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 稻草人 8.0分

同是天涯沦落人 —— 有感于美国影片《稻草人》(Scarecrow)(1973)

annedge
2013-03-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同是天涯沦落人 —— 有感于美国影片《稻草人》(Scarecrow)(1973)

电影开场Max(Gene Hackman饰演)从远处走来,背景为荒漠中光秃的黄色土丘,寥寥几株旱地树木在丘顶冒着翠绿。镜头静对他,直至他走到中景处的铁丝围网。Max先把公文包扔过围网,然后弯下身,试图从两道带刺的铁丝网中钻出来,铁丝尖刺挂住他的衣领,他生硬地拽下衣服,先迈出右腿,接着探出上身,最后抽出左腿。他捡起公文包,站直身体,顿了顿,看向远方。这是一个以固定机位拍摄的长镜头,表现另一位男主角的观察视角:镜头切至Lion (Al Pacino饰演),他正从一棵大树的树叉间观察Max。Lion的这个出场镜头极短,镜头迅速切回Max。他目视远方往镜头方向走,没留心脚下,在土坡边踩空,滑到公路上。紧接着是Lion在树叉间极轻微的一个笑容近写。两个男人就此相遇于美国中西部荒漠中的一段公路上,笔直的公路伸向远方的山脉。时值正午,阳光强烈,忽而灰云遮日,风沙大作,大风将枯枝卷成一个大球,从Max身边滚过,接着是另一个枯枝球蹭过Lion的小腿滚向公路的对侧。一个有趣的象征。

两个男人的故事自此直线叙述下去。起初相遇时Max对待Lion近乎敌意,但在二人同搭一夜顺风车后,Lion赢得了Max的好感和信任。他们在清晨金色的薄阳中下了车,走进一家小酒馆。这场戏以朴实洗炼的手法:通过二人的交谈交待了两人的来历和去向。Max刚服完6年的刑期,准备前往匹兹堡取出他在银行积攒多年的钱,在当地开一个洗车房。Lion做了5年的水手,准备回底特律看望他的妻子和五岁的孩子。Max邀请Lion与他合伙做洗车生意,二人一拍即合,决定同路,先落脚丹佛看望Max的妹妹凯丽,再去底特律完成Lion的心愿,最后前往匹兹堡开始洗车生意。这段戏里交代了一件重要的道具:一个白色礼盒,盒盖上打着红色的丝质花结,里面是一盏儿童台灯——Lion为他五岁的孩子准备的礼物。他多年未和家里联系甚至不知道孩子的性别,所以选了这件男女童皆宜的礼物。这个盒子既是一个象征也是重要的情感寄托,随Lion颠沛辗转,直到在结尾的悲剧情节中成为点睛之笔。

后面的戏因情节性不足而略显沉闷。二人经历三两波折按计划来到Max的妹妹凯丽家。她和一位叫弗兰琪的朋友做废品回收的生意。四个人聊天喝酒共渡愉快时光,直至Max为弗兰琪在酒馆打架而Lion帮架,二人被送至丹佛的感化农场为止。这段戏通过凯丽、弗兰琪以及公共酒馆里的群相描绘中下阶层人们的性格和休闲生活。他们头脑简单,情感直露,善良,乐观,容易快乐和满足。他们在酒馆里喝酒跳舞,讲着粗俗的玩笑。有一场戏是Max点燃酒馆外的垃圾桶做篝火,人们从酒馆涌出,勾肩搭背围着篝火唱歌跳舞,很有感染力。导演用中立而克制的呈现手法,给影片一种易于产生共感的单纯气氛。

