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大数据下的精彩计算而已

张熵
2013-03-18 看过
“过去的十年里,我觉得最好的剧本出现在电视行业。”曾执导《七宗罪》和《社交网络》等奥斯卡级别电影的名导大卫•芬奇这样说,这也是他在2013年步入电视业,制作和执导了一部网络政治剧《纸牌屋》的原因,“其实,电影带来的刺激越来越模式化,角色不过是必要叙事中的流水线产物。”大卫•芬奇认为在未来,电视业是最有希望带来深刻的角色与故事的产地。
《纸牌屋》是英国政治小说家迈克尔•多布斯的老牌经典作品,曾于1990年被英国BBC搬上荧屏,本剧入选了英国电影学院“100部英国最优秀的电视节目”名单,2月1日,美国Netflix公司将第一季13集《纸牌屋》一次性在网上播出,博得一片叫好之声,《今日美国》也不吝溢美之词:“放下对网络剧的成见,这是一部艾美奖水准的电视剧。”同时,它的播放方式,也震动了整个电视行业。英国主流报纸《独立报》说得很直接“是的,它(《纸牌屋》)预示着一场革命!”

制作水平之高
一个有趣的巧合新闻是,当2月1日《纸牌屋》播出,各种舆论开始发酵时,2月5日,奥巴马的演讲稿撰稿人乔•费夫罗宣布将去往好莱坞发展。这不免让人联想,如果让深谙华府内幕的费夫罗来编《纸牌屋》的第二季,该是多么完美的组合啊!




...
显示全文
“过去的十年里,我觉得最好的剧本出现在电视行业。”曾执导《七宗罪》和《社交网络》等奥斯卡级别电影的名导大卫•芬奇这样说,这也是他在2013年步入电视业,制作和执导了一部网络政治剧《纸牌屋》的原因,“其实,电影带来的刺激越来越模式化,角色不过是必要叙事中的流水线产物。”大卫•芬奇认为在未来,电视业是最有希望带来深刻的角色与故事的产地。
《纸牌屋》是英国政治小说家迈克尔•多布斯的老牌经典作品,曾于1990年被英国BBC搬上荧屏,本剧入选了英国电影学院“100部英国最优秀的电视节目”名单,2月1日,美国Netflix公司将第一季13集《纸牌屋》一次性在网上播出,博得一片叫好之声,《今日美国》也不吝溢美之词:“放下对网络剧的成见,这是一部艾美奖水准的电视剧。”同时,它的播放方式,也震动了整个电视行业。英国主流报纸《独立报》说得很直接“是的,它(《纸牌屋》)预示着一场革命!”

制作水平之高
一个有趣的巧合新闻是,当2月1日《纸牌屋》播出,各种舆论开始发酵时,2月5日,奥巴马的演讲稿撰稿人乔•费夫罗宣布将去往好莱坞发展。这不免让人联想,如果让深谙华府内幕的费夫罗来编《纸牌屋》的第二季,该是多么完美的组合啊!
《纸牌屋》的班底真的不输于费夫罗,其制作人之一博•威廉曼(Beau Willimon)做过希拉里的助理,也是2011年大热政治电影《总统杀局》的编剧之一,对美国政坛了解非常深入。《纸牌屋》的另外两个灵魂人物:大卫•芬奇和凯文•史派西都是该剧的幕后老板,两人一直都是工作伙伴,《社交网络》就有史派西的制作公司参与,《纸牌屋》也不例外。事实上,大卫•芬奇也只导演了剧集的前两集,后面的部分,和一般美剧的一样,分摊给不同的导演来完成,“铁打的编剧,流水的导演”,这些人大都是美剧的资深导演,甚至连执导过《蝙蝠侠》系列的好莱坞著名商业片导演乔•舒马赫都来导演了两集,制作起点之高,让业界咋舌。

