从于权力欲望对他的召唤,他其实活得蛮累的,起码在屏幕前的我是这么认为,虽然最后目的好像都达到了,但都是最后一刻才涉险过关,而且底牌都快被同样权力欲望极强的对手看穿了,但是他乐此不彼(多像那个实验中的可怜的小白鼠)
       剧中有无比较可爱的人,有!Clair的情人亚当,那个摄影师,但是他的戏份很少,只是知道他和Underwood、Clair不是一路人。
       最后让我们看看《纸牌屋》一张经典海报吧,一只流着血的”V“字胜利手势,真的是这样么?多么像那只被电网烧焦了的小白鼠的爪子!!!
       


       

       注:比起古老的权力,现代生活的手机、社交网络更是激活我们奖励系统的高手,我们一遍一遍地刷微博,不断点击打开各类页面真的是我们感觉到快乐么,不是,我们点击鼠标就像笼子里的小白鼠想再次感受电击一样。我们追寻着难以捉摸的奖励,直到最终获得我们想象中的满意。手机、互联网可能是无意中激活了我们的奖励系统,但是电子游戏和赌博的设计者则是有意识地控制我们的奖励系统,让我们上钩。”升级“和”获胜“随时可能出现,意外之财很可能在下一次下注中出现,这是人们游戏上瘾和赌博上瘾的真正原因。
       当然,我们不能直接说奖励系统或者多巴胺是个”邪恶的东西“,它有诱惑黑暗的一面,但如果没有基本的欲望,我们不可能有行动的动力(实验可能会证明,抑郁症是缺乏多巴胺造成的)。它没有好坏之分,重要的是它会把我们带到哪个方向,以及我们是否足够明智,知道什么时候该听从欲望的声音。
2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纸牌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