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ris

竹嘯
2013-03-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先,箱子里看到的并不是未来,而只是当下趋势延伸下去最可能的scenario。

其次,30秒的设定乍一看有些arbitrary。或许有人会觉得遗憾,如果再延长一些,比方说30秒,看到亚瑟的前女友赶来,结局就会完全不同。

果真如此吗?

这是另一个故事,亚瑟的前女友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她有强烈的婚姻恐惧,所以拒绝了亚瑟的求婚。亚瑟心灰意冷,决定离去,她又不甘心,在亚瑟登记前追上。亚瑟重新问了这个问题,结果她还是没有想好,毕竟她追来这一决定没有经过太多思考,主要驱动她的其实是不甘心。这番支吾之后亚瑟彻底死心,登机离去。

有人会说,那么索性再加一些时间,一年,十年,甚至加到一生的终点。稍等,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吗?

如果这未来是不确定的,只是一个趋势,而你通过自己的干预可以使之改变,那么它并没有那么大的意义。如果这未来是确定的,那么你看到的就是这故事的结局,而这故事是你的一生。那时候你还那么确定要看吗?

这是矛盾的所在,人类想预知结果又想拥有可能性。这只是人性中种种矛盾的一种。箱子是一个隐喻,它指向一个外在的手段。可以是技术,可以是财富,也可以是政治资源。人们在拥有一个timespan更长的箱子时的第一反应往往是sense of power。手段就是自我的延伸,sense of power自然和sense of ego密不可分。手段增强,自我也随之膨胀。不消我说,马丁的表情写的清清楚楚,直到他看到亚瑟的前女友–––

那大概就是听到那个来自德尔斐的噩耗的瞬间,俄狄浦斯母亲的表情。
24 有用
0 没用
准时 - 豆瓣

准时

7.7

697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准时的更多影评

推荐准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