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一幅华府政治的全景图

搞小能
2013-02-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发表于「正谈」http://www.zhengtan.me/?p=2206

【注:本影评有多处剧透,请看完整季后再读】

也许多年以后,当House of Cards在各项指标——包括收视率、艾美奖获奖情况、Netflix2013年的业绩、电影评论人士口碑等等——上获得了傲人的成绩时,会有铁杆影迷想要参观一下电影拍摄地,亲身嗅闻一下银幕中华府的政治气息。

他们会发现,影片中的主要场景,不过是发生在方圆三英里的范围之内,走起路来不费功夫。

美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华盛顿市」的名字比其城市本身的定位来的要晚。美国建国之初,南北方在定都一事上存在分歧,最终,首都既不是纽约,也不是南方某个城市,这个当时名为「联邦城」(The Federal City)的城市最终获此殊荣。1791年9月9日,「联邦城」更名为「华盛顿市」。「妥协」下产生的结果,最终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政治妥协故事的诞生与发展。

《纸牌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华盛顿特区依波多马克河(Potomac River)而建。北岸的林肯纪念堂与华盛顿纪念碑相互平行,彼此呼应,沿着这条











...
显示全文
【本文发表于「正谈」http://www.zhengtan.me/?p=2206

【注:本影评有多处剧透,请看完整季后再读】

也许多年以后,当House of Cards在各项指标——包括收视率、艾美奖获奖情况、Netflix2013年的业绩、电影评论人士口碑等等——上获得了傲人的成绩时,会有铁杆影迷想要参观一下电影拍摄地,亲身嗅闻一下银幕中华府的政治气息。

他们会发现,影片中的主要场景,不过是发生在方圆三英里的范围之内,走起路来不费功夫。

美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华盛顿市」的名字比其城市本身的定位来的要晚。美国建国之初,南北方在定都一事上存在分歧,最终,首都既不是纽约,也不是南方某个城市,这个当时名为「联邦城」(The Federal City)的城市最终获此殊荣。1791年9月9日,「联邦城」更名为「华盛顿市」。「妥协」下产生的结果,最终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政治妥协故事的诞生与发展。

《纸牌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华盛顿特区依波多马克河(Potomac River)而建。北岸的林肯纪念堂与华盛顿纪念碑相互平行,彼此呼应,沿着这条横轴向东,就能到达参众两院所在地国会山,以及东边的最高法院。波多马克河的北岸,运行着美国引以为傲的三权分立政治体制,这里是既是彰显美国民主制度的直观实例,也是政治批判者眼中「波多马克河畔索多玛」的所在地(依《旧约圣经》记载,索多玛是一个耽溺男色而淫乱的城市。在英文中,是带有贬义的词语。这里意指黑暗腐败的政治家)。

如果借用一下审视北京的「中轴线」的方法,沿华盛顿纪念碑向北,不到一英里,就能来到美国行政分支所在地的白宫。这「一横」和「一纵」,构成了华府政治的大舞台。

在白宫北侧,K街(K Street)横穿而过,一路向东,与南北向的North Capitol Street相交汇。到了这里,你也就离中央车站(Union Station)不远了。如果是短途旅行,不少白宫职员、国会山议员、说客与其他公职人员都会从这个车站前往四面八方——他们或去波士顿接洽能言善辩的知名律师,或前往选区与选民沟通见面。

2003年的迷你剧K Street(《白宫前街》)把美国的说客群体搬上荧幕。故事的背景是华府的K街,这里是大批智库、游说集团和公关公司所在地,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坐落在这里。在这部迷你剧里,无论是同白宫行政分支打交道,还是平衡国会山的各方利益,最终确保有利于自己所代表的利益团体的法案通过,通过制作者对剧中角色虚实结合的塑造和表现,观众都可以从该剧中找到相关问题的答案。

在这样一个横平竖直的整齐版图中,宾州大道(Pennsylvania Avenue)斜穿其中。这条把白宫和国会山连接在一起的道路成为了权力的代名词。在四年一次的总统就职典礼上,新任总统——这个被视为全世界最有权力的人——的车队会通过宾州大道,前往白宫开始总统生涯。