关于稻草人这个主题,电影中有一段过于明确的解释。美国影评人Roger Ebert批评这段题解画蛇添足,甚至有用后面的故事强化这个题解之嫌,他认为克制处理会更胜一筹。稻草人源于Lion问Max乌鸦是否惧怕稻草人这个问题。Lion认为乌鸦其实不怕稻草人,稻草人让它们笑,它们开心了就决定不去骚扰农夫的稻田了。 这个解释以及Lion认真的样子让Max觉得愚蠢可笑。当然这个问题只是用来点出Lion的处事哲学:用善意和微笑去解决问题和冲突。这绝非心灵鸡汤式的箴言,而是彻头彻尾的弱者哲学,是Lion拒绝成人世界之行为准则的藉口,是他以逃避来保护自己的自欺手段,一如他五年前抛弃怀孕的妻子逃到海上。他在心理上依然是一个男孩儿。他与Max形成鲜明对照:Max高大健壮,态度强硬,用拳头在残酷的社会上生存。Lion对Max多少产生一种依赖之情,他珍惜Max,爱他,担心他因暴力受到伤害而失去他。Max与Lion在酒馆相识的时候告诉Lion自己不相信任何人,不爱任何人,他以先发制人的粗暴和强硬姿态保护自己。他在Lion身上或许看到了自己已经失去的,于生存无益的特质:纯真、善良、信任还有脆弱。他被这个拒绝长大的男人感动了。两个孤独的人在与世隔绝多年后(Lion5年在海上,Max6年在牢里)面临同样的问题:重新适应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的社会,生存下去,而有一个伙伴总好过独自一人。于是在旅途中二人互相依靠,心生温暖,鼓起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有了这层感情,才会在Max于小酒馆里化干戈为脱衣舞秀的滑稽桥段中,体味出笑中带泪的温情。彼时Max和Lion刚从感化农场出来,Lion在农场里险遭一个叫Jack的人的强奸未遂,在反抗中他被打得满脸是血,Max以饱拳教训了Jack。Lion的内心是否起了变化不得而知,但是在酒馆戏中,Max为了挽留并取悦因愤怒而欲离开的Lion,而跳起滑稽的脱衣舞时,Max的神情有一个微妙的变化:他开始时还配合Max点唱了一首舞曲,跟着众人大笑,但随着Max越跳越high,表现得越来越滑稽可笑时,他的笑容收敛了,眼中的光亮黯淡了,一层淡淡的失意笼罩上他的面庞。这个颇微妙的表情变化是否意味着Lion内心的某种变化?又是什么?颇有些神秘。

影片尾声,Max陪Lion来到了底特律Lion的妻子所住的街区。影片的色调由先前金黄的明亮暖色一转而为蓝灰的冷色调,不惟是地理气候的变化,更是气氛的特别渲染,预示后面的悲剧。Lion到妻子家门口改变了主意,决定先给妻子打个电话。电话中Lion得知妻子Annie早已再婚,Annie进而在电话里撒了一个谎让Lion万念俱灰。Lion木然地挂了电话。观众知晓一切,而等在电话亭外的Max一无所知。Lion定了定神,慢慢推开电话亭的折叠门,他突然雀跃着扑向Max,欢呼着说他的孩子是个男孩儿,太棒了,他们过得很好,自己不想去打扰他们。Lion兴高采烈地勾着Max的肩膀提议去喷泉广场,重游他和Annie曾经常去的地方。那个白色礼盒被遗忘在路边汽车的后备箱盖上。镜头给了它一个特写:颠沛辗转后,盒身脏污,盒盖四角已经开裂。Lion想要像成年男人一样承担责任的勇气和希望,被现实挫败,像那个礼盒一样被丢弃。此时,悲伤积淤在强颜欢笑的Lion心里,也堵在观众的嗓子眼儿被压抑着等待爆发。喷泉广场的那段戏用欢乐的气氛反称悲伤,使悲剧的张力达到极值。观众的悲伤情绪被延宕从而压制到最大限度,直到Lion最终崩溃才得以释放。此处戏在情绪酝酿和转化时,对演员的表演是个挑战,年轻的Al完成得不错。影片的结尾是开放的,我认为它多少暗示了希望,至少是勇于面对和承受生活艰难的一种信心。

Gene Hackman在表演上可以说是做到深入浅出,功力了得。Al Pacino表演不足处却恰好贴合了Lion的个性,用拙成巧。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稻草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稻草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