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致庸的野望,高与朱的三国

Sheedroy
2013-01-03 看过
       作为一个各种意义上这个年龄段最资深的三国粉,我对关于三国的一切大致都是很感兴趣的,正史、演义就不提了,从寰宇的群英传到游卡的三国杀,从光荣的三国志系列乃至三国无双,我都是一路玩过来的。中学期间我都数不清自己完整地读过几遍演义和三国志乃至后汉书中三国时期重要人物的列传,所以,我对演义还原度极高的老三国有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既来自鲍国安的曹操、陆树铭的关羽、唐国强的孔明,也来自《滚滚长江东逝水》和《这一拜》这样的经典插曲。现在的人越来越没有兴趣看大段的文戏,老三国因为技术条件所限武戏方面的欠缺在今天看来愈发刺眼。但正如有人所说:“现在看来尽管老三国拖沓、战争场景简陋,但剧组在条件允许的方面做到了最好,比如文戏、比如服饰考究。还有最重要的,那些演员感觉就是从书中走出来的,为《三国演义》而生的。”何其似曾相识的话语,也曾被用来形容老红楼。这是老一辈的长期严谨工作的结晶,使这些作品至今看来仍为精品。
    我不是一个守旧的人,说实话甚至《苍天航路》、《一骑当千》这样的日漫我也是能接受的。但我心里认为,一部打着史诗旗号的电视剧毕竟还是应该恪守一些原则的。结果新三国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也是因为太喜欢这个题材,对高希希原来拍的年代剧印象也不错,所以新三国上映前我就一直期待并关注着。高很聪明,知道国人的演义情结,所以他打了个擦边球,给电视剧取名为《三国》,现在看来,意思是告诉你,这不是《三国演义》,也不是《三国志》,这是高某人和朱编剧自己的“三国”。于是出现了与演义、正史发生冲突的地方就可以很有底气地说:“咱这又不是演义(正史),那么认真干嘛?”真可谓省去无数口水。好好好,咱不用演义和正史来引经据典,那么以下亮瞎人狗眼的情节怎么解释?从第一集王允的“叉出去”创新用语到“我倒要问你”的混乱逻辑链,到后来喷饭的“调戏咱们的爱妾”和“只有你才能与我相敬如宾”,到把宛城之战用“主公喜欢已婚少妇”一笔带过,再到能演绎无双动作,站在赤兔马背上的吕惊云白面少侠和居然说出“大乔归丞相,小乔归我”的曹仁,还有比刘备矮的二爷,瘪着嗓子的白面三爷,比诸葛亮看着都腹黑的刘备组成的蛋疼桃园——不如一泡尿——结义三人组。那些处处可见的穿越用语,比当今生活用语还随意的台词,都不止一次地使我在不断笑场外有自插双目的冲动。本来期待的是一部融合了老三国文戏的严谨和当今优秀动作元素的完美正剧,结果倒成了一部喜剧。好在新三国能让我笑出来,这也是它比新红楼强的缘故吧。断断续续大概跳着看了15集后终于受不了弃了,其中最经典的镜头当属陈宫大呼“他们要杀的不是我们!是猪!”配以那头小猪惊恐的眼神,我突然发现,尽管有如此多的大牌出演,最佳演员恐怕还是那头可能当天就被剧组炖了吃的猪。
    最后吐槽一下陈建斌,一直不太喜欢他的原因是觉得他和孙海英一样,演谁都是那个味道,这部戏为了突出曹操,把魏国五大谋士的戏份几乎全转给了曹操,可陈建斌没有把如此大的空间演绎好,反而还是乔致庸(只是性格小有差异而已)的那种感觉,其实说到像乔致庸,不如说就是像陈建斌本人而已吧。他撒一泡尿的时间可以比桃园三结义长,他可以一个人把所有本来谋士想出来的主意全部搞掂,平心而论却并不出彩。现在有人批评老鲍的表演太拘泥与演义,可我倒觉得陈虽然跳出了演义,却没跳出乔致庸。真不知道是编剧的问题还是演员自己的问题。
    你或许会有一百个理由认为新三国强过老三国,那么我能找出一百零一个理由认为老三国强国新三国,这种偏好本无可厚非,但偏要比较的话,两部剧的评分应该能说明问题吧?如果未来再拍三国,我不希望再出现导演和编剧自己理解改编的什么新说法、新角色,也不希望曹孟德的野望变成了乔致庸的野望,我只希望能够利用现有的、老三国当时不具备的优势,认认真真地不管还原演义也好、正史也好,把文戏做足、武戏做炫,以虔诚的态度呈现这段国人一直以来最津津乐道的故事,这就够了。把握不住精髓的所谓“创新”,还不如索性去拍无双同人。
12 有用
4 没用
三国 - 豆瓣

三国

7.8

403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三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三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