如果你是个路痴,读了以上的文字肯定要骂娘了。在大多数时候,若论冲击力,单纯的文字绝对比不过感同身受的图片和视频。那么我们不妨回到《纸牌屋》每一集的片头中。在1分25秒的片头曲中去:36副图片依次出现,白昼与黑夜的华府呈现在我们眼前。除了上文提到的白宫、国会山、宾州大道、中央车站以外,还能看到东国会山路、二战纪念碑、Reflecting Pool以及尤利西斯·格兰特纪念铜像。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你:欢迎来到华府!

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党鞭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是一名长袖善舞的政坛老手。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其政治生涯一路坦途,先后成为了南卡罗来纳州历史上最年轻的州议会立法者和众议院民主党党鞭。妻子Clair经营着一家非营利性组织,旨在为不发达地区提供饮水等援助。但是除了这种表述,Clair的事业似乎也是丈夫政治生涯中的重要筹码。

虽然没有孩子,但是二人的生活依然幸福而有奔头。Underwood先生甚至常有闲情逸致去华府知名的「苍蝇馆子」品尝猪排。

然而当得知自己无法按照之前总统的承诺担任国务卿一职时,Underwood的生活轨道发生的变化。

美国的政治剧有悠久的历史,导演弗兰克·卡普拉的《迪兹先生进城》和《史密斯先生去华盛顿》描绘了美国国会政治中丑陋的一面。最近的《新闻编辑室》(The Newsroom)也充分展示了美国政治与媒体的共生关系。

而首播于2000年的《白宫风云》(The West Wing)更是堪称政治剧的巅峰。长达七季的剧集塑造了两个任期的时间内,美国华府政治生态的全貌。斩获多项艾美奖奖项的《白宫风云》奠定了政治剧的多项「必备情节」:有血有肉的政客,难以协调的利益关系,立足当下的争议话题,以及影片背后自由派人士的议程设置。

除了以上诸多特质,《纸牌屋》还延续了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动因:欲望。

欲望源自于对权利的渴嗜。当Underwood落选国务卿时,无限的失落和愤怒,成为了所有事件的导火索。

Underwood常说,钱不难买,难买的是忠诚。在一系列政治运作中,他坚持践行这一原则:收买所有人的忠诚。面对Zoe,他坚信自己掌握着主动权,Zoe就像一只嗷嗷待哺的绵羊,没有还手之力可言;面对众议员Russo,Underwood手握把柄,将Russo玩弄与股掌之间,无论是怂恿他背叛选民,还是督促他竞选州长,最终的得利者永远是Underwood自己;面对自己的贴身保镖,Underwood命令他只能做一个一言不发的「石头」(rock),像狗一样服从即可;甚至面对总统的幕僚长,Underwood也认为可以凭借帮助其孩子入学来收买她的「忠诚」。

忠诚,华府永恒的主题。即使在国会山的更衣间和健身房,这两个字的气息也挥之不去。美国政治评论家克里斯·马修斯(Chris Mattews)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交一个朋友,就请他帮你一个忙。在充满利益交易的政坛,有经验的政客善于通过告诉别人他们爱听的东西,从而从他们那里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2001年,赢得「世纪大选」的小布什在上任伊始,任命保罗·奥尼尔(Paul O’Neil)担任财政部部长。直言敢讲的奥尼尔经常发表与布什行政分支相冲突的言论,在反恐和伊战方面的冲突尤其明显。正如老布什错误选择了苏特担任最高大法官(苏特法官并非保守派代表,相当于老布什把自由派阵营的代言人送进了最高法院),儿子在财长方面的选择也颇有「当爹的」风范。卸任后,奥尼尔接受记者采访,回忆了自己和布什的多次不和甚至争吵。角色和观点的冲突让自己痛苦不堪,最终,不到两年的时间,布什便用约翰·斯诺(John Snow)取代了奥尼尔的位置。

