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纸牌屋》明枪暗箭中的剧情与现实

张熵
2013-03-18 看过
微博上到处都有人在谈论《纸牌屋》(HouseofCards),即使在这部剧“播出”了一个多月之后。
说是“播出”,实际上也不尽然。作为流媒体网站N etflix推出的网络剧,该剧在2月1日这天以一整季13集的规模,一股脑儿被放上了网。不同于在电视上播出、需要剧迷们守着“追”着看的传统美剧,这部新型网络剧让人得以在任何时间打开它来欣赏,于是余热久久未散。

关键还在于这部剧本身令人惊艳的高质素。著名电影导演大卫·芬奇执导,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领衔,剧情涉及各色阴暗政治内幕,既有步步为营的阴谋诡计,也有令人血脉贲张的出轨、搞基、招妓等花边八卦……《人物》杂志称赞它“具有电影式的丰满,既有光鲜场面,亦有阴暗深潭。”

在获得了客观的收视和强烈的反响的同时,《纸牌屋》对华盛顿政治内幕的夸张描绘也招致了一些批评。有人认为它不够真实,他们认为,华盛顿的确丑闻漫天、阴谋横行,但并不是剧中所描述的“那种”丑闻漫天、阴谋横行。《进步报》的作者阿丽莎·罗森伯格认为这部剧只是“半真实”的,《国家周刊》的乔什·克劳沙则称此剧对国会运作系统的理解全盘皆错,而《大西洋月刊》的阿里·梅尔伯在肯定该剧的精神内核之后,还表示剧中的很多细节根本站不住脚。

以上观点也许是对的。但是政治迷们在观看这部剧的时候依然会出乎意料地认出很多真实事件的影子。毕竟编剧博·威利蒙曾经混过政坛,因此剧中即使是最为离奇的情节也能找到历史上的真实先例。以下便是《大西洋月刊》作者A lexisC oe搜集的《纸牌屋》以虚构影射真实的一些例证。

剧中:男主角偷窥女性臀部

现实:奥巴马和萨科齐的“偷窥门”

男主角弗朗西斯·安德伍德和女记者佐伊·巴恩斯的婚外情,是《纸牌屋》第一季的一大亮点。当初佐伊正是拿着一张在戏院门口和安德伍德擦肩而过的照片,叩开了这位国会议员的家门。而这张照片最初只是佐伊在《先驱报》的同事无意中拍下,发给她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揶揄她一番。照片中的安德伍德微微转头,视线被佐伊的臀部曲线所牵引。这个Pose居然也有它的原型!那就是当今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法国前总统萨科齐,2009年他们在出席八国集团首脑会议时爆出“偷窥门”,当时两人在一同走下台阶的时候,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瞟向了右侧一位擦肩而过的红衣女子的臀部。

剧中:《教育法案》签署场景

现实:与肯尼迪签署《同酬法案》相似

这是约翰·F·肯尼迪总统于1963年6月10日签署《同酬法案》的场景。而《纸牌屋》中的总统加伦特·沃尔克签署《教育法案》的场景几乎与之同出一辙。前者的历史照片中,总统被一群妇女围绕,而后者的场景中,总统身边也站着一些学生和教师代表。总统后方都站着副总统,而《纸牌屋》中的副总统因为没有拿到总统发的钢笔而耿耿于怀,实际上这个发放钢笔的环节也完全拷贝自肯尼迪。

剧中:不得志的副总统

现实:肯尼迪的副总统也不得志

剧中总统和副总统的关系也和肯尼迪政府时期十分相似。站在肯尼迪后面的这位副总统是林登·贝恩斯·约翰逊。和剧中的副总统吉姆·马修斯一样,约翰逊在当选之后便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无权无势的傀儡境地,后在争权过程中一败涂地。剧中,副总统马修斯向凯文·史派西饰演的弗朗西斯·安德伍德抱怨,自己没有得到总统签字的钢笔,而约翰逊则因为肯尼迪拒绝他在椭圆形办公室隔壁办公而百爪挠心。

剧中:彼得·罗素倒在酒色下

现实:沉迷酒色的政客数不胜数

国会议员彼得·罗素是《纸牌屋》中的重要角色之一,他魅力四射,同时又酗酒、吸毒、招妓无所不来,相比之下,他和属下的办公室恋情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但事实上,政客的办公室恋情司空见惯,不胜枚举。最近的一例来自前议员马克·桑德。桑德在任期内一直高调宣扬家庭观念,禁欲节制,滴酒不沾,然而后来他却因为一桩办公室婚外情而接受调查。婚外情的对象是已婚女下属特雷西·梅多斯·杰克逊。杰克逊还曾在一个电视节目中担任过桑德的采访者。

