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被面具绑架的“狂欢”

原然
2012-11-27 看过

我还记得我是怎么发现这部电影的,一个无所事事的假期,向朋友借了一大堆日本电影碟,想要入日本老电影之门。朋友拿给我一些非常传统的日本影碟,东宝东映大映松竹,铃木清顺黑泽明今村昌平小林正树,其中就夹着这么张怪异的东西。封面上一个绷带怪人与纹理交错,阴沉死寂,我一眼便看中,将它作为入门的第一部。谁知一入邪门深似海,至今仍陷在其中无可自拔,我的确饱览了日本电影的独特风景,对于黄金年代1960年更是鼓掌致意。但仍念念不忘人生中的第一次,它带给我的惊奇与痴迷,无边无际的想象与稚嫩的哲思苦痛。 建筑师出身的敕使河原宏是日本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砂之女》在世界全享声誉后,他顶着事业顶峰带来的压力完成了这部《他人之颜》。这是敕使第三次和小说家安部公房、作曲家武满彻合作。安部公房这本基于电影的小说,延续了砂之女的话题,讨论了到底什么是身份,以及个人是否融入社会的两难选择,自由的天性,还有社会的舆论压力。但他被国外评论家所拒,知名网站的评论是,这部电影“过于别致”,“太过深奥”,“与世隔绝”,“被影片的标志性奴役”,“奇怪甚于情感宣泄”,总的来说是《砂之女》之后的失败。 《他人之颜》是敕使河原宏的第一部日本城市背景故事。不同于之前《陷阱》、《砂之女》中独立异域的场景,添加了更多日本元素。 电影的开场是一些不断增多的各种各样的人像图片,从没有五官的人脸到一张人像,到两张人像,到四张人像,到无数张人像。这让我想起了战争纪录片中,大屠杀和幸存者场景。在黑暗的街道上行走无法辨别身份的人,同样出现在片尾,作为回应,作为电影最著名的场景之一。成群的戴面具的人,每天惶惶度日没有脸的人们,伪装成没有人格的样子,被放逐,被疏离。 安部公房的小说深受卡夫卡等存在主义文学影响,说明记忆的不可修复,《他人之颜》将其发挥到了极致,他制造了一个因为一次化学实验而造成的一个没有脸的男人奥山,决定换上一张新的脸, 使之得以自由地改变对工作、婚姻和社会的认知。 并且以他人身份引诱自己妻子。它混合了存在主义和重生的主题,结构基于很多阴暗面与多重性,镜像以及因果反映。通过一系列的视觉相似,以及武满彻音乐诡异旋律的重复,强调出奥山分裂的存在。奥山两次租用公寓的场景,以及与房东的女儿关于溜溜球的相遇,是双重性最明显的例子。 不仅如此,如仔细观察,可以发现 《他人之颜》的每处细节都能找到回响与双重叠加。 片中的奥山经常被镜中的自己吓到,因为他把别人的脸复制到了自己头上。通过玻璃反射与多重化表现戴上面具的奥山似乎与自身毫无联系,怪诞分裂,如脱缰的野马般自我放逐。这好像在暗示他的自我人格仍在潜意识存在,却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制作新人脸的医生诊所里有很多人体构造和空白的墙壁,与奥山的家恰好相反,家中有日本风格的家具和人偶,两个地方都是失真的场景。该诊所布景是日本60年代电影最令人惊奇的视觉影像,它像是个巴洛克式的幻想,是由日本著名建筑师矶崎新设计的。这是强迫性空间透视法,不停改变的家具,通过光线和场景布置展现出来。医生对人肉模具的挤压,使得自身成为了一种暗喻,彰显身份认同的无用性。敕使河原宏使用怪异的拍摄剪辑手法,来表达不稳定的残酷现实,一个突然拉伸将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体放入镜头中,来讽刺医生所进行的制造人脸这种非人道实验。这个镜头通过对从医生到奥山的镜头的变焦,一直到玻璃上的人体线,表达了哲学意义上的双重存在,重新定义了达芬奇的画以及警示了暴力的暗涌。事实上,这位医生扮演了许多不同定义的角色,复仇者、创造者、女神之金,甚至是奥山的哲学化身,导演自己也曾说过,这个医生也仅仅是奥山的另一部分,当奥山杀害医生,医生缓缓滑出场景时,相信大家的感受更多的是悠然缓慢而非紧张震惊。看起来是死了。 敕使河原宏拍的电影像是在拒绝现代电影摄影的改革,传统的黑白,全荧幕,静态图像,眼部特写,突然拉伸,洗去效果转场,X射线图像,纪录片街道摄影,标准剪辑,印象派画面,变化聚焦,快速扫摄,跳帧,调整图像的角度,静态蒙太奇 ……这是否也反应了导演本身对艺术演化的焦虑呢?后期的敕使河原宏把电影物像化为书法、陶艺、绘画、竹编、插花,从一位前卫导演变成了传统工艺艺术家。 二战对导演的影响,特别是广岛事件,从核爆中受到辐射的疤痕美女,奥山与医生常去的一个以德文命名的日本小酒吧,海滩边的枪击训练等等可以看出。对没有到来的战争的焦虑,在两个于光线有关的影像上达到极点,一组强烈的爆炸光线,一束不详的落日光线,都揭示着来源于广岛核爆的伤痕。这些在小说中都没有提及过。我最喜欢的一个大胆先锋的场景出现于疤痕女哥哥的一个转场,疤痕清晨跳江自杀,哥哥看到后歇斯底里地一声,人体通过核爆的光芒直射,瞬间变成一具动物的干枯死尸。另表达了人物失去爱人后的巨大痛苦。 比起他以往的作品,这部《他人之颜》无疑更大胆更分裂,特别是在电影最后的半个小时,导演使用非常紧凑的交叉剪辑,两场情欲戏,两场死亡戏平行发展,达到高潮。我倾慕的敕使河原宏及《他人之颜》无疑是60年代无拘无束、挥洒自如日本电影业的旗帜。 脸,隐形人的绷带脸,医生生产出来的脸,街道上出现的成批相同的面具脸,都将人脸乃至身份变得更形而上学。同时我想到,我们的亲属关系也是一种面具形式,一种外观的亲切。这些似乎与导演的厌世情绪和怪异思想达成了共鸣。错误扭曲的社会关系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正如医生在酒吧与奥山探讨的话题,大量面具的制造,会导致道德与价值的粉碎。究竟是你掌握了面具,还是面具控制了你? 2012/11/26

47 有用
8 没用
他人之颜 - 豆瓣

他人之颜

8.4

468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他人之颜的更多影评

推荐他人之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