记者的采访,与大量详实的文件资料,最终结集出版,书名就叫做,《忠诚的代价》(The Price of Loyalty)。

再处心积虑的政客也有失误,再精心编制的蜘蛛网也有破绽。我们常用「黑天鹅」来形容经济运行中的不确定性和突发状况,对于Underwood来说,他所经营的一切还是出了问题。

终于,危机爆发了。

厨房里的Underwood夫妇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里的逻辑看上去颇为简单:妻子认为国务卿受恩于她的男人,理应看在她男人的份上帮自己一把。然而在丈夫看来,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因为不仅不存在「受恩」一说,而且外交上的努力很多都是徒劳的,只能说是「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自己根本无法促使国务卿把这事办妥。似乎问题的核心在于:国务卿的无能(the inability of the State Secretary)。

但事实上,两人的根本矛盾在于:夫妻之间的利益交换链条断了。

是的,这事听上去太残忍了——连夫妻之间都需要利益交换链条!但这就是摆在Underwood面前的事实,也是他们夫妇二人早年结合之时埋下的种子。妻子Clair曾经很坦诚地对自己的摄影家情人说,当面对众多追求者的时候,她深知只有Underwood才能给她想要的,言下之意是,当丈夫无法给与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婚姻便分崩离析。

平心而论,这真的不怨她的丈夫。政治是一盘高深的棋盘,高手和普通玩家的区别就是在于能否透过迷雾看懂错综复杂的局势,懂得下一步如何落子。可是困难在于,这盘棋不是两个人在下。太多的未知让最杰出的玩家也有可能栽倒在菜鸟的一步臭棋下。

沿着时间轴回溯,我们很难说Underwood设计好的棋局哪里出了问题。也许是他对于自己昔日新闻发言人的Remy栽培无方,导致今日的Remy为了追名逐利不惜与曾经的老板分庭抗礼;也许是那个应召女郎Rachel无法保守秘密,使得自己的幕僚Doug疲于应付最终酿成大祸;当然,更有可能的解释只能是:Underwood没有管住自己裤裆那玩意。难道真的只有和记者Zoe发生关系,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乔布斯教会了人们「Connecting the Dots」,但是有些事情,即使事后看来,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缕清楚的。

不管怎样,当故事发展到Ruso精选州长的时候,事态的发展已经沿着Underwood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但是,即使一切都在Underwood的掌控,这种无力感,依然不怨她丈夫,当然,也不怨她自己,因为他们都有无法克服的劫难:衰老。

Clair和Underwood深知,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岁月。当Clair坚持晨跑(甚至在白天没时间的时候,也要在夜晚补上),当Underwood选择划船机(Rowing machine),我们看到的是对于永葆青春的无限热忱。是的,他们不能老,因为华府上空的「权永不眠」,政治家拼的是精力,能否能容光焕发地出现在推杯换盏当中,似乎已经成了判断一个成功政客的标志。而对于Clair而言,女人的天性让她又多了一分努力——即使不为了我的事业,我也要为了我的美丽而奔跑。

听上去很美好,但是Underwood的划船机的纤绳还是断了,Clair也不慎跑入了墓地,遭到老者的痛骂与诅咒——一切似乎都是一语成谶,一切结果都似乎即将应验。

在厨房的争吵中,Underwood不慎将碗打碎,自己的手也划破了(S01E09)。

还记得《纸牌屋》的海报吗?那个鲜血淋淋的手高举胜利的「V」字手势,此时的Underwood似乎如阿Q一般,不相信危机的到来早已侵蚀了胜利的希望。

政治从来都是勇敢者的游戏,也是合作者的游戏。因此,无畏的合作者是最可怕的。当「自己人」成为了不稳定因素,结局谁也无法预料到。

我们不妨认为,政治就是双人划船,两个人彼此仰仗,谁也无法承担另一方失败的后果。Underwood和记者Zoe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幅画(双人划船),似乎印证了这样一个说法。
1773 有用
24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3条

查看更多回应(163)

纸牌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