在第一季的后半段,彼得·罗素的命运让观众见识到了一位政治明星的陨落。在安德伍德的暗地安排下,罗素在接受广播采访前夜和一名妓女彻夜把酒狂欢,终于因在采访中酒后失态而断送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在剧中,是安德伍德的幕僚确保这一采访如期进行的,但现实中真的会有政客在醉酒后还主动出现在公开场合吗?答案是有的,不过是在很早以前。1892年,乔治亚州的议员托马斯·沃特森就曾向众议院开炮,称“醉酒的议员在走廊里蹒跚,这真是共和党的耻辱”。在著作《人民党派竞选书》中,他则历数各种酒后失态的例子,“醉酒的人在议员席上争论着重大问题,在一阵喃喃自语中他们会突然发问,‘发言人先生,我刚刚说到哪了?’”

面对遭受事业重创而意志消沉的罗素,安德伍德开车把罗素带到后者家的车库,让罗素窒息而死,并制造了罗素自杀的假象。虽然历史上并没有证据证明哪位议员的自杀是假象,但政客的自杀事件的确屡见不鲜。如乔治·华盛顿·亚当斯,他是美国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的长子,1826年入选众议院,以沉迷酒色而臭名昭著,同时据称他性格阴沉,患有抑郁症。父亲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失望。他后来被认为是自杀身亡,在由波士顿开往纽约的蒸汽船上落水而亡,而他的父亲当时正在纽约等候他的到来。
剧中:男主角和女记者有染

现实:中情局主管大卫·裴卓斯的性丑闻

“每件事都和性有关,只有性本身与性无关。性关乎的是权力。”这是安德伍德在剧中让人过耳难忘的金句,可以作为安德伍德本人和佐伊·巴恩斯之间关系的注解。事实上,安德伍德就是想通过和佐伊维持性关系,来实现对她的控制。而议员与记者之间的桃色丑闻也并非虚构。最近的大卫·裴卓斯性丑闻便是一例。裴卓斯上将曾是中情局主管。他懂得如何讨好媒体,通过媒体传达他的政治理念。在他的传记《筋疲力尽:裴卓斯上将的教育》出版之后,他和这本传记的作者宝拉·布罗德维尔的婚外情也被爆了出来,结果反倒使这本书的销量飞涨。

剧中:惹麻烦的“大桃子”水塔

现实:真有一座“大桃子”水塔

还记得那只曾让安德伍德头痛了一整集的“大桃子”吗?这个桃子形状的水塔也是真实存在的,实际上位于南加州的加夫尼市,有四层楼、150英尺高。在剧中安德伍德被迫从焦头烂额的《教育法案》起草事宜中脱身,来到“大桃子”的所在地平息一位少女之死带来的影响,而这位少女正是因为开车经过“大桃子”时发短信给同伴而发生交通事故的。据调查,美国12至17岁的青少年平均每天发送60条短信,因此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现象,但值得宽慰的是,真正的“大桃子”附近并没有发生类似的交通事故。

剧中:反对《教育法案》大罢工

现实:2012年芝加哥市教师大罢工

在《教育法案》的起草过程中,安德伍德面临了来自教师工会的意想不到的压力。虽然看剧中议员和工会过招确实很爽,但民主党人在对待他们的选民时真的会如此强势吗?事实是,强势的一方是教师工会。2012年9月,芝加哥市教师工会发动了25年来首次罢工,抗议市长拉姆·伊曼纽尔对待他们的不公行为。《纸牌屋》中的教师们都对工会领袖马首是瞻,但在现实中的这场罢工中,一度广受支持的芝加哥教师工会主席卡伦·路易斯遭到了集体反对。

剧中:主角为母校捐建图书馆

现实:剧中学校真实存在

剧中,安德伍德回到位于南加州的母校———Sentinal军事学院,参加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图书馆的落成仪式。Sentinal军事学院也是真实存在的,学院中的图书馆也的确以人名命名,不过名字来自学院的终身捐助人———已故的查尔斯·E·丹尼尔和R·休·丹尼尔。该学院有12名校友成为国会议员,其中有7位如安德伍德一样是南加州的代表。

剧中:总统考查副总统人选

现实:小布什选切尼时也是这么干的

直到看完第一季,观众才能领悟到老谋深算的安德伍德到底在下怎样一盘棋。他说服郁郁不得志的副总统放弃现在的职务,回到家乡参选州长,这样他自己就能当上副总统,为未来他竞选总统做铺垫。而总统选择副总统的过程可谓百转千回,他让安德伍德说服别人当副总统,实际上却暗中叫别人审查安德伍德。2000年,小布什总统任命切尼成立副总统人选调查委员会,调查了一系列人选。但小布什将这些人全部否定,转而任命切尼本人担任副总统。


ps: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闹出
52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纸牌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