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左派

林愈静
2013-03-20 看过
看完《单车窃贼》,期间数度落泪。
Roger Ebert在《伟大电影》中对德.西卡的评价很高,对这部电影评价也很高,他在一位女演员的传记中看到,这个知名女演员当年从电影院看完德西卡的处女作《擦鞋童》,哭着走出电影院,听到旁边一个女大学生对她男友说“我实在看不出这部电影有什么特别的”。宝林.凯尔写到,我不知道是为电影而哭还是为这些冷漠的观众而哭。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中一篇散文诗《穷人们的眼睛》,后来刘天昭用来在南都上写了篇当日图片的评论。当天的图片是两个小孩儿在废弃的工地上一个破浴缸里玩的很开心。

『一对年轻的恋人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傍晚时分,他们在咖啡馆里享受美好的食物。这时候,一个贫穷的父亲带着两个小儿子出现在窗外。他们睁大他们穷人的眼睛,望着咖啡馆,那是惊奇的羡慕的甚至喜悦的但却是望而却步的神情。咖啡馆内的男青年,为这眼神也为自己眼前奢华的享受,感到羞愧,而他的恋人则非常厌恶,希望能够赶走他们。男青年感到失望,原来即便是恋人也不可能拥有共同的灵魂。于是他说,他恨她。』 (by 刘天昭)

这个导演是个意大利共产党,是左派,我常常看到有人自称左派,有人被人称为左派,跑去一看,P的左派!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什么是左派?左派就是那种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人,是那种时刻惦记着只要地球上还有人在受苦,就对自己心安理得的舒适生活惶恐不安的人。

就像《悲惨世界》里那个领导革命的贵族,法国有不少幼稚天真的左派,本身是贵族,但看不得有人受苦,英国也有些真正的左派(像奥威尔,像《奇异的恩典》中的男主角),会对自己的舒适感到不安。

和这些人相比,那些自称或者被称左派的,至多有个左派的皮毛。

德.西卡的这部电影拍的哀而不伤,不愤怒,不控诉,恰到好处,这是真正左派会做的事,而伪左派最拿手的是阶级斗争。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没有廉价的煽情和控诉,所以动人,愤怒和控诉只是供人发泄,激发人内心的偏激。这样的电影适合用来做工农兵革命。不适合流芳百世。

在战后一片荒芜的意大利,瑞奇(Ricci)失业有年,好不容易获得一个工作机会,需要他有辆自行车,他当掉妻子的嫁妆赎回自己的自行车,高高兴兴去上班,生活充满了新希望,却不料上班第一天自行车就被偷了,他追了很远,还是让小偷逃走了。这是他生活的唯一希望,还好第二天就是周末,于是他和儿子一起发动朋友展开了找寻单车之旅,几乎跑遍罗马城,后来他找到了小偷,但无法找回单车,小偷也是个失业求生的年轻人,警察对此也无能为力。无奈之余,他几番挣扎,去偷了一架单车,被人当场抓获。

结尾的一场戏高潮是,他当场被抓,被人掌掴围殴,儿子奋不顾身冲进人群哭喊着,后来人群散去,单车失主没有追究他责任,众人的谩骂中,他握着儿子的手,走向回家的路。

因为是共产党导演的作品,又是如此的同情无产阶级,该片获准在当时的中国上映,称为那一代人能看到的最好的作品。(尽管被用来片面解读,做政治宣传)。

时至今日,看到这部电影,我数度落泪,看到心烦气躁的爸爸打了儿子,儿子委屈的离开爸爸远去,嘟嘟囔囔的带着哭腔说,你为什么打我,我要回去告诉妈妈时;看儿子冲进人群哭喊着保护爸爸时。

这些场景,我未曾亲历,但见过不少。
电影令我想起小时候的事,不记得那时我多大了,晚秋时节,和爸爸一起深夜去马路两边的沟里捡红薯藤回来晒干了喂牛。我们俩各拉一辆车,走在昏黄的月光下,车子很重很重。天气很凉,我却很热。

这样的影片紧紧抓着观众,感受电影人物的喜怒哀乐。让人看到无奈凄凉的人生,也让人看到生活的希望,尽管他们未曾找回单车,但生活还是有希望的,因为他有个好妻子,好儿子,好朋友,因为偷自行车的人和他的帮凶们,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凶徒。

最后我想说,我觉得好几个意大利共产党都很不错,比如德.西卡,达.里奥弗,帕索里尼。

同是共产党,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为什么什么坏运气都被我们摊上,什么物种到中国都会变异。


449 有用
60 没用
偷自行车的人 - 豆瓣

偷自行车的人

9.0

7123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5条

查看全部105条回复·打开App

偷自行车的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偷自行车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