播出模式之新
网络剧依旧是一种小众的电视繁衍物品,直到《纸牌屋》的横空出世和惊艳坊间,可谓打破了电视网络的渠道规则。
《纸牌屋》第一季在网络发行,13集一下子播出完毕,免去了观众每周的等待,同时保证了剧集的结构完整和核心明确,少去了有线电视上的渠道费用,尽管在广告收入上暂时受损,但本剧得到的狂热拥护证明了网络发行剧集方式正式成功,接下来许多老牌网站、视频网络公司都会跟进模拟这种播放模式,进一步挤压传统的电视台。

计算指向导演:大卫•芬奇
在美国电视界,决定一个节目生死的,只有一个数据,那就是“万恶”的尼尔森收视率。不过,收视率只是为了检验已经拍出来的成品,而《纸牌屋》的播出平台Netflix(奈飞)的数据分析,则可以提供一种指引和预测。奈飞运用搜索技术对比,观察用户的观影习惯,发现了一个看上去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巧合”:喜欢观看1990年BBC版本《纸牌屋》的观众,同样是著名导演大卫•芬奇的拥趸,同时,他们也很爱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于是,把这三个元素糅合在一起的想法诞生了,请大卫•芬奇来翻拍《纸牌屋》,凯文•史派西来主演。在没有任何预告片或样片出来前,奈飞就砸下了两亿美元订购了两季新版《纸牌屋》。
同时,由于是在线播出,奈飞可以轻易地通过强大的数据库监测系统,分析出《纸牌屋》上线后,用户在哪一处按下了暂停键,有多少用户看过几集就放弃了,有多少用户回放和再次播放了剧集,这一连串的“尿点”分析,都可以为今后制作剧集提供参考。

Netflix是谁?
Netflix是何方神圣——这是一个称得上“传奇”的公司,全球最大的付费在线视频与影碟在线租赁服务商。中文名叫奈飞(又叫网飞),1997年成立初期的时候,正是互联网热钱涌动的年代,当时的主页是线上会员制租赁影碟的业务。

提供在线收费看片服务:
2005年是流媒体的一个变革化的年份,那一年诞生了YouTube。奈飞从中找到了灵感,低价购买经典的影视节目,向会员提供免费的在线观看服务,作为在线DVD租赁的一个补充。这个服务竟然促成了DVD租赁的增长,让奈飞大尝甜头。后来,奈飞干脆推出了每月付费7.99美元的在线观看套餐业务。现在,奈飞的在线付费套餐业务,占据美国在线电影总量的半壁江山,苹果、亚马逊等竞争对手,面对奈飞全球超过三千万的付费会员,只能望尘莫及。老对手百视达则因为固守传统业务,最后走向灭亡。

有趣的网民悬赏搜索推荐:
多年来的发展,奈飞形成了一个超级的影视片与客户数据资源库。2006年开始,奈飞开展了一项大奖赛,它公开了一亿个影片评级,这些影片只有最基础的数据,奈飞要求参加者预测奈飞的订户喜欢什么影片,将影片推荐引擎的推荐效率提高一成。这个比赛引发了全球计算机爱好者的浓厚兴趣,一个专家团队最后赢得了百万美元的大奖。正是由于奈飞既有如此海量的DVD资源库,又对于客户的观影口味有着几乎痴迷的科学研究精神,才激发了它投巨资买下《纸牌屋》的独家播映权,但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原始的推动力,就是奈飞的短板——独家的,高质量的,符合客户口味的影视内容。

正面:数据是改变选角方式的革命!
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博客网站《赫芬顿邮报》的话来说,奈飞拿出的两亿美元无异于一场“豪赌”。但它是有底气的,那就是对“大数据时代”的精准判断。大数据时代应用第一人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曾经说过,大数据时代最大特点是只要知道“是什么”,不需要知道“为什么”,颠覆了千百年来人类的思维惯例。而大数据的核心就是预测,奈飞通过《纸牌屋》,精准地预测了观众的喜好口味。事实上,好莱坞早就开始运用调查公司,通过问卷统计的形式,调查搭配出公众最希望搭配的演员班底,只不过,奈飞运用的是更加海量和强大的数据库分析。它是选角方式的一次革命,甚至以后会成为一门好莱坞的生意。

