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白》——富奸义薄的成长与探索

水食
2012-11-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直很想写一写这个漫画家,而且或许也可以写了。因为他的所有作品(应该没有遗漏了)我都看过,而且主要作品看了不下五遍。

    我比较喜欢把他的名字打成富奸义薄,以抒发对这个鬼才的敬爱之情。如果世上没有他,我起码比现在寂寞一半。
    富奸,是他鬼点子多;义薄,却是反面,他的义不薄,绝对不薄,但不是大义,而是个人性情的极致。如果说大义,那大概是薄的。

    《幽游白书》一开始的价值观很主旋律:人间真情和世界和平。人间真情向来都是富奸的长项,他描写起来特别动人,因为没有半点花哨和虚浮的东西,极其自然天成,极其灵动美好。而世界和平,从来都是一层假象,富奸从来没有把世界和平放在心上。只是世界上心怀大义的人很多,直接声明“人间变成什么样子根本无所谓”是不可取的。
    但是后来他就开始说实话了。幽助说人间变成怎样都无所谓,桑原等人不惜主动破坏结界将人间置于危险之中,就是为了所谓的友情。后来幽助开始将人类当做妖怪的食物一般谈论。后来幽助明白自己身上流着一半魔族的血。后来他去魔界了,非常快乐。
    其实富奸以此解决了一个矛盾,这同时也是他自己的矛盾。在人间需要背负大义的表象,于是一方面发现自己本质上并不在乎,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在乎。解决的方法是:你本来就不是人类。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没有让幽助面临两难,也就是人间和魔界都不欢迎他,视他为危险。或许本来确实有这样的潜在威胁,但是富奸快乐的赤子天性让他大而化小、小而化无。他以一种绝对的透彻处理这个危机:我内心坦荡,我力量强大,我怕谁。最后,当然任何危机都不复存在。
    《幽白》的世界是一个富奸的理想国,人物脸谱泾渭分明。而所有讨人喜爱的角色都和幽助心有灵犀,同样有一颗赤子之心,不含尘垢,洒脱而真性情。摘录一段,幽助的魔界父亲雷禅手下来找他,说雷禅快死了,要他回魔界。
    幽助:你们搞些什么,把话说清楚点,不要废话那么多。雷禅快死了,现在三国鼎立,那你们为什么不去另外两边?
    手下:因为我们喜欢和雷禅大人并肩作战的感觉。
    幽助:那你们为什么非要和那两边作对不可?
    手下:因为讨厌他们。
    幽助:呵呵。我很中意你们。
    后来他就决定回去了。
    因为喜欢、因为讨厌,因为有趣、因为无趣……这始终是富奸最惹人喜爱的一点,也就是真性情。也是他的世界魅力的核心。

    但这只是富奸义薄的一面。他是一个狡猾的人,也是一个心思细密的人。所以,他本人并不是幽助那样的人物。所以,他的四人组之中,会有一个专门用头脑的人,一个长于理性分析、满腹经纶的人。比如藏马。
    藏马是他的一个分身。智能和思维方面就不必多说了。他的主要矛盾是有情和无情。很多认识藏马的人都说从前作为妖狐的他冷酷。藏马自己也有同样的心理斗争。但是他有一个铁证,他有情的铁证,那就是对于母亲的爱。这是富奸设定的藏马的人生转折点。同时,或许富奸自己也想用类似的东西,比如亲情、友情来证明自己并非冷酷无情。他其实可以放心,他不冷酷。否则那么多情感描写不会如此感人。他只是缺乏大义的那种有情罢了。
    藏马的还有一个特征是伪装。他不像幽助等人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对人事物的好恶表现在外,而是一贯在内心咀嚼,外表从来非常得体。

    除了较为“正常”的主角之外,富奸很喜欢制造“变态”的角色。他们可以忽略世人的目光,完全弃大义于不顾,尽情疯狂、挣扎、痛苦,并在其中寻求美感。比如仙水、户愚吕、左京。富奸是羡慕他们的,羡慕他们的无所顾忌。但是富奸和他们不同,他无法抛下理性和情意。因为他自身有十分温暖的一面。于是那些角色的过去一定是没有阳光的,否则不会变成那样,富奸会把故事变得合情合理。

    《幽白》的分析就到此为止了。之所以分析它,是因为它是富奸成熟的整个过程的一个写照。富奸通过这部作品探索自己的可能性,想要找出一些答案。
    而《猎人》和《幽白》光从作品本身来看,水平是不可比拟的。《猎人》远远更成熟。只是《幽白》提供了非常宝贵的作者的精神材料。
    《幽白》主要靠人物出彩,剧情并不特别。人物除了本身的内心摇摆之外,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则是贯穿所有富奸作品的那种略带邪气的清澈,总而言之就是非常迷人。而《猎人》除了人物之外,剧情也是别具匠心,值得品味的。(富奸你为什么可以源源不断传造出独特而迷人的各种人物呢!)

    《猎人》是一部神作。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个时候的富奸已经成熟了。他的疑惑已经得到了解答。对于是不是人类,这个问题在《猎人》当中自然没有。所有人都是人类,他们对此没有犹豫、没有疑惑,他们将自己作为不同一般的人类,并且安于这种身份。其实富奸一开始就为这些人设置了安身之处,那就是“猎人”这个职业,还有整个险恶的世界的设定。对于有情还是无情,他也不再诘问。对一些人有情,而对一些人无情,就是他的答案。这是一种自然态,无需感到疑惑。因此所有人物都很自然自在。
    《幽白》和《猎人》决定性的不同就在于:《幽白》中人物的疑惑也是富奸自己的疑惑,而《猎人》中人物的疑惑和挣扎就只是人物自己的东西了,富奸已经置身事外,参透了那些迷惑。如果说《幽白》创作时期的富奸是一个造梦者的话,《猎人》创作时期的他就已经是一个创世神了。

    所以其实《猎人》是现实主义的,而《幽白》是理想主义的。《猎人》当中的人物更加像人类,具有人类的完整性和局限性,不会过于完美,不会有爆发不完的精神力量,不会有整个世界运转偏袒某一个人物的情况(当然,主角一行适当的传奇性是必要的)。

    我一直将富奸奉为神明,但是他绝不完美。按照金庸的说法,像郭靖那种叫侠之大者,那么富奸生来就和大义没关系。就像他自己后来悟透并且淡定的那样,他就是觉得大义无关紧要。这种邪气再加上他横溢的才华,构成了他之为鬼才。

    所以他只是一些人一辈子吃定的菜。
39 有用
2 没用
幽游白书 - 豆瓣

幽游白书

8.9

2125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幽游白书的更多剧评

推荐幽游白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