反面:数据只是个参考
影视作品虽然是商品,但说到底还是感性商品,是讲究合作者化学效应的。观众喜欢的口味堆积和拼贴在一起,并一定就能产生火花。《纸牌屋》之所以成功,很可能就是数据检测到喜欢BBC《纸牌屋》和《七宗罪》的观众重合,而大卫•芬奇在拍摄《社交网络》后对数据分析很感兴趣而已。一次成功不一定能代表今后每次都成功,就好像一直都在说电脑三维技术能让演员失业,但事实并非如此。数据仅仅只能作为一个参考,也不可能成为决定演员命运的首要途径。

老谋深算的政局斗争赞吗?
《纸牌屋》吸取了BBC原版的精髓故事线及基本人物关系,将原剧的英国政坛故事搬到美国,第一季中,故事描写了没有当上国务卿的民主党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是如何在白宫中合纵连横,铲除异己,最后一步步接近副总统宝座的。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女人”,弗兰克的妻子克莱尔是一个水源公益项目的负责人,但她也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这一对夫妻在宦海中夫唱妇随,不露神色却心狠手辣。就像凯文•史派西在接受英国娱乐网站DigitalSpy采访中说的那样,弗兰克角色太过瘾了,既毒辣又美味!也正是因为凯文•史派西及怀特•罗宾表演的入木三分,他们很可能是今年艾美奖的热门人选,这显然会刷新艾美奖的一个纪录——凭借在线播放电视剧入围,意义开天辟地。

正面:美国“宫斗戏”更有时代感
环环相扣是《纸牌屋》最大的特色,弗兰克的每一步都精确计算,每一次让步、妥协、牺牲、复出,都是最后他攀上顶峰的必要手段。中间穿插的另一个女主角佐伊•巴内斯(Zoe Barnes),先是在《华盛顿先驱报》工作,弗兰克和她相互利用,后来去了专曝政治八卦的头条网,进而两人升级为情人。这一个复线被人解读为很像HBO去年同样大热的《新闻编辑室》,深刻剖析了政坛与媒体之间的交易与关系,可谓犀利辛辣。剧集中,主人公弗兰克有时会冷不丁跳出剧情,面对摄像机陈述自己的观点与野心,他会告诉观众,为什么要拉拢这个人,为什么要除掉另外一个人。中国观众看过之后,直呼这就是美版《后宫甄嬛传》。的确,这样的“宫斗戏”看似在阐述恒古不变的宦海风云,但更具时代感。

反面:政斗不是小儿科
很显然,一边倒的“真实到发指”的评论,是对抠细节的《纸牌屋》的赞美。但真正的政坛果真就是如此么? 如果说经典的《白宫风云》是一幅美国主旋律爱国主义教育的全景图,近来大热的《国土安全》是一群为国家“受伤”的小人物心灵史,那么《纸牌屋》里没有所谓的好坏人之分,只不过真实还原了政坛的本来面目,在这里,“没有人是清白的”,每个人都可能是同盟,但瞬间就可能是敌人。但显然,弗兰克这个角色只是一个缩影,他难免被高度脸谱化了。从剧情看来,虽然弗兰克还是时有败绩,但他的计划推进得如此精密,A计划失败了还有更滴水不漏的B计划,被干掉的对手未免太弱智了——弗兰克的每次胜利看上去惊心动魄,却来得也太过容易了,要知道,能进入白宫的,谁人不是人精?他的一系列计划,还是太“电视剧化”了,弗兰克一个人的战斗,看上去有些小儿科。

挑战性的“网络播出模式”行吗?
值得寻味的是,在《纸牌屋》开播前两天,在奈飞给出漂亮的2012年四季度财报后,其股价最高涨幅达到44.47%!而最近半年的时间里,奈飞的股价就涨了超过200%之多!这证明着“流媒体”对传统媒体,尤其是电视业的强大威胁。这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有线电视业。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以奈飞为代表的收费流媒体,与HBO、Showtime、Starz三巨头为代表的有线电视网,开始了一场近身肉搏战。“电视台的高管们应该会非常紧张了。”《今日美国》报的评论一语中的。
付费流媒体和有线电视网的相同之处,就是按月收费,但现在美国有线电视网的月费是奈飞的十倍之巨。而现在,高品质的《纸牌屋》打破了付费流媒体在内容上的劣势——《好莱坞报道》就说,“《纸牌屋》的高水准,完全有资格在HBO或SHOWTIME上演”。
接下来,5月奈飞还将独家播出《发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的第四季,该剧的前三季曾经于2003-2006年期间在FOX播出,虽然赢得口碑和大奖无数,却因为太过曲高和寡,三季之后便被毙掉了。奈飞却让这部有着十年历史的黑色幽默剧集重生了,如果《发展受阻》能在奈飞取得不错的反响,那么势必引发很多在因为收视率而被砍掉剧集的“复活潮”——现在已经有《美眉校探》这样的被砍剧集通过互联网谋得重拍资金,它们的买家,很可能就是付费流媒体。
趋势是,近两年来,已经有过百万计的有线电视用户转向付费流媒体。据著名的调查公司尼尔森的最新数据,在美国,如今已经有高达五百万的观众不通过电视看节目,在这些人当中,67%通过个人电脑、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观看——流媒体的观看平台非常自由与多元化。如果流媒体自制影视节目成规模化制作,那么,有线电视网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历史名词。

正面:这就是电视的未来
高傲的《纽约客》杂志也不吝对《纸牌屋》的正面评价,说它是“家庭娱乐模式数十年来第一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男性杂志GQ也惊呼:“这就是电视的未来!”这是技术改变行业的大势所趋,难以阻挡。《纸牌屋》的出现乃至成功,解决了付费流媒体的通病,那就是没有高品质的内容支撑。以前奈飞的用户总是抱怨内容陈旧或没有新意,都是低价买进曾经播出过的内容,比如奈飞就买断了知名美剧《广告狂人》的网络独家播放权。但现在付费流媒体成为全新独家高品质影视的内容的播出平台,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哪怕是不可一世的HBO也改变不了这样的局面。

反面:网络剧仍然不会形成气候
目前来看,将网络独播发挥到极致的,只有奈飞,因而它只能是个特例。即便是它的成功引发了其他付费媒体流的效仿,甚至它真的成为付费有线电视的掘墓者,它依然也只能是整个影视行业的一个新秀和补充品,但绝不会成为主流。这是由流媒体的自身性质决定的,它本身的获利来源是月费,而几十年来形成的庞大的无线电视网,靠的是搭载的广告生存。虽然无线电视网的广告获利,因为有新媒体的竞争,而形势严峻,但却没有实质性的减少。至少在美国“春晚”——“超级碗”,今年的收视人数依旧创下新高,每三十秒广告高达400万美元天价。可以想见,未来,付费在线视频会和有线电视融合,但绝不会在短时间内对传统无线电视网造成实质威胁,它们之间的相互资源共享倒是可能越来越多了。


ps:标题是我自己拟定外,其他都是转载,不包括下面
营销人员可以学习到大数据时代的定向直投和精准传播
新闻人员可以学习如何挖掘到更为深层次的内容和故事
从政人员可以学习如何把厚黑的坚持和不要脸发扬光大
下属人员可以学习如何解决问题而不是让老板做问答题
小三上位可以学习如何通过低胸和大腿将优势发挥最大
24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纸牌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